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傑與藍袍大漢,一同動身,欺向錢正。

高傑與藍袍大漢,一同動身,欺向錢正。

“自己注意。”

錢正丟下一句話,縱身迎去。

三人頓時纏戰在一起。

楊伯拿出了個小瓶,灑了一些粉末在手掌的傷口上,看着陳方目中,露出恨意。

魏良譏笑一聲,率先衝向陳方,同時道:“天焚國的強者,不過如此,希望你不要拖我的後腿!”

楊伯怒哼一聲,同樣衝了過去。 兩人罵歸罵,但交戰起來,還是有一定的配合。

飛出間,便是成左右兩邊,夾擊陳方。

陳方抽身而退。

兩人方向偏轉,欺近陳方,魏良祭出一把軟劍,噼啪間不斷點去,“飛星十色!”

楊伯雙掌揮動,掌心都是藍芒閃爍,拍向陳方,“藍影皇法!”

陳方不斷退去間,地魔皇劍速度飛快,在身前左右疾點,每點一下,便會出現數十道光點,頃刻之間,便是密密麻麻的,不下數千個光點浮現而出。

猶如夜晚之時,遙望天穹,那點點星辰一般。

魏良和楊伯兩人的攻擊,與那點點星辰,碰觸到一起,星辰不斷被消耗,瞬間消散一空。

但他兩人的攻擊,還是大幅度削弱,陳方隨手斬出一劍,將其徹底擊散。

兩人都是愣了一下,即便是在陳方手上吃過虧的楊伯,都是有些意外,兩人聯手之下,還不能傷到這小子?

魏良摸了摸下巴,道:“這小子,有點古怪啊!”

楊伯冷哼道:“怎麼?現在知道不簡單了?”

魏良瞥了他一眼,譏諷道:“我說古怪,有說他不簡單嗎?你自己慫,別拉着我好麼?”

楊伯道:“你說大話有一套,但不知,你的實力,是不是像你的嘴巴那麼得力!”

魏良嘴角露出譏諷,道:“廢物,還是上去先拿下那小子吧,回頭再好好收拾你!”

話罷,他再次衝向陳方。

在他心中,方纔自己不過使出五成的力量,陳方或許古怪,但也僅僅是古怪罷了。

楊伯眉頭一皺,陰冷的雙眼,掃了魏良了背影一眼,而後內斂起來,手中的攻擊再次醞釀而起,縱身擊向陳方。


他雙掌合一,擺動間往前一推,一道藍光衝了過去。

魏良手中的軟劍,再次不斷顫點,“飛星八色!”


陳方面不改色,急退間地魔皇劍依舊在身前疾點,很快密密麻麻的星辰,鋪天蓋地,轟向兩人。

這一次的星辰點光,比方纔那一劍,要多出數十倍。

這對目前的他來說,已經是非常費力。

星辰點光散去大半,但終將對方兩人的攻擊化去,餘下的,繼續轟了過去。

魏良軟劍一抖,浮現一層六色光幕,護在身前,星辰之光如雨滴拍打一般,啪嗒啪嗒落在其上。

光幕微微晃動,卻不見破損。

楊伯雙掌在身前一揮,一面水牆浮現而開,擋住星辰之光間,轟轟推動過去。

速度極快,一下閃到陳方跟前。

陳方急退間,只覺後方一陣寒意襲來,急忙頓下退勢。

那水牆一到陳方跟前,便是見楊伯掐動法訣,水牆散開間繞着陳方走了一圈,將其徹底困住。

楊伯瞥了那剛剛抵擋消耗完星辰之光,收起六色光幕的魏良,譏笑道:“道友,你的實力,好像沒有你的話大嘛!”

魏良哼了一聲,道:“你這水牢,困得住他嗎?還是我出手斬殺吧!”

他身體一動,卻被楊伯伸手攔住,魏良不悅道:“這是何意?”

名偵探柯南之緋色奇迹 :“若困不住,我拿出來作甚?道友且看着,在我的藍光水牢之下,他堅持不了多久。”

陳方在水牢之內,看不到外邊的景象,眼前所見都是一片藍色。

他發現自己體內的元力,正在往外流走,靜心感受了片刻,發現流走的元力,都是順進水牢之內,但水牢的威力,卻不見增加。

沉吟片刻,他便判斷出,自己流走的元力,正被施術者利用水牢這個媒介,進行吸收。

想來那楊伯,是想借自己恢復消耗的元力,又能拿下自己,可謂一舉兩得。

在接下來與魏良的爭奪中,也能佔據主動。

但這水牢,在陳方眼中,卻是破綻百出。

只見他雙目巡視,忽的長劍一抖,此進了水牢的某個位置,直接穿透而過。

此時眼前的這片水幕,在他的眼中,出現一條條的黑線,就如裂開了許多縫隙一般。

長劍順着其中的某條黑線,一劃而下。

而後一震,“啪”的一聲脆響,水牢破開一個大口,陳方縱身躍出。

殘缺的水幕,緩緩消散。

楊伯瞳孔一縮,不可置信道:“竟、竟然,破開了?”

