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戰士蓋伊嘴角露出冷酷的笑意,招呼飛機駕駛員撤退,既然已經知道了倖存者的坐標,就不用再擔心什麼。

黑暗戰士蓋伊嘴角露出冷酷的笑意,招呼飛機駕駛員撤退,既然已經知道了倖存者的坐標,就不用再擔心什麼。

……

清晨,沙灘上陽光明媚,不斷有海鳥在附近起落。


火堆已經熄滅,兩道赤條的身子,躺在一旁,直到海面上起風,海浪拍擊岩石的聲音在耳畔迴旋,才把兩人吵醒。

楊迪睜開眼皮,看到懷裡的這道豐腴身體,瞬間有些目光獃滯,怎麼會這樣?

一旁的沙地上,還有一小攤殷紅的血跡,在城管中,格外刺目,像是無聲訴說著昨晚發生的一切。

在他低頭的時候,猛地發現,懷裡的美人,也是已經醒來了,頓時身子打了個激靈。

這女人從來都是她欺負別人,現在發生了這種荒唐事,她不會要跟自己拚命吧?

「臭小子,你那什麼眼神,就跟你吃了大虧一樣。」狄波有些惱火,但不是氣昨晚的事兒。

「沒,呵呵……」楊迪眼巴巴的乾笑,這種事怎麼可能會是自己吃虧,他現在是在頭疼如何善後。

像這種驕傲能幹的女人,可不是那麼容易擺平的。

然而狄波卻是淡淡道:「好了,緊張什麼,昨天晚上的事兒,我記得很清楚,跟你沒關係。」

這口氣讓楊迪突然有種一ye情的味道,瞬間凌亂了,不過這女人如此善解人意,反而讓楊迪有些不好意思。

兩人默默穿好了衣服,好半天都沒說話。 狄波的臉色,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冷靜的出奇,這讓楊迪心裡一陣打鼓。

楊迪想說點什麼表示一下,可躊躇了半天,一些話,愣是說不出口。

如今自己身邊是什麼情況,楊迪自然清楚的很,那種話說出來,未必能討好,甚至可能適得其反。

「就當這是一個意外好了,反正我昨晚感覺很好,也不算吃虧。」沉默半響,狄波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楊迪險些被噎死,不愧是特戰隊的老大啊,彪悍的一塌糊塗,那種話說得絲毫不顯忸怩。


可是如此一來,愈發像一夜qing了,如果是陌生的女人,楊迪不會如此棘手,可現在,就算狄波不怪自己,他也莫名的覺得有些愧疚。

「你有什麼想法,隨時可以跟我說。」醞釀了好一會兒,楊迪才想出這麼一番話來,覺得這樣說,比較合適一些。

「嗯。」狄波輕輕點頭,「這件事,你別自己傻不拉幾的跟小姐說,男人誠實是好事,但笨那種地步,就沒救了。」

「哦。」楊迪想想也是,現在兩個人,都很混亂,那樣會讓事情愈發複雜。

「應該是藥劑出了問題,看來我在這方面,還是太嫩了點。」

狄波顯然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人,眼看氣氛這麼尷尬,她也沒指望某人,自己就轉移了話題。

事實上,這個問題是,也是讓狄波有點哭笑不得,昨晚的事兒,如果歸根結底的想,貌似是她惹出來的。

如果不是自己提議用藥劑療傷,並且在藥劑使用上,出現了某種紕漏,不至於會讓兩個人淪陷。


「嗯,我想也是,但這不怪你。」楊迪下意識的點頭,可話剛脫口,立馬意識到自己秀逗了,這種話說出來不是找抽么?

