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英傑喜出望外,乾脆盤坐在絲繭內修煉起來。

龍英傑喜出望外,乾脆盤坐在絲繭內修煉起來。

龍英傑身旁還有毒狼蛛王的屍身,那汩汩流淌的墨綠色的血水,在龍英傑身下彙集,龍英傑驚喜地發現這血水裏邊竟然富含着一種異樣的能量。


不知道過去了幾天,妖獸晶核和綠色血液裏的能量被龍英傑吸收煉殆盡化,他的身上發出一種淡淡的藍幽幽的神祕亮光。


龍英傑忽然覺得一股巨大的能量沿脊柱骨向上奔突,衝破了頸椎處經脈直衝頭頂穴位,一聲瓶頸破碎的聲音隨之傳來!

天哪,龍英傑竟在這樣的時刻又突破了一階,達到了強者七階!

毒狼蛛王若是有知,一定後悔的捶胸頓足!它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想害別人,卻搭上了性命和身體,成就了龍英傑多項功能!

龍英傑歪打正着,在絲繭內藉助毒狼蛛王的毒液、腐蝕液的毒性和血液、晶丹的豐沛能量,練成了神龜閉息功和百毒不侵、金剛不壞之身,還藉機突破了一階!

此刻,龍英傑能夠感覺到他身體的力量和韌性又比之前增強了十幾倍不止!

現在,如果對戰納蘭薰,他相信可以輕鬆碾壓他!

龍英傑自語道:納蘭薰,在華神山裏你最好知趣點,不要碰觸我的底線,挑戰我的忍耐性,否則,你會輸得很難看!

大功告成,再呆在裏邊已毫無意義,是時候出去了。

龍英傑揮劍向絲繭刺去,想破繭而出。

沒想到一劍下去,絲繭只是發出了一聲悶響,竟然沒有破裂!

龍英傑鐵血龍神劍的一劍力量何其巨大,卻沒能刺穿絲繭,這令他十分震驚:這毒狼蛛王吐出的絲是何種材料,怎麼如此強韌!

若是一般武修被困在裏邊,即使不被毒狼蛛當作點心吃了,也很難破繭逃的出去。

沒想到對付一個絲繭還要全力以赴!

龍英傑元力灌劍,使出十成力量再次刺出一劍。

一抹亮光終於透了進來,絲繭破開了。

龍英傑連續揮出十幾劍,才撕出了一個剛好能容得下身體進出的口子。

雙腳點地,龍英傑身體箭一般射了出去!

絲繭外邊還有不少毒狼蛛守候在那裏保護毒狼蛛王。

剛纔,這些毒狼蛛看到絲繭亂動就覺得不好,現在見一個人類從裏邊飛射出來,知道蛛王肯定不妙。

它們齊聲咆哮,對着龍英傑噴射出無數毒液。

龍英傑揮劍掃去撲面而來的毒液,身體並不停歇,眨眼間突入到毒狼蛛羣中。他一通亂劍砍殺,又有數十隻毒狼蛛喪身劍下。

剩餘的毒狼蛛見龍英傑不怕毒攻,便沒了本事,呼嘯一聲四散逃跑。

龍英傑也不追趕,回頭看到躺在地上絲繭不但堅韌結實,還晶瑩美觀,想到以後或許會有些作用,便拿起來抖出毒狼蛛的屍骨,把絲繭收入了乾坤圈內。

然後,他找了一處泉水將骯髒的身體清洗了一遍。

此刻,因爲在絲繭裏被腐蝕,他身上赤條條的,已經沒有半絲遮羞布了。


經過泉水洗滌,他發現自己小麥色的皮膚越來越健康,尤其是那一塊塊結實肌肉摸上去自己都感覺到性*感極了!

龍英傑自戀了一會兒,拿出套新衣服換上,對着泉水照了照,感覺自己好像又增高了一些,人也更加帥氣,不由美滋滋地吹了聲口哨。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靈犀公主等人也應該醒過來了。

龍英傑意念微動,將他們從乾坤圈裏放了出來。

一衆昏迷的人羣果然都已經甦醒了過來。

靈犀公主仍然怒意未消:“英傑哥哥,那個該死的納蘭薰呢?看我不活扒了他!”

龍英傑笑道:“早夾着尾巴不知道跑出幾百裏地了!”

