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荒很快就回到了紅葉谷,眼下他並沒有什麼事去做。

黎荒很快就回到了紅葉谷,眼下他並沒有什麼事去做。

中間倒是去了靈曲谷一趟,感覺到那裡隱藏的十多股他還無法完全看透的氣息后便悄然的退走了。



「大6奇異錄?」

紅葉谷的一間藏書閣內,黎荒正在那裡尋找一些典籍——在紅陌雨的帶領下,這個極好古文軼事的怪才「禾勿」可以毫無限制的進出紅葉谷的一些藏書閣。

「已經三個月了,即使是紅葉谷這樣一個龐大的古勢力也沒有兩魂一體的記載嗎?」

黎荒自語,心中有些無奈。

如今他對自己身體的情況依舊沒有絲毫了解,這是一個定時炸彈,讓黎荒一直憂心忡忡。

只是黎荒並不知曉,他的情況並非無人可知,是他並沒有達到可以知曉兩魂一體的境界。

「如果能碰到當年那個老人,也許就能問出些什麼,只可惜了…」

如今隨著實力的提升,黎荒越的感覺到當年為他和司徒淼化除心中魔xìng的老者的恐怖,他至少是返璞以上的境界。

只是那樣的高手能遇見便是一種機緣,不是想見就能見到的,就拿他自己來說,這麼多年來除了那位老者黎荒還見過並知道的,也只有羽力這樣一個半殘的無限接近返璞境界老妖怪。


「也罷,一切都不可強求。」

黎荒放下手中的古籍,略微估計下時間便出去了。




紅葉輪迴,生死相依。生,必有一死;死,方有新生。

誰都逃不過生死輪迴。

只是。

生,有輝煌壯麗、豐功偉績被眾生瞻矚,或貪功戀勢、迷失紅塵為他相而惑;死,有絢爛光榮、道義感天被世人銘記,或黯然退場、空留余恨被天下遺忘。

活著,究竟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點——活著,是為了快樂,為了沒有遺憾。

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本心。

人xìng本善。

只要牢牢的守住自己的本心,那人的一生既能活的開心,又不會有所遺憾。

「本心,沒有遺憾。」

一片古林里,漫天飛舞著花火;地上,一層枯敗的落葉,像極了一個人的一場絢麗盛世。

古林內,一道身影久久地佇立在那裡。

時光對武者來說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有時候會覺得它很慢,有時候又會覺得是那麼的快。

一年的光yīn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但對黎荒來說,一直靜心的待在這紅葉谷瀏覽古籍或感悟一種生命的道韻就顯得是那麼短,彷彿雙眼開闔間便過去了。

這一年來黎荒的境界並沒有提升,倒是心境有了很大的改變。這一年裡黎荒並沒有去追求自身的力量,而是更在意自己的心xìng。

「禾大儒果然不凡,這等氣韻合天地之道,流淌自然。」

「可惜大儒不喜武道,否則一定是一位驚世之人,想必大儒已經看破天地之間的某種至理了。」

「是啊,要是有幸能得大儒一文,定會是我的一場大機緣。」

紅葉谷內,許多的長老每每見到「禾勿」都會有一陣陣的讚歎。

不僅僅是他們,就算是偶爾回到紅葉谷內的那些未來的王者們再度見到黎荒時,也現他身上多出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

自然中帶著一絲不凡,不凡中又透出一種自然。

「喲,我們禾大儒這一年收穫不小嘛!真有聖賢風采,只是小的不比禾大賢者,我一心迷戀紅塵,為俗世所擾,不知您何時能給小的嘔心瀝血寫出一篇驚世之文,好讓我能勘破自然大道從此一飛衝天舉世無敵呢?」

李映之極度誇張的說道。

「禾大賢者,我等都是俗人啊,如今正逢大世,各路隱世高手都以出世,我與油條都數次被人以大欺小。禾大賢者,你可得幫我們做主啊!」

納蘭翠蚺魅惑眾生,一言一行都似乎能勾人心魂,但卻是一個很有原則的女人。

這幾年納蘭翠蚺與游泗迢之間的關係更進,都差不多到了你儂我儂的地步,游泗迢更是稱等他建起一番大業后便要迎娶她。

這些大6未來的主角只是在紅葉谷逗留一番便離去了,只是偶爾順道過來與黎荒司徒淼等人相聚一番罷了。

這一年來,每個人的收穫都是巨大的,黎荒可以感覺的到。

不說紅陌雨、司徒淼這兩個年輕至尊隨時都有可能步入絕代高手之列,就是伍寅、崖龍這些其他人也一個個氣息內斂,偶然間會有浩瀚磅礴的威勢顯現,很顯然他們距離化龍二重天也不會太遠。

這些年輕人年紀最大的也只有司徒淼,但僅僅二十五歲罷了。

而上一代的那些王者們,在這個年紀是還都一個個的剛剛步入化龍一重天,而眼下這些年輕人都已經在準備衝擊神芒融體之境了,從這點也能看出這一代年輕人的恐怖。

「已經差不多一年了,我要出去一趟,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黎荒向司徒淼騰柄幾人打了個招呼便離去了。

