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寧在心裡默念著:請讓我看到宮門外的情況吧,我想知道真相。

馨寧在心裡默念著:請讓我看到宮門外的情況吧,我想知道真相。

結果畫面真的切換了,她吃驚地看到趙美廷王爺帶著遼國王子耶律誠突然進攻皇宮了,這也太狗血了吧。

一直在一旁不作聲的思苓,大叫:「姐姐,有人攻進來了,我們死路一條,可怎麼辦呢?」

「無論攻進與否,我們的情況都不容樂觀的。皇上肯定有勝算,要不然他不會派人守在我們的宮門外。現在我們要想辦法,帶著大家一起逃離這裡。這畫面可以隨著我的心裡切換到不同的畫面,而且一旦點進去,我們就可以進入這個畫面。這就是說我們可以通過這個時光隧道,來逃到千里之外。就算皇上要追,也追查不到我們的蹤跡了。」

思苓嘴巴張得很大,她不敢相信:「這裡到底是什麼東西呀,竟然能夠做到這些。那我們趕快切換畫面,逃離皇宮吧。」

「我們逃離可以,但是還有我的母親和大皇子,我不想留下他們在皇宮裡受苦呢。現在我們可以去他們宮裡,但是怎麼從他們宮裡,把他們帶回這個隧道中,就不得而知了。」馨寧覺得這個方法還是漏洞的。

思苓沉思了一會兒,才說:「大皇子逃出來,倒是有這個能力的。只是憐貴妃,就比較困難了。要不然,咱們試驗一下,如何從他們的宮裡,回到這隧道?」

馨寧不敢冒這個險:「現在是非常時刻,皇上正派人看守著我們呢,萬一我們回不了,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蓮花 ,只怕會恨心殺了我們的。我們得等待好時機,只要皇上一徹了我們的侍衛,我們就行動。」

「好吧。」其實思苓也是怕死的,一切都聽馨寧的意思來行事吧。但是她突然有所疑慮:「那我們上去呢?」

馨寧笑著說:「這還不容易,由我親自來轉換一下畫面就行。」她在心裡默念著,請顯示我們睡覺的地方。沒一會功夫,果然見到她們自己的房間了。馨寧輕輕一點,隨即緊緊地拉著思苓的手。兩人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進了畫面內,經過擠壓,沒多久,就回了房間。

當思苓睜開眼的那一瞬間,看到果真回到了她們的房間,感嘆:「姐姐,這也太神奇啦!」但沒一會兒,她又擔憂:「萬一造反的人攻進來了,我們可怎麼辦呢?我覺得還是待在下面,比較安全。」

馨寧捏了捏她的鼻子:「畫面中顯示選擇的是趙美廷王爺和耶律誠,這兩人真進了皇宮,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只要我沒事,姐姐定保你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馨寧捏了捏她的鼻子:「畫面中顯示選擇的是趙美廷王爺和耶律誠,這兩人真進了皇宮,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只要我沒事,姐姐定保你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可是她卻暗自捉摸著:只怕他們是攻不進皇宮的,因為皇上的表情和命令讓她明白,皇上肯定早就知道了這一切,所以才處變不驚的。

一旦趙美廷王爺和耶律誠他們失敗,自然會被皇上抓住。遼國王子的命都保不住了,皇上自然不把自己送給他了。但是這未必對自己是一件好事,因為皇上本來就對自己有所懷疑,如果自己沒任何利用價值了,肯定死路一條的。

她沒有對自己思苓說出這一點擔憂,因為自己的命保不住,思苓也不會有命活的。所以只要明白天亮,就知道事情最終的結局了。到時自己再想法與母親和大皇子取得聯繫,一切要想辦法讓他們來到這望月宮,自然就可出宮了。

話說正地進攻宮門這邊的趙美廷,他正自信滿滿地以為自己得到了京城外面守衛將軍的兵符,調動兵馬,再加上遼國善戰的猛士,他就能奪得皇位。

可是很奇怪,當黑大出現在他們面前,拿出皇上的金牌后。原本聽命於自己的那些兵馬,居然不能攻皇宮,而是退到了一邊。

黑大沒等王爺反映,就說:「王爺,皇上早知你有謀反之心,所以才設了點計,讓你提前露出你的真面目。現在我的兵都不聽你的話了,趕緊束手就擒吧。」

趙美廷仰天大笑:「哈哈,姜果然是老的辣,皇兄這一招高明呀。只是就算沒有這些守衛兵的幫忙,我的府兵和耶律誠的契丹勇士,一樣能把你們全部滅掉的。所以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本王怎麼可能束手就擒呢。」


