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我也覺得,這井確實特別的厲害,不然他怎麼能困住這麼一條大的蟒蛇呢!”郝健故意,刻意的迴避了,井的位置。

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我也覺得,這井確實特別的厲害,不然他怎麼能困住這麼一條大的蟒蛇呢!”郝健故意,刻意的迴避了,井的位置。

他總不能告訴他這口井在自己腦子裏面,憑這些人的厲害,要是知道了這口井的位置,豈不是要把他腦子給撥開?

黑暗精靈@鬼夫大大,問道:“小子,我問你,這口井在哪裏?咱們做個交易,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就教你使用黑暗魔法,怎麼樣?”

鬼夫大大@黑暗精靈,回答:“哇這麼直白,雖然我喜歡直來直往,但是,黑暗魔法聽起來很黑的樣子,我已經長這麼黑了,不會還把我變得更黑吧!?”郝健用他的幽默機智回答了黑暗精靈。畢竟也是看過巴拉拉小魔仙的人,知道,什麼黑暗魔法之類的到最後都沒什麼好用。還不如修仙更靠譜咧。

畢竟修仙,總是要麼成仙,要麼成魔,要麼就又成仙又成魔,爽呆了。

太上老君@鬼夫大大,問道:“不要給他,黑暗魔法沒用,要不我教你學如何煉製丹藥吧?我可是天上,排行第一的頂級煉丹師,世界上,絕無僅有,只此一家。包你曾從一個廢柴成爲一個天級的煉丹師喔!還有,我可以送你很多,我煉製的丹藥哦。”

天上排行第一的頂級煉丹師?!太上老君?呀!難不成他就是天上那個白花鬍子的太上老君?!666呀!

貌似小說裏面說過太上老君煉的丹藥特別的值錢,我這是要發的節奏啊,要發的節奏啊!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此井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太上老君腹誹道:這口井來自我們天界?我怎麼不記得天界有這種會發光的井?

太上老君此時正在他的老窩裏,也就是太晨宮裏面,坐在雲朵沙發上,一邊用法術驅使着白鬚拂塵在一鼎大的煉丹爐裏面煉製丹藥,還一邊津津有味地盯着智能手錶的小屏幕,手錶小屏幕裏的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當然是看郝健他們那個火燒大蟒蛇的直播啦!

這麼一大口會發光的井,而且還具有靈氣,井裏面燃燒着熊熊大火,一條黃色大蟒已經被火烤得遍體凌傷已經夠慘了,結果吧,這些八卦的觀衆看熱鬧就算了,他們居然還變本加厲的傷害它,果然,妖孽就是妖孽,在三界之內是不受人歡迎的。

不過在太上老君的眼裏,這條黃色大蟒顯然修爲估計也有上百年了,爲何竟會困在這口發光的枯井裏面逃不出去,活活在這裏忍受這三昧真火的折磨。

這樣想來,肯定就是這口發光的枯井靈氣特別旺,顯然是口煉製丹藥的好爐鼎啊! 第1046章你的嘴中沒有一句是可以信的

北野庭院裡面北野檀心情很好,幫助陸司寒找到解藥以後,陸司寒一定可以記得自己的好,一定會將自己從北野庭院接回去。

看著時間,陸司寒現在應該已經抵達廢棄醫院,北野檀完全不需要再擔心什麼。

因為手臂的傷口隱隱作痛,北野檀準備上樓重新換藥。

只是在路過爺爺書房時候,北野檀聽到爺爺與黑川爺爺說話聲音。

北野檀處於好奇,站在門口開始偷聽起來。

「這次的辦法真好,他們不管怎麼樣都想不到所謂的廢棄醫院,不過就是一個幌子。」

「那個醫院裡面,處處都是機關,只要進去必死無疑。」

「到時候他們死在醫院裡面,錦都盛家照樣查不到我們身上,就說他們是在尋找松本莓的路上死的。」北野泊淡笑著說。

「北野君這次可是連家族成員都算計進去。」

「這兩個不懂事的,將他們培養成材的是北野家族,居然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

「都不想想是誰將他們養的這麼大的,是我這個爺爺的,他們想的什麼主意,怎麼可能隱瞞下去。」

「那個眼珠一轉,就知道他們是想沖我書房下手,說什麼賊,真是可笑。」

北野泊話音剛剛落下,書房突然打開,北野檀直接闖進書房裡面。

「爺爺怎麼可以這樣做?!」

「北野霧和我,可是您的親生孫子孫女,我們的幸福難道比不過一個外人安危嗎?!」

「怎麼你在外面偷聽,北野檀是誰給你的膽!」北野泊的計劃讓一個丫頭拆穿,北野泊開始有些氣急敗壞。

「爺爺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給你什麼解釋,真是一個蠢貨,現在什麼情況居然還是看不明白。」

