靠!霸道無雙,絕對的霸道無雙!

靠!霸道無雙,絕對的霸道無雙!

紀羽一臉欽佩的看著參天,心中的敬佩更是澎湃而生。

張武海的實力是帝級巔峰,聖域最頂端的那幾個人之一,有誰敢這樣跟他說話的?參天就敢!而且還擺明了是威脅了,交不交人,不交人就來打一架吧!

當然,也只有參天才有這樣的魄力,敢說出這樣的話的。

「呵呵,你的脾氣還是老樣子啊,不過這樣容易吃虧啊!」張武海也不生氣,一張蒼老的臉上依舊是淡淡的笑容,他早就猜得出參天會是這樣的回應。

一邊的張若之更是驚恐到了極限,參天的霸道將他嚇到了,要是老祖宗不保他的話,他的下場就會很慘了!老祖宗會為了他……跟參天大人一戰?

想想他都覺得很懸。

「吃虧又怎樣?老子到想看看這個世界上有誰能讓老子吃虧了!讓不讓開!」參天依舊霸氣的喊道。、

「天下大亂在即,眼前又有天人為敵,你這又是何必呢?」

「呸!老子管他天人地人的,老子只知道,要動老子的人,就要付出代價!少廢話了,既然不讓開的話,咱們就打一場吧!」

參天身上的氣息徒然爆發,強大的力量竟然慢慢的朝著張武海壓下,使得許多人都戰戰兢兢,恐懼到了極點。

即使不出手,光靠身上的氣勢就能將他們給震死!這就是傳說中的強者!

唯獨張武海沒有受到參天力量波動的影響,看上去他無喜無悲,看樣子應該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但同時也沒有要讓開的意思。

參天可管不了這麼多,直接一拳轟出。

一剎那,空間震動,強烈的餘波直接轟出,將周圍的山都震成了碎片。

所有人臉色都有些發白,這一招要是落在他們的身上,哪怕不是正面擊中,也足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但此時只見空間又是微微波動一下,張武海連動都沒有動一點,卻見到他眼前的空間忽然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黑洞,最後,直接將參天的攻擊給徹底淹沒了。

參天臉色微變,有些意外的看著張武海:「你玩真的?」

張武海剛剛可是真正的動用了強大力量,他都沒想到這老小子竟然會真的為了一個張若之跟他一戰。

「停手吧。」張武海說道。

「為什麼?」

「張家需要強者。」張武海說道。

怎麼都不願意退一步,這就是他的態度!

參天的臉色陰沉了下去,沒想到張武海這老小子竟然讓他下不了台。

要殺張若之,現在恐怕是有些難度了,而且大亂來臨,他也不好直接跟張武海鬧翻。

就在這時,空間的波動又一次出現了。

一個放誕不羈的狂笑之聲忽然傳來:「哈哈哈哈!沒想到參天你也有吃癟的時候啊,現在你要怎麼選擇?」

聽到這話的眾人心中又是一驚,因為他們也感覺到了,又是一個超級強者出現了!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竟然接二連三的出現這麼多恐怖的存在……不斷的衝擊他們的小心臟啊。

空間破碎,這一次出現的也是一個老頭子,饅頭的白髮,稀稀落落的鬍子刮在嘴邊,一身大破長袍,看上去宛若一個乞丐似的。

但是沒有人敢小看這位老者,不管是慕伍,還是張若之他們,此時都一臉恭敬。

「見過老祖。」這時,歐陽震連忙鞠躬。

「見過老祖!」衛海等人跟在身後,恭敬的喊。

衛家老祖,衛之同!聖域四大傳奇強者之一。

今天四大強者就直接出現了三個,這場面可著實將所有人都震撼了一番,難道又要出什麼大事了嗎?

「衛之同,你來這裡做什麼?」參天臉色陰沉,看著後面出現的衛之同,神色不善。

看來今天是沒辦法斬殺張若之了……衛家跟張家,表面上雖然有競爭,但實際上只有他才清楚,他們都是穿一條褲子的!

當初滅亡紀家的時候,就是衛之同跟張武海叫得最凶,兩大帝級聯手,用盡底牌,將紀家老祖宗鎮壓,從此之後,張家跟衛家就更是穿著同一條褲子,這是他們高層都清楚的事情。

紀羽深深的看了一眼衛之同以及張武海,心中有些波動。

這兩個人都是當年滅亡了紀家的罪魁禍首,只是他現在實力不夠,不然一定要將這兩人斬下!

