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盔之上兩隻牛角猙獰衝天,肩膀上的獸吞更是猙獰可怖,好似九霄的惡獸一般,最讓人震撼的還是甲片上紋路。

頭盔之上兩隻牛角猙獰衝天,肩膀上的獸吞更是猙獰可怖,好似九霄的惡獸一般,最讓人震撼的還是甲片上紋路。

這些紋路天然而成,赫然溝回出了一隻狂吼的牛頭圖案。

「呼!感覺我的力量又提升了……」

活動了一下手腳,李浩然眼中泛起了一抹興奮的光芒,他覺得自己安全了許多,且這一身的戰甲極為合身,竟還擁有增幅力量的公用。

「哈哈!主人,其實你還可以開啟幻光功能,這種光可以鏈接你的精神,幫你抵擋敵人的精神攻擊!」

紅毛的聲音在李浩然的腦海中響起,此刻他和李浩然合二為一,正借著李浩然的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這一切對於他來說新奇極了。

李浩然露出了一抹苦笑,淡淡的說道:「我無法接受這樣的合體方式……不過,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說著,李浩然精神一動,再一次勾動契約,點燃了戰甲的幻光之能。

幻光一出,頓時一隻巨大的牛影從李浩然的身前泛起,化作了一道淡淡的光芒,將李浩然徹底的籠罩在了內中。

「殺!」


李浩然一動,抬腳朝著前方大殺過去。

在他揮刀廝殺的時候,紅毛又一次說道:「主人,這些骷髏和乾屍弱的很,你不必這麼的耗費力量,要知道後面還有一群殭屍正趕來……所以,我建議你,按照太昊刀神錄中的基礎招式,配合你的浩然正氣書中的力量,斬殺這些骷髏和乾屍即可……」

「也對噢!方才只顧著興奮,卻是忘了節省力氣!」

李浩然被一提醒,恍然醒來,也不在實戰什麼耗費墨元氣的神風步,更不在實戰刀光,僅是將浩然正氣凝聚於刀身之上,一步步朝著前方的骷髏乾屍走去。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一心二用,分出了一滴精血,在封竅之內凝聚出了一個封字。

儒門六封,可封天地陰邪鬼怪,既然他身處在群屍之中,自然要有所防備,以防出現更為強大的鬼物。

……

在距離李浩然極遠的沙漠盡頭,夏雨露正滿臉驚恐的朝著沙漠之中狂行而去。

在她的身後,正有一隻高約十丈的白骨怪物,舞動著一柄不成比例的白骨戰刀,追著夏雨露飛馳而來。

「該死!不就是搶了你的白骨通幽之術么?你至於如此死命的追擊么?」

夏雨露瘋狂飛奔,心裏面不斷的嘟囔著。


她的機緣頗好,不僅得到了一位帝級的傳承,且還在一片埋骨之地尋到了一本秘術,此術可以召喚鬼界鬼物,是一門頗為玄奇的功法。

不過在她剛剛那道這本秘術之時,守衛埋骨之地的白骨大將歸來,正巧看到那一幕,自此這白骨大將一路追殺夏雨露前來。

算算時日,夏雨露已經奔逃了五日時間,已經徹底的迷失了方向。

轟隆隆!

在她身後的白骨大將仍舊是執著的追著,那空洞的眼窩裡面,正有兩團光亮閃爍著狡詐的光芒。

……

在沙漠之地的另外一個方向,夏九幽傲立沙丘之上,手中一柄古銅色的寶劍緊緊握住,周圍一片屍體血海。

自他從帝墓中走出之後,就被一群血獸追殺這裡,他擔心沙漠有危險,也不敢繼續上前,毅然轉身追來的血獸廝殺了起來。

「該死!情報中不是說,這種血獸向來都是單獨行動的么?為何會有這麼多……」

夏九幽沉聲說著,他眼中的光芒仍舊是堅定無比,此刻他每一次的揮劍都已經成為了本能,他除卻耗費了一些體力之外,元氣根本沒有浪費一絲,可饒是如此,他也有殺膩的時候。

眼下成堆的屍體,讓他隱隱作嘔,可心中的執著仍舊讓他堅信,只要在堅持一會兒,這些沒腦子的血獸就會退走。


轟隆隆!

