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永尊者把丹藥接過去看了一下,點了點頭,拿出兩塊玉牌遞給楊恆,說道:「在裡面留下一絲神識。你拿一塊,另外一塊給我。」

風永尊者把丹藥接過去看了一下,點了點頭,拿出兩塊玉牌遞給楊恆,說道:「在裡面留下一絲神識。你拿一塊,另外一塊給我。」

楊恆按照對方說的做完,用神識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這塊玉牌,裡面記錄的時間確實是百年之前。他也徹底放下心來。

從城主府出來,楊恆對夢竹尊者說道:「我現在要去找一些材料來幫前輩煉製丹藥,等我煉好就送過來。」

「那你需要多久?要不跟我一起去奇謨宗?我們那裡肯定會有你要的材料!」夢竹尊者詢問道,語氣也不像之前那麼冷淡。


「應該不要多久。奇謨宗我就不去了,先去趟陸家寨。你跟陸瑤說一下吧,我先告辭了。」楊恆說完就匆匆朝著城外走去。

一出城,他把金樽艦祭出來,變回之前的模樣和修為,朝著陸家寨的方向飛去,打算去幫對方把海隊長這件事給解決了。

來到陸家寨,天還沒亮。

陸豐和陸韻兩人都在焦急地等著,兩人聽到楊恆已經把問題解決,都鬆了口氣。

陸豐突然想起了什麼,對楊恆問道:「你是用什麼得到一個身份的?」

「九級煉丹宗師!」楊恆回道。

「你…你真的是一個九級煉丹宗師?」陸豐變得瞠目結舌。

陸韻也目瞪口呆地看著楊恆,她原本以為楊恆真的是破虛境修為,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一個九級煉丹宗師。

過了片刻,陸豐回過神來,小聲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如果暫時沒地方去的話,要不先在我們陸家寨住上一段時間。」

現在可是巴結一個九級煉丹宗師的好機會,陸豐肯定不會放過。如果陸家寨能攀上一個九級煉丹宗師,地位自然會水漲船高。

「暫時還沒有什麼打算,到時候再說吧!」楊恆回道。

天剛蒙蒙亮,一大群修士就將陸家寨給圍了起來。帶頭的是一個黑衣老者,海隊長也跟在這個老者的後面。

楊恆直接走了出去,把他的玉牌扔給了海隊長,說道:「你不是要看這個嗎?你現在看看有沒有問題?」

海隊長把東西接過來一看,沒發現問題,臉色一沉,喝道:「你之前不拿出來?是不是想耍我們城主府的人?還是想找死?」

「我又沒說不拿出來,是你自己走的太快,能怪我?」楊恆眼神朝著海隊長旁邊的老者看去,居然是至尊境後期修為。

「哼!我看一定有問題,說不定你昨天偷偷進城了弄了一塊玉牌!」

海隊長轉頭對黑衣老者奉承說道:「二長老,這個王八蛋肯定有問題,我們先把他帶回去吧?到時候試一下就知道了。」



「帶走吧!」黑色老者一臉漠然,聲音冷的像冰。

「聽到了沒有,如果你沒問題就跟我們到城主府走一趟吧!」海隊長態度馬上就變得強硬。

「海隊長,你看你們是不是弄錯了…」

陸豐正要說情,楊恆主動開口說道:「走吧,我跟你們去一趟城主府!」

他主動走出了陸家寨,往流陌城的方向飛去。

海隊長也沒想到楊恆居然會這麼配合,在原地愣了一下馬上就跟了上去,心中暗道:難道他真的沒問題?

流陌城的城主府分為兩個區域,一個是用來處理各種事物的,另外一個是城主和家人生活的地方,就跟一個大型的家族無異。

楊恆來到城主府,被帶到一個封閉的房間里。沒多久,另外一個禿頂的老者走了進來。

這個老者二話不說,拿出一顆白色的圓珠。

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從圓珠里散發出來,將楊恆籠罩進去。

神識攻擊法寶?楊恆感覺識海里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微微攪動,好像是受到了神識攻擊。

難道他們跟之前那些修士是一夥的?之前的事就是城主府的人做的,也就是至上大聖安排的?至上大聖就是這麼浩劫的幕後黑手?

楊恆以為他已經發現了真相的時候,一道沙啞的聲音從老者嘴裡蹦了出來:「你是來自哪裡?」

老者的聲音似一道複雜玄奧的梵文,讓楊恆的意識恍惚了一下,同時明白過來,這圓珠不是神識攻擊,而是催魂。 千萬瑞光從天而降,全部照射在了白毅的身上,天地轟鳴,整個四重天都在顫抖,此時此刻每一個歸一境的修士身上都出現了一絲躁動,這躁動是激動,是追捧,是熱血!