此時黑衣衛的人盡飛出宮外,而外圍的守兵都矛頭指向了趙美廷他們。

「黑大,你以為本王會怕你嗎?」

黑大沉穩地說:「王爺,你怕不怕根本不要緊的,關鍵是你已經沒了資本再鬧下去了。」他沒有等趙美廷回答,就來到了耶律誠馬下:「王子,你在城外受人埋伏可不關皇上的事,這完全是王爺為了謀反而親自導演的一場戲而已。那些殺手,是王爺派來的。您仔細想想,皇上都答應把馨寧姑娘嫁給你了,怎麼可能故意使絆子呢?」

耶律誠想了想,確實皇上沒有要殺自己的動機,但他還是問了一番黑大:「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是王爺派的人嗎?」

「當然有,但現在的危機還沒解除,我們當然不會在這裡提審證人的。如果王子,你還想要馨寧姑娘的話,最好沒別王爺一起胡鬧啦。如若還是要攻進去,恐怕馨寧的命就沒有了。」黑大這番話都是皇上告訴他這麼說的,要不然他還不會這般能言善辯呢。

耶律誠可不想出現這樣的結果,當時自己也是一時頭腦發熱,才會答應了王爺做這樣的事。如今已經沒了勝算,而且馨寧姑娘還在裡面,當然是不能再堅持下去了。

耶律誠下馬降服,願意聽皇上的命令,不再反抗。

趙美廷仍然神色不變:「黑大,你以為你勸服了遼國王子,本王就會害怕而投降嗎?本王還有底牌,不會怕你的。」

黑大嘴角一勾:「 美女總裁的貼身秘書 ?」

趙美廷臉色突變,心想這麼隱蔽的事情,難道皇兄也會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

黑大說:「自從王爺處心積慮地陷害阮宰相和廖大人後,皇上就對你有所察覺了。所以他派我們偷偷地查你,雖然難度比較大,但是有奚千落的幫忙,我們還是查出了背地裡乾的一些勾當。」

趙美廷情緒激動,不敢相信:「你說什麼,千落居然會幫著你們?」

「反正他已經投靠了我們,所以你們天魔堂已經被我們偷偷地端掉了。天魔堂內雖然高手如雲,但是我們早在成立之初就安排一些姦細,所以剷除他們還是挺容易的。」黑大不屑地說,爾後對官兵下命令:「你們都聽旨,活捉美廷王爺。」

趙美廷知道大勢已去,尤其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心都寒了:「不用了,本王自己向皇兄謝罪。」

「好,王爺有請!」黑大招手命令官兵不動,帶著趙美廷進了永和殿。

趙美廷跪在地上:「皇弟給皇兄請安!」

皇上臉都抽搐著:「你還請什麼安,都要造反了,居然還要意思給朕請安。哼,若不是朕早就在身旁安插了人,如若不然,朕真的就命喪你手了。」

趙美廷說:「奚千落就是皇兄安排的人嗎?」

「是啊,從奚千落開始見到你,到你後面認他做義子,這一切都是朕親自安排的。當時朕即位的時候,你就心有不服。可後面你表現得毫無野心,我就奇怪了,所以才會用了這一招的。」皇上引以為傲。

趙美廷徹底慘敗,悲憤萬千:「原來皇兄深謀無慮,早把皇弟看得明明白白了。但是我雖信任千落,卻沒有把我要謀反的事告訴過他,他又是怎麼得知天魔堂的事呢?」

「皇弟呀,皇弟,你說你是有多愚蠢呢。一個在你身邊待這麼久的人,如果連一絲一毫的端倪都看不出來,朕怎麼還會重用他呢。你可還記得在你密室飛出的柯海,被元佐追蹤,最後卻變成了奚千落?」

趙美廷大嘆一聲,懊悔地說:「當時我並沒有多問,原來千落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發現了我的私密的。然後,他再順藤摸瓜,找出了天魔堂。」