「整整一個下午,在家裡休息,有沒有看到傅南初和顧凝凝,那兩個女人?」北野泊反問。

「這和她們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有關係,陸三就是在利用你的感情,從我這邊套取松本莓下落!」

「現在知道松本莓的下落,陸三立刻帶著全部人到醫院找松本莓!」

「這就意味著,只要找到松本莓,他們不會再回來!」北野泊提高音量怒吼道。

真不知道這個一向懂事的孫女,究竟什麼時候可以他的一片苦心。

北野霧聽到書房傳來爭吵聲音,連忙上樓查看情況。

聽到他們說的一切,北野霧感覺心臟漏掉一拍。

「什麼意思?廢棄醫院是個圈套?」

「沒錯,這次多虧是我思考周到,不然任由你們胡鬧,不知道要出多少的事。」北野泊冷冷的說。

北野檀感覺周身立刻都被抽空,無力的倒在地上。

一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陸司寒想要逃走,可是根本沒有想過帶她一起逃走。

而是任由她在北野庭院,接受爺爺懲罰。

就在一起僵住時候,北野霧反應過來,連忙朝外跑去。

他不在乎陸三,他不在乎雲暮的安全,可是顧凝凝還在裡面,那他不能不管。

曾經顧凝凝救他一次,那他必須過去救她一次,讓她平安出來。

北野霧趕到廢棄醫院時候已經是在傍晚,整個廢棄醫院,看起來是說不出的荒蕪。

北野霧想要進去,卻發現鐵門已經牢牢鎖住。

幸好北野霧來的時候考慮到這方面,所以買著斧頭,鋸子。

一下一下,北野霧自小嬌生慣養,感覺手中要起手泡,可是依舊不肯放棄。

整整二十分鐘,北野霧終於打開廢棄醫院鐵門,然後闖進醫院裡面。

醫院裡面,顧凝凝眼眶紅紅的抱著雲暮,而陸三與傅南初則守在一邊。

聽到腳步聲音,顧凝凝抬頭看去,看到北野霧的時候,顧凝凝真想直接劈死北野霧。

「北野霧,來這做什麼,來看看你們設計的機關,有沒有將我們射死,對嗎?」

「原本想著是我誤會,其實最後是你想認錯,告訴我們松本莓地址,可是還是假的!」

「北野霧,在你嘴中就沒有一句話是可以信的!」

「要是雲暮有點事情,就算賠上這條命,那我也要殺你!」顧凝凝語氣激動的說。

雖然嘴上說著以後和雲暮再沒關聯,但是喜歡這種事情,嘴上不說,眼神都能流露出來。

顧凝凝沒法真的做到不管雲暮,何況這次雲暮是因為自己受的傷。

「這個圈套是爺爺設計的,而我和檀真的不知情。」

「剛剛在庭院裡面知道真相,就立刻過來,想要帶你們出去。」北野霧手足無措的說。

「誰知道這次是不是還有什麼圈套!」

「凝凝,不要激動,北野霧說的應該是真的。」

「現在我們沒有半點反擊能力,北野霧想要殺死我們,簡直輕而易舉。」南初勸說道。

顧凝凝看向雲暮,再看向陸先生,他們的確都精疲力盡。

眼下所有希望都在北野霧的身上,就算心中不樂意,都只能求靠北野霧。

北野霧確定他們放下戒心以後,率先來到雲暮面前。

「你們應該都能走路,雲暮由他背他出去。」

北野霧用力,扶起雲暮時候,廢棄醫院外面進來一列警衛掏出手槍,對準北野霧。

「先生,是我們來遲,請您責罰。」

為首男子赫然是對陸司寒說的這話。

南初不解看向陸司寒,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來到R國時候一直非常低調,完全沒有帶警員過來。

