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藏鋒面色大變,驚喝道。

駱藏鋒面色大變,驚喝道。

“他們,怎麼會在這裏?”硃紅顏一怔,面色大變:“調虎離山?”

一瞬間,他想明白了。

南荒御妖師們,根本不是要扶持聖雲雪,而是利用聖雲雪,引走天山強者,引走江道明。

只有這些強者不在,他們才能肆虐天山,掠走天山居民。

“可惡,這羣御妖師,當真該殺!”駱藏鋒咬牙切齒地道。

“前輩,你繼續守護道長,我們去殺!”硃紅顏冷聲道。

駱藏鋒冷聲道:“不行,現在他們都不在,以我們的實力,去了也只是死路一條,立刻傳訊,讓他們回來。”

硃紅顏取出玉佩,卻是面色一沉:“無法傳訊,御妖師們,肯定佈置了陣法,隔斷了我們的聯繫。”

“你們守護好道長,本座立刻去聖雲宮,請他們回來。”駱藏鋒沉聲道。

另一邊。

聖雲宮高空,龍象翻天印落下,天穹裂開了。

剛開始只是一道細微裂痕,緊接着,這道裂痕驟然擴大,化作一個巨大口子,猶如猛獸巨口一般。

聖雲宮內,黑袍人驚恐了,上官雲丹神色駭然。

打破虛空!

這是十層武者,才該有的力量!

建築羣崩滅,江道明頭頂龍象翻天印,無盡龍象之力輻散出去,踏步向宮殿而去。

“抱歉,本座先走一步。”

黑袍人丟下一句話,身子直接化作一道黑霧,消失不見。

難怪之前的六位同伴,擋不住這傢伙。

十層武者不出,對上江道明就是找死。

他還不想死!

“你……”

上官雲丹面色一冷,想要阻攔,可對方跑的太快了,根本就不給他機會。



背後盤坐的聖雲雪,猛地睜開雙眼,周身鬼氣繚繞,面色慘白如同厲鬼。

“雲雪,你成功了?”上官雲丹面色一喜,眼中再次浮現一絲希望。

如今的聖雲雪,煉化了萬千亡魂,已經到了九層極限。

“還未完全成功,不過,殺江道明,應該夠了!”

聖雲雪冷冷道:“等本宮主斬了他,再找南荒算賬!”

“你有把握?江道明已經打破虛空。”上官雲丹沉聲道。

“打破虛空而已,如今的本宮主,全力之下也能做到。”

聖雲雪傲然道,說完,整了整衣衫,踏出宮殿,直入高空。

轟隆

真氣浩蕩,寒意驚天,卻是陰森邪異的真氣,如同幽冥使者一般。

“你終於出來了。”江道明漠視着聖雲雪,面色平靜,沒有絲毫凝重之意。

聖雲雪神情冰冷:“江道明,今日,本宮主要一雪之前恥辱,以你之魂,助本宮主,踏入十層!”

“到了這個地步,還不知悔悟!”

江道明冷喝一聲,並指如劍,龍象翻天印鎮殺而下:“本殿主,賜你死無全屍!”

“你以爲,本宮主還是之前的聖雲雪?”

聖雲雪黑髮飄揚,白裙也化爲漆黑,陰森真氣直衝天際。

雙掌盡納陰森真氣,萬千掌影匯聚,凝聚成一道掌力,虛空浮現裂痕,同樣打破虛空。

“天山萬魂掌!”

嗚哇

淒厲鬼嘯,萬千亡魂匯聚一掌,驚天之威,虛空難以承受。

江道明神情冷漠,沒有動作,依舊是龍象翻天印。

轟隆

龍象翻天印所過之處,虛空破裂,萬魂掌力剎那崩碎,恐怖的龍象之力,轟擊在聖雲雪身上。

噗嗤

血水噴灑,陰森真氣剎那破碎,聖雲雪身子如一顆隕石一般,墜落下去。

轟隆

墜落的身子,撞穿了宮殿,巨大宮殿轟然坍塌。

真氣浩蕩,衝擊宮殿,上官雲丹連忙來到聖雲雪身旁:“雲雪,你可無恙?”

“好一個十八龍象江道明,竟然比本宮主想象的還要強!”

聖雲雪面色陰沉,眼中滿是不甘的怒火。

自己已經煉化萬魂,踏入九層極限,可爲何,還是贏不了他?

依舊是,沒有接下一招!

“雲雪,要不,我們逃吧?”上官雲丹低聲道。

“逃?”聖雲雪目光一寒,右手閃電般,按在上官雲丹頭頂:“本宮主好不容易走到如今地步,豈能放棄?借你之力,住本宮主斬他!”

“呃啊……”

淒厲的慘叫響徹,上官雲丹面容扭曲,痛苦萬分。

她怎麼也沒想到,聖雲雪會對她出手。

“欺師滅祖的東西!”江道明神情冰寒:“你有何顏面,苟活於世!”

