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輪明月如同銀盤掛在天邊,今夜沒有雲彩,舉目望去,視線都是極好。

=========================== 一輪明月如同銀盤掛在天邊,今夜沒有雲彩,舉目望去,視線都是極好。

羅征抬頭掃視了一圈,隨後就看見有十多人都懸浮在不遠處的高空上,那些人便是羅征在總督府見過的照神境強者們。

而在那些照神境強者的對面,便有四隻龐然大物,同樣懸浮在半空。

那四個龐然大物,都散發出令人驚懼的妖氣,和妖兵妖將的妖氣不同,那些黑乎乎的妖氣幾乎用目力都能看見!

「好強大的妖氣!」羅征心中暗暗驚懼:「這四個龐然大物,應該就是妖王了!」

妖族中的妖王,便是妖族中頂尖的存在!

以往每一隻妖王誕世,都會引起無數的腥風血雨。

特別是在焚天王朝建立之前,妖王對於人類強者來說,簡直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根據古書記載,曾經有一隻妖王,在東域一路廝殺,毀掉上百座郡城,帶領著它的部下,屠城,血洗,導致東域的西北方人煙一度絕跡千里!

倒是後來隨著焚天王朝建立,加上青雲宗的坐鎮,才最終穩下了局勢。

千百年來,隨著各種各樣的秘籍,功法,寶貝,天才的出現,才漸漸的將妖王的威名壓制下去,東域人族成功反擊,獵殺了不少妖王。

但是即便如此,妖王的強大依舊不容小窺,何況這一次是四隻妖王聯手進攻,其中還有黑鐵妖王和天威妖王這兩隻成名已久的妖王!

「人類,我們妖族終將侵佔這一界,若是你們識趣的乖乖俯首投降,我可以留你們幾人一條活命的機會,」其中一名妖王說道。

和妖將不同,妖將口吐人言,十分難聽,這妖王說起話來卻如同常人一般,如果不看到它們的長相,單聽聲音,會讓人覺得是一名人類在說話。

「黑鐵妖王,我白帝城駐守此處,死守國門,不會退讓半步,若是識相的話,就請速速退去!」說話的是邢天溯,此刻在邢天溯手中拿著一把大鎚,在那把大鎚上面正有一團橙色的真元不斷地燃燒著。

那真元看起來威勢不大,可是隱藏在其中的威力,卻讓人暗暗心驚。

「嘎嘎,黑鐵,跟這些人類廢話有什麼用?想讓他們誠服,就必須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站在黑鐵妖王旁邊的是天威妖王,那天威妖王一邊說,一邊扇動著它背後的一對巨大的肉翅。

聽到天威妖王的話,眾多照神境強者神色頓時一變,看樣子今天這一戰在所難免。

城頭上,帝軍與妖兵妖將之間的戰爭,其實都是小菜一碟。

真正能夠左右戰局的,便是天空上的這一戰。

同時面對四隻妖王的進攻,在人類的歷史上還從未有過,雖說眾位照神境強者實力也不弱,但在氣勢上卻是略輸於那些妖王。

「嗯!說得對,這弱小的人類,意志力都很強大,一般很難說服他們,只能用血淋淋的事實來教育他們!」那黑鐵妖王話音剛落,身形驟然加速!

眾人只見到黑鐵妖王背後的肉翅一閃,竟然就憑空消失了,隨後就看到一道黑影自上而下而來,那黑鐵妖王竟然在一瞬間,貼近一位人族的照神境強者。

能夠進入照神境的人,每一個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那位照神境雖然早有防備,可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黑鐵妖王的速度快到了這種地步,等到那位照神境強者反應過來,想要躲避卻已經是來不及了。

「噗噗噗!」

三根青灰色的骨刺,瞬間就將那位照神境強者的身體洞穿,那照神境強者的肉身,便迅速的癟了下去,它竟然直接通過骨刺吸食著那照神境強者的血肉!

不一會兒,那照神境強者體內的血肉就被三根骨刺吸食一空,只剩下一張外皮,輕輕的飄落下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都是一變!

妖王也是分為兩種。

一種是普通妖王,另外一種就是想黑鐵妖王,以及天威妖王這種有名字的妖王,這種妖王的實力遠遠比普通妖王強大很多,並且實力會不斷地進步。

此前,帝軍與妖族交手多次,也將妖族擊敗,擊潰了多次,但沒有一次能夠將黑鐵妖王擊殺。

沒想到時隔不久,這隻黑鐵妖王能夠進化到這種地步,它方才展現出來的速度,便是連邢天溯都沒有看清楚!

