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的石板,周圍都是光禿禿的老山。

黃色的石板,周圍都是光禿禿的老山。

黃泉路走出十米後,便可以看到一條小溪。這便是黃泉,金黃色的水,靜靜的流淌沒有水聲,但水中卻有暗流涌動。

我知道,這黃泉之中有黃泉怪魚。專門吞噬靠近黃泉水邊的生魂。

因爲我們在鬼門關領了馬匹,所以這會兒也沒時間欣賞風景,全都拍馬加速。

衆人雖然好奇,但也知道迅速趕到酆都纔是最終要的。因此,就算大家好奇,也都沒有人開口詢問。

幽幽黃泉,慢慢長路。也不知道有多少鬼魂,永遠的徘徊在這條黃泉路上。

鬼門關騎馬到酆都,預計時間是一天一夜,所以我們不得不加速急行。

終於在二十四小時之後,看到了巍峨連綿的陰山。

而陰山之下,便是冥界都城,酆都! 陰山依舊是那般巍峨,在這廣闊無邊的平原之上拔地而起。連綿不斷,也不知道有幾百萬公里。

酆都,地府都城。更是冥界要衝,城內住有數千萬的鬼魂,城牆更是如同山嶽。

酆都城外,流淌着一條黑水。水寬不下百丈,水中有不知名的陰間惡獸遊動。凡是不小心掉入水中的鬼魂,都會被水中的惡獸直接吃掉。

經過一天一夜的疾馳,我們這一百多人終於趕到了黑水河畔。

這黑水河是忘川河的之流,如今被用來當做護城河。

因爲地府這段時間戰事吃緊的緣故,所以酆都城門一直都處於關閉狀態。就算是來陰間登記報道的生魂,也全都只能經過酆都西城牆外的一個小門。

我們此刻站在黑水河畔,面對也不知道有多高的酆都城城門,就算揚起頭看,也看不到城頭。

老常見到這場景,被驚得一愣一愣的。只聽他扭頭望着我,然後開口問道:“炎子,這怎麼辦啊?這城牆這麼高?喊破喉嚨,城頭上的人也未必聽見。你說在這黑水之上有不可以飛行,我們怎麼過去啊?”

老常和其餘人都是第一次來酆都,以前雖然有耳聞,但此刻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我卻對着衆人笑了笑:“諸位不用擔心,這城牆雖高。但我們在這裏說話和一舉一動,上面都可以清楚的聽到和看到。我們只要說明來意,證明了身份,就可以進城了!”

說完,我也不浪費時間。對着那高達千丈的城頭便仰頭開口道:“我乃討魔大將軍李炎,速速開門,我要進城!”

隨着我的喊話,城頭之上當場便傳來了一個粗獷的聲音:“可有信物?”

聽到這兒,我直接拿出聖旨和官印,當場便舉過頭頂:“這乃大王聖旨,本將官印。”

我們是看不到城頭上的情況的,所以沒聽到上面回話之前。我就這麼舉着官印和聖旨。

就這樣,大約一分鐘後。上面終於傳來了一個聲音:“李將軍,你稍等片刻,我這就放下吊橋打開城門,放你們進來!”

聽到這裏,我才收回了官印和聖旨。同時對着城頭就是一拱手:“那就有勞了!”

話音剛落,一聲巨響傳來“咔嚓”,隨着這聲巨響的響起。有是接連的“咔咔”聲,好似齒輪在轉動一般。

隨着不斷的“咔咔”聲響起,酆都城門前的吊橋也開始緩緩的被降落而下。

這酆都城的吊橋可不是什麼木頭橋,而是一種特殊金屬,堅硬無比,比我們陽間的鋼還要硬。

隨着吊橋的緩緩下降,每個人的心也都忐忑不已。特別是姬無雙、夜狂笑這些青年。這酆都可是傳說中的地方,如今就有進入酆都城了,怎能不激動與興奮?