驚天之怒,江道明暴喝一聲,真氣催至極限,殺向聖雲雪。

“都是你逼的!”聖雲雪冷聲道:“若不是你,本宮主豈會淪落到如今地步?”

噗嗤

上官雲丹口中更突出漆黑血跡,真氣竟是提不上來:“你,對我下毒……” 這是壟斷啊!

聽到這個消息,李逸晨突然覺得洛浩這些手段和七大勢力相比起來根本就是小打小鬧不值一提。

雖然武者不應該太過依賴于丹葯,但適度的使用一些丹藥卻也並非壞事。

你去歷險,身上不用帶點療傷丹?不用帶點恢復靈力的丹藥?

修鍊的時候遇到瓶頸不需要一些丹藥來破境?不需要一些丹藥來加速修鍊?

可以說丹藥幾乎是每一個武者成長路上必不可少之物,如今七大勢力卻將此地丹藥的控制權牢牢的抓住,可以說僅憑這一點七大勢力每年在丹藥上的謀利就已經不會低於他們所收的人頭費。

此時李逸晨也同樣明白為何丹藥那麼的稀少,而且價格更是那麼的高得離譜。

當然更重要的是李逸晨也從中看到一份商機,那就是煉丹!

女主她總是想不開 身為丹神殿首席弟子,李逸晨自然對自己的丹道自信非凡,七大勢力定下這樣的規則雖然限制著其他武者,但李逸晨卻覺得是在為自己發財創造一個絕佳環境。

通過剛才隨意的走一圈,李逸晨發現如果外界成品丹藥的價格只是成本的百倍的話,那麼這裡的價格將是成本的數百倍,乃至數千倍。

尤其是一些藥效奇特的療傷丹和破境丹更是價格接近成本的萬倍,一本萬利在這裡絕對不是一句虛言。

不過李逸晨自然不會打算去煉製那些繁瑣的丹藥,因為他知道在七大勢力的控制下,其實最為實用的就是普通療傷丹,雖然無法達到暴利,但在場的武者誰不會去歷練?誰不需要一些丹藥傍身?

量一旦上去了,那利潤自然也同樣驚人,而且煉製普通療傷丹所需要的藥材成本也不算太大,同時難度也不大,周期短,正好也能趕上這次交易集會的末班車。

雖然從未煉製過尊階葯,但對於煉製普通的療傷丹,李逸晨還是不覺得有什麼難度。

「你這些藥材我要了,先欠著等交易集會結束我才付你靈石如何?」心中已經有了打算的李逸晨此時自然不願意浪費時間。

「啊……你要啊,我另外給你!」陸源到不怕李逸晨拿著這些藥材就跑,畢竟這段時間的結束他對李逸晨的為人也有著一個大概的了解。

說著陸源又另外拿出一個儲物袋給李逸晨。

「上邊的一起!」李逸晨沒想到陸源居然還有私貨。

「你傻啊,我給你的這是我們私下交易,不用抽傭金的,一旦擺上貨價的物品,除非交易結束,一旦離開攤位就得支付傭金的!」陸源立刻解釋道。

「沒關係,傭金算我的!」李逸晨既然打算煉丹,自然不在意多一些藥材。

「好吧!」陸源也有些無奈只得將攤位上的藥材一起遞給李逸晨。

「謝了!」接過藥材之後,李逸晨立刻向著其他攤位走去。

「記得你說過傭金算你的!」看著李逸晨又走向別的藥材攤位,陸源不由搖起頭來。

修為到了尊階,誰能不悟天道,一通則百通,可以在場的武者大家對於丹道也同樣有著一定的心得。

但是煉丹又豈是那麼容易,除了理論還需要無數的實踐,否則初尊界的丹藥也不可能貴得這麼離譜。

他知道李逸晨顯然是看到了商機想要一試身手,而事實上像李逸晨這種了解了初尊界丹藥市場情況之後就此打算的不在少數,只不過往往最後能夠保本就已經相當不錯。

因為除了藥材消費的成本之外,對於七大勢力以外的人來說,時間成本也同樣不容輕視。

好在普通療傷丹並不需要太過高檔的藥材,憑著退回來的入場費,李逸晨總算集齊了三份煉製療傷丹的藥材。

至於煉丹之處這一點在之前陸源的吹噓中李逸晨已經得知,每個城池都會修建一些煉丹房,無論誰有興趣都可以前往煉丹,而且還不收取任何費用。

如今了解到丹藥市場的李逸晨也就明白過來,若是哪一個人能表現出不凡的煉丹之術,那麼他所在的城池的主人只怕也會主動找他談談合作之事。

畢竟提供煉丹房並不需要什麼成本,只要給煉丹師一個安靜安全的環境即可,但這個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那就是不可多得的了。