可就在他連續殺了兩日之後,在他前方忽然傳來了一股震動,緊接著圍攻他的血獸嗷嗷的退了出去。

「呼!總算是……」

不等夏九幽的話說完,在他身前不遠處,一隻三丈高的殭屍忽然從地下爬出來,那渾身的臭味和屍氣瞬間爆發出來,捲起了一片煙塵。

「該死!」

夏九幽也不敢讓這屍氣沾染到他的身體,怒罵了一聲,只道自己運氣不好,身影一動,月下了山丘,頭也不會的朝著沙漠深處飛馳而去。

……

也在此刻,深處在另外一個方向的晨楓,正悠閑的走在白骨骷髏之中,他身後的青鋒劍散發出了一股攝人心神的氣息,將那些從四面八方狂湧來的白骨骷髏懾服,讓這些骷髏成為了晨楓的開路者。

不過,晨楓走的方向並非是其他的地方,仍舊是沙漠這邊。

「我在這個方向,感受到了濃濃的死亡氣息,其中還有邪惡的氣息!我問你,你可願意改正歸邪,跟我走上一條光明大道!」

晨楓已經這一路走來,已經習慣了青鋒劍,在他來到沙漠邊緣的時候,忽地轉身,看著身後懸浮在半空中的青鋒劍問道。

嗡!

青鋒劍上傳出了一絲翁鳴,更有一股情切的情緒傳遞出來,似乎在說願意。

「好!」

晨楓伸手將青鋒劍握在了手中,也在這個時候,周圍無數的白骨骷髏嘩啦一下子跪了下來,好似在給他們的君王行禮一般。

「我之名晨楓,傳承於儒門學宮大祭祀門下,掌握儒門學宮至高典籍《六德儒藏》,今佔據九鼎學府藏劍閣,學習藏劍之術! 重生之美利堅土豪 ,日後你之名,就為六德,此六德為仁、義、禮、智、信、心!……」

晨楓看著手中的劍,沉聲說著,他的聲音以奇特的韻律出生,且在他說道六德之時,咬破了手指親手用自己的血在劍身之上書寫下了六個字。

這六個字每一個字的寫完,都會從青鋒劍的劍身內逼出一團黑氣,這些黑氣猙獰可惡,化作了無數的鬼面,卻無法臨近晨楓的身體,最終只得飛上天空,和這天空之中的黑雲凝聚在了一起。

待他的聲音落下,他手中的劍已經更名六德劍,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在不是陰邪殺伐和暴戾,反倒是神聖陽剛。

「哈哈!好,好,好!你果然有心為正,走!我帶著你去懲惡除奸!」

晨楓哈哈一笑,朗聲一說,抬手之間一甩手中的劍,頓時間,六德劍上光芒閃爍,讓周圍跪拜的白骨骷髏紛紛破碎,化作了一團黑氣。

對此,晨楓也並不去管,抬頭看了眼前方沙漠中越聚越多的黑雲,大步朝著前方行去:「天下英雄出我輩,浩然長存正氣中;但見天下邪魔生,六德劍出喚朝陽!」

歌聲傳遍極遠,就在晨楓剛剛消失在沙漠的狂沙中時,在沙漠邊緣十幾個穿著灰色長袍的武士從遠處走來。

「大師兄,咱們陰殿的人最善控鬼,捉魂了!可為何,這一路走來,碰到的鬼邪都不聽號令呢?」

眾人停在了沙漠邊緣略作休息,其中一個年輕的武士,看著身前一個沉穩,手中拿著一卷黑皮書的少年問道。

少年抬頭一笑,露出了兩排白亮的牙齒,他凝重的看了眼周圍,又看了看天空:「這些鬼物已經有人控制了,不可能在有兩個主人!」 第一百四十章捕獵圍殺

「師兄你是如何得知?」

年輕的武士抬頭看去,並未看出什麼名堂,這才不解的問道。

陰殿少年師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緩緩站起身來,仰頭望著這片天空,雙手慢慢的合在一起,接著就是十指躍動,相互交叉,不斷的變化著手勢,而他的嘴中更是喃喃低語。

周圍的弟子都看向了他們,在少年捏訣念咒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一股陰寒忽然在周圍泛起,讓他們的後背汗毛直立。