局勢一下子就變了許多,有張武海跟衛之同在,參天不再是一家獨大。

「呵呵,我只是恰巧路過而已,看到你在欺負小輩,就特地來看看。」衛之同呵呵一笑,淡淡說道。

參天的臉色抽了一下,然後冷冷說:「是那小子想要動我兒子!我只是讓他付出代價罷了!」

「你兒子這不是沒事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的人了,還跟一個後輩計較什麼?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衛之同笑哈哈的說。

果然,他還是站在張家的一方的,而且現在還是明目張胆的,不再是以前的低調了。

兩個傳奇強者要保張若之,眾人都明白,這一次張若之肯定是死不了了,參天再強大,也不可能從兩個同級彆強者的手下殺人。

張若之也鬆了口氣,還好……不用死了。

「呵呵,行,我可以不殺他。」這時,參天忽然鬆口了,淡淡的笑了笑。

眾人一驚,沒想到向來霸道的參天大人今天竟然會退卻,果然還是因為兩個傳奇強者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即使是參天也很難忍受。

張若之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保住命了,徹底的保住命了!如果不是剛剛自己拼了命都要逃跑的話,現在恐怕就成為廢人了,他真的為自己剛剛的抉擇而感覺到慶幸。

但就在他慶幸沒有多久,他就感覺到丹田一陣異動。

「參天,你做什麼!」張武海臉色一變,陰沉說道。

衛之同神色也變得陰森了一些。

張若之剛剛紅潤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下去,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丹田似乎出現了什麼東西,只要自己一運轉超越某種界限的戰氣,就會有生命的威脅。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哈哈!我放過他了啊,只是在他身上放下了符文結界罷了,只要他動用了超越聖人的力量,我保證他會馬上爆體而亡!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給他解除一下,能不能成功我就不管了。」參天哈哈大笑,一臉得意,彷彿什麼計謀終於成功了似得。

張武海跟衛之同臉色鐵青,沒想到最後參天這傢伙也沒有徹底的放棄,竟然還留了一手暗招,這不是赤果果的在打他們的臉嗎?

張若之聽到這話,一臉死灰,不能超越聖人級別的力量?

他可是一個正經八個的帝級強者啊,有了這個限制,他跟皇者有什麼不同?

參天沒有殺他,沒有廢他,而是直接限制了他的修為啊!

一個動用不了全部力量的帝級強者,對於張家又有什麼用?也許張家就會拋棄自己,那樣的話,自己的那些仇敵就會來找上門,等待他的,只有一個結局罷了……

「老祖!」張若之看上去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現在竟然還哭喪著臉看著張武海。

張武海探查了一下張若之的丹田,見到一個黑色的符文在跳動著,臉色就不由一沉。

可以去除,不過需要他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行……大到他情願放棄張若之,也不願意付出……

「參天,有必要做的這麼狠么?」 我拍的片子都很猛 他不禁朝著參天喊。

「呵呵,四大強者的威嚴,不容褻瀆!」

一時間,張武海跟衛之同都沒有話說了。

參天的意思很明顯,他們這個級別的高手就應該有自己的威嚴,不是什麼人都能忤逆的,一旦許下的諾言沒有實現,那麼四大強者就會成為一個笑柄,被天下人所嘲笑。

參天可是直接將他們也拉下水了,如果參天今天沒有懲治張若之,一傳出去,直接影響的是四大強者的臉面。

張若之,算是廢了……

「放心吧,我會照顧你的家人的。」張武海說。

張若之一臉土色,完了……他知道真的完了,老祖宗也不會救自己,完蛋了……

沒想到自己的一己之私,竟然就毀了自己的一輩子!

沒有再理會張若之的表情,張武海跟衛之同臉色都有些複雜,這事已經不可逆轉了。

「參天,我們這一次來還有一件事。」此時張武海也不打算再糾結於張若之的事情上了。

「什麼事?」參天皺了皺眉,看到張武海跟衛之同那凝重的表情,他就有種不大好的預感。

紀羽更是覺得一陣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危機……巨大的危險。

這是他出生以來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就在眼前這兩個傳奇強者身上……難道,他們是沖著自己來的?

此時,他看到張武海盯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一條毒蛇。

「我發現聖域出現了紀家餘孽,特地準備來剿滅的。」張武海逐字逐句的說道。

這一霎,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紀家,餘孽?

紀家這個傳奇性的家族他們都很清楚,當年的救世強者紀元就是紀家的鼻祖,紀家在聖域幾十萬年了,最後被幾大家族以勾結天人的罪名聯合絞殺。

那一戰恐怕聖域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哪怕是普通人,都很清楚這些事情。

紀家因為那一戰徹底的覆滅,還有許多人感覺到可惜呢,雖然說紀家名義上的罪名是勾結天人,但除了歐陽震弄出的那些「證據」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任何的證據了,隨著時間的推移,紀家更是慢慢的成為了歷史。

但現在,竟然還有人說要剿滅紀家餘孽?他們這裡,有紀家的餘孽么?

此時,眾人心中忽然想起了什麼,急忙朝著紀羽的方向看去。

如果說是姓紀的,這裡除了紀羽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人了!

