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1 省工院大巴車駛到校門口時,已快六點。天空灰濛的一片,眼瞅就着就要黑了。

20071201 省工院大巴車駛到校門口時,已快六點。天空灰濛的一片,眼瞅就着就要黑了。

緩緩駛進校門後,大巴車的車門打開了。魚貫而出的李華突然愣了,張若寒突然愣了,江娜突然愣了,省工院的一行人全部突然愣在了原地!

剎那間,原本以近黑暗的學校廣場上空,突然從地面上騰射起幾百支非常耀眼的光點,在空中不分先後的爆射開來,映得整個省工院的上空五顏六色一片,絢爛的光彩在天空中相互輝映者,給人一種極度夢幻的美麗視覺!

“歡迎你們這些英雄a們回來!這些絢爛的煙火,向來是我們中國人在慶祝節日和歡度盛典時,用來抒發心中的極度喜悅和歡樂!而今天,你們這些英雄,爲我們學校帶來了無尚的榮譽,所以在你們迴歸學校的時候,我們爲你們送上了最絢爛的煙火,用來表達我們心中現在的無比喜悅之情!謝謝你們,英雄們!你們是最棒的,是新的安徽王者之師!……”

幾百個無比熱血的學生球迷,在放出夢幻煙火的同時,齊聲喊道。無比真誠的喊聲,頓時讓所有省工院的校隊成員們,心中暖洋洋的一片,好熱好熱!

“謝謝大家的支持!我們必定會了你們這些最可愛的人,去全力在cuba全國聯賽上走得更遠,走得更好!穩穩地踏上一條更宏偉的王者之路!”

李華滿臉感動的拼命喊道,雖然他的聲音在如此吵雜的煙火聲中,傳不了多遠,可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只要做到了就好

……

今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是省工院球迷們的,更是省工院校隊成員們的!

…….

“好美的煙火啊。”

江娜那張脫俗出塵的漂亮臉蛋被五顏六色的煙火,爆射出的光芒,照得纖毫畢放,和天空中的煙火一樣,美麗夢幻到了極點,緊緊靠在張若寒身上,發出由衷讚歎。

“煙火是很美,不過還是沒有我的娜娜美。”張若寒眼中射出一片迷戀,在江娜額頭上輕輕一點,同樣發出了由衷讚歎。

“呵~~”,

江娜滿臉幸福的笑了,從笑容中瞬息爆射出的七彩光芒,真比天空中那些煙火還要奪目,還要絢爛!

“娜娜,晚上到我出租房去吧,小云應該在那裏等我們。”,張若寒輕輕把玩着江娜柔軟的發稍,開口說道。

“你呀你,天天就不想好事。”江娜用纖長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張若寒的鼻尖,滿臉嬌嗔的說,“竟攜帶未成年少女同居,真是個大壞人!”

“呵,我是不是壞人,你最清楚了。”張若寒面帶微笑,鬆開手中的幾縷青絲,緊緊牽住江娜柔弱無骨的玉手,拉着她走出校門。

江娜癡癡看着張若寒的背影,一步步被張若寒拉出了校門,心中輕輕念道:

“若寒,如果你要是壞人的話,那我相信,這世界上真的再沒好人了!因爲你的心太軟了,軟的讓你永遠也壞不起來…..”

不知是因隔夜露水的關係,還是由天空中輕輕灑下的霧氣,讓整個省工院校園間,瀰漫着一股淡色,宛如仙境一般,看上去很是清晰,其實卻處處都透着朦朧。

“滋~~”

一輛紅色的士,呼嘯急馳而來,駛進了省工院的仙境之中。

“啪~~”

車門打開口,滿臉凝重神色的王鳳,從的士裏走了下來。

“這是什麼學校啊,竟離市中心這麼遠,要不是司機認識路,誰能找到這麼一個地方啊!”

王鳳邁開步伐,快步走進了省工院大門。

林思語充滿絕望的哭泣聲,從上半夜就開始了,哭得王鳳心疼死了。

與其在寢室裏看着哭得像個淚人似的林思語,還不如早點兒起牀,殺到什麼省工業經濟學院,找到他,和他好好理論一番!

讓他知道思語姐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

走進省工院校園裏,王鳳順着校園大道,一步一步苦思起來。

她沒有張若寒的電話,(林思語不給她!)也沒有張若寒的詳細資料,真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找到張若寒。

走了一會兒,王鳳看到了幾個很是寒酸的籃架,眼前一亮,向籃架走了過去。

張若寒不是省工院校籃球隊的嗎,那他肯定會來打球的。

就算他不來打球,到球場上,找來打球的學生問一問,也應該知道張若寒這個人,知道他住哪裏,不就可以找到他了。

打定主意,王鳳在場邊靜靜坐了下來

…..

妙妙荷爾蒙 十幾分鍾過後,王鳳從幾個到球場上,打球的男生口中得知,張若寒和幾個校隊隊友,因要享受清閒,早就搬到學校外面去了,最多隻會回學校吃個飯,練個球!

滿臉失望的王鳳,坐在籃球場邊,省工院學校外面,像個小鎮子似的,讓她可怎麼找啊?