這水幕延伸水牢,是他的一項了不得的神通,在以往戰鬥中,幾乎是無往不利。

每次被他困住的敵人,都會在裏邊越來越虛弱,而他自己在吸收了敵人的元力之後,越來越強,最終水幕收縮,在施以雷霆一擊,便可將敵人斬殺。

如眼前這般,被生生破開,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而且,看樣子,似乎是被找到破綻?

這得多麼敏銳細緻的洞察力?

而且,在那種情況之下,往往被困者會心中慌亂,哪能穩住心神,去那麼細緻的觀察?

這少年,還是個少年麼?

魏良也是怔了一下,心頭有些凝重,但表面上卻是譏笑道:“楊道友,你若是不行,可以回去,解決這小子我一人足矣!”

此時,他心裏已經打定主意,不再留手,全面發揮出自己修爲壓制的優勢,速戰速決!

陳方的戰鬥經驗,令他覺得有些可怕!

“這少年,至始至終,沒有絲毫慌亂,每次出手,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其戰鬥天賦,實在可怖!”

他心頭略有凝重,軟劍在手中揮舞,一道道顏色各異的光芒閃現,組成赤、橙、黃、綠、青、藍,六色光扇,飛射向陳方。


楊伯口中罵歸罵,也是沒有耽擱,手中的攻擊,緩緩醞釀而起。

陳方揮出一劍,側身避去。

卻不料,剛剛避開那六色光扇,楊伯與魏良兩人,似早有所料一般,非常默契的,欺向前來。

方纔那六色光扇,赫然只是個障眼法!

魏良軟劍一抖,又是一道六色光扇揮來。

楊伯手上藍光覆蓋,一掌拍出間,一個藍色手印,轟然拍向陳方。

陳方眉頭一皺,心頭有些詫異,卻是沒有慌亂,長劍疾點間,密密麻麻的星辰點光飛射而出,與此同時,他單手掐訣,嘴中輕喝,道:“星花怒放——爆!”

“砰轟!”

趁此機會,陳方縱身退出數十米,單手掐訣間,掌心猛地一拍劍柄底端,長劍帶起一陣破空之音,急速飛射而去!

此時星花怒放,連帶着藍色手印和六色光扇,引起的爆炸餘威,還沒有消散,那片空間,依舊是塵土飛揚,目不可視。


長劍猛地從塵煙中射出,楊伯面色微微一變,側身急避,只覺手臂一陣火辣,還是被劃出了一道傷口,濺射出點點殷紅。

魏良一怔,隨即察覺背後一股危險的氣息襲來,身體下意識往側方一閃,長劍從原地穿透而過,飛落回陳方手中。

魏良和楊伯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是看到其目中的一抹凝重,心中對陳方,開始徹底正視起來。

一開始,他們也只是認爲陳方手段衆多,且較爲狡猾,戰鬥經驗豐富,才讓得他們縷縷失手,甚至略吃小虧。

但方纔,在那種危急時刻,陳方還能那般冷靜,施展出這招星花怒放,其爆炸之力,直接破開他們兩人的攻擊,餘威更是直接蔓延至他們身上,雖說造不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一個天元境,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非常不易。

他們清楚,一些普通的天方境,都未必能做到這樣。

這些個種種,令得他們不得不重視。

魏良聲音陰沉,建議道:“這小子天生就是個戰鬥分子,其戰鬥天賦,令人驚駭。我建議,你我全力出手,以絕對的修爲優勢,正面碾壓於他!”

楊伯沉聲道:“我同意,在絕對的修爲壓制面前,一切的詭計,都是枉然!”

兩人達成共識,沒有半分耽擱,身體齊齊迸射而出。

魏良依舊是那把軟劍,舞動間發出噼啪噼啪之聲,同樣出現一道光扇,只是此時的光扇,卻是呈四種顏色,是爲赤、橙、黃、綠,四色光扇一現,便是轟向陳方。

“飛星四色!”

楊伯體內元力運轉,涌向掌心,猛地打出,喝道:“藍影皇法——掌!”

一道藍色的掌印,散發出微弱的光芒,拍向陳方。

陳方臉色有些凝重,長劍在身前疾點,點點星光再次鋪天蓋地,激射而去,“星花怒放!”

做完這些,他並沒有收手,而是長劍高舉而起,猛地一斬而下!

“劍斬紅塵——寒風!”

“呼——”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一陣狂風嗚咽之聲,便是隨之而來。

而伴隨着風聲的,是一股寒進靈魂裏的寒意。

那風,吹動間,不斷纏繞交融。

最終,化作一柄風之大劍,斬了過去!

沒有停止!

長劍再次舉起,斬下!

“劍斬紅塵——天雷!”

在寒風的嗚咽聲中,天空驟然雷鳴一聲炸響,而後傳出噼啪之聲,道道雷電閃現而出,急速蠕動間,匯聚成一柄雷之大劍,於風之大劍身後,轟轟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