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額?”

石源直接將手裏的劍扔了回去,聖藍劍斬破了空間,直接消失了,下一刻,它直接出現在了仙女眼前。

噗嗤一聲,仙女的肩膀炸碎。

什麼憐香惜玉,在石源字典裏不存在的。

對他而言,不能吃的東西統統都是無用之物。

“回去,這人惹不了!”

仙女根本沒有再追,她眼睜睜看着斜插入地面的聖藍劍寸寸碎裂。

這個號稱無堅不摧的聖池聖物,就這麼報廢了。

“吃飽了。”

躺在祭壇碎石中的石源突然盤膝而坐,無數碎石重新將其包裹起來,嚴絲合縫,就像這顆亙古之石從未裂開過。 七天七夜。

天空出現九星連珠,緊接着大雨傾盆,雷霆在天空中交織出電網。

忽有一道雷電劈落,照亮了古城牆壁的苔蘚,也照亮了虎王那猙獰的面容,以及黑毛雞的那張惶恐的小臉。

石頭崩碎,一張清秀的少年面容浮現。

他有十五歲,眸子開合間,彷彿有星滅星生。

“又好餓。”

少年披散着黑髮,掃過三個生命體,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隨着少年的移動,破碎的石頭也跟着移動起來。

碎石緩緩聚攏,變成了一根長棍,又變做了一把刀,後又轉變成了劍。

少年微微皺眉,隨手一揮。

那碎石竟變成了一個……盤子。

多餘的石頭很自覺的變成了一根小叉子、兩根筷子。

“放到盤裏來。”

神樹藤一股腦把自己這七天的存活全部取出來,十六個果子本來很大,可落入盤子中後便縮小成了一點點。

石源傾倒盤子,十六個果子排着長隊便落入到他的嘴中。

果汁溢出,石源雪白牙齒閃爍柔和的白光。

“虎王,帶我一程,我想去無源之森外面看一看。”

祭壇旋轉,一道白光將少年覆蓋,爲其穿上遠行的裝。

跳上虎王的背,石源左手抓着一隻生無可戀的黑色小雞,右臂纏繞着一根嫩綠色藤蔓。


忽然,黑毛鳳凰眨了眨眼睛,它剛剛似乎感覺到自己本源之力迴歸了,不僅如此,還多了很多!

一聲鳳鳴。

黑毛鳳凰渾身毛髮都變得絢爛,一剎那它感覺自己成年了,可惜即便是變得漂亮的它依然在石源的手裏。


黑小雞變成了真鳳凰,這只是時間問題。


但利齒雲紋虎卻完成了生命的躍遷,他周身的毛髮都變得有了光澤,彷彿一個個利劍,事實也是如此。

就像原本仙女的那把劍的威力,現在利齒雲紋虎的百根虎毛衝出,估計便能與之抗衡。

更令虎王驚醒的是,他背部竟然長出了翅膀。

然後虎王跑着跑着就開始頭重腳輕,上一刻還飛的自在,下一刻便倒插蔥般鑽入大地。

往往這個時候,石源只是飄然落地,看着虎王自己在那裏掙扎。

甚至有時候還會貢獻幾點笑音。

“您,長大了。”

虎王知道之前的這個人類如何,那是除了吃沒別的要求,而現在的他,雖然依然對吃很上心,但除了吃以外,他似乎對別的東西也有了一些情感。

試練十幾次後,虎王終於可以飛起來,不得不說飛就是比跑要快,僅用了一天時間,一行人便已經離開了無源之森。

剛剛離開無源之森,石源便感覺到有些睏倦,開始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主人好像有些不對勁。”神樹藤如同一條碧綠毒蛇從少年袖中鑽出,有些焦急。

神樹藤情況比虎王還好,它原本真的只是一個比較厲害的寄生樹妖,其實它早就到了上限。

可是,石源給了它新的可能!