「哈哈,你發現已經晚了,一切都不再是以前的模樣啦!」皇上特別地神清氣爽。

趙美廷很激動:「皇兄,你為什麼當初就不把皇弟給弄死呢?」

「因為我當時繼承皇兄的皇位,就已經令得天下多有猜疑。如果沒有十足證據,我怎麼能偷偷地殺掉你呢?那樣以來,豈不惹得天下人說朕容不得兄弟呢?」

趙美廷雖知死期已到,但還是問出來:「當年,大哥是怎麼死的?是不是你害死的?」

皇上說:「既然你都快死了,朕就跟你說一句實話,他確實是被我毒死的。」

趙美廷倒坐在地上,沒想到自己和大哥都被這個心狠手辣的二哥算計了。他絕望地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來人,把王爺拉下去,關進大牢。」

侍衛們把王爺帶了下去,留下了皇上在那裡嘆氣:為什麼他們都要逼自己呢?

第二日一天明,馨寧就聽到了消息,原來趙美廷王爺落敗了,還敗得很慘。緊接著,朝堂之下就恢復了阮宰相和廖大人的官職。

耶律誠沒有被皇上殺害,當然也不會把馨寧再送給他了,撤銷了那道和親的聖旨。

幸好皇上沒有再派兵守著望月宮、齊福宮、東宮,趙雲清第一時間來到了馨寧的身邊。

「如今聖旨已撤,你就不用嫁去遼國了,真的太好啦。」趙雲清釋懷了。

馨寧說:「這樣就證明馨寧再也無可利用的價值,皇上本來就已經猜忌我們了,他斷不會再留下我的思苓的命了。我們現在有另外一個新的辦法,逃出皇宮,你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走?」

趙雲清皺著眉頭:「父皇確實不太相信我們的話,難道真的還要走這一步嗎?」

「是的,除了離開這裡,我和思苓都沒活路。你還可以選擇,因為皇上總不會對自己的親兒子下手吧。但是,你能給我想辦法,把我的母親帶到望月宮來嗎?」馨寧很無奈地求助。

趙雲清來回地走著:「是的,你們必須儘早離開皇宮。父皇一旦把皇叔他們定罪后,必然會想辦法偷偷地殺了你和思苓。至於我,當然是你到哪兒,我就追到哪兒呀。」

趙雲清把馨寧攬入懷中:「傻瓜,江山或者榮華富貴都沒有一個你重要。以後,你別再想丟掉我啦!至於,辦法我會想的,今晚一定答應你把憐貴妃帶到望月宮來。」

「嗯……」馨寧臉上終於舒展開來,沒有那麼擔心了,她從趙雲清的懷抱中出來:「你快點走吧,這宮中只怕都是皇上的眼線,大皇子你不便多待。要不然,皇上就會認為我們又會謀划什麼行動。」

趙雲清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就不舍地走了。

思苓突然走了出來:「姐姐,你說大皇子能順利地把你母親帶到這裡來嗎?」

馨寧沒有任何把握:「如果硬搶,大皇子是沒有任何優勢的,因為宮中侍衛武功高強。這樣以來,還會打草驚蛇。所以他應該會要智取,但是是否會成功,這還真說不定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最好做好萬一大皇子沒成功的方法出來。要不然,姐姐你永遠帶不走你的母親了。」

思苓這一點,倒是提醒了馨寧,她來回地走著,思考著該怎麼辦呢。

「要不然,我們去隧道那裡嘗試下,去一趟齊福宮,看能不能找到直接帶回母親的方法。」< 思苓這一點,倒是提醒了馨寧,她來回地走著,思考著該怎麼辦。過了一會兒,她說:「要不然,我們去隧道那裡嘗試下,去一趟齊福宮,看能不能找到直接帶回母親的方法。」

「如果找不到直接回望月宮的辦法,那我們豈不困在齊福宮了?」思苓還是有點擔憂的,畢竟這個風險還是有的。


馨寧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只能冒險一試,因為她覺得趙雲清極有可能沒辦法見到母親。皇上已經對他有了戒心,恐怕不會讓他進入齊福宮的。

「姐姐,我們先等大皇子努力后,再做決定,行不行?」

馨寧點頭:「好吧,你隨時注意一下他的動態,看他能否成功進入齊福宮吧。如果不能,我們只能冒險了。」

「嗯……」思苓下去了。

兩個時辰后,思苓神色匆忙地說:「姐姐,真如你所料,皇上不讓大皇子去齊福宮。所以大皇子無法見到憐貴妃,更不用說帶她出來了。」

馨寧雖然早有準備,可真到了這一時刻,還是有些失望的。但事態已經越來越嚴重,皇上會對自己和思苓下手。還有,如果母親再不與皇上行男女之事,皇上可能會惱羞成怒的。這種種的可能性,都必須讓我們冒險了。

