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狼……它的眼角……它的眼角上……

魔狼……它的眼角……它的眼角上……

刀疤!果然,在它的面部上,有着一隻蜈蚣狀的刀疤,從左眼角開始,一直橫貫了整個鼻樑。

好傢伙,果然是它!

“船……”驚喜萬分的天賜,剛想要出聲呼喚船長的時候,猛然的注意到周圍的情景,反應過來,又趕緊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在這種時候,在這種地方……呵,想要認親的話,還是低調點的好。

當船長再次仰天長嘯想要發起新一輪攻擊的時候,一片漫天的黑幕,突然籠罩在了整個埃冬港的上空。

“怎麼了?!”

“這是怎麼回事?!”

“天啊,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不會吧,這隻魔獸還會施放暗黑天幕?!”

“魔物!這是魔界的魔物!”

“不要啊,我不想死!”

“……”

從光明到黑暗,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但是,那些圍攻士兵的士氣,卻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安靜,大家安靜!保持陣型,不要慌亂!”

“牧師,施放驅散法術!”

“法師,施放火法照明!”

……

當埃冬港的上空,重新出現了陽光之後,那些膽戰心驚的仍舊努力保持着包圍陣型的士兵們,卻面面相覷了起來。

雖然黑暗中短暫的混亂過,但是大家都沒有離開過自己的位置。可是,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現在,在他們廢了那麼大的力氣所包圍起來的地方上,空空如也……

“魔獸呢?”

“那隻魔獸呢?!”

“跑哪裏去了?”

“……”

沒有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除了,遠處那個慢慢消失的身影。 第三十章 再次偷渡


在埃冬港裏,足足遊蕩了大半個月,這個延龍帝國最大的港口,纔開始慢慢的恢復了以往的生氣。

儘管之前的魔獸摧毀了大片的建築,但是幸運的是,並沒有造成多少居民的傷亡。所以戰後的重建,在城主的大力支持下,進展飛速。

坐在最靠近港口的酒吧裏,望着窗外稀疏的行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在猛的灌上一口上好的麥酒同時,天賜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身邊的大布袋上。

“教你多少次了,做狗,要低調,你還,就是記不住!”

“嗚~~嗚~~”布袋裏,扭動了幾下後,隨即傳來了兩聲壓抑的嗚嗚聲,不過很快,沒過兩秒鐘,就被接下來的狼吞虎嚥聲所代替。

重生之韶華似酒 怎麼,冤枉你了?要不是你搞出這麼一檔子事來,我們會一直困在這裏走不掉?”

“嗚~~”

……

“哎……我說,老夥計啊,不是我講你,你的食量……也太大了點吧,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我們後天……”掂量掂量了手中的錢囊,天賜馬上改口道:“不,是明天,可就要沿街乞討去了啊……”


“算了,今遭有酒今遭醉吧!只是以後,這種有酒有肉的日子哎……”端起杯子,再次灌了一大口後,搖搖頭,望着手中的酒杯發呆了半天,忽然,天賜目露兇光的盯向了身邊的大布袋。

儘管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但是待在布袋裏的船長,卻猛然的打了個寒顫。

“嗚嗚~~”

“少給我裝可憐,從今天開始,每天晚上給我交五個……不,十個金幣的伙食費!”

“嗚~~嗚嗚~~”

“去哪裏弄?嗯,我想想……”

“嗚嗚~~嗚~~”

“那個要抓你的人?城主嗎?嗯,不錯,就是他了!”

……

當吃飽喝足的天賜,一手拎着大布袋,一手撫摩着自己滾圓的肚皮,慢慢悠悠的踱到門口的時候,酒吧的老闆忽然喊住了他,“嘿,小兄弟,今天我聽人說,好像後天城主大人會派出一支艦隊前往西摩伊斯大陸,記得你幾天前跟我說過,想要去那邊逛逛的吧?”

“啊?是的,是有這回事!”

“那你去跟城主大人說說啊,雖然不是什麼客船,但是城主大人一向很好心的,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況,我想他一定會同意帶你一程的!要是在這等商隊的船,就眼前的狀況,你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哦,我知道啦,謝謝你了,老闆!”跟熱心的老闆好好的道謝了一番,天賜拎着布袋離開了酒吧。

後天……後天啊,嘿,沒想到這個城主大人,還幹了一件好事呢!”

“船長啊,你說,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

“汪!汪!”

“你也這麼認爲?那你說,晚上去借旅費的時候,是不是要少借兩個金幣啊?”

“汪汪!汪!”

“什麼?太小氣了?!你這隻該死的貪吃狗!那你說要少借多少?我可先給你提個醒,如果路費不夠的話,以後就沒有肉,更沒有酒喝了!!”

“汪~~汪汪汪!”

“少借五個金幣?!嘿嘿,你還真夠大方的!不過,我再想問一句,今晚,你準備先借多少啊?”


“汪汪!!汪汪!!”

“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嘿,你這貪心的傢伙!別忘了,最後要留五個金幣下來!”