它是寄生樹妖,短時間不依附生靈沒關係,可它偏偏耗費本源爲石源凝聚神果。

付出越多,得到便會越多。

現在,它的寄生已經成爲了能力,而非生活必須。

甚至它好像返祖了,竟有了創生樹的基因。

“我怎麼感覺他睡得很香,好像放下了什麼。”

等石源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在一座萬靈天空城中。

虎王本體行走在萬靈天空城的街道上,除了引起一些關注,竟沒有造成大的騷亂。

這足已體現萬靈天空城的包容性。

“好餓。”石源摸索到石盤,剛要從中取出一罈猴兒酒,便被一股香氣吸引住了。

“好香呀,虎王,過去,快過去呀。”

萬靈美食街。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天麓鵝肉,絕對好吃,不好吃不要萬靈幣嘞!”

“嗯,好吃。”

“公子,好吃就多吃點,本店今天打折,一枚萬靈幣一斤招牌鵝肉。”

李三寨雙眼放光地盯着眼前的白衣少年,這絕對是某地主家的傻兒子,第一天出來闖蕩,肥羊呀,大肥羊。

能坐得起變異利齒雲紋虎的少年郎,家室絕對不凡,更別說那一身白色繁源文的華麗衣衫。

僅是看上一眼,李三寨就覺得眼睛疼,這衣服絕對是一件法器!

白衣少年側頭看向虎王,疑惑問道:“萬靈幣?能吃嗎?”

不等虎王回答,少年便氣嘟嘟道:“我的東西,爲什麼要給你!不吃了,不好吃!”

吞掉李三寨攤前最後一塊肉,石源轉身便走。

他可沒錢,再說,他爲什麼要把自己的東西給對方。

難道那什麼幣比平等交換還好嗎?

李三寨本想大吼,但這時虎王塞給了他一大袋子萬靈幣。

“這這這……”李三寨雙眼放光,賊頭賊腦地左右環顧,發現沒人關注自己,頓時揣着懷裏的萬靈幣便跑了。

“萬靈幣這種東西我還是儲存了不少的。”既然他帶吃貨少年來此地,必然是有所準備的。

可是虎王不知道的是,剛剛他給的萬靈幣太多,這會奪走對方的命!

李三寨突然覺得好累,撲通一聲,李三寨倒地不起失去了生息。

此刻的他,已經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

虎王突然覺得脖子好癢,忍不住停下撓。

結果撓着撓着,一根根虎毛飄了出來,都在半空中變成了小虎王。

十幾個小虎王落地成盒,一個個都被路人不小心踩死了。

虎王根本不傻,他意識到待在這個人類少年身邊會有無限可能!

然後……

石源剛剛張嘴打算吃一口糖人嚐嚐鮮,結果一撮虎毛便蹭了過來,差點塞進他的嘴裏去。

“我們全要了。”


虎王直接拋出萬靈幣。

石源:“……”

石源氣呼呼地走了,自己忍得真難受,就是不想吃你,可你蹭來蹭去,再這樣,虎王你會死的。

養肥了再吃可不是說着玩的。

賦予的越多,意味着肉就會越香。

郭靈秀今天很開心,話說她還是第一次逛街呢。

隱藏起背後雙翼,她第一次覺得輕鬆。

在她身邊跟着一個少年,這個少年表情冷淡,只有看向郭靈秀的時候目光纔是溫柔的。

“阿七,別傻站在那,快過來幫我挑一件衣服。”

少年眉心有一道裂縫,在其之中彷彿隱藏着什麼東西。

“少主,您穿什麼都好看。”

“哎呀呀,阿七你又來了,私下裏就不要叫我什麼少主了,要叫我靈秀。”

“少…靈秀……”

“嗯,這就乖了。”

郭靈秀輕輕摸了一下少年的頭,然後轉身開始挑選服裝。

“這件怎麼樣?”

“好看。”

“這件呢?”

“好看。”

“這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