紀羽心中亦是一沉,這些人,果然還是沖著自己來的。

(未完待續。) ?這一瞬間,殺氣騰騰,許多人都隱隱約約了紀羽的身份,但沒有人先說出來。

小玄跟皮皮慢慢的來到了紀羽的身邊,大有並肩作戰之意。

參天沒有一點的意外,只是淡淡的回頭看了看,然後笑著說餘孽沒有,晚輩倒是有一個。」

一句話,態度明了。

紀羽心中感動,感激的看了看參天,當年攻擊紀家的,哪怕是慕家都出動了人,但參天虎族可絕對沒有,甚至暗中還有人幫助紀家。

不過他更是驚訝,為這幾個人會的身份?

「參天!」張武海跟衛之同臉色一沉。

「你可要想明白了,真的要與我們為敵?」衛之同陰森的看了參天。

此時,他的身後,歐陽震的目光就像是毒蛇那樣,死死的盯著紀羽,他都沒有留意到,紀家竟然還有人在!

當年覆滅紀家他也是有份的,見到紀羽的時候,他將紀羽視之為死敵也是正常。

「老傢伙,如果你敢站開一邊,以後小爺跟你就再也沒有關係了!」小玄朝著參天怒斥道。

「唉!你們也聽到了吧?畢竟我也是一個做爹的老傢伙了,沒了都可以,但就絕對不能沒有了孩子。」參天洒脫的擺了擺手。

這一霎,幾個帝級強者身上的氣勢一變,他們,談判再也不會有任何的用處,唯有他們親自動手了!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到了極點。

慕家一方,慕曉龍有些擔憂的看著紀羽,這種事情已經不是他能夠做主的了,他扯了扯慕伍的衣服,小聲問慕長老,能不能幫一下紀羽大哥?」

慕伍苦著一張臉搖了搖頭,幫忙?幫誰?老祖宗沒來,他也不敢亂站隊啊!

這時不是人先出手的,一道巨大的力量直接籠罩到紀羽的周圍,緊接著,空間的破碎一段一段的開始,紀羽周圍的空間開始不斷的崩潰!

「你們了。」參天看了一眼紀羽跟小玄,隨後直接動用大能量,只見他一手斬下,周圍的空間同樣不斷的破碎,朝著張武海他們的方向衝去。

「咔擦,咔擦……」

兩個位置的空間一同破碎,朝著中間的位置走去,最後,隨著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傳出,巨大的力量直接將周圍的大地覆滅了一片!

「哈哈,看來你們的力量還沒有減弱啊!」參天哈哈大笑,整個人的氣勢徒然一變,一雙巨大的翅膀一瞬間就出現在他的身後。

「參天,難道你非要保他不成!」張武海臉色難看,朝著參天吼道。

剛剛的出手只是試探,但參天竟然一點都沒有留情的跟他對轟了起來,態度太過堅決了吧!

他也不大願意在這種時候跟參天一戰,因為現在的時機比較特殊,天人來襲,若是他們全力一戰,出結果之後必然是兩敗俱傷的結局,甚至有可能哪一個人會受傷更重,這樣只會便宜了天人罷了。

張武海跟衛之同一瞬間就感覺到了棘手無比……沒想到參天竟然會頂著他們兩個人的壓力出手。

「哈哈!當年我沒有出手就已經後悔了,今天,我可不會再讓後悔!你們之所以對付他,多半不就是看出了他的潛力,他最後會給你們帶來威脅么?一群貪生怕死的傢伙!」參天哈哈大笑,好不留情的諷刺著他們。

張武海跟衛之同面色鐵青,青筋爆發,憤怒,他們自然很憤怒,他們的確是看到了紀羽的潛力才選擇馬上對紀羽出手的。

開玩笑,一個二十歲的少年,就有著能夠對抗聖人級彆強者的實力,這種天賦已經比當年的紀向飛更加恐怖了,一個紀向飛當年就弄得他們雞飛狗跳的,再來一個紀羽,他們說不定真的會滅亡也說不定。

紀家……這個專門出現怪物的家族,已經讓他們有些恐懼了,當然,要是再給他們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們一定會照樣攻擊紀家。

「前輩,你們牽制他,我去對付那臭小子!」這時,歐陽震看著紀羽,陰陰森森的對張武海兩人說。

張武海愣了一下,旋即臉色瞬間變得陰森起來了。

差點忘記了,還有一個人比他們更讓紀家厭惡的,歐陽震!這個背叛紀家的人,恐怕現在紀羽最想殺的就是他吧。

的確,此時紀羽聽到歐陽震的聲音,心中就有殺氣暴露而出,如果不是皮皮跟小玄拉著他的話,他早就衝上去要跟歐陽震大戰一場了,當然,他現在的實力也不會是歐陽震的對手。

這個紀家的背叛者,紀羽無論如何都想將他殺了!

歐陽震感受到了紀羽的殺氣,心中更是篤定了決心,紀羽絕對不能留!

「好!我們兩個去將參天那傢伙牽制了,那小子就交給你了,不需要捉活的!」衛之同想都沒想就點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