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天奇也不管伊峰如何想,他只要能不引起自己父親的擔心就行。

伊峰也感覺到自己兒子是故意隱瞞事實,轉移話題,但他也不生氣,只要自己兒子變強了就行。至於其他的,他這個做父親的也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天奇也長大了,也應該有自己的秘密了。如果自己刨根問底的話,反而會引起父子之間的矛盾。「好了,這是就此打住吧,只要你以後好好修靈就好了」伊峰在定住自己的情緒之後,道。「那爹,你找孩兒來有什麼事情嗎?是不是去學院的事情?」天奇也歡喜伊峰能不再提此事,不然自己說出事實來,那將更會百口難辯。「嗯,不過天奇,此次見你來是想讓你先去下青雲宗」。「先去青雲宗幹什麼?」天奇有些納悶,他以前雖然去過青雲宗,但是那還是很小的時候的事情了,他自己對青雲宗的模樣都記不太清了。此次伊峰叫天奇去青雲宗,天奇自然是有些吃驚。「你也知道,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就要開學了,你和韓薰都可去參加入學招生了,你姐姐天雪也在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呆了四年了,有她庇護著你們,這樣會比較好一點。」「爹,這我知道」天奇也知道了伊峰想讓自己去下青雲宗,好與含蓄一起去學院。「天奇,你也不小了,以前是父親管束你太多了,這幾年你跟著你的老師在外修靈,我就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能約束你,你想想這四年裡,你跟老師在外面闖蕩,進步了都少,從苦行六階到現在的入靈四階,那即使是天才都不可能完成的,可見我兒並非池中物,如果我在這麼管束你下去,恐怕扼殺你天賦的就是我這個不稱職的父親咯。」伊峰說著說著,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了一絲微笑,回想起天奇從遇到神秘老師到現在,天奇的成長堪稱是『變態天才』,而這變態天才就是自己兒子,他能不高興嗎?「爹」其實天奇從未怪過自己父親,但是聽到自己的父親竟如此說,天奇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的那種深深地疼愛,天奇也是個性情中人,頓時便眼含淚水了。「呵呵,天奇,我可連馬車都準備好了,你不會說你不想去吧」伊峰呵呵道。「去,我去,父親安排的我都照做,只是娘那邊···」「呵呵,你娘可是我的軍師,我都想通了這事,她怎麼會想不通呢,其實你去那的各種事宜都是她一手操辦的呢」伊峰眼神微微一愣,但是眼睛一溜,道。「那父親,我什麼時候動身?」「就現在吧,你先去下青雲宗,反正順路,和韓薰一起去吧,這次青雲宗那邊可能會派人送你們去,所以你雲爺爺就不送你去了,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點。」天奇此次出行,伊峰的確沒有拍任何人跟著天奇去,其實不是什麼青雲宗的人會帶天奇他們去,而是如今西部地區的情勢又惡化了,伊族的所有人都進入了緊急狀態,實在是抽不出高手來送天奇,如果派個一般的人去送天奇,那還不如不派呢,除了問題有可能反而成為天奇的累贅。天奇當然不知道伊峰如此匆忙地要送他去上學,其實另一個更大的原因是伊族危險了,白宗開始有行動了。「那娘現在在哪,我去問候她再走。」「你娘····」伊峰真打算說如霜有事要辦,正忙著,但是此時如霜從他後面出來了。如霜走了過來,輕輕地把天奇抱入懷裡,撫摸著天奇的頭,之後才緩緩的道:「天奇,去吧,到了那要好好努力,不要太貪玩了。」「娘,我知道了」。「嗯,去吧,馬車我已準備好了,就停在家門口,你一路小心,爹和娘就不送了」。如霜有些含淚道。「那,爹娘,恕孩兒不孝,不能在陪在爹娘的身邊了」天奇說完,便轉身走了出去,其實天奇也是在忍住淚水,他也生怕自己在爹娘面前哭起來。伊峰看到天奇漸行漸遠的小背影,直至消失在視線中之後,才緩緩地道:「你怎麼又出來了?難道你捨得讓天奇一個人出去闖蕩?」「不出來,那豈不是讓奇兒感到奇怪?身為娘的都不來送送他。」「唉,要不是白派現在逼得太緊了,伊族的越來越危險了,也不至於讓下一輩這樣受苦呀」「峰哥,不要自責了,也許這對於他們是一種鍛煉的機會呢?」