“哎~”

想起滿臉淚珠的林思語,王鳳重重嘆了口氣,思語姐,你放心,我今天既然來了,就不絕不會空手而歸!

…..

買好水和麪包,王鳳眼中閃出無比堅定的神色,在省工院校門口坐了下來!

…..

時光在慢慢流動,天色從清晨很快到了晌午,又到了黃昏。

當最後一抹斜陽,搖搖欲墜,從天邊一點一點滑進地平線時,飽受一天折磨的王鳳,萬分着急地站在原地,不斷跺着腳,

張若寒,你到底在做什麼?爲什麼還不出現?

你知不知道啊!

思語姐,就快被你折磨的不成人樣了!

…..

因昨天比賽中的瘋狂表現,張若寒體力大爲透支,躺在牀上,睡了一整天。

揉揉眼睛後,睡得極度酣暢淋漓的張若寒,終於姍姍地牀上爬了起來。

發了一個短信給小云,讓小云在食堂等自己,一起吃飯後,張若寒風風火火的刷牙洗臉起來。

幾分鐘後,一個精神煥發的張若寒,神輕氣爽帶上房門,向學校裏走去

…..

穿過七捌八彎的巷道,張若寒出現在138行駛的馬路上,距離校門,只有七八十米遠了。

摸了摸不斷抗議的肚子,張若寒快步向校門口走了過去,他想快點去美美享受一頓豐盛的晚餐。

“張若寒,你站住!~~~~”

剛走進校門口的張若寒,迎面就是一記超大嗓門的吼聲,讓他不由自住的愣在了原地。

看清吼聲的主人,是一個清瘦的漂亮女孩後,張若寒非常疑惑的問,“有什麼事嘛,我們好象並不認識。”

王鳳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礦泉水瓶,眼中泛着淚光,走到張若寒面前,非常激動的拉着張若寒,,“你是不認識我,可我卻認識你!!!清清楚楚地認識你,你這個忘恩負義,心比刀狠的傢伙!”

等了張若寒一天的王鳳,真是痛苦、着急死了,她都有點不敢想象,此刻學校中的林思語,又會哭成什麼樣子了!

若不是因要幫助林思語的直執信念,在苦苦支持,她早就等的急哭了!

所以,她在看到張若寒出現後,眼中,不由自住地泛起了淚花,極度心痛的淚花!

“你胡說什麼,誰忘恩負義了,誰心比刀狠了,真是無理取鬧!”

張若寒很是不快白了王鳳一眼,這女孩有毛病啊,胡說些什麼,說完後,張若寒看也不看王鳳一眼,自顧自向學校裏面走去。

“你別走,我話還沒說完呢!”

王鳳急跑一兩步,死死拉住了張若寒胳膊,不能讓張若寒就這麼走了,她想說的話,基本上還沒說來。

“別這樣拉拉扯扯的,快放手!”

張若寒非常厭煩的用力,甩了甩胳膊,猛地一下扯出手譬,接着向學校裏走過去,他可沒時間和這個莫名其妙的女孩瞎攪和

王鳳眼看快步離開的張若寒,又急又怒,哭着吼道:

“你走吧,你就走吧~~~~~~!我就知道的,你是全世界最狠心的男人,就算思語姐哭瞎了,哭死了,你也不會有一點點心痛的!!”

思語!!

思語怎麼了?

爲什麼會哭?

她不是和她的男友王衛,在一起嗎?

張若寒心中一震,猛然停了下來,剛剛邁出的左腳,定在了半空中。

雖對林思語已沒了當年那種關愛,可就算是對朋友的本能關心,還是張若寒愣了一下,有點迫切的想知道,林思語到底怎麼了。

但是,就在張若寒剛剛涌起這個念頭時,他腦海中,突想回想起,林思語當年幾乎什麼話都沒和自己說,就狠心跑離自己房間的一幕,便緊緊咬了一口鋼牙,左腳重重踩在地面上,什麼話也沒說,毅然向前快步走去,很快便消失在遠方的一個拐角處。

王鳳瘋狂的流着眼淚,恨恨而又無比痛苦的看着張若寒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自己視線中,極度痛恨的罵道,

“好狠心的張若寒,好絕情的張若寒!思語姐對你這麼好,從小一直照顧你,還深深喜歡上了你,根本就是瞎眼了,你根本就不值得思語姐喜歡!”

…..

破口大罵半天的王鳳,流着又是不甘又是心痛的眼淚,狠狠看了一眼四周,滿臉問號的省工院學生們後,掉頭跑出了省工院校門。

她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在踏進這個該死的學校大門了,絕不!

她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讓思語姐看清這個忘恩負義,根本就不值得她愛的傢伙!

…..

走到學校三食堂後,有點心不在焉的張若寒,掀開掛在門上的門簾,走了進去。

進食堂裏,張若寒看到了正不斷向他招手的小云,便低着頭,飛快向小云走過。

現在的張若寒,實在太出名了。

出名的讓他有點鬱悶,一不小心,就會陷入滿是崇拜目光的,熱心球迷包圍圈中。而現在的張若寒,真沒有情去應付那些分外熱心的球迷們。

張若寒雖表面沒有理會王鳳的話,毅然離開了王鳳,不再想過問林思語的任何事情。可他離開王鳳老遠後,心裏卻不怎麼,起了一個老大的疙瘩,非常的煩,極度的煩!