那隻黑鐵妖王咂咂嘴,「人類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美味,怎麼樣?我還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不然我就這樣一隻只的將你們吃了!」

「做夢!」邢天溯冷聲說道,他貴為敵軍總督,無論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輸了氣勢,「大家小心,這黑鐵妖王的速度又大有進境,不要被他貼近!」

就在邢天溯提醒眾人之際,那黑鐵妖王竟然趁勢又動了起來,巨大的肉翅一陣揮動,以極快的速度飛行,眾人用肉眼已無法捕捉這隻黑鐵妖王。

「唰!」

驟然之間,這隻黑鐵妖王竟然出現在了雲落身邊,朝著雲落一手抓過來,「這個白嫩的人類娃娃,我也吃了!」

雲落臉上毫無表情,她的反應速度卻比剛才被黑鐵妖王吞噬的照神境強者快多了,只見她手指微微一抖,從她的身前就出現了一道看不見的結界,擋住了她跟前。

但是黑鐵妖王的力量,卻無比龐大。

即便是爆發出全身的力量,羅征都無法將這透明的結界破壞分毫,可是在這黑鐵妖王一抓之下,就傳來一陣清脆的破碎之聲。

這一片結界竟然被黑鐵妖王的爪子給捅破了,那雙爪子就從中間的破洞中探過來,朝著雲落直抓過來。

雲落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看到黑鐵妖王的爪子抓向自己,也沒有絲毫的動靜,只是白色的雙瞳微微一眨,就見那片本已經破碎的透明結界上,閃爍出一道光芒。

「咔擦!」

那道結界在瞬間完好如初,黑鐵妖王的爪子是從那結界的中間穿過,這道結界在修復的同時,也將妖王的這隻爪子給斬斷。

被斷一爪,那黑鐵妖王負痛,頓時發出一聲震天的怒吼聲。

但是就在它的吼聲剛剛發出來,只見那道將它的爪子截斷的結界,忽然延伸出一塊結界,朝著黑鐵妖王飛過去,貼在了黑鐵妖王的斷臂上,同時光芒閃爍變成了一個四方體,把黑鐵妖王整個手臂套入其中。

重生逆襲人生贏家 「咔嚓,咔嚓,咔嚓……」

在那四方體中又迅速的出現幾塊結界,將黑鐵妖王的手臂斬成了幾截……

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直皺,就算那一塊塊的結界把手臂一截截的切斷,那得多痛?

羅征也是心驚不已,看來這殺戮少女的稱號不是白來的,這女人簡直比妖族還要可怕。

黑鐵妖王吃了痛,終於學乖了,朝著後面急退而去,擺脫了雲落的攻擊範圍,那張醜陋的臉滿是扭曲的表情,惡狠狠的瞪著雲落:「人族的女人,我要把你連骨頭都吃下去!」

雲落那雙大大的白色雙瞳盯著黑鐵妖王,面無表情的說道:「很少見,這麼多話的妖族!」

那黑鐵妖王身上的妖族忽然一陣暴漲,一道道純黑色的妖氣出現在他的斷臂處,只見那些妖氣不斷地旋轉,糾纏,最終竟然變成了一隻完好無損的手臂。

「吃了你!大家一起上,把這些人類都給我撕碎!」黑鐵妖王一聲令下,旁邊的天威妖王還有另外兩隻普通妖王都展開肉翅朝著眾人撲了過來。

邢天溯將大鎚一揮,那玄金大鎚上的真元熊熊燃燒,「大家,迎敵!」

「唰唰唰……」

一眾照神境強者身上的真元頓時熊熊升起,紅色,綠色,白色,紫色,各種顏色都有。

如此恐怖的威勢,將日月星輝都遮擋下去。

天空之中,一道道光芒瘋狂的涌動,除了那些光芒之外,還有真元化物!

就像朱飛航的銀色小劍,許休的五爪金龍等等,也是四處盤旋,朝著那四隻妖王瘋狂的攻擊。

其中就以邢天溯的威勢最為駭人,他的真元化成了一座高達數十丈的巨神靈,那巨神靈將邢天溯完全包裹在裡面。

這巨神靈手持雙錘,將兩根大鎚敲擊在一起,發出震天巨響,隨後揮舞著其中一把大鎚,就朝著妖王砸過去!