兩分鐘後,我們踏上了寬大的吊橋。而我們對面,就是酆都城北門城門。

城門高大異常,城頭上篆刻着酆都二個黑體大字,顯得很是扎眼。

衆人懷着忐忑的心,終於進入了城內。這裏的鬼兵可不像半步多的收城兵,它們不僅無力強大,見不像半步多的守城兵那麼傻逼。

此時,已經有一個鬼將帶着幾十個鬼兵來到了我們面前。

這個鬼將剛一上前,便對着我開口道:“末將酆都東門守城關,拜見大將軍!”

鬼將一邊開口,一邊對着我行禮。見人家如此有禮,我哪敢怠慢?急忙開口道:“將軍不必如此,我初來上任,需要迅速前往閻羅殿參見大王!”

“大將軍請,由末將爲你引路!”

“那就多謝了!”我一拱手,表示感謝。

隨着東門守城將軍給我們引路,隨我而來的半步多周將軍便提出了辭行。說他把我們送到這裏,已經算是完成了任務。現在要回半步多繼續擔任防護任務。

聽人家這麼說,我也在表示感謝後,同意。說來日定然請周將軍喝酒,周將軍官職本就不高。一聽我這個二品將軍要請他喝酒,異常的高興。

隨後,周將軍領着他的一百鬼兵再次出了酆都城,向着鬼門關方向去了。

而我們則在眼前的這個守門將軍的帶領下,走進了酆都城內。酆都城內依舊那般繁華,什麼賭場、KTV、香火館等等,反正和陽間的城市差不了多少。

但唯一的差別是,在這裏是有等級之分的。

酆都城很大,我們在城中騎馬都騎了幾個小時,然後才趕到閻羅殿。

來到閻羅殿前,守門的將軍也向我揖手告別。

我點了點頭,表示謝意之後,然後便帶着仙兒和老常等離開了這裏。

記得上次來這裏的時候,是我逃出陰山,自動來投案的時候。門口依舊是那兩頭不知名的怪獸,有毛有鱗,獠牙大角。它們如同以往一般,全都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只是在我們來到這裏時,其中一隻怪獸睜開了眼,瞄了我一眼。然後便閉上了眼睛,開始繼續睡覺。

因爲我知曉閻王的大殿在哪裏,所以我帶着衆人直接就走進了閻羅殿。

閻羅殿依舊如同往常一般,被押送的生魂不斷來往於此。

不過我剛一進入閻羅殿,便有一些小鬼認出了我。

“你快看,那、那好似是陰司判罰官李炎!”

“不對,聽說他好似被封了官,是什麼斬鬼將軍了!”

“李炎身後的那些人是誰啊?”

“誰知道呢!別說了,聽說上次有個兄弟被李炎差點打得魂飛魄散!”

“就是就是,李炎生性殘暴,聽說還喜歡吸食我們這種小鬼魂!”

我如此修爲,自然可以聽到這些紅皮小鬼的對話。但我也不加以理會,畢竟我也不是什麼陰司判罰官,什麼斬鬼將軍,我已經成爲了討魔大將軍。

與這些個小鬼叫真,還真是降低了我的檔次。

至此,我帶着衆人川過重重殿宇,直奔大王議事的閻羅殿。

不過剛走到一半,花笛前輩卻來到我的身旁:“小炎啊!聽說你師傅以前在這裏做過判官,那你知道哪些判官都在什麼地方就職嗎?我想過去看看!”

一聽這話,我當場就猜出了花笛前輩的心思。他肯定是想見金陽的師傅,我以前聽金陽說,他師傅好似在死後,也成爲了判官。

看來這花笛前輩都一百多歲的人了,還這麼癡情。雖然想幫她,但我的確不知道,所以我很遺憾的開口道:“花前輩,這地府的判官,大多都酆都西城。這裏雖然也有判官,都這閻羅殿樓宇重重,都是判官的就職的地方。”

花笛前輩聽我這般說道,好似有些沮喪。但也笑着開口道:“哦!我就問問。我們繼續趕路吧!”

