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姿晃悠了一下身體,拼命地想讓自己清晰一下的,可是不知道自己喝的酒到底酒精度是多少,怎麼有點醒不過來的架勢……她看到自己手裏的酒瓶,苦惱地放下了,看了也是白看,根本就看不懂洋文……“狄澈……”

黎姿晃悠了一下身體,拼命地想讓自己清晰一下的,可是不知道自己喝的酒到底酒精度是多少,怎麼有點醒不過來的架勢……她看到自己手裏的酒瓶,苦惱地放下了,看了也是白看,根本就看不懂洋文……“狄澈……”

接完電話出來的狄澈,看到握着酒杯呼呼大睡的黎姿……

他走過去,看到她居然把一瓶酒精度很高的紅酒喝掉了一半,是一口氣喝的嗎……

“黎姿?黎姿?”他用腳去踢她,試圖想把她喚醒。

可是,她已經呼呼大睡的遊雲周公去了……

狄澈沒好氣地看向她一臉美滋滋的睡容,嘴裏還呢喃着什麼,他俯下身,側耳去聽。

“狄澈……我們洞房吧……”

“……”狄澈再也忍不住地噴笑出聲

“狄澈,我們洞房吧……我不怕疼了……”什麼都不知道的黎姿繼續着她的心裏話。

狄澈坐到她的旁邊,把某人往牀中間推了推,像是打量一件稀罕寶物一樣地打量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打開她的腦袋瓜,看一下里邊的構造是怎樣的。

“狄澈,我可以……”

黎姿醒來的時候,看到了狄澈的臉靠的自己很近,巨大無比,嚇了一跳!不過巨大無比……也是那麼沒有缺陷,完美絕倫~

她還沒弄清楚自己是什麼狀況的時候,他的脣就落在了她的嘴巴上,像閃電一樣快捷,霸道極了。

黎姿的瞳孔放大了一下,然後迅速地收縮,狄澈的脣輕輕地扭轉,然後深入,他的手不安分地伸進了她的衣領裏,然後抓過了她的那個……

黎姿要尖叫出聲,狄澈好像知道她會如此似的,舌尖抵住了她的舌頭,用更深的力道,充滿了她所有的空間,他就像是一個極具有耐心的訓導師,循循善誘,讓她感受到男女交換的前奏那微妙的感覺。

高冷Boss的命定妻 她握過他的大手,呼吸聲由最先的雜亂無章,急促,到最後的隨着他的一壓一捏,一放一握,慢慢地起伏,頗有節奏。

黎姿漸漸地享受起他的這種愛撫,還有這種時而給予一點驚喜和驚嚇雙重的刺激~黎姿吟哦出聲。

狄澈在她最動情的時候,放開了她,略帶懲戒地看向她,“這是你欠我的,下次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便拿酒喝。”

黎姿這才意識到外邊的天已經亮了,難道自己醉了之後,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嗎?想到這裏,她忍不住咬脣,用手肘撐起自己的身體,看到狄澈起身,“下次沒有我的允許,不要做我沒有允許做的事情。”

“……”黎姿聽着這句頗爲饒舌的話,摸了摸有些疼的腦袋瓜,“那什麼是你不允許的事情啊?感覺好像挺多……”

狄澈走到書桌旁,對着筆記本電腦敲了一下回車鍵,只見旁邊的打印機就刷刷地開始工作,然後吐出了一張紙,兩張紙,呼,兩張紙……

狄澈把打印出來的東西遞給黎姿,“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黎姿看到第一張,上面幾個字:狄家規矩。

狄澈以爲拿到這些的黎姿會一臉苦悶,看着上邊幾百條家規的密密麻麻。

沒想到黎姿拿着這幾張紙,眼睛先是瞪的大大的,然後激動地站起來,滿眼放光地看向他,“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是狄家的人了?”