果然,狄波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沒好氣道:「就算我犯了個錯,但最終的結果,也是讓你這傢伙佔了便宜,以本小姐的姿色跟你做ai,難不成你還不樂意?」

「呵呵。」楊迪老臉尷尬,姐姐,別說的這麼直白好不好?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鬧了個大烏龍,但本小姐總算沒挑錯葯,現在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了,而且感覺很有活力,米諾大師的藥劑,果然不同凡響。」狄波有些得意的說道,她整理好長發,將頭髮盤繞起來,整個人確實瞬間又充滿了光彩,神采奕奕。

「咳咳……其實。」楊迪想說點什麼,但想想還是算了,訕訕笑道:「你確實聰明,很懂藥劑知識。」

「臭小子,少來這一套,你是不是有事兒瞞著我。」狄波眼睛雪亮,嗔了一眼,初經人事的女人,瞬間流露出萬種風情,那狹長眸子中,還有著幾分尚未消退的春意,嫵媚迷人。

「其實,我修鍊了一種功法,昨晚的事,讓你和我都得到了不少好處……」楊迪躊躇了下,最終還是老臉尷尬將實情全盤托出。

「什麼?你你……你修鍊那種法門?太下流了!」狄波聽后瞬間面紅耳赤。

剛才還沒有什麼,可聽到「雙修」二字,內心強大如她,也是瞬間敗退,羞憤的要死,氣不打一處來。

畢竟,任何女孩子,都會對那種行為羞於啟齒。

如果昨晚只是一場不經意的意外,那狄波會冷靜的接受,她不想破壞這傢伙跟小姐的感情,也不會哭哭啼啼的委屈什麼。

可是如果其中還摻雜了一些什麼,那就不一樣了,會感覺很抓狂。

楊迪也是淚奔,有些搞不懂這女人的想法了,合著什麼都沒有得到,她就安心了,雙方得到了好處,她反而接受不了,不帶這樣鬧騰的吧?

「照你的意思,跟我做ai后,你的修為又提升了?」狄波咬著銀牙,哼哼問。

「咳……你也是。」楊迪弱弱的說了句,這種法門,男女都會得到陰陽元靈滋潤,尤其是初次的女人,得到的好處,不會比他這個功法的駕馭者遜色多少。

「哼!」狄波無地自容,撲上來,在某人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

不知為什麼,聽到這話她就來氣。

楊迪吃痛,有些欲哭無淚,突然有點後悔自己說了實話。

過了好半天,狄波才平復心情,旋即也是感覺膩歪,她也搞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對這件事如此抓狂。