而且剛剛他們困在廢棄醫院,沒有信號,根本沒法聯繫外界。

「抓住北野霧,送雲暮到醫院,剩下的與我一起前往北野庭院。」陸司寒冷冷的問。

這次讓北野泊這個老匹夫下套,陸司寒的心中始終憋著火,眼下終於可以發泄出來。

面對幾十把黑漆漆的槍口,北野霧完全沒有反抗原地。

同時北野霧的心中非常震驚,沒有想到陸三居然能在R國擁有這樣多的侍衛,可見這個陸三城府,背景相當可怕。

「剛剛看到有箭射出來,有沒有嚇到,身體有沒有不舒服?」安靜的車廂內,陸司寒的手放在南初的肚上,輕輕撫摸。

「沒事,只有你在,就一定可以保護我的。」

「只是司寒,這些都是怎麼回事?都是什麼時候準備的?」 竹馬鑲青梅 日照香爐生紫煙,太上老君躲在直播前,一口好井發光又發熱,引得衆人拍手叫呱呱。

於是,太上老君在他們神仙的微信羣裏,羣聊問道:“衆仙撩,你們是否聽說過我們聽見有一口會發光的井,就是那種金光燦燦的井,看起來特別的耀眼,炫目,特別的神奇?”

衆神曰:我們也不知道。難道世界上真有這種的井?

太上老君趕緊閉嘴,他可不想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老傢伙跟他搶這口神奇的井。

“沒沒,我問着玩兒呢!”太上老君剛打出這句話,馬上又撤回了,又發了一句過去,閃電俠啊!“剛纔被人盜號了!”

這簡直是666啊,這不就是像現在的有些明星一樣,什麼微博點贊手滑了,要麼就是被盜號了。總結一句就是敢做不敢當!

“切,不想告訴我們就不想告訴我嘛?還說什麼被盜號了,你當你是大明星碩?”太白金星,是直來直往的那種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毫不掩飾。

太白金星他之所以,對太上老君這種態度,還有一個原因。去年王母娘娘生日蟠桃盛會的時候,太白金星花費七七四十九天,好不容易煉製出一顆美容丹,結果誰知太上老君這老東西也同他一樣煉製了一顆超級美容丹,這算是送禮不僅撞禮了,而且人家的禮還比他更勝一籌,這就讓他鬱悶慘了!太上老君倒是出夠了風頭,他卻惹得王母娘娘很不開心,當天在瑤池旁的所有人,都有得蟠桃吃就他沒有,可把他氣慘了。

所以從此以後無論太上老君幹什麼,太白金星都會懟一懟他。

“我覺得既然太上老君這樣問到,一定有他的原因,說不定這世界上就有一口會發光的井!要是被我找到,那可就發了!”財神爺和土地公公一邊打着麻將,一邊說道。

這下子,太上老君露出了馬腳,趕快去找,郝健,尋那口井的下落了。

太上老君@鬼夫大大,期待而又極其羨慕地問道:“這裝備這屬性這靈氣,要是用來煉製丹藥肯定大發!要是老夫我也能有這樣一口會發光的井,該有多好啊!”

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呵呵,太上老哥,若是你真想煉製丹藥,咱直播結束後私聊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喲!”

太上老君@鬼夫大大:“太好了,兄弟,那咱說定了,不見不散噢。”

“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太上老君一激動就送給直播間主持人,送給鬼夫大大:十瓶超初級療傷丹藥,可用來療傷,練功,增進功力。魅力值+1000

“好的,還是太上老哥實在,你有心了。”郝健頓時心裏美滋滋的,天啊,這可是十瓶超初級療傷丹藥啊!受傷旋轉跳躍,我不害怕!心裏想的真美。

這時,甲殼蟲想辦法將,井底的溫度變成了恆溫,可以保持溫度特別低,讓冰一直不被融化。這下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好了,主人,我準備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表演了。”

“好,馬上準備進場,我打開結界,你們下去。”

天蓬元帥@鬼夫大大,發了三個色色的表情,迫不及待地問道:“三個小可愛咋還不上?!瓜子臉還是娃娃臉,我倒要看看有多可愛???”