下一秒,在少年師兄手勢停止,口中咒語停止之時, 娛樂再成神

「陰眼……開!」

少年師兄的瞳孔漸漸變成了灰色,整個人身上在無人氣,蒼白的嘴巴裡面念出了兩個字來。

在這兩個人字念出的同時,眾多陰殿弟子抬頭看到的灰色眼睛忽地睜開,緊接著他們透過這一顆眼睛,看到了一個令他們生出大恐懼的場面。

九霄之上,這天不在是天,這雲也不在是雲。

周圍的大地山川漸漸褪去原本的色彩,化出了它真實的模樣。

這天乃是一片肉皮所化,這些陰殿弟子清晰可見那肉皮上的紋路,而那雲團和瀰漫在天空的黑氣,正是肉皮下的那一團團被污了的血肉。

周圍的大地是腐朽的血肉,山川是隆起的骨骼,那周圍無數的殭屍、乾屍和怪物都是這血肉中的寄生蟲所化。

而遠處的細流、河水正是血肉中的一條條血管。

噗!

少年師兄只是將這陰眼維持了一息,就被一股超過他所承受的反噬之力震傷,也讓天空之中那觸手可及的陰眼瞬間破裂。

「呼!好險……」

少年瞳孔又一次恢復了先前的顏色,他心有餘悸的看著周圍又恢複色彩的環境,心臟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在他周圍的弟子更是久久無法醒來,他們被眼前的一切所震驚,就算是現在這一切都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可他們仍舊無法回味過來。

「師兄,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方才提問的那個弟子首先醒悟過來,他看著少年師兄凝重的問道。

在眾多弟子之中,已經有的人顫抖了起來,還有一些心智弱小的人,更是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少年師兄淡淡一笑,扭頭看向了沙漠深處:「有的時候,還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咱們往沙漠裡面走吧!我感受到了一股陽剛正氣,這股力量是我們逃脫這裡的唯一依靠!」

話音落下,周圍顫抖的弟子看向了少年師兄,那些露出失望神色的人,更是泛起了一抹希望的眼神。

……



在這些陰殿弟子的後面,還有一群學府弟子,這些學府弟子正被一群發了瘋的野牛追趕,這些野牛雙眼通紅,已經追了這群弟子七天的時間了。

「鄭普,你說咱們還能不能逃生?」

在隊伍之中,唐開驚悸的看了眼身後緊跟著的牛群,心情沉重的說道。

在前面全力趕路的鄭普將手中的羅盤扔給了唐開:「看吧!那個方向,又咱們天朝的人!這上面紅色指示的,是咱們這一次重要輔助的目標,我若猜測的沒有錯的話,這個人目標定然是夏九幽,要不然就是夏雨露!」

「是么?他們貴為公主和皇子,手中定然有厲害的寶貝……」

唐開心頭一動,不由高聲呼喊了起來。

周圍的眾人聽后眼神一動,低落的氣勢又恢復了起來。

在人群的前方帶路的一個持劍學子,在聽了唐開的吆喝之後,扭頭對著緊跟著他的葉小龍、南宮子卿等人傳音說道:「呼!咱們好不容易聚集的隊伍,可不能這般便宜了他們……你們幾個去人群裡面,給我安定人心,到時候若是夏九幽和夏雨露要搶人的話,你們多多給我阻攔……」

在他們身後,更遠的地方,還有十幾隊不同規模的人群從四面八方的道路上,被不同種類的獸群追趕,更有一些隊伍跑的較為鬆散,導致半數以上的人死在了獸群的追擊之下。

且在沙漠周圍的不同方向,來自於玄黃界的大量武士,也都陷入了一場無望的危機之中,他們從各個地方,被不同種類的獸群追趕。

若是有人能夠御氣飛行,馳騁天空的話,在這墓界左右一看,定然會發現,無論哪一個方向的隊伍,無論多麼厲害然的強者,都被一群比他們強大數倍的獸類追趕。

且這些獸類並非是茫然追殺,而是有計劃的要將他們趕入這一片沙漠之中。

……

砰!

此刻,李浩然正悠閑的練習著出刀和藏刀,他不知道自己斬殺了多少骷髏和乾屍,他記得的自己的手都快要麻木了。

「主人,你的刀法還有些欠缺,先不要想著開創招式,先讀懂萬家刀譜,精通萬式刀法,然後再從這些招式之中,精鍊出刀法精妙,然後再創造你獨有的招式!這天人合一的修鍊也是這樣開始的!」

紅毛看著正出刀收刀的李浩然,大談特談著他的刀道修鍊之法。

李浩然微微一笑,他已經從太昊刀神錄中掌握了修鍊刀的竅門,大致上也和紅毛說的一般無二,不過細節上卻更為精妙:「你為何不早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