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格魁梧,像頭暴熊的大漢,亦是上次蕭易見過的飛蛇會副會長,劉大海,聞言譏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就憑你們這幾個貨色。真要動手,一個也別想跑。二!」

體格魁梧,像頭暴熊的大漢,亦是上次蕭易見過的飛蛇會副會長,劉大海,聞言譏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就憑你們這幾個貨色。真要動手,一個也別想跑。二!」

「二!」

一群大漢再次齊聲叫喊。

侯三、夏錢、柳青、王婧,盡皆色變。

反倒是屠元軍,忽地轉頭,看向一旁沉默無聲的蕭易,吼道,「小子,你不是飛雲宗弟子嗎?」

什麼?

飛雲宗弟子?

孫明權、劉大海,以及手下所有人,聞言神色猛地大變,轉為肅穆,緊張的看向蕭易。

「小子,你真是飛雲宗弟子?」


孫明權臉上淫邪氣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是不是,你問你旁邊的這位副會長就知道了。」蕭易目光落在劉大海身上。

唰!

孫明權扭頭,直視劉大海。

「是……是你!」

劉大海這會兒終於認出蕭易,就是當日在街上碰到的那個飛雲宗弟子。腳下一滑,身子往後縮了縮。

「少會長,他真是飛雲宗弟子。」劉大海在孫明權寂冷的目光注視下,低聲開口道。

話音出口,現場一片寂靜。

夏錢、侯三、王婧,眼中流露驚喜。柳青因為早就知情,欣慰的同時,有些愧色。

而孫明權這邊,所有人一臉死灰。

「哈哈,你敢殺我們,等著飛雲宗報復吧!」

侯三見情形有了大轉變,立即大聲笑道。試著藉助飛雲宗的強大力量,妄圖讓孫明權等人撤退。

可惜的是,話音剛落下……

「噗嗤!」

一把完全由元氣凝聚而成的長劍,驀然貫穿了他的心口。

長劍狀態,時隱時現。似乎不是很穩定。一擊刺殺侯三后,迅速化為元氣,消散不見。

咚!

侯三跪坐在地上,僵硬的扭頭,看向身後,一臉猙獰的屠元軍。彌留的目光中,充滿了不解。

不明白隊長,為什麼要殺自己?

是的。

出手殺侯三的是屠元軍!!!

夏錢、柳青、王婧三人都呆了。

反倒是孫明權、劉大海這邊,只是略微吃驚。孫明權便埋怨叫道,「屠元軍,你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幹掉這個飛雲宗弟子!」

屠元軍猙獰著臉龐,眼中凶光瘋狂閃爍,「這裡是鐵木崖,無論誰死在這裡,都別想追查出來!飛雲宗弟子又怎麼樣?敢和我們飛蛇會作對,都得死!!!」

靜。

現場所有人,全都瞪大眼睛,傻傻的看著陷入瘋狂的屠元軍。

不明白他哪來那麼大仇恨?

「沒錯。飛雲宗弟子而已,殺了又如何?」

寂靜中。

站在孫明權旁邊的那名臉上有一道刀疤的醜陋壯漢,瓮聲開口道,「只要把不想乾的人都殺了,誰會知道我們殺了飛雲宗弟子?」

一邊說著,把目光投到夏錢、柳青、王婧三人身上。

「對……對!」

劉大海深呼吸,眼中閃爍振奮光芒,病態般的大笑出聲,「哈哈哈,老子殺了那麼多人,還從沒殺過飛雲宗弟子呢!」


「不錯,殺了他,殺了他!」

「飛雲宗弟子殺起來也不知爽不爽?」

「哈哈,飛雲宗高高在上,今天終於有機會殺它一個弟子了。」

……

一群大漢被劉大海三人的對話,刺激的渾身熱血沸騰,嗷嗷怪叫。

本是有些忌憚的孫明權,被所有人這一叫喊。心中的恐懼,得以壓制。臉龐變扭曲,嘶聲吼道,「殺了他!哈哈哈,老子也有機會殺飛雲宗弟子了!」

「殺!」

「殺!」

「殺!」

一群人齊聲叫喊,氣勢如虹。

把柳青、夏錢、王婧三人,叫的面無血色,眼中滿是絕望。

「蕭弟弟,對……對不起,這次連累你了。」王婧哆嗦著嘴唇,看向蕭易,抱歉道。

夏錢一臉麻木,眼中沒有了半點焦距。

屠元軍竟然是飛蛇會的人?

他們一起生活大半年的隊長,居然是飛蛇會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錢似癲似狂,張嘴大笑。顯然承受不了,被人出賣的滋味。

「蕭……蕭兄弟,我……我對不起你。」

柳青顫聲開口,痛苦的閉上眼睛。


他後悔把蕭易拉進隊伍里來。如果由他一個人帶路,根本不會發生這種事!

劉大海實力並不怎麼樣,但孫明權可是巔峰武靈!臉上有道疤的醜陋壯漢,凶狗柴五,更是初級武宗!

加上半步武宗的屠元軍,以及一幫武師到武靈不等境界的手下。

他們幾個死定了!

死定了!!!

心中絕望,柳青聲音變顫抖。

「哈哈哈……我就喜歡看人臨死前的絕望表情。」


孫明權病態似的大笑出聲,一雙眼睛賊溜溜的轉動,似乎很滿意柳青三人表現。

不過。

當目光落在蕭易臉上時,瞳孔猛地一縮,低吼道,「小子,你這是什麼表情?」

蕭易面色古怪,沒有回答。

眼珠轉了轉,看向屠元軍,問道,「你為什麼那麼想殺我?如果沒記錯,我和你今天才第一次見面吧?」

「當然!」

屠元軍嘴角上翹,臉龐極度扭曲,咆哮吼道,「我們確實是第一次才見面,我那麼想殺你,只因我全家都是死於飛雲宗弟子之手!」

「從那一天起,我就發誓,但凡飛雲宗弟子,都要死!死!!死!!!」

屠元軍嘴巴大張,宛如受傷的野獸,嘶聲咆哮。

「原來如此。」

蕭易聽罷,理解的點了點頭。

「既然你明白,那就安心的去死吧。」屠元軍獰笑,手中元氣瘋狂運轉。

「別搶我的獵物,這傢伙是我的!」

孫明權哈哈大笑,抽出腰間佩劍,搶先沖向蕭易。

「你們都想我死,可惜死的是你們!」

蕭易咧嘴一笑。

元府運轉,四輪本命元環盤旋。

轟!——

… 虛空驟然炸響。

一股磅礴的天地威壓,憑空誕生。常年籠罩崖底的大片濃霧,倏然間消散開來,露出一個直徑達十米的巨大漩渦。

呼呼呼!

狂風席捲,元氣涌動。

蕭易挺拔而立,《風捲殘雲》運轉開來,頭頂上空無形大勢,轟然噴發。

只是頃刻間,便匯聚交織出了一張巨大的威壓漁網,將現場所有人給死死籠罩在了漩渦底下。

然後,一點點的逼近壓迫!

啪!啪!啪!

仿若江河絕提,倒灌傾瀉,瘋狂衝擊岸邊。在場眾人,尤其是孫明權等飛蛇會大漢,身體忽然爆發出一連串沉悶的破碎聲響。


那富有節奏的音調,猶似天籟一般,在密林里響起。

「啊!」

「我的手!我的腳!」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感覺身體要爆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