超體聯盟

一聲聲轟響隨即暴發,白毅則是越發的明亮,全身的金光閃耀到了極致!此刻的他好比一把韜光隱晦的利劍,如今利劍出鞘,鋒利無比,誰與爭鋒!

白毅更是聽到自身傳來無數骨頭的碎裂重組的聲音,這突破了修爲,這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白毅只知道如今的自己越發的強。

片刻之後,待光華消失,白毅緩緩睜開了雙眼,這雙眼剛一睜開便是射出兩道金光,穿過羣山,俯視大地。

“恩?不對···這氣息···”白毅輕咦了一聲,隨即一臉的凝重。

他發現自己並還未突破到通融境的修爲,如今還停留在歸一境!不過自己又確實踏破了歸一境九重天呀,那自己如今又是什麼境界?

“數百年了,又讓老夫看見一位驕子,此子不凡啊!日後強大起來,同境界修士無人匹敵!一直傳道九九歸一,九乃是極致,但並非不是無法踏破的!唯有每一個階段都修行到極致,每一層修爲都能得到上天的認可才行啊!

你們看到的此子已然不是歸一境九重天,而是極致之至的歸一境十重天!這十重天只有一層境界,踏破了便是通融境,到了通融境也能力敵中期的修士,這便是極致之至的厲害之處!!

我五重天兵器閣願贈送一件兵器給予此子,也算同天道對於你的祝賀!!”

“我百草門附議!!”

“我鈴蘭閣附議!!”

“我修羅世家附議!!”

“我雙關堂附議!!”

“······”

四重天的不斷傳來一聲聲的祝賀與恭喜之聲,四重天的修士一個個都看的目瞪口呆,沒想到白毅的突破不僅僅引起四重天家族的震驚,就連五重天的修士也在關注!

其實何止五重天呢!這麼大的動靜,早已傳至六重天,六重天的修士雖有震驚,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因爲他們知道這白毅下一步乃是登上五重天再次修行,此刻伸出手去招攬,有些早了!

但是在六重天極西之地的一件密室之中,一個老者白髮蒼蒼,一臉枯槁,此刻猛然神情一怔,一臉的欣喜之情,隨即便是仰天大笑,伴隨着笑聲,一道道雷電不斷暴發,肆意的炸裂四周。

“快了,快了!老夫在六重天等你!!哈哈哈哈哈······”

“歸一境十重天!!同等境界無人匹敵!就算對陣通融境前期的修士,我也能有一戰之力!林琪如今要是再來,我也不怕了!!”白毅看向遠處,心中暗自想到。

隨即便緩緩浮下,停在了地面上,看向了四周目瞪口呆的修士,走到了蘇家修士面前。

“敢問,蘇家前輩,我可算通過考覈?”白毅行了一禮,輕聲說道。

“好一個修士!你出自什麼家族?竟有這般能耐!”

“在下散修一個,從下界晉升而來的罷了!”

“晉升而來?這些年晉升而來的家族也就只有北邊和西邊的小家族了,想必你也是其中的一個吧,老夫只想問你一個問題,你從未學過我蘇家的星辰神通,又是如何感動到我蘇家的星辰之力的呢?”

“在下愚笨,無法領悟蘇家的神通,僅僅是借用蘇家的星辰之力來成就自己的神通罷了!!”白毅緩緩說道,隨即斜嘴一笑。

“什麼?你······”

這句話一說出,四周的修士再次一片啞然,像是炸裂了一般,一個個再次震驚了開來,這些修士一個個都在想感悟蘇家的神通,讓自己更加的厲害,誰會去想借用蘇家的星辰之力來成就自身。

聽到了這些話,那些與白毅一同參與考覈的修士,心中則是一片死寂,此刻的他們早已身中蘇家神通的芥蒂,若不除則有心障,此刻聽到這番話也是恍然大悟,但是蘇家的長輩聽到這話一個個眉頭緊皺,他們知曉這數十年的經營在此刻轟然傾塌,以後再用這考覈的事情來招攬修士的方式怕是行不通了。

“好!好一個聰慧的修士!報上你的名號!”蘇家長老走了出來,這之前的話術自己還是要兌現的。

“在下白辰!!”白毅緩緩而道。

“白辰?”

“白辰···莫非就是與那巫祝大弟子有瓜葛的修士?”

“這巫祝揚言要斬殺此子啊!四重天容不得他啊!!”

“去了五重天還好,若是去樂蘇家恐怕又是一場麻煩啊···”

蘇家的修士聽到白毅的名字也是微微一愣,這些散修說的話倒也不假,蘇家長老猶豫了一下,便從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個七彩琉璃盒,這琉璃盒之中放着一粒金色丹藥,這丹便是金聖丹了!

