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柒氣急敗壞,「趕緊給我訂最近的飛機,我馬上就過來。」她要在離開之前和穆子期打個招呼,算是她當晚輩的禮貌。 向來蕭瑟的院子今天倒是多了不少人,似乎是來栽種梨樹的。

顧柒氣急敗壞,「趕緊給我訂最近的飛機,我馬上就過來。」她要在離開之前和穆子期打個招呼,算是她當晚輩的禮貌。 向來蕭瑟的院子今天倒是多了不少人,似乎是來栽種梨樹的。

千赫正在監管,看到顧柒過來連忙給她打了一個招呼,「顧小姐,你來了,主子正好還沒有用餐。」

見顧柒不是笑眯眯,而是臉色很難看的樣子。

千赫跟在穆子期身邊時間不短,最是會察言觀色。

「顧小姐,誰惹你生氣了嗎?」

顧柒搖搖頭,「沒事,伯父呢?」

「在裡屋,他要是知道你來看他,一定會很開心的,主子很久都沒有和人這麼開心的聊天了。

顧小姐,主子其實很喜歡你,別人膝蓋跪壞了想要見主子一面都沒有機會呢。

唯獨你和他說什麼他都耐著性子聽你說,我覺得你要是天天來,主子的病都能早點好起來。」

「我進去看看他。」顧柒推門而入。

桌子上放了各色早餐,穆子期的臉色比昨天多了一些光彩。

「丫頭,過來陪我吃早餐。」

看到這張和穆南樞一樣的臉顧柒就來氣,她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南樞惹你生氣了?」穆子期一開口就問到了主題上。

顧柒嘟著嘴告狀:「伯父,穆南樞就是一個混蛋。」

她生氣的樣子倒是讓穆子期覺得十分可愛,「我記得昨天你還在我面前說他如何如何的好,怎麼現在就是混蛋了?顏值不是一切嗎?」

「哼,你來評評理,我喜歡他,他也喜歡我,我想給他生個孩子,有錯嗎?」

「沒錯。」

「可這個混蛋就是不肯和我生孩子,你說他就播個種,孕育養育都是我的事,他有什麼好拒絕的?

我想來想去都只有一個原因,他覺得我不配懷他的孩子。」

這個小丫頭果然與眾不同,生氣都和別人生的不一樣。

穆子期自然明白穆南樞為什麼不願意要孩子的原因。

「丫頭,他暫時不想要,你還小,為何不再等等?」

「我不要,我就要給他生孩子,伯父,我今天過來就是向你辭行的,我打算回家了。」

「回家?」穆子期心中有些不舒服,就好像他才得到了一件有趣的物件,馬上就要失去。

「嗯,我都說了狠話,他也不要和我生孩子,那我還死皮賴臉留在這裡幹嘛?」

穆子期從來沒有留人的習慣,這是顧柒和穆南樞的事情。

很顯然顧柒這麼生氣,穆南樞沒有將她身體的事情告訴她,他也不是一個多嘴的人。

「要走至少也陪我吃完這頓早餐吧。」穆子期嘆氣道。

「好,伯父,我走以後你要好好吃飯,好好休息,不要累著也不要餓著了。」

面對小丫頭的叮囑,穆子期很想說,你留下我就會開心。

他只是淡淡一笑,「好。」

「就算是為了阿姨,你也必須要在意自己的身體,我相信那個混蛋一定可以研發那種葯救阿姨的。」

「好。」

其實穆子期這段時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穆南樞和顧柒的事情感染了他,他的心境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似乎他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執著了,這葯如果研製不出來,他就去冰島,和他的梨兒在一起,永遠塵封於寒冰之中。