心裏極不舒服的張若寒,坐在小云對面,看着小云那張清純可愛到極點的臉蛋,才覺得漸漸好受起來。

他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要自制,要看清,誰,纔是值得他真正去關心的女生!

是屬於他自己的!

“若寒哥哥,你睡了一天,很餓吧。”面帶微笑的小云,取出一雙一次性筷子,遞到張若寒面前,很是溫柔的說,“今天晚上,食堂做了你最喜歡吃的土豆燒雞,我幫你打了一份,你快點吃吧。”

“好的。”

張若寒接過筷子,開始用起餐來。 極度寵愛,總裁的替身嬌妻 可是,本該非常可口的土豆燒雞,今天卻不知怎麼,變得索然無味起來,吃在嘴裏,一點味道都吃不出來,就連原本很空的肚子,都突然變得沒有一點食慾。

張若寒吃了兩口,覺得有點食不知味,便想看看小云吃飯的樣子。

小云吃飯的樣子,就像小云這個人一樣,很是秀氣,很有味道。

看了幾眼後,張若寒發現,小云吃得只是一份很普通的青菜,非常不解的開口問道,“小云,你怎麼就打了一份土豆燒雞?”

“呵,我去打菜的時候,土豆燒雞,就只剩下這最後一份了。”小云不經意的說道。

張若寒一動不動的盯着小云,沒有說話,只是心頭上卻異常溫暖。小云雖說得輕鬆,張若寒卻知道,小云爲了打這最後一份土豆燒雞,肯定花了很大工夫。

省工院的食堂,向來和戰場上相似,葷菜就那麼幾份,誰打到,誰就吃,打不到的話,一是將就點,去吃一頓飽含維生素的素餐。

要不就掏錢,去吃小炒,想吃什麼,都有!

看着小云弱小的身體,張若寒決定,以後再也不讓小云幫他打飯了。讓弱小的小云去和別人擠一份菜,真是讓張若寒想想都覺得心疼。

“小云,以後的飯,還是我來打吧!”張若寒開口道。

“爲什麼,若寒哥哥你天天訓練,這麼辛苦,哪有時間和精力去打飯啊。反正我下了課後,沒事做,正好可以幫你打打飯。”小云很是不解的看着張若寒,真的很希望,能爲張若寒多做點事情。

“可小云你這麼瘦小,讓你和別人一起去擠搶飯菜,會很辛苦,我會心疼的。”張若寒柔聲道。

小云聽到張若寒的話後,覺得自己真是幸福,更加堅持的說道:“沒事的,若寒哥哥。爲你做任何事情,我都會很開心的,其實一點也不辛苦啦,你就讓我天天幫你打飯吧,我真的很想多多爲你做點事情。”

張若寒看到小云眼中的堅持,便不再說話,伸出手,很是憐惜的摸着小云的小手,:“隨你吧,但記住了,一定不要讓自己太辛苦,否則就是你打來飯萊了,我也不吃!”

“嘻嘻,我知道了!”小云滿意的微笑起來。

張若寒低下頭,一點味口也沒有,隨便吃了兩口後,再次擡起頭,他看到了小云眼中射來的不解目光。

“若寒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麼心思?”小云開口問道,平常的張若寒吃起飯來,就算不能說是狼吞虎嚥,可也相差不遠,哪像今天,半天才吃了一點點。

“恩!”

張若寒點點頭,把他遇到王鳳後,所發生的事,說了出來,然後看着小云:“我知道自己不該在去問林思語的事情,也不想再問林思語的事情,可不知道怎麼搞的,因那不知名女孩的一翻話後,心裏越來越煩燥起來!”

“若寒哥哥,你真的一點也不知道林思語姐姐,到底怎麼了嗎?”小云問道。

“真的不知道,她的手機號碼,我隨手輸到手機後,就再也沒有看過。”張若寒搖了搖頭。

“若寒哥哥,我覺得你還是很關心思語姐姐的,不是說你還喜歡她,只能說,你的潛意識大概的還是很關心她的。”小云向來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接着道,

“看來六年多的感情,真不是想放,就能一下徹底放下的,就算愛情不存在了,可也許,還有親情存在吧!”

“是這樣嗎?”

張若寒自語道,自己難道真還在關心林思語?

爲了那份所謂的親情?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對面的的小云,用力點了點頭,女生超級敏銳的第六感,讓她覺得自己的話,非常正確。

“可他的男朋友是王衛啊,就算她因什麼事而哭了起來,也與我沒關係啊。”張若寒一頭霧水,問道,他想不通,一點也想不通。

“這我就不知道了。”

小云搖搖頭,突然脫口而出道,:“要不,你現在去見一下她吧,有什麼話,有什麼事,大家當面說清楚。”

“去見她,現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