這四隻妖王,實力各自不俗,不斷地揮舞著一對肉翅在眾人之間飛翔穿梭,一邊躲避,一邊尋找機會進攻。

那隻黑鐵妖王已經被雲落完全激怒了,一上來就將其他照神境強者扔在一邊,直奔雲落而來。

雲落面無表情,整個人用后躺的姿勢想著後方急退,玉手不斷地划動,召喚出一片又一片的透明結界。

這些透明結界在羅征面前堅不可摧,但是在那妖王的撞擊之下,卻不堪一擊,一塊一塊的被黑鐵妖王那強悍的身軀撞碎。

羅征一直都懸浮在雲落身邊,看著黑鐵妖王與雲落之間的戰鬥,臉色已是無比的鬱悶。

他算是真的倒霉了,好端端的就被牽扯到這種級別的戰鬥之中。

那妖王的實力恐怖如斯,自己的身體固然強悍,但估計被這妖王隨便撞一下,他的身體就會被撞成粉碎。

總裁爹地的寵妻法則 偏偏他還沒有絲毫機會逃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戰鬥,自己的生死完全不在掌控之中,只能祈求自己不要被那黑鐵妖王撞上……

「啊!」

就在這時,那邊忽然發出一聲慘叫,又有一位照神境強者死在了天威妖王的抓下。

看樣子這一戰,人類處於逆風……

那天威妖王聯合其他兩隻妖王,幾乎將其他人都壓制的踹不過起來。

倒是這邊,雲落一落引著黑鐵妖王四處奔逃,這黑鐵妖王恐怕是它們之中最為兇悍,也是最強的一隻妖王。

但是無論它如何犀利的攻擊,依舊無法碰到雲落分毫。

在這追趕之間,羅征又聽到一陣爆裂之聲,他循聲望過去,卻是見到邢天溯的真元化身,揮舞著巨大的大鎚,砸中了一隻妖王!

那一錘的攻擊,估計能夠將一座小山都砸塌掉,可是那妖王被這一砸之下,竟然只是負傷,這妖王的身體居然強悍到這種地步!

「唉,這種層面的戰鬥,我除了能加油,也幹不了什麼了,」蜷縮在結界中的羅征,嘆了一口氣。

那黑鐵妖王,大約是感受到自己同伴的壓力,對雲落的進攻更加瘋狂起來。

雲落的臉色不變,可明顯感覺她的壓力陡然之間陡增!

「匡匡,噹噹!」

在撞碎了數片結界之後,自他的體內突然伸出一根青灰色的骨刺。

那根骨刺並不是刺向雲落,竟然朝著雲落身後的羅征刺過來!

「我去你媽……」看到那根朝著自己急衝過來的骨刺,羅征忍不住罵道。 然而,在蕭寒斬殺血流痕三人之時,在那化血門,妖宗,天羽帝國中負責保管宗門子弟的生命印記的大殿中,各有一枚生命印記玉佩,突然間炸裂了。

一經查看,赫然是此次派去斷劍城的優秀後輩。

一時間,生命印記大殿中,引發了震動,如此優秀的宗門子弟,竟然死在了斷劍城?

化血門。

「少門主,死了,這怎麼可能?」大殿中,眾人震驚不已,以少門主的實力,加之化血門的名頭,居然有人膽敢下殺手?

「速去通知門主,就說,少門主死在了斷劍城!」大殿首位的一位強者沉聲道,他周身散發著可怕的氣息,那是聖者氣息的波動,不過未真正超凡入聖,只是半聖。

說完,這位強者直接撕裂空間,而後一步走了進去,去的方向,赫然是斷劍城。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天羽帝國和妖宗,皆是有半聖強者前往了斷劍城。

————

嗡!

