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羽將小瓷瓶接了下來,打開一看,正是五顆金玄丹。

鹿羽將小瓷瓶接了下來,打開一看,正是五顆金玄丹。

他淡淡的哼了一聲,他還以為天心上國多麼的財大氣粗,之前元康敢對他做出那樣的承諾。原來只知道裝模作樣,到頭來也就是給的出五顆金玄丹。

元康這人看起來就是一個卑鄙小人,兌現不了承諾就兌現不了,還說的那麼好聽,什麼剩下的丹藥以後給。時間一拖,這筆帳自然而然的就要賴掉去。

不過鹿羽也懶得揭穿元康的用意,說白了他壓根就沒將元康這種跳樑小丑放在心上。

反正這五顆金玄丹有聖玉幫助他吸收,他凝結出金身應該是夠了。

「告辭了。」

鹿羽便要離去。

「等等!」

元康忽然叫道,他頓了一頓,說道:「我再出三顆強靈丹,買下你剛才鍛造出來的靈器。」

元康看中了鹿羽手中的絕世靈器,他有了這絕世靈器,可以有新的用途。

「強靈丹?」

狐色生香 鹿羽眼睛一閃,強靈丹乃是四品丹藥,煉製材料眾多,非常珍稀,乃是一種幫忙拓展丹田,擴充經脈的丹藥。其實也是變相的幫忙提升修為。

重要的是,強靈丹真是針對小丹元境左右的武者有奇效。

元康也是看得准,看到他為金玄丹而來,知道他應該處在凝結金身的階段,所以特意許出了強靈丹來交換絕世靈器。

其實以鹿羽親手鍛造的絕世靈器的品質來看的話,三顆強靈丹肯定是夠不上絕世靈器的價值的。

但是鹿羽對這絕世靈器無所謂,畢竟他的王劍隨便恢復一下就不得了。而且強靈丹對於他目前這個境界正好需要。

「好,成交。」

鹿羽無比爽快的說道,這爽快的姿勢,讓元康微微有些意外。

畢竟元康也知道,三顆強靈丹怕是給的少了點。

他還正準備語帶威脅的多說兩句,誰想到鹿羽想都不想就將絕世靈器扔了過來。

竟似乎在鹿羽的眼中,這極品的絕世靈器壓根就不必在乎。

馬上進行了交換,鹿羽將絕世靈器扔給了元康,元康又擲了一個瓷瓶過來。

鹿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帶著五顆金玄丹回到了客棧,這次還附帶搞到了三顆強靈丹。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離去之後,元康便嚴令封鎖消息,不得將這次煉器比試的事情外傳。

這次煉器比試元康吃癟,豈能讓外人知道他這件醜事,影響他少國主的光輝形象。

好在這次來參加煉器比試的年輕一輩,絕大部分都是天心上國的青年俊彥。局面還在元康的控制之內,沒有人會冒著得罪少國主的危險,去亂嚼嘴根子。

只是這煉器比試卻是無論如何都進行不下去了,在鹿羽驚艷出手之後,所有人都被深深打擊了。

他們都不好意思再在中心演武場煉器了,因為一想到鹿羽的煉器手段,相比較起來,他們總覺得自己就像是鐵匠鋪打鐵的。

袁瀟看了看元康那陰沉的臉色,眼中閃過一抹異芒。

鹿羽可懶得去管別人,他在客棧中,已是開始吸收起金玄丹來。

他吸收丹藥用的是當年他天帝宮的絕學,可以最大限度的吸收丹藥中的能量。當初他吸收天玄丹,也是用這招。

「三元轉靈訣!」

鹿羽施展出了一門心訣。

如今施展出三元轉靈訣,體內的氣息頓時以一種神奇的方式來轉動。

如果有第二個人在旁邊的話,可以清晰的看到,鹿羽的四肢經脈中正同時有八條金色的氣流在運轉。

當將三元轉靈訣給演練到一個極致,鹿羽的一根指尖點了出去,壓在了第一顆的金玄丹上。

嗤!嗤!

婚後試愛 金玄丹上冒起著一層層的煙霧,能量正經過三元轉靈訣的引動,而進入到了鹿羽的體內。

與此同時,鹿羽開始催動丹田,凝結金身。

他們天帝宮有絕世秘法,在服用金玄丹的前提下,凝結金身有最快的捷徑。

要知道他的一百零八個弟子大部分都是他從小帶大的,一個個弟子之所以修鍊神速,除了都是絕世之姿之外,還因為天帝宮的諸多絕世秘法。 凝結金身,作為走向強者之途的重要一環,鹿羽更有著自己獨特的手段。他的那麼多弟子在凝結金身的過程中,就沒有超過三天時間的。

要知道,放在普通武者那裡,多少人半輩子都卡在凝結金身上。

如今鹿羽正是用這種方法來提升自己。

有了金玄丹,秘法完全可以施展出來了。

一場快速的提升之旅,強勢進行著。

唰!