也許,是因為那個環節,讓昨晚的「意外」,已經不再單純了。


「你真無恥!」狄波罵列了一聲,這才徹底把氣消了。

「好吧,我無恥。」楊迪臉黑,拿她沒有辦法。

又過了一會兒,狄波才低聲問了句:「你是說,這一次我也從中得到了修為上的好處?」

「你自己感覺不出來嗎?」楊迪聳了聳肩,讓她自己體味一下。

狄波隨後嘗試著運氣,突然發現,身體中多了一種與真氣截然不同的力量,非常精純,俏臉驚訝萬分。

「你已經突破沖靈境了,可以感受到靈力的存在。」楊迪笑道,「看你的氣息,應該是沖靈境六重左右。」

「怎麼實力突然長進這麼多?」狄波感覺不可思議。


「咳咳……這個,真的要問么?」楊迪有點不想解釋,生怕這女人再抓狂。

「少廢話,趕緊說!」實力大幅提升,狄波自然欣喜不已,她有著強者的目標,對這方面無比熱衷,已然忘卻了剛才的羞憤,想知道答案。

「你身負靈脈,從我那種功法的角度而言,屬於上佳爐鼎,我得到的好處多,你得到的反饋也會超乎平常女子。」楊迪小聲的解釋,眼睛瞅著這女人。

好在,這一次狄波沒再發飆,她若有所思,怔怔的問:「修鍊一途,還真是奧妙無窮啊。」

楊迪笑了笑,道:「我已經凝結道胎,又身負三大先天真火,所以對你的反饋,應該會是長遠的,能夠給你將來的修鍊,平添不少助力。」

「話是好話,但聽著怎麼就像是反過來本小姐佔了便宜一樣。」狄波給了他一個白眼。

楊迪灰溜溜的閉嘴,都說女人善變,初經人事的女人,貌似更像是天氣預報,喜怒無常。

「總之這件事,你不能告訴大小姐,否則我跟你拚命。」想了半天,狄波又惡狠狠的重申了這一點。

這時,遠處的晨光中,一架飛機由遠及近,終於等到救援了。 當天中午,楊迪二人被送回了洛杉磯市。

「多謝諸位仗義相救。」

教堂門口,楊迪對米諾大師和神盾局的人,表示感謝。

以往這種客機在汪洋大海上墜毀,救援和搜尋殘骸,可能需要很長時間。

但這一次,米諾大師親自出手,才讓他們這麼快就被發現。

「呵呵,不用客氣,倒是我的藥劑,給你們帶來了一些麻煩,萬分抱歉。」米諾大師淡然笑道。

這話讓狄波瞬間俏臉緋紅,其實剛才在飛機上她就感受到了,這些傢伙,一個個眼神曖昧。

對於這件事,西方人明顯開放的多,連溫妮、凱特琳那幾個女人,都沒有太過大驚小怪,反而是當成了一種樂趣。

隨後米諾大師向兩人解釋了藥劑問題出在那,這讓狄波愈發窘迫了,果然是她藥劑知識不夠豐富,出現了紕漏。

「這件事是黑狼蛛殺手組織那些狗娘養的一手策劃的,如今我們正在籌備,欲圖全面清剿黑狼蛛組織,希望閣下和你的護道者,到時能夠協助一臂之力。」蓋伊並未拐彎抹角,將此前的想法,當面說了出來。

這讓楊迪有些為難,嘆息道:「最近我也有一件大事,要回國處理。」

「不用每個步驟的都參與,只希望在決戰來臨的時候,年輕的大師你能讓你的護道者來幫忙。」米諾大師解釋。

剷除黑狼蛛組織,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行動,在這個過程中,神盾局和聯邦政府,都需要周密計劃,步步為營。

他們需要的,自然是在巔峰對決的時候,這年輕人身邊那位強大存在,可以加入,畢竟那種爭鋒,才是勝敗的關鍵。

「好!到時候如果情況允許,我會幫忙。」楊迪點頭,且不說這一次的救援,單是那個組織幾度想要暗殺自己,就有必要攙和這件事。

而且據狄波所言,此番他弄死了黑狼蛛組織的大批頂尖殺手,更是害得尤里安大巫妖師落網,以那個殺手組織的作風,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兩人回到莊園的時候,蘇郁姐妹兩,還有蘇夫人都是泣不成聲,這件事把她們嚇得不輕。

尤其是蘇夫人,還不知道楊迪兩人的特殊能力,看到他們竟然死裡逃生,簡直是謝天謝地。

楊迪並未告訴蘇夫人殺手組織策劃這場悲劇的內幕,免得蘇夫人擔心。

直到蘇夫人離開后,楊迪才說了一些經過。

對此蘇郁和蘇樂,都是滿眼怒意,唾棄那些畜生簡直沒有人性。

「楊迪,我看你近期還是先不要回國了,留下來跟我們過中秋吧。」蘇樂大眼撲閃撲閃,有些擔心,希望楊迪考慮暫時留一段時間。

「這恐怕不行。」楊迪無奈的攤了攤手,這次的意外,確實有點讓人發毛,但還不至於嚇到他。

更不可能因此而讓中秋月圓之日的計劃作罷。

「那你什麼時候回去?」蘇郁自然清楚楊迪的想法,但她現在也難免有些擔心。

此前那種牽腸掛肚的感覺,對這冷美人而言,真的有些折磨,不希望楊迪再下落不明。

「待會兒就走,但這一次,我們會乘坐特工專門安排的軍機回國,所以那種情況,不會再出現了。」楊迪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狄波姐你們兩個真厲害,那樣嚴重的航空事故還能倖存,回頭肯定會成為名人的。」蘇樂就像個快樂的天使,很快將之前的愁雲慘淡一掃而空,笑嘻嘻的拿兩人開玩笑。

