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

驚!

幾兄弟立即往四面八方竄開,大喊一聲,「爺爺,這裡就交給你了!」

虛幻老人差點一個跟頭栽倒,暗罵一聲,有你們這些不肖子孫嘛?

眼前一個黑衣人影跳了出來。

冷冷的盯著夜雲澈。

夜諢的眼睛眯起,他現在已經確認了這少年就是夜冰依和帝玄胤的兒子,他只要把這個少年給人抓走,還怕抓不到他們大的嗎?

看著擋在眼前的老者,他冷哼道,「想要阻攔我,你有那本事嗎?」接著,他便展示出了一套詭異的劍法。

「喲,居然是夜氏的劍法,你是夜家的人?」虛幻老人不正經的喲嚯了一聲,眼中閃過一抹詫異。

夜諢立即微微驚訝,沒想到對方一下子就看出來了自己是用的這種劍法。

眼神犀利的瞪著虛幻老人,「你怎麼會知道?你又是夜家的什麼人?」

「那這麼說來,你承認你就是夜家的人了?」虛幻老人呵呵一笑,並沒有搭理他。

「可惡,你居然敢騙我!」夜諢立即知道自己上了虛幻老人的當了,憤怒的一劍朝著他刺去。

「孩兒們,快把老子的武器拿給我!」面對同是靈聖境界的強者,虛幻老人也不得不認真了起來。

「好的爺爺!」幾道聲音同時應道,然後刷的幾把兵器從四面八方朝他丟過來,虛幻老人再次險些噴出一口老血,這些小兔崽子,一個就夠了,要得了這麼多嗎?

隨後,雙方強大的氣息對上,直接將四周的人都給炸飛了出去。 「小澈兒,你沒事吧。」夢機大人把夜雲澈緊緊的護在自己的身後,沒有讓他受到一點傷害。

「師父,我沒有事。」夜雲澈搖了搖頭,然後把正在懷裡睡覺的雪羽給拍醒,「小羽,快去叫龍王爹爹和龍後娘親過來,我們有危險了。」

雪羽睡得正香,突然被叫醒,最後一聽到有危險,它立即憤怒的道:「好的小澈兒,不要擔心,我現在就把爹娘叫過來,好好收拾他們。」

隨後,雪羽嗓子一扯,大叫一聲,「爹啊!娘啊!有人要欺負你的寶貝啦!快點救命——」

雪羽話音未落,便有一道彪悍的女子聲音傳來,「哪個小兔崽子敢欺負我兒子?老娘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龍王和龍後夫婦住慣了山野寬闊的遼闊之地,不喜歡住在這居民處,所以他們找到了一片山頭歇息,畢竟這樣對於龍王來說,也可以更方便他干某些事情。

不過當然為了他們的寶貝兒子,也不捨得離開太遠。

此刻,聽到兒子的呼喊,龍后直接一把推開正在她身上做運動的龍王,立即就飛了過來。

「兒子不要怕,娘親來也!」

龍王本來還有些生氣,但是聽到寶貝兒子有難,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也趕緊收拾好跟過來。

巨龍的咆哮聲音,讓所有的人都聽到了。

同時,聞聲從龍學院趕過來的慕容院長還有禹大師兩人,也抬頭頓住了身形。

他們看到空中的雙龍,也皆是瞪大的眼睛,紛紛對視一眼,不敢相信,這兩個居然會出現在他們龍王城。

而他們居然還不知道。

不過這也不怪他們,畢竟他們之前一直都鑽研那個陣法去了。

小嬌妻懟天懟地懟霸總 否則也不會錯過之前那些龍王學院的使者通報消息了。

禹大師好半天才說道。

「難道這就是龍王和龍后嗎?」

「就是他們,除了他們還能有誰?走,我們也去看看,今天晚上可是熱鬧了。」慕容院長回過神來,笑了笑,拉著好友趕緊向前面去。

慕容大人府中。

剛出來的慕容兄弟幾個也正帶領著各大高手,飛快的朝著這邊趕來。

突然,慕容大公子抬頭往天空一看,也不由驚呆了。

他雖然沒有見過真正的龍王和龍后,可是經常聽爺爺說,他們也了解了個大概,如此強大的氣勢,除了龍王和龍后,還有誰呢?

慕容大公子擦擦眼睛,再揉了揉眼睛,「天啊,我是不是大半夜還沒有睡醒在做夢啊,龍王龍后啊,這簡直太稀奇了吧。」

後面跟過來的慕容幾兄弟差點栽到他的身上。

「大哥你怎麼了?怎麼停了?」慕容二公子幾兄弟埋怨道。

慕容大公子沒有說話,伸手指了指天上。

慕容幾公子等人往天上一看,瞬間驚呆了。

「卧槽!媽耶!那是,那是龍王和龍后?」

此時,正在和虛幻老人戰鬥當中的夜諢,他們兩人不相上下。

來回過了幾百招了。

重生之薔薇花開 正在這時,突然,天空有一隻龍的咆哮聲音。

夜諢定睛一看,差點驚得直接摔倒!