天蓬元帥打賞給直播間:300朵玫瑰花!!!

鬼夫大大@全體成員:“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看客,接下來是我們直播的重頭戲,三個小可愛已經整裝待發,準備與大蟒蛇,我看好他們,同樣也看好大蟒蛇,你們呢!?”

“到底他們誰贏誰輸?到底是火燒大蟒蛇,還是火燒三個小可愛,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相信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耳朵當然也是雪亮的。”

美女的貼身武皇 “太好了!殺蛇了!殺蛇了!”八卦的羣衆熱議了起來。

“笑話,我堂堂的西海蛇王,豈會怕你們這種小人?”黃色大蟒一口鹽汽水就把火全都給熄滅了!

“哈哈,西海蛇王,你跑不掉了!”獨角獸驅使着一條牛鞭飛了過去,牛鞭狠狠抽在西海蛇王的身上,他才緩緩走了進去,縱身火場之中。

“不就是一條牛尾巴,有什麼好嘚瑟的!先打贏我再說。”西海蛇王在心裏對獨角獸豎着一箇中指,鄙視他。

“你的對手還有我呢!今兒給我非要凍死你不可,大懶蛇!看招!”甲殼蟲駝了一大桶冰塊下去,然後銜着一塊塊的又冷又堅硬的冰塊,向着西海蛇王的腦袋上砸去。叮,砸中一下就是一個包,叮叮,砸中幾下就是好幾個紅包。

“哈哈,雕蟲小技!”大蟒蛇仰天長嘯了一番,竟然對着,砸向他的冰塊,吐了好幾口毒蛇液。大蟒蛇的毒蛇液果然厲害,冰塊一觸碰到毒蛇液,就像觸碰到硫酸一樣,冒了幾串黑煙,很快就在空中咔嚓幾聲碎裂掉了。

“好傢伙,繼續看招!!!”一條哈士奇犬呈現在大家的面前,當然他的體積比較龐大,模樣比較可愛,兩顆小虎牙比較尖銳顯眼,深得觀衆的喜愛。

萌噠噠的哮天犬@鬼夫大大,問道:“哇,這條犬和我是同族?他是什麼品種的?!我怎麼從來沒見過?它怎麼長得這麼炫酷?”

哮天犬?!!難道就是二郎神的哮天犬?他居然對我家的哈巴感興趣,說實話,連郝健自己都不清楚哈巴到底屬於什麼種類的犬,郝健總不能胡亂謅一個名字吧?要不就說他是:“哈士奇?”

慢着,他居然說他,天界堂堂的哮天犬從來都沒見過這種犬,難道他們沒有見過人間的哈士奇?難不成就像小說裏面說的一樣,天界與人界的通道由於某種原因失聯了,所以,天上的神仙都不知道現在的人類,發展得如何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太好了!我想一想,我該怎樣取這個名字好呢?郝健對着手錶在偷笑。

鬼夫大大@萌噠噠的哮天犬,回道:“哮天犬兄弟,你不知道這條犬的類型是很正常的,它是一條比較稀有的中華田園犬,在這個世界上快絕種了,所以你沒見過,我索性這一生見過的也只有這一條了。” 第1047章R國拍賣會

南初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一切都像夢,他們是在R國,在這裡完全就是孤立無援,怎麼可能突然出現這樣多的警員保護他們。

「這次都是沈承的功勞,沈承早在幾年前,就在R國暗中部署一支警衛,就為不時之需。」

「早上時候,從北野檀那得知松本莓藏身地點以後,就將這件事情告訴沈承,沈承立刻安排無人機一同查看。」

「可能是從無人機當中看到我們遇險,所以立刻安排警員過來。」

「當時還覺得沈承這樣做就是杞人憂天,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天。」陸司寒感慨的說。

當初那個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手下,他的進步簡直超過他的想象。

陸司寒想,等回去以後,是不是該放沈承離開,依照沈承的本事,想要重新建立一個完全屬於他的商業帝國,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幾分鐘后,汽車抵達北野庭院。

幾名侍衛看到這些警員是沖他們而來,立刻想要上樓彙報老爺。

但是警員根本不給他們機會,直接拿槍抵著他們額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