她平靜地說:「你先把院子里的太監和宮女支開,我們待會就去那棵大樹底下。現在大白天,你一定要確認那裡沒有人,知道嗎?」

思苓拍拍胸脯說:「沒問題,這點小事,我還是能搞定的。」

思苓故意散播院子里陰陰陣陣,連大白天都會聽到奇怪的聲音。那些宮女和太監都很膽小,所以都不敢再去那兒了。

思苓再各自派遣到其他地方去,自然就支開了他們,而且在她與姐姐實驗的這段時間,都不用擔心被他們看到了。

待一切準備就緒后,馨寧又帶著ipad和思苓一起進了大樹底下的隧道。

「姐姐,你為什麼還帶著這個東西呀?難道還有什麼作用嗎?」思苓很擔心時間不夠:「我們現在就去齊福宮吧,皇上一般白天不會去那裡吧,就算實驗不成功,我們也好另想辦法呀。可是如果到了晚上,可就會碰到皇上,到時就棘手了。」

「說的也是,那現在我們就點畫面過去了。」馨寧看到母親正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她正好把其他宮女和太監都叫出她的房間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不會出現外人。她利用這個時機,一點,就來到了母親的身邊。

馨寧和思苓的突然,著實把憐貴妃嚇了一跳,她差點叫出了聲。幸虧後面她機靈,對門外的宮女說:「本宮只是綉東西刺到了手而已,無需擔心。」

待宮女們沒再詢問,憐貴妃才小聲地說:「你們倆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馨寧自然不瞞母親,把這個神秘的隧道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母親。

憐貴妃聽后,神秘地說:「以前我住在望月宮的時候,有碰到一個奇怪的宮女,她說她在大樹底下弄了這麼個神秘的洞,她大言不慚地說她能任意地出入皇宮的任何地方。當時我沒相信,只當她是開玩笑呢。沒想到,這一切是真的。」

馨寧嘴角一勾,看到了希望:「母親,那個宮女可能是外星人哦,我想只有外星人的高科技才能做到這一點。後面,她的人去哪兒了?」

「有一天,就突然不見了。不過,她告訴我怎麼任意進出的方法了。好像是說,你用念力想某個地方,就會出現那個地方的畫面。然後那麼一點,就會被捲入畫面。如果你想重新回到那個隧道,就得念……念什麼去了,忘記了。」憐貴妃回憶道。

「啊,母親你會連這麼重要的東西,都給忘記了吧。要不然,我們怎麼偷偷地回去呢。你再仔細想想,這樣對我們逃離皇宮很重要的。」馨寧著急得快跺腳了,幸虧後面忍住了。

憐貴妃想著好一會兒才說:「好像是念,把我……變回去。應該是這樣吧,要不然你們試一試。」

盛寵二婚,漫漫攻妻路 :「把我變回去!」果然,她自己一個人回了隧道中。沒辦法,她只能再次回到齊福宮。

思苓說:「姐姐,如果要帶三人走,應該念著把我們三人變回去吧。」

憐貴妃也點頭:「應該是這樣!」

這時,門外傳來太監傳話:「皇上駕到!」

馨寧和思苓有點驚慌失措:「皇上來了,可怎麼辦呀。」

憐貴妃也著急,忙說:「要不然我們大家一起念吧。」

三人照做,就在皇上開門的那一瞬間,三個蹭地一下到了神秘的隧道。

馨寧嚇得腿都軟了,但她不能丟下趙雲清呀,於是又藉機來到了東宮,把大皇子也順利地帶到了隧道。

馨寧無意中把ipad放在那些畫面的旁邊,竟然能充著電。

思苓在一旁著急:「姐姐,我們快走吧。我怕萬一讓人發現了,可能我們就真的只能死路一條啦。」

「等我一會兒,我的ipda有反映了,說不定我們都可以回到現代了。這裡很隱蔽,他們現在是發現不了的。」

一柱香后,馨寧把ipda開機,重新打開了那個穿越軟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