他意識到自己對穆南樞的錯誤,顧柒的出現更讓他覺得生命的可貴,他內心深處希望穆南樞和顧柒好好在一起。

顧柒是個好女孩,和梨兒一樣,他不希望穆南樞辜負了她。

生氣歸生氣,顧柒並沒有將情緒帶到穆子期身上。

「伯父,你多吃點。」

一旁的千赫看著乖巧吃飯的穆子期,他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這麼心平氣和吃飯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顧柒的到來,分明一切朝著好處發展,顧柒卻要離開。

「顧小姐,我家少爺從小就很有主意,他對你絕對是真心的,不過就是孩子的問題,你這麼年輕著急什麼?」

千赫也不想顧柒離開,要是顧柒天天都能陪一會兒穆子期,穆子期也會慢慢好起來。

「我就是想不通,我們真心相愛,要孩子還不是錦上添花,算了不說了,反正我心意已決。」

顧柒還生氣一個點,自己要走,穆南樞居然就讓她走了,顯然沒有把她放在心裡。

她的小心思被穆子期收入眼底,他終究只是一個局外人,無法參與孩子們的事情。

況且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他看著顧柒氣洶洶吃東西。

嚼的蘿蔔乾就彷彿是穆南樞身上的肉,每嚼一下都恨不得將穆南樞咬的粉碎。

「伯父,你說穆南樞是不是石頭變的?又臭又硬!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我一個女孩子都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還要怎樣?我又不是拿著刀逼他生孩子。」

「彆氣了,南樞有自己的想法,你也別怪他。」

「就怪就怪,討厭鬼。」

顧柒就像是一個天真的大孩子,哪怕是生氣都帶著嬌嗔。

穆子期很多話想說,最後都憋回了心裡,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

「丫頭,你要學會相信他,我們穆家的男人專一。」

「可我都說要走了,他也沒攔著我,就讓我走,我看他心裡壓根就沒有我。」

「你執意要走?」

「我狠話都放出去了,肯定要走。」顧柒這會兒氣消了其實也還好。

穆南樞對她的好那是有目共睹的,只是孩子這件事他死活不同意。

自己也不是非要生,不就是覺得他還是會像之前一樣滿足自己嗎。

誰知道穆南樞這次脾氣這麼大,不僅沒有同意,反而還這麼強硬。

連自己離開他都沒有攔著,自己要是不走也太沒面子了。

穆子期起身,「我讓人給你燉了燕窩,你吃完再說。」

說著他走出了屋外找到穆南樞,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樣,那人在實驗室里努力研究。

這孩子不僅長相隨自己,就連這脾氣性格也是一模一樣。

穆南樞知道她身上中毒,一定會想盡辦法給顧柒解毒。

「她要走了。」穆子期淡淡開口。

「我知道,在這裡我無法全心全意陪她,不如暫時放她自由,我需要足夠多的時間來整理大量文獻資料。

她性格淘氣,肯定會在一旁干擾,此刻離開對我來說是好事。」

「為什麼不解釋?現在她要是離開就是帶著對你的誤解。」

「給她解毒那天我會解釋。」

穆家的男人都是一根筋,決定了什麼就不會改變,哪怕被女人誤解。

「她是個好姑娘,我希望你好好珍惜。」

一直沒有抬頭的穆南樞手中動作一頓,他抬頭看向穆子期,眼中有些訝異。

「真是難得,你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可不像你。」

「人是會變的,南樞,我失去過你母親,我知道那種滋味,所以我希望你能善待她。」

不然他今天也不會專程走這一遭來當說客。

「那你能解除她身上的毒素嗎?」

「不能,當年我一心投身於研究之中,壓根沒有管過後果,也沒有想到會害到她,目前我知道的辦法就只有那一個。」

穆子期要是可以重來一次,絕對不會那麼對穆南樞。

他造就的不是一個悲劇,而是兩個悲劇,連帶著顧柒。

顧柒的毒不是其它,偏偏是一種古怪的。

你說要命吧?人家還真不要命,就是時不時暈倒而已。

想解決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全身換血,換的還是自己親生兒女的血。

彷彿穆家陷入了一種詛咒之中。

「我一定會找到破解辦法。」穆南樞發狠道。

從前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要看那麼多的醫書,如今他知道了,就是為了顧柒。穆子期輕嘆一聲,一切都是他的錯。 什麼,同居生活?