“……”

“哇–我黎姿是你狄澈家的人了–”

狄澈挑眉,怎麼居然是這個反應……“好好看吧。”

“恩恩,我一定好好看。”

黎姿感動地把狄家規矩條例放在自己的胸前,緊緊地抱着,看到狄澈要轉身,趕緊撲上去,在他的臉頰上大大地啄了一口,“謝謝你,狄澈–”

明明是限制她的種種行爲,她應該感到受到剝削和壓迫奮起反抗的,可是現在卻是對他滿腹的感激

果然,這株奇葩是非同凡響的。

狄澈無語地看向她,摸了摸自己臉頰上的口水,“我去集團了。”

“恩,好滴好滴。”

黎姿點頭,嘻嘻笑。

狄澈爲什麼會覺得這麼彆扭呢,他走出房門,在門口站了站,最後下了樓去,走到玻璃樓梯上的時候,聽到黎姿在房間裏的怪叫聲,有些後悔自己熬了通宵寫出來的狄家家規,還想說一大早能夠看到讓心情好一些的樣子。

結果,事與願違。

黎姿拿着牛奶,衝出去的時候,看到狄澈已經坐車離開了。

說再見,都來得及。

她拿出手機,打給狄澈。

狄澈看着手機一直在堅韌地響,然後屏幕上顯示的是她黎姿的名字。

他猶豫了好幾秒,這才按了接通鍵,“做什麼?”

“我就是想和你說一聲,再見,狄澈,今天要一天順利開心哦~”

狄澈關掉了電話。

看向前邊開車的小萬,在後視鏡裏意味深長的笑,皺眉道,“你笑什麼?”

“沒什麼,狄總。”

小萬收起笑容。

“……”是自己錯了嗎?弄了一個笑話在身旁,可是爲什麼,聽到她那樣犯傻地說那樣的話時,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溫暖。

沒錯,是溫暖。

儘管他確實很不想承認這件事情。

他摸着下巴,意味深長地看向窗外,看着外邊街道時,突然想到張遠揚說看到黎姿站在街上狂傻笑的事情,她會在想什麼傻笑呢?

人的想法總是最奇怪的,黎姿算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她拿着狄澈給的狄家家規,走到窗臺邊開始朗朗吟誦起來:

“第一條,不可以吃路邊攤或者是麻辣燙,總而言之,是路邊食品。”

“第二條,不可以總是傻笑,特別是在路邊。”

“第三條……”

這時,外邊於媽在敲門,黎姿放下手裏的東西,“進來。”

於媽打開門,恭敬地說道,“黎小姐,有外找。”

“外找嗎?”黎姿怔了怔,要知道,她除了林琳,好像也沒有誰可以被找了,而且林琳根本就不知道她住的具體地址。 黎姿下了樓,就看到了張遠揚站在門口,雙手插着口袋,一臉輕鬆的笑容。

“張遠揚?”

“嘿,黎姿。”

張遠揚擡頭,看到黎姿從玻璃階梯上蹭蹭地下了來,溫柔地笑,“在做什麼?”

“哦,我在……背書。”

黎姿把狄家家規往身後挪了挪,“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既然你是狄澈的遠房表妹,我看狄澈很忙,也沒空帶你多走動走動,就想說我現在沒什麼事,噹噹你的免費導遊唄~”張遠揚聳聳肩。

“哦,這樣啊……”黎姿笑眯眯地回身,翻看了一下狄家家規,迅速地掃描到了第十五條,就是–

不可以隨便和異性出去,或者是和異性單獨呆在一起。

瞄到這裏,黎姿回過身看張遠揚的目光有些猶豫,“謝謝你的好意,但是呢……我可能有些不太方便。”

張遠揚好整以暇地打量她,“爲什麼不方便?”

“因爲那個……我有事。”

黎姿想了想道,“對,我要去上班。”

“今天是星期日。”

“……是哦……”黎姿吃力地咧了咧嘴,“那容我打個電話哈。”

“請便。”

張遠揚笑了笑,看到狄澈離開後,他就對這個遠房表妹十分地好奇,在白色別墅裏,她一個人待着會做什麼呢?會不會無聊到像那天在街頭傻笑呢?帶着各種各樣的好奇心,他敲開了她的門。

黎姿打通了狄澈的電話,殊不知狄澈剛到集團,準備開會,一邊看着她的來電顯示,一邊走進會議廳。

“什麼事。”

“鄰居張遠揚要給我當導遊,帶我出去玩。

可是狄家家規的第十五條你說不可以隨便和異性出去,或者是和異性單獨呆在一起,除非要向你事先報備,所以打了這通電話給你。”

黎姿一口氣地說完,中間連一個標點符號的停頓都沒有。

“……”狄澈挑眉,張遠揚?這個傢伙到底是想幹嗎,幾次三番地表現出對黎姿的好奇和感興趣。

“他現在人在哪裏?”