很明顯這蘇家的態度便是給予這白毅金聖丹,也好了卻這一件事情,畢竟現在白毅不僅僅是四重天的修士在觀看,還有五重天的修士在關注。

“之前蘇家前輩說過要麼選擇金聖丹,要麼選擇成爲蘇家女婿,迎娶蘇茉!這金聖丹我不要,我要蘇茉!!”白毅字字珠璣,不急不躁,聲音極大,讓在場的每一個修士都聽的清清楚楚。

人人都知曉這蘇家提前拿出了金聖丹,便是已然拒絕了白毅成爲蘇家女婿這一件事,但是白毅居然再次力爭,明顯是不給蘇家臺階下!更是想要把自己與蘇家綁在一起,來化解自己與巫祝之間的危機!

“此子城府這般深啊!”

“這下倒好,這蘇家也是進退兩難了!”

“不管怎麼說這蘇家有些頭疼了!”

“哈哈哈,不明事理的小子!你雖歸一境十重天,但是並非無敵的存在,任何一個通融境的修士都可以牽制住你!你要這蘇茉,我蘇家便給你就是,倒還省了一粒金聖丹!

此番考覈結束,所有修士都散了吧,你白辰跟着老朽一同回蘇家!”

“什麼?這蘇家真的將蘇茉給予白毅了麼?真是光明正大的要庇護白毅了,看來這巫祝的修士也不會甘休的!”

“有些意思!老夫就看你能前行多遠!” 甜心可口:首席霸愛100遍 ,看向遠處,不禁一笑。

秦家衆修士聽到這件事的傳聞一個個也是激動不已,這白辰一直都是他們的驕傲,更是他們家族唯一的靠山,整個秦家能安然的在四重天也是因爲白毅!

白毅來到蘇家,看到了這蘇家的家產與地位,放眼整個四重天這蘇家可謂是名流家族,主脈在六重天,家族的家底更是底蘊十足。

“白辰你暫且在這屋內等候,我讓蘇茉這就前來見你!!”這蘇家長老緩緩而道,眼角之中閃耀出一道寒芒。

“在下遵命!”白毅點了點頭,便走了進去,閉上了雙眼,展開了心網之術,方圓數裏都在白毅的可控範圍之中,這是他對自己的保護,畢竟自己知曉揭穿了這蘇家的陰謀,這蘇家豈能繞過自己?這蘇家斷然不會接受自己,來與巫祝對抗。

片刻之後,白毅感應到蘇家一行人來到自己屋前,但是這些修士一直在屋前數十米前停止不前。

“我也是蘇家之修,爲何要將我作爲獎品贈予不認識的修士?你們這一脈居然如此無恥,若讓世人揭曉,定會合力滅了你們!!”

白毅在屋內聽到了陣陣嘶喊與叫罵聲,白毅聽出來了這女子便是蘇茉!自己的心在跳動,自己的情在燃燒!

“吱呀···”

“趕緊進去!!與你的夫婿好好認識一下,哈哈哈!!”另一些蘇家修士齊聲笑道。

“你們···不得好死!!我師尊要是知曉此事,定會來救我···我···”

“你莫要看我,我誓死不會嫁你···”

蘇茉渾身上下被捆着繩索,修爲也被禁錮了,一聲狼狽,披頭散髮,一臉的憔悴與不堪,白毅看見這一幕心如刀割。

走上了前,再次看向蘇茉,這蘇茉看着白毅的眼睛,似有相識,停止了呼喊,但是看見白毅這番面貌,也不知是何人,又在何處見過了···

“蘇茉你可還記得我?”白毅見到蘇茉這般,頓時酸了鼻尖,連忙從儲物袋之中拿出當年這蘇茉贈送自己的定情之物。

“這···你是···你是白毅!!”蘇茉怔楞了許久,猛然驚聲道。

“正是,我是白毅!!我終於再一次見到你了!”白毅苦笑這說道,連忙幫蘇茉解開繩索,更是使用靈力解開封印。

“白毅!!”蘇茉緩過神來,猛然緊緊抱着白毅,下一刻便是痛苦了起來,這一刻這蘇茉緊緊的抓住白毅,好似不想放手一樣,此刻白毅的心也在牽動着。

“轟!!”就在此時,一道極爲強悍的力道從這屋內暴發而出,朝白毅與蘇茉襲來。 他們不動聲息的走過去,妮悠和清新顯然很專注於畫上,並沒有發覺他們。

星雲他們站在兩人身後,猛然一聲:“妮悠!清新!”

妮悠和清新嚇得肩膀一聳,明顯是做賊心虛的表現。兩人回過頭看,來到是星雲、夜幽、撒隆臉色頓時驚慌起來,“你……你們怎麼在這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