顧柒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這兩個糟老頭子就那麼害怕自己嫁不出去?

還找個男人住在家裡,自己有那麼差嗎?

「你給我等著。」

顧柒風風火火就要去找兩人算賬,她奶奶和媽媽相繼去世,顧柒頭上還有兩個哥哥。

但老爺子和顧爸爸最心疼她,對於她的婚姻大事更是十分著急。

她才十九歲而已,兩人就恨不得馬上將她踹出門。

「柒兒妹妹連鞋都沒穿,這急急忙忙是打算去哪?」

開口的人正是顧柒二叔之女顧筱,她一直對顧家繼承人虎視眈眈。

「這不是筱姐姐嗎?你不將你男朋友管緊一點,管我去哪?」

顧柒最不喜歡她,這女人三天兩頭就往老宅跑,打小自己摔碎了花瓶,打碎了玉器都是她告的狀。

「我和我男朋友關係可好得很,不日就要訂婚,不勞你操心。

倒是妹妹你將來可是要繼承顧家大業的家主,這連鞋子都不穿。

若是被外人見了,豈不是要笑話我們顧家一雙鞋都買不起。

再者妹妹的未婚夫不是特地回國,要是見了你這個樣子,怕是立馬就要閃身走人的。」

顧筱從小對顧柒就是含沙射影,彷彿這樣她就能心情愉快一點了。

一道冷清的男聲響起:「柒妹妹天真活潑,我喜歡她都來不及,怎麼捨得離開?」

「你是……」

「南宮離,柒妹妹的未婚夫。」

顧筱看著顧柒身邊那身材高挑,樣貌俊美的男人,他便是南宮家的南宮少爺?

雖然是亞洲面孔,論起長相絲毫不比自己那外國男友差。

「原來是南宮少爺,你還在顧家呢,我以為你都走了。」

「伯父讓我留下來和柒妹妹培養感情,最近我都會住在顧家。」

這樣的好男人讓顧筱羨慕嫉妒恨,本來想要挖苦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顧柒勾唇一笑:「筱姐姐,建議你去夜色瞧瞧,你男朋友左擁右抱可熱鬧了呢。」

說罷顧柒轉身離開,想要打擊她先看看自己夠不夠格。

「顧柒,你什麼意思,你回來給我說清楚。」

顧筱不依,就要回來纏著顧柒。

「顧小姐,你想對我未婚妻做什麼?」南宮離高大的身體橫在兩人中間。

「南宮少爺,我就是想問問她我男朋友的事情,我能對她做什麼呢?」

見顧柒被人這麼護著,她恨得牙痒痒。

該死的,在家有爺爺和大伯護著顧柒,現在還多了一個南宮,她的命怎麼就這麼好!

顧柒做了一個鬼臉,「你男朋友的事情當然是問他,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問我幹什麼。」

氣得顧筱跳腳,顧柒蹦蹦噠噠就走了,難道自己的男朋友真的有問題?

到了沒人的地方,顧錦蹬瞪了南宮離一眼,「誰是你未婚妻了?我都沒有答應。」

「顧柒,你是不是天生沒心沒肺?剛剛我幫你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利用完就想一腳把我踹開?」

「南宮哥哥,你都和悠悠那啥了,悠悠漂亮可愛,你怎麼就不能收了她呢?」

顧柒又要將戰火引到悠悠身上,她看得出悠悠挺喜歡南宮離的。

不然那天也不會攔著她打南宮離,顧柒對南宮離是沒有半分感覺。

「顧柒,要不是你,那晚根本就不會發生什麼!這件事我還沒找你算賬。

再說一遍,我不喜歡她,南宮家也不會要一個商品做女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