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漸漸走到九年前,九年前G386出世了,目睹G386這種毒品的危害之後,心底善良的華墨決心研製出G386的解藥。

無意中得知華墨的想法和決心之後,華太北將他趕出了家門。 華墨被趕出家門之後,才十幾歲的華墨差點淪落為乞丐,直到兩年後,他遇見了冷玉的父母。 在冷玉父母的幫助下,失魂落魄的華墨重新振作了起來,踏入了校園。 也是在那一年,他認識了冷玉。 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學 如此,時間又過去了一年,時間來到了六年前。 ...

她的清白身子就這麼沒了,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了另外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的男人。

『夜店裝』傻傻的收回了自己的腿,然後就捲縮成了一團。 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向著洗手間裡面走了過去,旋即洗手間裡面就傳來了一陣嘩啦啦淋浴的聲音,而這個時候華新也被『夜店裝』美女弄出來的動靜給吵醒了,透過酒店衛生間的毛玻璃,就能看見一人站在淋浴下面。 「嘿嘿。」 華新翻身就從床上跳了下來,向著衛生間裡面走了過去。 「美女,一起吧!」 ...

血海彷彿被什麼東西點燃了一般,開始飛速的沸騰起來。

「前輩,停手!」洛天看到血主一副要拚命的架勢,連忙大喝,神魂飛回到了肉身之中。 嗡…… 黃光閃動,洛天直接取出了孽障鏡,矗立在了洛天的身前。 「該用用你了!」洛天輕輕的拍了拍孽障鏡,同時沸騰一般的血海,漸漸的安靜下來。 「嗯?」看到洛天取出孽障鏡,分魂的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顯然對於自己非常自信,認為洛天並不能真正的傷到他。 ...

平地里,突兀的颳起了陣陣的風嘯,狂風圍繞著柳雲祁劇烈的旋轉著逐漸的由狂風向著旋風轉變。

「這小子...」不由的,雲霄門長老是皺起了眉頭,並沒有再給柳雲祁多餘的時間準備,揮刀便朝著柳雲祁就劈了下去。 「鐺!」 剛剛成型的龍捲風不過是與長劍僵持了片刻的功夫便被其擊碎,當柳雲祁的雙掌拍上雲霄門長老的長劍之時,一股難以抵禦的力量是瞬間將他震的一陣血氣上涌,一口鮮血就忍不住了噴了出來,整個人一如一枚離弦之箭般被其震飛了出去。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在半空之中倒飛而去的柳雲祁是不禁看向了自己那被震麻的雙手,心中是不禁喟嘆了一聲「果然,還是不行...難道我這一生註定是要成為廢人了?」 才剛剛閃過這個念頭,突兀的,金光便緊隨著他而來,金光未到,一股銳利之氣是朝著他徑直襲來。 ...

小白在蠻獸封境離開後方昊天一直心掛,但苦於沒有辦法跟小白聯繫。沒想到事隔多年聽到小白的消息居然會是這樣的消息。

方昊天急了,道:「帝上,那小白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去救他。」 「還在妖界。妖界已經很多年與我們洪武世界隔絕,但我和相牧一直暗中有聯繫,手中也一直握有一件可以通往妖界的寶物。」,說著時姜熹將一個只有拳頭大的象形的石雕遞給方昊天。「此寶物是能一件能自由通行妖界與我方世界的空間寶物,但每一次只能一個人用。當然,如果你自身有空間寶物,你想帶人過去也是沒有問題。」,隨之他將如何使用小象石雕之法告訴了方昊天。 「好。」方昊天將小象石雕接過來。 「離開洪武世界你的實力雖然會大打折扣,但我相信你能夠幫小白力挽狂瀾的。」姜熹道:「放心去吧,我會化身進入武館替你當武師教導那幫小孩。」 方昊天感動道:「謝謝。」,他知道姜熹是近距離保護他的父母和妻子。雖然以他父母和妻子的實力也不需要怎麼保護,但有姜熹在身邊護著自然更讓他無後顧之憂。 ...

半刻鐘不到,將近兩米長的巨形石斑魚就被他吞吃完畢,只剩下一些李沐白不願意碰的內臟和一副巨大雪白的魚骨。 在吞吃石斑魚肉時,李沐白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那些精氣不但能補充元氣,還能療傷。

當石斑魚肉被李沐白吃完之時,他身上的傷已經癒合了大半,只剩下一些鱗片上的划痕,和一些細小的傷口,而且那些傷口也在持續癒合中。 吃飽之後,飢餓感消失,李沐白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看了眼石斑魚剩下的骨架,突然,一顆綠豆大小的水藍色顆粒從石斑魚的內臟中掉落,引起了李沐白的注意。 這是一顆水藍色的透明晶體,在李沐白的感知中,它裡面充滿了能量,那能量的強度大概和自己體內的氣流能量差不多。 「這是石斑魚體內的能量,變成了結晶?」不管了,先帶走再說,嘴巴一掌,將那顆晶體藏在了嘴中。 隨後看著那石斑魚骨架,李沐白內心一陣嘆息,「是你先要吃我的,物競天擇,現在被我吃了也怪不得我。」 ...

黑風道宗大門前,各位弟子一個個失魂落魄,心裡空空的,不知道是什麼一股滋味。

「這麼漂亮的美女,居然成婚了,孩子都這麼大了!」 「媽的,看他們兩個親吻,看得我jj梆硬。」 那名身材魁梧的弟子長嘆了一聲,靠在大門前,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嘆息道:「罵了隔壁的,活二十幾年,還不如一個小孩,我草!」 「也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誰,能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肯定不是一般人吧!」 「命苦啊!~~~」 ...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讓整個帝都都地動山搖,整座府邸還有周圍的府邸都在瞬間夷為了平地,那爆炸的氣浪讓天空中幾艘玄力飛船也衝擊得爆炸碎裂,對楚府採取行動的一個聯隊千人的禁衛隊就這樣全軍覆沒了,場面慘不忍睹。 皇宮裡,輝煌大帝左弘圖臉色陰沉如水,玉妃在一旁也噤若寒蟬。 得到楚府發生強烈爆炸而讓千人禁衛軍全軍覆滅時,輝煌大帝卻是面無表情。 「陛下,天魔女已在玉涯山上被包圍,她現在正是最虛弱的時候,一定能夠滅殺這魔女。」一個一臉黃須,身著鋥亮重鎧的將軍大聲道。 「沒錯,二帝四王中的二帝與天都世家老祖出手,再加上滅神鼎這神寶,就不信天魔女不死。」另一個身著文士袍的老者道。 ...

「我提醒你,天妖谷很危險,而且裡面不能用任何的寶物。」

看著楊風,帝女笑呵呵的開口,善意的發出了提醒。 看楊風這樣子,楊風是主動想去天妖谷的。 自己就算將天妖谷說的再危險,他也是要去的。 自己提醒他一句根本就沒用,如果楊風僥倖從裡面逃脫,有自己這句提醒,楊風也不能怪罪到她的身上。 她一向都是如此,算的很是精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