閻娘看到滿地的毒狼蛛,驚呼道:“英傑哥哥,我們昏迷的這段時間,你一個人殺了這麼多妖獸啊!”

尚雲燕則花癡般盯着龍英傑的臉看了半天,喜道:“英傑哥哥,你又變帥了哎!”

大家齊齊看向龍英傑,果然發現了不小的變化。

江海涯悲催道:“英傑兄弟,你武氣修爲又有長進啊,你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龍英傑笑着招呼大家:“大家把毒狼蛛裏的妖獸晶核晶丹揀出來收了吧,這可都是些寶貝!”

大家聞言一陣忙活。

靈犀公主在龍英傑身邊不離三寸,邊找妖獸晶核晶丹邊討好地說:

“英傑哥哥,你這寶貝的空間好大啊!我在裏邊見到了那隻老猿,還有一條白龍呢!都是仙獸,太拽了!裏邊簡直就是一個小世界!”

龍英傑愣了愣,看着靈犀公主認真地說:“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你所見到的一切一定要暫時保密,不要和別人說起。”

龍英傑的個人祕密畢竟太駭人太招風,他不低調都不行。

不說別人,僅僅華神國三大家族的人若知道這一切,勢必也會心生歹意。

靈犀公主不笨,點點頭,下頜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讓少年龍英傑某個部位竟然熱熱的跳了一下!

尼瑪,年輕人反應就是大,看見一點東西就胡思亂想。

納蘭薰的陰陽化氣散只管兩個時辰的作用,大家運起元氣試着在身上運行了一遍,倒沒有發現留下什麼後遺症。

但是,納蘭薰這一招畢竟太過陰毒,若不是龍英傑及時趕來,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龍組的人對納蘭薰恨之入骨!尤其是三個小女孩,閹了他的心都有了!

龍英傑辨別了一下方向,說:“不知道其他組的人是不是也像我們這樣充滿麻煩。我們耽誤了不少時間,趕緊走吧!”

大家點頭,跟着龍英傑向着皇家訓練營的方向一路飛奔。

突然,龍英傑停了下來,隱在了一塊巨石後邊。

大家跟着停下腳步。龍英傑指着側前方輕聲說:“奇怪,附近有兩個小組,正往一個方向奔跑,看樣子還很急。我們跟上去看看!”

一行十一人悄悄跟在後邊。但那些人速度很快,修爲最弱的郝氏兄弟竟然感到有些吃力。


龍英傑看了看郝金、郝銀說:“找個合適的地方,我幫助你們再突破幾階修爲。這樣若落了單,的確不能自保。”

郝氏兄弟苦笑道:“英傑老弟,我們哥倆來自小家族,訓練資源有限,天賦又差,拖大家後腿了!”

龍英傑擺擺手:“我們都是來自小家族的人。大家族又能咋了?剛纔見到毒狼蛛來襲,還不是一個比一個跑得快!”

諸葛俠在後邊拍了拍郝金、郝銀的肩膀:“郝哥,你倆放心,跟着英傑兄弟,就是塊木頭,他也能讓我們變成天才!幾個月前,我們都不比你倆強呢!”

郝氏兄弟想想也對,在蒙達城時,兄弟兩個不也參與了奪寶嗎,那個時候兄弟兩個並不比他們弱多少。心裏遂又燃起了希望。

龍英傑說過的話他自然會做到。

“我們得截住一夥人問問他們是去做什麼,這麼漫無目的地跟着瞎跑也不行。”龍英傑說。

大家一起響應。

於是,龍英傑帶着大家向一組學員撲了過去。

這組學員還有五人,應該是來自中等家族,看來組隊的時候都是武氣強者聯合在一起的,其中最弱的一個也是武氣強者一階,而領隊的竟然是強者三階。

爲什麼只有五個人?不言而喻,那六個人肯定是在衝突中有性命之虞,被傳送出去了。

龍英傑一揮手,十一個人呼啦一下圍了上去。

***************************************************

老狐仙這把老骨頭,每天更新10000字,要在電腦前坐15個小時以上,還急的滿嘴上火,苦逼啊!