斷劍廣場上空,三個方位,空間徐徐波動,隨即三道身影從中迅速踏了出來,赫然是來自化血門、天羽帝國、妖宗的三位半聖強者,以他們的實力,撕裂空間前往斷劍城,不過數息的事情,輕而易舉。

三位半聖強者降臨,一股強大的氣息迅速瀰漫開來,讓得眾人皆是驚駭不已,自然也猜到了這三位強者因何而來。

蕭寒剛斬殺了三位天驕人物,三位強者便降臨,看來,今日這事情有些不好收場啊,蕭寒似乎麻煩了。

「小子,你竟敢殺我們家少門主!」化血門那位半聖強者,目光瞬間鎖定了踏空持劍而立的蕭寒,語氣冰冷至極。

在廣場廢墟中,他感覺到了血流痕的殘留氣息,應該是已經被這小子斬殺的魂飛魄散了,以他的眼力,掃一眼差不多已經了解了剛才的情況。

下一刻,化血門那位強者手掌伸出,直接一掌隔空朝著蕭寒猛然拍去,天地鬥氣瞬間暴動,一股恐怖的氣息迅速朝著蕭寒碾壓而去,直接下殺手!

「死!」化血門強者面色冰冷,眼中殺意沸騰,一隻遮天大手破空而下。

蕭寒面色一冷,沒有絲毫畏懼,此刻他有劍聖力量加持,即便半聖,又有何懼?

蕭寒腳尖在虛空一點,身體朝著那隻大手飛掠而去,他一劍揮出,劍光鋒利而寒冷,恐怖的能量大手直接被他撕裂。

見狀,那位化血門強者,以及一旁兩位半聖皆是一驚,這小子竟能無視半聖的攻擊,不過看到蕭寒手中的長劍,他們似乎明白了,這小子,應該是獲得了劍聖傳承!

「一起動手,殺了他!」

三位半聖強者眼中皆是殺意涌動,這小子不僅殺了他們的優秀後輩,而且還獲取劍聖傳承,那就更不能留了,若是劍聖傳承者不是出在自己的勢力,那就殺無赦,他們自然不希望看到又一個劍聖的崛起,不然,那將是他們的噩夢。

三位半聖腳步踏出,恐怖的鬥氣爆發出來,空間都在瘋狂顫抖,而後他們殺意湧起,各自對蕭寒施展著可怕的攻擊,一道道恐怖的鬥氣匹練瘋狂朝著蕭寒席捲而去。

蕭寒面色淡漠,他那赤紅的雙目之中,同樣涌動著森寒的殺意,他心念一動,纏繞在身體之上的業火之力涌動,然而迅速匯聚到了他的聖劍之上。

逆天風神 劍聖意志再加上這可怕的業火之力,此刻,蕭寒感覺手中似乎是握著一條發狂的怒龍一般,他赤紅的雙目,冷漠無比,既然這三位半聖想對他下殺手,那他也不會客氣。

「殺!」

蕭寒面色冰冷,長劍在虛空劃過,無盡劍氣風暴席捲,業火也在瘋狂燃燒,那一柄長劍猶如一柄火焰之劍,而後,蕭寒直接狠狠地將聖劍朝著三位半聖猛然甩了過去。

嗤嗤!

火焰聖劍劃破虛空,所過之處,一條粗壯的空間裂縫浮現,看得人頭皮發麻,而後,火焰聖劍,直接破開了三位半聖聯手的猛烈攻擊,最後,火焰聖劍迎風暴漲,化作一柄數十丈的聖劍直接朝著三位半聖斬去。

三位半聖心頭也是顫了顫,而後迅速撕裂空間逃跑,在那聖劍之上,他們感受到了真正的聖者威壓,可怕至極!

然而,這三位半聖還是小覷了這一劍的恐怖,火焰聖劍攜卷著摧枯拉朽的氣勢,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狠狠落在了那一方空間上。

嘭!

霎時間,只見那裡,萬丈空間崩塌,化作漫天火焰碎片落下,一場絢麗而恐怖的火焰雨下起了。

與此同時,三道黑漆漆的屍體也從那天際落下了,最後狠狠砸落在了下方的廣場之上,赫然是那三位半聖的屍體。

三位半聖強者,死了,就這麼死在了他們面前。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駭住了,場中,鴉雀無聲,死寂一片。

氣氛,格外的壓抑。

蕭寒,一人一劍,先殺三位斗尊,再斬三位半聖,這簡直太可怕了!

在震驚與驚駭的同時,眾人也知道,蕭寒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今日之事,已經不再是年輕一輩之間的打鬧了,而是牽扯四方霸主勢力的爭鬥了,蕭寒斬殺三方霸主勢力的重要人物,化血門,妖宗,天羽帝國,會善罷甘休?

今日之事,恐怕僅僅只是個開始,蕭寒此舉,無疑是在南荒中央區域攪弄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一場極為可怕的風暴狂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