至於自己煉出丹藥雲風城會不會聯繫自己合作,李逸晨並不關心,他現在只想煉些丹藥,先解決一下囊中羞澀的問題。

果然走到雲風城煉丹處,李逸晨表明來意之後,立刻受到熱情的招呼,然後被引入一室煉丹房去。

當初在丹神殿藏書閣呆了那麼久,李逸晨自然也看過一些尊階丹藥的丹方,雖然那些丹方並不屬於極品丹藥,但對於只想賺幾個零花錢的李逸晨卻已經足夠。

進入煉丹房,李逸晨便立刻潛心煉起丹來,雖然這些普通丹藥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已經算不得什麼挑戰,但一進入煉丹狀態李逸晨整個人同樣變得極其專註起來。

而就在李逸晨煉丹之際,交易集會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熱鬧起來,往來的人流越來越多,那些攤位也漸漸的被不同的武者所擺滿,此時陸源那入口處的攤位自然就成為大家第一眼看到的地方。

只不過當大家看到陸源在攤位上擺放的那些普通至極的在貨色,一個個都皺起眉來。

「兄弟,商量個事!」終於有人在交易聚會開始的第三天找上陸源。

「攤位轉租不是問題,一天一百極品靈石,願意就拿去,不願意就算了!」陸源似乎不用對方開口也知道對方的來意。

「一百極品靈石?這也太黑了吧,要知道這次雲風城每個攤位費才收十塊極品靈石!」那人不由眉頭一皺。

「我知道啊,不過這又如何呢?反正我就這個價!」陸源彷彿不會做生意一般的連討價還價的過程都直接省去,大有一副你愛要不要的模樣。

那人看著陸源在模樣,又開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扯了半天,但陸源這傢伙卻完全油鹽不進一般,翻來覆去就一句話,你要就拿去,不要就算了,反正我這麼好的攤位不愁沒人接手。

大婚向晚 終於,那人轉身與幾個同伴商量一番之後最終還是接受了陸源的這個價格。

畢竟他們幾人這幾年的歷險的確積蓄了不少的存貨,若是能占著好位置,多售出一些也是有賺無賠之事。

嫡女多謀 而陸源賣出最後五天攤位的所有權共計五百極品靈石,除去自己之前支付的七十靈石,倒手之間就賺了四百多的極品靈石。

「陸源啊陸源,你說你為什麼就這麼天才呢?」倒手攤位之後,陸源一邊四下閑逛著一邊自言自語的暗爽道。

不過陸源也不得不承認初尊界這些傢伙一個個眼力都賊尖,連續逛了幾圈之後,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便宜可占,陸源只得準備去煉丹房找到李逸晨開啟泯滅山之行。

不過當陸源走到入口處卻見李逸晨此時正一臉茫然地站在自己的攤位前,當即把李逸晨叫住。

「那不是你的攤位嗎?」看著陸源,李逸晨不由一愣。

「一百極品靈石一天轉手出去了,怎麼樣我賺靈石夠厲害吧?」看著一臉茫然的李逸晨,陸源帶著幾分得意地說道。

「是挺厲害的!」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李逸晨顯然之前也沒想到陸源居然還會利用地勢之利來賺靈石,心中的確對這個傢伙佩服不已。

「知道你陸哥厲害就行了,以後跟著我,你准得學到不少本事,好了,現在你也把丹煉廢了,這邊也沒什麼值得看的東西,我們還是先去泯滅山吧!」聽到李逸晨的表揚,陸源更是十分受用。

「煉廢了?你聽誰說的?」李逸晨有些奇怪地打量著陸源。

「這還用聽誰說?陸哥上理天文下通地理,推理之術直追傳說中的天機上人,微微掐指便知道你煉丹失敗!」陸源雖然不懂煉丹,但他也知道煉丹是一件十分繁瑣之事,絕對不可能三天不到的時間就能完成,所以李逸晨此時能出現在這裡,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不過剛剛小賺一笑的陸源心情大好之下,自然忍不住繼續裝出高深莫測的樣了了來。

「那這次陸哥可能就算錯了哦,小弟不才,但卻運氣不錯,正好煉製出了一些療傷丹!」李逸晨說著手心之中已經多出一個丹瓶。

雖然正常來講哪怕是普通療傷丹的確不是兩三天的時間就能完成,但李逸晨修鍊的可是天道力,而非普通靈力,在煉丹室又沒有旁人,李逸晨自然不必忌諱太多,當即直接催動著純正的天道力化著天道之火,煉起丹來自然事半功倍。

看著李逸晨手中的丹瓶,陸源一握接過來,直接捏住,帶著幾分緊張地小聲說道,「我告訴你,不是沒有人試過假裝煉丹然後把外邊帶進來的私貨謊稱是自己煉製的,但是每一枚丹藥的氣息都能讓人判斷出其成丹時間。」 「這個真的是我煉出來的!」李逸晨沒想到陸源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真的?」看著李逸晨不似作假的神情,陸源一時也有些不太確定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