九陽城。

「黎荒,終於等到你了。」

剛一入江魄的密室,黎荒便聽到這樣的一句話,而後就是兩位氣息深不可測的老者迎了上來。

這兩個都是真正的絕代高手,即使是在妖魔宮內也有著很高的地位。

他們見到黎荒並沒有行禮,想來對黎荒所謂「聖使」的身份也真正的了解。

「你應該就是那夜出手救我的那位死神的高手吧?」

感覺到眼前二人中那個有些熟悉的氣息,黎荒問道,同時向二人抱拳過禮。

這二人應該都是當年與自己祖師公黎人狂有關係的人,黎荒對他們還是心存一些好感的。

「不錯,就是我。李凡波,這位是煊鵬長老。」

李凡波為黎荒介紹道。

而是便是一陣唏噓:「唉,黎荒,渭城一戰後你足足消失了三年,讓我好找啊!這幾年你身份暴露,我都不敢把尋你這件事告訴下面那些人,只能這麼一直乾等,倒是急壞老夫了。今年得知你的消息后我便一直待在這裡,今rì總算把你等來了。」

「李前輩,四年前你說和我有事相商,是不是關於我的祖師公的?你們應該都很清楚我的真正身份,我想知道五十幾年前妖魔宮那一戰到底如何?我的祖師公現在怎麼樣?」


黎荒沒有理會李凡波一開始的啰嗦話,而是向他連問自己最關心的幾個問題。

「咳咳,不錯,上次找你是奉了太上長老和大長老的命令。」

李凡波似乎有些尷尬,乾咳了幾聲道。


「大長老?我祖師公不是二長老嗎?」

黎荒有些疑惑。

「呵呵,那已經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現在黎長老是妖魔宮的大長老,而太上長老自然是第九十六代宮主妖亂。」

李凡波接著道。

「唉,當年妖魔宮兩大派系之戰,波及範圍之廣讓人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后怕。當年第九十六代宮主妖亂因痛失愛女避世不出讓妖魔宮陷入了戰亂,六祀十二殿三十六堂無數高手都卷了進去,如果不是二十一年前年前老宮主出面,估計這一戰現在還在打。三十七年啊,那一戰足足打了三十七年!宮內高手死傷無數,許多年輕一輩的好苗子也都在那一戰中死去了。如今儘管展了二十年,但妖尊大6上依然有很大一片地域一片荒涼。當年那一戰大長老幾度重傷,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因此一直沒能前去尋找你的父親荒妖,也就是黎袁。可等到大長老有時間回去尋你們時卻誰也沒找到。後來南域幾個小勢力彙報情報說曾遇見過聖使,太上長老與大長老立馬想到那就是他們要尋找的人,這才遣我暗中尋你。」

「黎荒,你是太上長老唯一的重孫,是他唯一的親人,也是大長老最親的人。在得知你雙親意外死亡后他們都一直活在愧疚自責之中。他們現在很想你,希望你可以回去,那裡才是你真正的家。」 ()「和我想的一樣,不過祖師公無事便好。李前輩,你回去告訴我祖師公,等我有時間一定會去看望他,這次來我也想知道如何回妖魔宮找我祖師公。」

黎荒想要將自己的事做完以後再回妖魔宮。

一方面是回去見見那位一直寵愛他祖母的黎人狂,另一方面,則是想通過這個從未見過但卻沒來由相信的黎人狂了解他身體的秘密。

至於他的曾外祖父,雖然並無好感,但於情於禮都該去看看,無論他曾經做過什麼,而且黎荒覺得他也是一個可憐人。

「黎荒,我知道你想為你的青梅,為你的養父報仇,可是要知道你現在被古神追殺令追殺,你如何能出的了手?而且太上長老與大長老都很擔心你,你要慎重而行啊!」

另一位絕代高手煊鵬勸道。

「我自有我的辦法,何況這一年我不是一直相安無事嗎?你們只管告訴我如何回妖尊大6就好。」

「你可不要小看古神追殺令,它會讓你上天入地都無門的。不如先回去,太上長老功參造化,一定有辦法幫你躲過古神追殺令,大長老地位尊崇,一聲令下就是衍皇宗也不得不給幾分薄面,再加上你的實力不凡,若是回到妖魔宮就一定是真正的聖子,到時有我妖魔宮作為你的後盾再報仇豈不是更好?」

李凡波也勸阻道。

「你們不用勸我,一切我自有分寸,告訴我如何去妖尊大6。」

黎荒堅持道。

「可是..」

李凡波還想再說什麼,卻被黎荒打斷了。

「不用什麼可是的,我主意已定,除非你們現在能將我綁回去。我說過,我自有辦法。等我的事一了自然會回妖尊大6,這個時間不會太久。」

黎荒有些不耐煩道。

眼前這兩個人不像是世人敬仰尊崇的絕代高手,反而像是一個阿婆。

「唉,也罷,希望你能早點回去。到時候你去北坡之域的北極之城,而後沿著極北的方向穿越一片冰原。穿越了冰原你就會現有些小城古鎮,其中有一個叫冰城。那裡有『死神』的分部,我就在那裡等你。」

李凡波嘆了嘆氣,知道自己無法勸下黎荒,只得同意了他的做法。

「我知道了。如果沒有其它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黎荒點點頭,道出離去之意。

「動手的時候小心點,古神追殺令感應的範圍在十里之內,但你最好在方圓二十里都無人的地方動手,事後三天內也不要被別人找到你動手的地點。」

李凡波無奈道,同時告訴黎荒一些他需要注意的細節。

「多謝兩位長老。」

黎荒抱拳一謝,而後離開了密室。



「江魄,你做的很不錯,這是赤煉玉,是打造武器的絕佳材料,你拿去吧!」

黎荒看著手中那兩本詳細的情報書點點頭,扔下一塊有價無市的煉器材料便離去了。

紅葉谷。

「給你這個。」

司徒淼的卧室內,黎荒遞給他一本小冊。

「難怪世人一心追逐名勢,你的一句話,比我十幾年的查探還有效果。你先回去看看,找出哪些人當殺,三天後我們再商量如何動手的事。」

接過黎荒給的小冊子,司徒淼略微翻了翻嘆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