楊迪倒沒什麼,狄波的臉色,則是微微有些不自然,豈止是倖存,而且還發生了一件很荒唐的事兒。

當天下午,楊迪再次回國,這一次搭乘的是神盾局安排的專機。

雖然事情的因果關係,不能那麼簡單的追究,但現在楊迪是黑狼蛛殺手組織的眼中釘,神盾局也不希望他再招來新的事端。

凌晨三點多,楊迪和狄波專程國內航班,返回了凌市。

寧韻竹他們都是前來接機,一個個都是有點心有餘悸。

之前楊迪打電話,告知了這邊一些情況,自然是為了免得青鍾老人他們擔心。

那種事故,讓寧韻竹和大夥簡直是嚇個半死,萬幸的是,楊迪和狄波姐都安然無恙。

回到寧家豪宅里,屋裡只剩楊迪一個人後,老道等人悄然出現,同樣也是心有餘悸。

「小主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可喜可賀,否則我們這些老骨頭,便難辭其咎了。」朱老感慨連連。

「此事不是諸位前輩的過錯,也實在是百密一疏。」楊迪搖頭一笑,之前是他讓老道三人先回來的,所以自然不能怪三位老人家。

「小主,如果不曾舟車勞頓的話,便隨同我們去外面見一見那幾個老匹夫吧。」老道沉吟笑道。

「好。」楊迪點頭。

隨後他陪同幾位老人家,離開豪宅,迅速前往了郊外。

一座山頂上,幾名老者早已等候多時,看到老道帶著楊迪出現,皆是笑吟吟的上來招呼。

楊迪發現,並不寬敞的山峰上,佇立著七位老人家,一個個都是道骨仙風,頗為不凡。

尤其是其中的兩位滄桑老者,渾身被霧靄籠罩,神秘而恐怖,明明站在那裡,卻飄忽不定,一看就知道是很強絕的存在,應該就是先前老道所說的兩個老不死了。

楊迪在打量這些人的時候,七名老者,也是在注視著他,一個個心頭凜然。

這個年輕人果然不簡單,才二十幾歲而已,便有了養神境三重的修為。

縱然放眼當世修道界,同輩中,也是相當驚艷了。

最為不可思議的是,早前他們聽老道說,這年輕人修鍊的時間,不過一兩年而已。

這簡直是變態!

其實,楊迪出國前,也只是剛踏入養神境而已,但後來發生了那次意外,狄波身負靈脈,讓他得到了不小的好處,實力也是提升了一大截…

「你兩個老不死還有何話說,小主之姿,可否能讓你們服氣?」

青鍾老人笑呵呵的開口,看向那兩個老不死,此前這二人還有一些余慮,不過現在,老道覺得已經不需要解釋什麼了,小主的能耐,以這兩個老不死的實力,自然可以看透徹。 「如此年紀,便是結出道胎,真是有些恐怖啊。」

兩名老不死中,那位氣息暴戾,不苟言笑,站在那猶如一尊蠻荒野獸的老者,目光微凝,發出驚嘆之聲。

周圍的其他老人,聞言一個個都是倒吸冷氣,凝結道胎這種手筆,對於一個二十多歲的修士而言,堪稱驚艷。

難怪連這像頭怪物的老不死,都會破天荒的點頭讚許。

此人名為柳一凡,外號「狂血魔人」,單是這名頭,就足以讓人膽寒。

知根知底的人都知道,這老不死身上的凶戾氣息,其實是與生俱來的,據說,老不死天生擁有上古異獸朱厭的凶血,崛起后,以無雙的體魄,威震修道界,而且一旦進入狂血狀態,如同一同一尊上古凶獸瘋魔再生,恐怖絕倫。

此人曾經與青鍾老人大戰的難分難解,在那個時期,是屈指可數,連青鍾老人這樣的風雲人物都要忌憚的同代人傑。

「呵呵,相較於凝結道胎,能夠融合三大先天真火,這等能耐,恐怕就算在遠古時代,都頗為少見,老道你們果然是很有眼光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