自他的身體表面釋放出一層淡淡的光膜,這光膜一開始是白色的,但在不久之後就變成了金色的。

金光渙散,使得鹿羽看起來像是一尊金佛。

這是金身凝結的前兆,為了加快速度,鹿羽不斷催動著能量吸收。

一顆又一顆的金玄丹,被吸收進入到了鹿羽的身體中,最後統統都作用在金身上。

就是在當晚,鹿羽將五顆金玄丹給吸收光了,所有的能量助長了他的金身,他得到了一個新的跨越。

而在凝結成功金身之後,他正好可以直接衝擊小丹元境。

整個丹元境分作小丹元境,大丹元境,和后丹元境。對應的稱呼分別是尊者,尊主,人尊。

目前,鹿羽要做尊者!

說起來還真要感謝元康那無微不至的關懷,如今元康給出的三顆強靈丹,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鹿羽繼續施展三元轉靈訣。

吸收著強靈丹的能量,直接助長著丹田和經脈的提升。

一場新的跨越,又擺在了面前……

第三天,鹿羽閉關出來,便聽到一個事情已是在王都內傳的沸沸揚揚。

原來是青虹刀宗也來到了王都,因為人皇火山的事情。

青虹道宗的掌門大弟子雷天旋和元康少國主乃是好友,這次雷天旋到來,元康專門設宴招待了雷天旋。

在宴席中,元康拿出了自己親手打造的一柄靈器,請雷天旋一觀。頓時是驚艷眾生,震驚八方。

經過在場所有資深的煉器師鑒定,這柄靈器的品質乃是極品中的極品,竟是沒有一點的雜質。眾人都為元康少國主的煉器技藝而稱嘆。

隨後,元康在眾人的喝彩中,當場在這絕世靈器上鑲嵌起寶石,又創造了一個奇迹。

這件絕世靈器上,最終鑲嵌上了八顆力量寶石!

這件事情傳出來,頓時引發軒然大波,整個王都都沸騰了。而且可以想象,用不了多長的時間,整個星落域都會傳遍這個事迹。

元康少國主煉器天賦之強,簡直是匪夷所思!

誰能想到,一個人竟是可以煉製出一柄絕世靈器,可以鑲嵌足足八顆的寶石!這是一件當之無愧的絕世靈器。

一件靈器上最多可以鑲嵌六顆寶石,這乃是常識,元康煉製的這柄絕世靈器,打破了眾人認知的界限,所有人都為元康少國主的絕世煉器天賦而震驚。

這柄極品的絕世靈器,也註定成為整個星落域的神話!

現在,元康少國主的威望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本來元康少國主還有一些不好的名聲,但是在元康少國主那絕世煉器技藝的光芒照耀下,其他的一切都被掩蓋了。

無論在哪裡,都能聽到人們對元康少國主的讚歎。

「天才啊!元康少國主當真是不世出的煉器奇才!天心上國在他的帶領下,必將光芒萬丈!」

鹿羽走在王都的街道上,耳邊全部都是這種誇讚之聲。

「絕世靈器?」

鹿羽冷笑。

別人不知道這絕世靈器的來歷,他卻是再清楚不過的。

這絕世靈器明明是他鹿羽打造出來的,卻沒想到元康這麼無恥,居然好意思說是自己打造出來的。

他對元康的印象,真是越來越差了。天心上國的這個少國主,不僅心胸狹隘,而且虛榮到底。

他沒想到,一個人居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明明不是自己鍛造的靈器,居然也好意思在人前炫耀自己的煉器天賦。

鹿羽對於元康這種小人根本不屑一顧,根本懶得去揭穿元康。

反正他只是沖著人皇火山來的。

然而他不去找元康,元康的人卻主動來找到了他。

這天晚上,袁瀟敲響了他房間的門。

「你來這裡做什麼。」

鹿羽非常不待見袁瀟,他可不管袁瀟是不是什麼小侯爺,反正他對袁瀟沒有好感。

袁瀟小心的關上了房門,又跑到窗戶那邊四處探望了一下,確定周圍沒人聽得到,才安定下來。

他非常不客氣的直接坐在廳房的太師椅上,頤指氣使的說道:「鹿羽,我這次乃是代元康少國主而來。也算是你小子有榮幸,能讓元康少國主一直記掛著你。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讓你識時務一點,有些事情不要到處亂說。」