怎麼回事?這怎麼好像是傳說中的龍王和龍后? 現在想起來,陳志凡覺得可以去他那裏玩一玩。

那老闆開了一輩子的酒吧,對這行當門清,以前在舊城區生意就極好,現在開到了商業街,生意也應該不錯。

生意好就意味着人家軟硬件設施肯定也是可以的,帶人過去玩,也不會落了自己面子。

想到就做,陳志凡找出電話撥了過去,剛一接通,陳志凡就直接了當的說道:“老黃,我和我幾個朋友要過來,你給我安排一下。”

黃虎一聽是陳志凡的聲音,頓時熱情的不得了,連連說沒問題,然後問陳志凡具體是幾個人來,保準給他留出最好的包間,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陳志凡就說不用了,在他想來,去酒吧就要在大廳裏才熱鬧,去什麼包間。

然後一聽他說是幾個人,也算是給他提了個醒,陳志凡馬上就想到了梅靜姝,就給黃虎說是4個人要過來。

黃虎再次熱情的表示會在門口迎接他之後,陳志凡掛掉了電話。

“爲什麼是4個?難道你約了其他人?”沙雅在一旁聽陳志凡說的是一清二楚,就似笑非笑的問道。

陳志凡尷尬的摸摸頭,說道:“是啊,沒來你們這裏之前就說好了的,要帶她出去玩,也不知道你們這裏是什麼事,就先叫她等着了,說起了,她可是先和我約好的。”

陳志凡這麼說,自然是不希望羅通沙雅有什麼想法,或者介意梅靜姝,就點明是先約人家的。

可羅通沙雅根本就不在乎。

“沒事,人多熱鬧,你通知人家吧。”沙雅笑了笑,完全無所謂的態度。

羅通也一樣,他根本就不關心這些事情,對他來說,多一個少一個都一樣,他反而關心起了該怎麼去,問陳志凡:“你說的這地方怎麼過去?”

“隔這裏不遠,幾步路就到了,我們走上幾分鐘,你們沒問題吧。”陳志凡說出了酒吧的距離,然後提議道,最後不忘徵求他倆的意見。

“沒事”“沒問題”羅通沙雅的回答算是默認了陳志凡的提議。

走在路上,在人流當中左支右絀,陳志凡拿出手機,撥通了梅靜姝的電話。

“喂,我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們就要出去玩,你去不去?”陳志凡詢問電話那頭的梅靜姝。

“去哪兒?你和你朋友嗎?”電話那頭的梅靜姝很敏銳的注意到了陳志凡話中的“我們”,就問道。

“我是和兩個朋友在一起,一男一女,而我們要去的,也是我一個朋友新開的一個酒吧,名叫番茄酒吧,就在商業街這邊,他這裏挺好玩的。”陳志凡就對梅靜姝說明了他這邊的情況,而且還幫黃虎臉上貼了金,其實他那番茄酒吧好不好玩,他沒去過,根本不知道,只能憑經驗推測應該還不錯吧。

“哦,是嗎,我不太好去打擾你們吧。”梅靜姝卻有些猶豫,矜持的試探道。

不過陳志凡是什麼人,久經情場的老司機是也,他一聽梅靜姝這話就知道有戲,她其實是很願意過來的。

陳志凡就連忙趁熱打鐵:“沒事的,他們也很歡迎你,你認識路的話,直接開過來就行了,不認識問人或者直接導航,要不打車過來也行,給司機說一下地址,人家保準知道的,到了之後,給我打電話,我在門外接你。”

“嗯……好吧,那我就過來了,你們別等我,先自己玩着。”梅靜姝沉吟了一下,就答應要過來,沒提怎麼過來的事情,看來她還是挺熟悉這邊的。

“嗯,拜拜。”陳志凡倒了別。

“拜拜。”梅靜姝也說了再見。

掛掉電話,陳志凡想了想,覺得能這麼容易就約她出來玩,其實也要稍微歸功於羅通沙雅的。

第一次叫女人出去玩,人家都會有戒備心理的,這時候,叫上兩個朋友一起去,她非但不會多想,反而是會覺得你對她沒有什麼非分企圖,她會更願意跟你出來玩耍了。

陳志凡也暗自慶幸幸好先前被邀請時的猶豫,梅靜姝沒有在意,否則就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叫人家出來的了,恐怕梅靜姝真要計較,不理他都有可能。

三個人離開酒店的這條街,進了一條巷子,穿行過去之後,豁然開朗,入眼處的一片街區,全部都是燈紅酒綠的夜店。

酒吧、ktv、桑拿、洗浴中心、足療、按摩店什麼的應有盡有,可以說的上是香都市的紅燈區了。

不過這些年嚴厲打擊涉黃產業,這條街上正在經營的店,是基本上找不出參與色情行業的店了。

但是這些店明面上不參與不代表客人們就玩不到,反而很多人都是慕名而來的,對談來說,這邊的特殊服務確實有一套。

這些特殊服務的工作者們,被一些更地下的暗娼頭子控制,客人們在那些夜店裏消費了,如果有需要提供特殊服務的,店家就會讓暗娼的負責人出來接洽,談好了就去他們隱藏在街道角落裏的住處進行特殊服務,他們現在奉行絕不提供在自己店裏進行***。