……

第二天,一直處於半封閉狀態下的埃冬港,果然開放了。望着港口上那些來來往往忙碌個不停的船員們,在鎖定了明天即將出航的船隻之後,天賜拎着隨身攜帶的大布袋,再次走進了酒吧的大門。

爲了慶祝明天的遠航,今天,可要好好的犒勞一下自己!

……

深夜的港口,依然忙碌非凡,艦隊的船員們仍舊在爲着明天的出行而做着最後的準備。隱藏在暗處,默默的觀察着這一切的天賜,趁着船員們中途短暫休息的空隙,帶着船長悄悄的溜了上去。

早已不是第一次當偷渡客了,憑藉着上一次的經驗,一人一狗,七拐八拐的就鑽到了最底層的貨艙。

當看到整個貨艙裏堆放的到處都是酒桶時,這一人一狗,足足呆滯了數秒鐘,隨後,回過神來的他們相互驚喜的對視了一眼,就馬上如同餓虎撲食般的飛撲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個酒桶,生怕……生怕對方將整艙的美酒,一下都搶光了似的。

……

遠航的旅程,是單調而且枯燥的。更何況, 重生影后嬌妻:江少,捧上天

沒有人,會喜歡這樣的行程。

不過,這一點,卻並不適用於天賜與船長這兩個傢伙,他們,是屬於例外的。

當遠洋的艦隊抵達西摩伊斯大陸的亞德利亞海港時,船員們個個都是激動萬分,在海上飄了足足一個多月啊,現在,終於要上岸了!

只是,同樣發現自己到達目的地的天賜與船長,卻詫異極了。

怎麼會?感覺還沒過幾天啊,怎麼這就到了?而且,最爲關鍵的是,這船艙裏的酒,還有很多桶沒喝掉啊!

……

шшш¸тTk Λn¸¢○

從海底潛上亞德利亞海港,站在陸地之上,還沒等天賜抒發一下自己重回故地的感慨呢,碼頭上,忽然傳來了一陣騷亂。

回頭望去,似乎是一艘剛剛靠岸的船隻,在搬運貨物下船時發生了什麼事情。

遠遠的看着那些指着一箱箱空酒桶爭吵着的船員們,天賜跟船長對視了一眼,趕緊鑽入來來往往的人羣中,落荒而逃。

……

走在亞德利亞的街道上,打量着眼前這個既熟悉又有很多陌生地方的城市,天賜的腦海中,不停的回憶着它以往的模樣。

變了,都變了,這一切,都改變的太多太多了……

哎,地變了,那人呢?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們,又改變了多少呢?

位於權利的最中心,他們,還能保留着多少當年的心境?

也許,是低頭思索問題想的太過入迷了吧,一直慢慢沿街行走着的天賜,差點迎面撞上了一個人。

停下腳步,擡起頭,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天賜愣住了。

“呵,果然……是你!”

“奈、奈羅?”一邊感受着對方熱情、真切的擁抱,天賜一邊不敢相信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奈羅,你……你怎麼會在這裏?而且還……”

“而且還光明正大的露面?”不等天賜說完,奈羅就笑着將他後面的話給說了出來。

“呵呵,我記得你以前一直在搞……呃,那種工作的,怎麼,現在不做了?”要知道奈羅可是那種專門刺探敵人情報的高手,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無所事事的出現在這裏?

“上次見面,已經是大半年前的事情了吧?”沒有回答天賜的問題,奈羅只是淡淡的笑着。

“啊,對!算算看,是有大半年的時間了!”

“有些事情,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走,我們找個地方好好敘敘?”

“行!就那裏吧!”伸手一指,天賜笑着說道:“我剛好想要去那裏懷懷舊呢!”

“酒吧?”看清楚天賜所指的地方後,奈羅再次笑了,“你啊,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 第三十一章 新的格局

亞德利亞海港的無名酒吧。

推開酒吧的大門,與那喧囂的吵鬧聲一起撲面而來的,是一股濃濃的酒香。深深的吸了兩口空氣之後,往裏面深入了幾步,天賜又趕緊的捏住了自己鼻子。因爲室內通風不暢的原因,空氣中,充塞着各種體味混合的氣息,這裏面,還不乏汗臭味、腋臭味,甚至是,腳臭味!

忍受着這些獨特的氣味,以及那瀰漫在半空中的嗆人煙草味,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天賜領着奈羅,穿越了一桌又一桌的酒鬼,終於在最裏面的角落裏,尋覓到了一個相對安靜些的座位。

坐下後,讓服務員端上四杯麥酒,二話不說,一口氣就灌下了整整兩大杯。喘了口氣,看着對面一臉驚訝的望着自己的奈羅,天賜不好意思的笑了,“嘿嘿,一個多月沒喝酒了,有點小饞……”

“如果我的情報沒有出錯的話,你應當是搭乘埃冬港城主的船隻回來的吧?”


“啊?哦,沒錯。哎,你不知道,我在那裏可是足足耗掉了大半個月的時間啊,不然,早就回來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