「你指的是絕世靈器的事情?」鹿羽皺眉說道。

元康還真是虛榮的要命,只怕他出去揭穿此事,還特意派了個袁瀟來警告他。

「看來你很識相,早早就知道要閉嘴。」

袁瀟哼了一聲,他忽然冷笑一聲,道:「鹿羽,我知道你有點背景,但是再大,也大不過元康少國主。元康少國主的真正身份,可不是你能想象的!如今元康少國主讓你閉嘴,你就老老實實的!」

這次他得到了元康的全力撐腰,根本就不怕鹿羽。他深知這次要給鹿羽這個外地人一個下馬威,才能好好嚇到人。

是以他馬上將臉一沉,喝斥道:「你如果敢出去亂說什麼絕世靈器不是元康少國主煉製的,我們將要了你的狗命!甚至還可能殃及到你的家族和宗門!你的煉器技藝這麼好,要是就這麼死在天心上國,可就太可惜了。」

袁瀟這番下馬威立完,發現鹿羽並沒有說話,只是沉默。

這讓他內心更加的得意,他就知道,鹿羽這個外地人不可能不害怕。他只要恐嚇威脅,就不信鹿羽不服軟。在他看來,他就算是直接給鹿羽一個耳光,鹿羽也不敢還手。

他繼續冷喝道:「先前在煉器比試時,你小子可是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真的要元康少國主的金玄丹,你可知道你本是犯下了死罪,我們可還沒找你算賬呢……」 袁瀟還沒有說完,忽然就見得鹿羽朝他衝來。

「你小子敢……」

袁瀟大怒,沒想到鹿羽這個外地人居然還敢對他不敬。

他便要出手攻擊鹿羽,這時鹿羽的身上忽然傳來一股無可匹敵的壓力,竟是將他牢牢鎖定,讓他難以動彈。

他大吃一驚,他可是前期尊者,堂堂小丹元境高手,居然在鹿羽這個化靈境武者的氣勢鎖定下,難以動彈。

這是什麼鬼!

袁瀟來不及多想,鹿羽已是將袁瀟整個身體隨手給拎了起來,就像是扔著垃圾一樣,直接從二樓的窗戶那裡給扔了出去。

砰!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啊 袁瀟的身體重重的摔倒在街道上,因為沒有任何防禦,袁瀟被摔了個七葷八素。

這個時候袁瀟才感覺壓制自己身體的那股感覺消失了,他掙扎著爬起來。

此時的他可謂是怒不可遏,他本來是專門來警告鹿羽的,誰想到讓鹿羽給直接扔了出來。

雖然說夜晚街道上沒人看到他狼狽的樣子,但他也是感到顏面盡失。

王都可是他的地盤啊!鹿羽這個外地人居然敢這麼囂張!

「鹿羽!老子要殺了你!」

袁瀟憤怒無比的叫道,他祭出了自己的六級靈器,指著窗戶那裡。

如果不是忌憚鹿羽的實力深不可測,他都直接衝進去了。

他不知不覺中運轉出了自己的絕靈劍法的心法,劍器上赫然有十道沸騰的劍氣凝結。

這絕靈劍法乃是他的招牌絕學,要是有熟悉他的人在場,看到他這般劍法,肯定要駭然不已。

絕靈劍法非同小可,可以一次性的凝結出十道沸騰的劍氣,每一道沸騰劍氣都有裂碑開山之力量。十道沸騰的劍氣疊加在一起,可將人碎屍萬段。

就算是身在敵群之中,也能強勢反擊。更不用說只針對一個敵人的情況下。

袁瀟實在感到太憋屈了,忍不住要施展出自己的絕靈劍法,衝上去和鹿羽一拼。

就算是鹿羽剛才鎖定氣勁的手段有些詭異,但是劍法較量乃是他的強項,他有沸騰劍氣在手,他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制住鹿羽的。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見得窗口那裡飛出一片碩大的白光。

這片白光璀璨到了極點,就像是烈日一般耀眼。

細細看來,這片白光原來是無數道的沸騰劍氣。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的人頭皮都發麻了。

隨便一看,也有幾百道之多!

「什麼!」

袁瀟差點沒被嚇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