“就在樓下。”

黎姿說這話的時候,往樓下瞥了瞥,張遠揚坐在沙發上不緊不慢地喝着於媽給泡的英式紅茶。

狄澈捏了捏鼻張,“你去吧。”

“可以嗎?”黎姿瞪大眼睛。

“恩,不過晚飯之前必須回來。”

狄澈囑咐道。

“好,我知道了。”

黎姿小雞啄米地點頭,輕輕地對着手機裏的狄澈,吻了一下,“狄澈,你真好。”

說了那麼多條的不可以,其實狄澈也沒有那麼霸道不是嗎?黎姿笑着把手機丟進口袋,推開房間門去換衣服。

她根本就不知道,狄澈之所以會同意,是因爲張遠揚這個傢伙,他太瞭解了,如果熱情地打擊,不讓她去的話,就更表明了他的猜測,他雖然不是什麼大嘴巴,八卦帝,可是被他知道了這其中的真相的話。

保不準會拿來作爲威脅他的手段。

南風有信 這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狄澈看着手裏的定位系統,看到黎姿隨着張遠揚出了別墅小區。

小萬輕聲地提醒,“狄總,該開會了。”

黎姿根本就是a市土生土長的妹子,所以對於a市哪裏好玩,哪裏不好玩,哪裏有好吃的東西,哪裏最熱鬧之類的全部都知道,根本不需要張遠揚來介紹,相反的張遠揚有有些地方還給介紹錯了呢。

可是她不能說,因爲她對張遠揚說她是從外地來的,所以只能表現出開心好奇的樣子,聽到他的介紹和導遊,還要時不時地做出拍手叫好的樣子。

張遠揚帶黎姿來到咖啡廳坐下休息的時候,黎姿喝着冰鎮的果汁,笑道,“謝謝你,帶我去了這麼多好玩的地方。”

“其實我也不是很內行的。”

張遠揚笑。

“不會啊。”

黎姿沒懂他話裏的意思。

“我是剛從國外回來的,在a市只待了小半年。”

張遠揚說道。

原來是從國外回來的,怪不得有些地方會說錯,果然不是土生土長的a市人。

黎姿暗地裏紓解,攪拌了一下杯裏的冰塊,“國外嗎?哦,對,我之前看過報道,你的父親說你還在波士頓進修。”

“其實我回來了有小半年了,但是怕狗仔們得到消息大做文章,說什麼我回來接班了,我父親要早退了之類的,所以就一直說我在國外。

只有圈裏幾個要好的知道我回來了。”

張遠揚解釋道。

黎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不過~“你和狄澈很要好嗎?”

“恩。

我和他是大學同學。”

張遠揚微眯起眼睛,“狄澈沒告訴你?”

“哦……”黎姿眨巴了一下眼睛,大笑,“不是啦,你也知道狄澈這個人啊,他不太喜歡和別人說這些事情的,所以我雖然,雖然是他的遠房表妹,但是對於他的事情知道的可能還沒有你多呢。

哈哈哈哈……”

看着某人說話漏洞百出還拼命裝出鎮定的樣子,張遠揚抿嘴笑,真有意思。

“恩,你說的也對,你想知道他什麼事,我都可以告訴你的。”

黎姿嚥了咽口水,“真的嗎?”

“當然。”

“他喜歡吃什麼呢?”

“恩,讓我想想,他一般喜歡吃五分熟的牛排,外加一杯紅酒。”

“那他平時喜歡喝的咖啡是?”

“哦,他不喜歡喝咖啡,他喜歡喝的其實是紅酒。”

“紅酒嗎?那他都不會喝醉嗎?”

“不會,你知道的,我們這些做頭腦生意的人,需要的是每時每刻的情形,而酒精可以讓人醉,也可以……讓他清醒。”

“哦,這樣。

那……他平時最討厭的事情是什麼呢?”

“女人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