不過,爲了讀者大大,值了!那麼,親,打賞一下吧! 正在急速前進的五個人忽然見一夥人衝出來將他們圍住,嚇了一跳,急忙停下腳步,擺出了一副戰鬥姿態。

待看清圍住他們的竟然是龍英傑一夥,領頭的組長臉色一變,衝着龍英傑一拱手:

“我說哪個組有這等本事,經過這麼長時間了還能保持滿員。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龍組!在下雲飛揚見過龍英傑兄弟!”

這人說話非常客氣,顯然是不想與龍組結怨。

對方客氣,龍英傑自然以禮相待:“雲兄客氣了!龍英傑也無歹意,只是好奇有幾組學員都和雲兄一行一樣,急匆匆奔向一個方向,所以想打聽一下。”

雲飛揚聞言詫異道:“這麼轟動的消息整個華神山都傳滿了,龍兄弟難道沒有聽說?”

“哦?”龍英傑他們一直在毒狼蛛王的絲繭內呆了這麼久,確實沒聽說華神山內有什麼大動靜,“請恕英傑孤陋寡聞,確實不知道。”

雲飛揚半信半疑,認爲龍英傑是故意在試探他是否說實話。

“這也沒啥隱瞞的。這兩天整個華神山都在流傳一個消息,說華神山獨孤峯上有一座存在數萬年的九龍琉璃塔,每千年開啓一次。我們這次正好來巧了,所以趕去看看有沒有機緣進入其中,接受些上古傳承。”

“九龍琉璃塔內都有什麼好處?”龍英傑白癡似地問。

這句話問的確實像白癡。一大幫武修一窩蜂似地趕往那裏,除了武技功法傳承能夠吸引他們,時間這麼寶貴,誰還願意在別的方面浪費精力。

“除了武技功法,據說這座塔已經有幾萬年的存在。五千多年前,上邊經常有龍盤踞修煉飛昇。大家前去的目的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得到神龍的修煉感悟。”

雲飛揚的回答出乎龍英傑的意料。這座塔居然與龍有關!

那更得去一趟,若有緣得到神龍感悟,說不定對白龍以後由仙獸化爲神獸會有好處。

“那我們就互不打擾,各奔目的地吧。祝雲兄好運!”

龍英傑說完,不再逗留,領着自己的十名隊員迅速向獨孤峯方向奔去。

雲飛揚望着龍英傑遠去的方向點點頭:“一路走來,凡是相遇者無不交惡。此子倒不是一個仗武欺人、只知打打殺殺的莽夫惡人。”

這時,一個武修過來道:“雲兄,我們已經摺了六名兄弟,現在剩下的都是強者修爲。剛纔那夥人我看貌似只有兩個強者,我們怎麼不滅了他們出口惡氣呢?”

雲飛揚一巴掌拍在這個青年武修的腦殼上:“你這個蠢驢,怎麼不動動腦子!進來這幾天,你見過那一支隊伍還是齊裝滿員的?連三大家族都只剩了四個人,你招惹他們,是想作死嗎?”

“他是誰啊?這麼牛*逼!”青年武修揉了揉被打疼的腦袋,頗不服氣。

“哦,那天你還沒有來,也難怪不瞭解情況。他叫龍英傑,是太子的拜把子兄弟。看見跟在他身邊的那三個小美女嗎,有一個可是靈犀公主。還有,他們的武技功法極其怪異,就他身邊最弱的那兩個武氣師一階,也聯手打敗了一名武氣強者一階。你說我是不是該讓大家動手去自討蹂躪?”

青年武修聽了撇了撇嘴:“靠,這麼牛*逼啊!”

“這個龍英傑剛纔是不屑於和我們爭鬥,不然,我們五個也不是他的對手。記住,以後見了他態度謙恭一點,不然就等着被收拾吧。”

五個人邊說邊走,消失在密林深處。

獨孤峯下,已經聚集了近百名武修。

山頂最高處,一座九層琉璃寶塔在太陽照射下熠熠閃光,顯得空靈神祕。

爲了能夠一睹九龍琉璃塔開啓的風采,大家都臨時放棄了爭鬥。

畢竟是千年一啓的盛事,即使不能進去,能夠親眼見證一下,也是以後和他人吹噓的資本。

還有武修陸陸續續趕來。

每一個小組都是三三兩兩的,看這情形各組都損失慘重,估計全部聚齊了也不會超過二百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