而店家是賺這些暗娼每個人頭的抽水,還是這些明面上的店家暗地裏對這些暗娼提供資金支持,那就天知道了。

陳志凡就不知道,他只能猜測出或許兩者皆而有之,或者根本就不像他想的這樣。

因爲這片街區的水很深,莫說他只是一個小組長,就算葉詩瑜,也不好插手的,因爲這裏,聽聞是市局的一位大佬罩着的,甚至傳聞這裏最大、最奢華、最上檔次的“宮闕”,就是他家開的。

“宮闕”集吃喝玩樂於一身,只是你想不到的,沒有你玩不到的,而且裏面消費驚人,隨便點一瓶酒,就夠旁人幾個月的工資了,簡直是名副其實的銷金窟。

當然這店肯定不會寫在他名下,至於底下的權錢交易,就更不爲外人知曉了,陳志凡作爲外人中的外人,就更不會知道了。

番茄酒吧在這片街區的最裏面,地勢不怎麼好,不過作爲後來者,黃虎能在這片地兒插上自己的旗,也算很有能耐了。

剛走到番茄酒吧附近,在五彩繽紛的招牌燈的閃爍下,一個矮壯的中年男人快步迎了上來。

陳志凡何等眼力,自然早早就發現了黃虎,在他眼裏,黃虎一直在門口觀望着呢,陳志凡他們一入他的視線,就第一時間上來迎接。

“哎呀,志凡,可算等到你的大駕了,快請快請。”又矮又壯的黃虎留着一個八字鬍,咧嘴一笑,看着頗爲喜感,他在陳志凡身前站定,笑着招呼道。 他畢竟也是有見識的人,這兩條龍的氣勢,一看就非凡,想來就是那傳說中的龍王和龍后了,只是他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他們怎麼會和夜冰依待在一起呢?

正在夜諢疑惑之間,只見夜雲澈懷裡的一個小白球突然朝著天上的兩條龍大喊大叫:「父王娘親,我在這裡!」

夜諢頓時嚇得手一抖,險些把手中的劍給扔了!

什麼?!

這個小東西居然是龍王龍后的孩子?

我去!

這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原來他們跟夜冰依是一夥的!

這麼一想,夜諢心中更加害怕了,龍王龍后是夜冰依的幫手,那麼他今天還怎麼動她?

他肯定是動不了夜冰依了。

「是你,你敢欺負我的寶貝兒子?」龍后已經沖了下來,看著院子里的黑衣人,冷哼道。

她看了看自己的寶貝兒子還好好的呆在夜雲澈的懷裡,才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詢問這些黑人。

這些黑衣人突然看到他龍王龍后兩尊神,嚇得腿都軟了,急忙搖頭,「不是不是我……」

「不是你們?不過你們也不是好東西!上天吧!」

刷刷——

龍后的尾巴一拍,直接把他們給丟到了半空中,再重重地摔下來,直接魂歸西天了。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敢欺負我兒子?」

龍後繼續追著這些黑衣人,完全的虐殺。

黑衣人其他的同伴們也顧不上什麼了,他們逃命要緊,紛紛四處逃竄。

然而敢欺負她的寶貝兒子,龍后又怎麼會這麼放過他們呢?

和龍王一左一右把這些黑衣人給堵的結結實實。

就連夜諢也不例外。

在這危險時刻,夜諢拼著一口老命,叫出了他的大禿鷲。

他趴在禿鷲的背上飛走了。

龍后本來也就是揍他們解氣,沒打算殺他們。

因為這些人在她眼裡就是一個低賤的螞蟻,不配她去殺。

如今把他們趕走,她就去看她家的寶貝兒子去了。

也正因如此,夜諢才有機會逃脫了一命。

……

水碧碧聽到天空的動靜,又看到了那兩條龍之後,心中一驚。

然後又接著看到一個大鳥飛了回來,大鳥背上趴著一個半死不活的老男人。

水碧碧眼眸登時一眯,看來夜諢這次行程計劃又失敗了。

看到夜諢這麼沒用,水碧碧當即也不願意再和他假裝下去。

冷著臉說道,「哼!你真是個沒用的廢物,帶了那麼多的高手,居然都不能得手。」

夜諢頓時沉下了臉來,他沒想到水碧碧居然說翻臉就給他翻臉,不過,他又想到自己確實是有點沒用,帶了這麼多的人,居然空手而歸,還受了傷。

「碧碧你不要生氣,我也沒有想到,這龍王和龍后居然會出手啊,我帶去的人,他們全部都不是龍王的對手,連我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現在只是暫時動不了他們。

不過,你不要擔心,等我回到了夜家,會帶更多的高手來圍剿他們的,夜冰依絕對無法生還。

我在夜家的勢力,外人絕對無法想象得到。」夜諢自信滿滿的說道,言語之中透露著一股神秘。 水碧碧聽了卻不屑的冷笑一聲:「你也不過只是夜家眾多血脈中的一部分血脈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