聽到這裏,我點了點頭。繼續在前面帶路。

不過花笛剛一歸隊,便和蠱毒傲月的師傅,獨孤環掐了起來。一個罵對方是老賤人,一個罵對是老妖婦。

其餘人都是不知小到哪兒去的小輩,而且道行也不知道被甩開了多少。見到這場景,根本就不敢制止。

唯有龍老在哪兒挨個勸導,左邊一個環姐姐,右邊一個花姐姐。

這兩位前輩雖然吵架,但卻沒有動手,所以我也就放心了。

大約在這重重樓宇的閻羅殿中走了一個小時,我們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這裏是閻羅殿下方,望着如同天梯的臺階。我們全都停止了步伐,因爲我們再敢邁出一步,守衛這裏的鬼兵就會向我們動手。

我讓大家都在這裏等着,我獨自一人向前。

衆人見這裏是閻羅大殿,沒有人敢造次。花笛和獨孤環,也不在對罵,此刻也都安靜了下來。

“什麼人,再敢向前!格殺勿論!”一名鐵甲鬼兵當場拔出了腰間的長刀。

隨着他的這聲大吼,附近的所有鬼兵都向我們投來了滲人的目光,手皆按在刀柄之上。

我不敢怠慢,急忙開口:“末將討魔大將軍李炎,奉旨前來參拜大王!”

那鬼兵一聽我如此開口,面不改色。根本就沒有被我的官職給嚇到,而是繼續開口道:“可以信物!”

這一路上,我也不知道被查閱了多少次信物,看來地府已經把防禦級別提到了很到的級別。

查驗了信物之後,鬼兵這才向我拱了拱手:“李將軍稍後,容我去通報!”

接下來,那名對比轉身就向不知道有多少步的臺階跑去,而最上方便是閻羅大殿。

記得上次來這裏的時候,還被一隻紅皮小鬼敲詐了一番,給了那小鬼不少的銀子。

而這一次,我在也沒有看到那些小鬼在這周圍,有的只是一個個衣着鐵甲,手拿鋼刀的鬼兵。

大約過了十分鐘,一聲響亮的大吼忽然只閻羅大殿門口傳了下來:“大王有旨,宣討魔大將軍李炎覲見!”

一聽到這話,我當場便扭頭對着衆人開口道:“諸位前輩同道,你們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炎子你去吧,我們就在這裏等你!”老常興高采烈的說道,好似閻王見的是他,不是我一般。

但我也沒廢話,直接點了點頭。當場便走向了無數臺階之上的閻羅大殿! 閻羅大殿也不知道比紫禁城宏偉多少倍,閻羅大殿除了大氣磅礴以外,還顯得格*森。

因爲它的主色調是黑色,而且這裏的天空永遠的是灰色的,天空中的雲,也是灰黑色的雲。

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了好一會兒終於來到了閻羅大殿門口。

這是我第二次來這裏,所以覲見的規矩和禮節我都比較清楚。

我剛一走到門口,便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向前。而是站在門口整理了一下衣衫,表示莊重,然後直接跪倒在地,對着大殿之中高喊道:“末將李炎,覲見大王!”

隨着我的一聲大吼,屋內當場便傳出一個年輕的聲音:“宣!”

這個聲音我認識,這是陰間第一判官,崔判崔鈺的聲音。

聽到聲音之後,對在門口還跪拜了一次,然後才走進大殿之中。

二入豪門:前夫別逗我 大殿之中很安靜,也比較幽暗。大殿兩側佔滿了陰間的官員,有的衣着官服,有的衣着盔甲。

長相也是各不相同,有的如同牛頭馬面一般,獸頭或者獸身。也有的青面獠牙和惡鬼一般。

不僅如此,最讓我吃緊的,還是幾具穿着盔甲的骷髏。他們雙眼之中釋放着妖異的紅光,身體全都是骨骼,沒有一點點的血肉。

雖說有些驚訝,但一想到這裏就是傳說中的陰曹地府,那些遊魂野鬼,天下萬物最終的歸宿我又釋然了。

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我對面坐在高位之上的,便是十殿閻王中的一位。

上次來的時候,我跪見的是第五殿閻王,閻羅王。而這一次,我卻不知道高位上的是哪一位。

心中疑惑,但也覺得沒什麼。反正都是大王,一會兒叫大王準沒錯。

所以當我來到大殿中央位置的時候,當場便跪倒在地,便對着高位上的閻王行了一禮,同時口中喊道:“末將李炎,參見大王!”

“愛卿免禮!”一個沉悶的聲音在高位之上響起。

聽到這裏,我沒有立刻起身,而是再拜了一次:“多謝大王!”

說完,我才站了起來。如今距離近了一些,我纔開始仔細打量起眼前的閻王。

閻王很魁梧,一臉的絡腮鬍子。衣穿青色大長袍,這會兒瞪大了雙眼,目不轉睛的望着我。

此刻我與閻王四目相對,心中多少有些緊張,一時間也沒有說話。

正在這個時候,站在朝列最前排的紅衣催判卻在此刻對我開口道:“李將軍,大王乃十殿閻君中的秦廣大王。如今黑蓮來犯,我又得知你肉身已死,所以特意喚你下來,抵禦黑蓮!”

崔判在陰間的地位堪比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此時聽他這般開口。我當場便回過了神兒,然後我急忙對着崔判和閻王揖了揖手:“崔大人,秦廣大王。李炎與黑蓮不同戴天,我的肉身也是被黑蓮所殺,李炎願意親赴前線,與黑蓮一較高下!”

我慷慨激昂的開口,根本就沒有一絲膽怯的意思。

秦廣王聽我如此開口,猛的一拍作案“砰”的就是一聲悶響,然後更是振奮的開口道:“好!有膽氣,那本王就給你一個差事兒,不知道你敢不敢?”

我眼神一狠:“有何不敢?刀山火海,我李炎定當遵從!”

“哈哈哈!好!李將軍果真好魄力!”秦廣王異常的振奮,顯得很高興。

隨着秦廣王的大笑,大殿之中的其餘地府官員也都在這一刻紛紛誇讚:“少年英雄!”

“李將軍果真乃猛將也!”

“……”

這些官員開口還好,這會兒聽到他們紛紛誇讚,我感覺到了不妙。 半坡亭 這大王啥都沒說,就這麼問了我一句。我也就這麼答了一句,這些官員不至於這麼誇我啊?

想到這裏,我感覺不對。也許這些官員知道接下來閻王要說什麼,而且他們都不敢去。我此刻突然出現,他們這麼誇我,就是讓我下不來臺,必須接下這事兒,幫助他們消除一個危險的任務!

這個想法在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但只是這麼一瞬間的想法。卻不由的讓我感覺後背發寒!丫的不會讓我去送死吧?

心中這般想着,但此時正文上的秦廣王再次開口道:“李將軍你竟然有如此膽氣,本王賜你十萬兵馬,且命你爲先鋒。明日前往大荒原與大軍匯合,等待豹尾、鳥嘴二位陰帥趕到,就合力出擊,消滅黑蓮。”

如今聽到這話,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賜我十萬兵馬?還讓我做先鋒。這尼瑪是好事兒啊?

這會兒也懶得多想,當場便跪倒在地,當場大喝一聲:“謝大王恩典!”

拜謝恩典之後,秦廣王直接給了我兵符,同時讓我一會兒到東門校場,直接接管鬼兵。

我欣喜的接過兵符,顯得異常的高興。接下來,秦廣王還賜了我一把寶劍,說這把劍和我有些淵源。至於是和淵源,秦廣王沒有說,只是說這把劍叫做“霞雲”。

接過寶劍霞雲和兵符,我再次對着閻王拱了拱手,然後開口道:“大王,末將此次下界,還帶來了一些陽間正道人士。他們道行雖然不高,但接想抗戰黑蓮,有一顆除魔衛道之心!”

“哦?還有陽間的修士下界?”

“沒錯!他們都是爲了消滅黑蓮而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見上一見!”

秦廣王的話音落地,便有鬼差在大殿門口大喊道:“宣陽間正道人士覲見!”

隨着這聲大吼響起,大約五分鐘之後。仙兒、老常、龍老、獨孤傲月等全都出現在了大殿門口。

在行了三拜九叩之禮後,便來到了大殿中拜見閻王。

除了仙兒以外,就算是龍老這樣的前輩,此刻也都有些緊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