「呵呵,還說我,昨天誰哭了一夜啊?」 第三十九章青雲宗青雲宗坐落在青雲峰,距離伊府有上百里路,天奇趕車也趕了兩天才到,其實天奇要快的話,只要一天左右就能到達,只是他對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還不是很了解,故而他便借著趕車的這段時間好好查看了自己一番。路途雖然顛簸,但是天奇很快就進入了那種玄妙的境界,過了大約有一炷香的時間,天奇才緩緩的真看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其實此次他認認真真的查看了一番自己的身體,不但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反而他發現丹田裡有一顆靈珠在慢慢旋轉,而自己好像居然無時無刻都在吸收靈珠的周圍擴散的那一絲絲氣息,雖然自己只能吸收了那擴散在自己丹田周圍的那一絲少的不能再少的氣息,但是這絲氣息很明顯,能轉化出無比龐大的靈氣,天奇猜測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帝之本源。靈珠的帝之本源好像是無窮無盡的,猶如一片汪洋大海,而且天奇就是岸邊的一個小窪坑,沒有水時,大海里的水就會流入,當自己的小窪坑滿水時又會自動停止吸收汪洋大海里的水。所以天奇只要體內靈氣不足時就會從靈珠中吸取一丁點帝之本源來補充靈氣,使得天奇能常常處於靈氣飽滿的狀態。天奇這才能明白原來靈珠竟然有如此神效,以後與人交戰的時候就可以持續久戰了,無論誰若遇到此等美事時,不高興的笑成傻子都已經是很不錯的了,而天奇卻只略微的笑了一笑,便又回到了平靜,如果是其他人知道了的話,一定會以為天奇完全被這等美事嚇得變白痴了,但是天奇是什麼人,那是聽過玄老講的大世面的人,怎會因為這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而大驚失色呢?天奇此時卻在想另一個問題,靈珠真的能讓人長久的處於靈氣飽滿的狀態嗎?如果是這樣,那麼為什麼自己的老師吸收了靈珠,但是他卻一樣要休息,要修靈。在半路的時候,天奇停車下來試了一下自己的猜想,他找到一篇樹林,在樹林里,天奇東跑西跳的,瘋狂的揮霍自己丹田裡的靈氣,才發現,自己吸收靈珠帝之本源的速度比起自己揮霍的速度慢了不知道多少倍,也就是說,天奇體內靈氣的恢復能力只是比一般人稍微快了一點而已,所以當天奇一下子把體內的靈氣揮霍完了之後也會像其他人一樣有虛脫感。並且天奇還發現,自己體內的靈珠只能供應靈氣,養丹田,而他所散發出來的那股靈氣並不能自動淬體,除非自己用打坐在體內運行這股靈氣,才能養經脈。至於靈珠是不是會帶有其他一些什麼好處,天奇嘗試了很多遍,但是並沒有發現,其實天奇已經很知足了,什麼事情最終還是都得靠自己的努力,如果一任讓自己藉助外物,到了後來反而會不利於自己的修靈。兩天過去之後,天奇就到了青雲峰的山麓處,天奇抬頭放眼望去,整座山峰高入雲霄,氣勢磅礴,而且山麓處立了一塊大的山門牌------青雲峰,雖然天奇小時候來過這,但是長大,懂事了得他再次見到這座大山時,還是感慨萬千,「大自然真是巧奪天工啊」。天奇順著山路慢慢徐行,這山路由於青雲宗的弟子常常上上下下,所以很是平坦,馬車都能輕鬆地上去,沒有什麼難走的地方。大約順這著山路走了有十里左右的路,天奇前面慢慢浮起了一個宗派-----青雲宗。這大門威武聳立,建築物更是古樸高大,而且巧奪天工之造化,巧利地險,天塹,保護著這宗派。天奇的馬車徐徐趕來,停在了青雲宗的大門前,此時青雲宗的大門前早已有了幾個人影了,人影最中間的是一位儀容安靜,含笑默默,體態較為嫻熟的美麗女子。此女子約十三四歲模樣,但是成熟之態,依然盡顯。此人正是韓薰。「怎麼,一個大美女在等我?伊某受之有愧呀!」天奇帶有點戲謔的笑道。「伊少爺,我們小姐可是在這等你老半天了」韓薰身邊的一個小丫鬟俏皮道。天奇下了車,緩緩走到眾人前,對著眼前臉蛋上已泛著一絲緋紅的美女道「怎麼,我趕了兩天路,難道就不請進坐坐?」「哦,快請」韓薰此時被天奇望著,一時不知所措,只得含糊的連忙道。天奇進去之後,韓薰緊跟著進去了,天奇的馬車也有青雲宗的其他弟子給牽引了下去。天奇由青雲宗的弟子帶到青雲宗大殿前,此殿安靜異常,而殿前的正位上坐著一位較之天奇三叔年齡差不多的中年人,只是這中年人儀容溫和,氣宇宣揚,大有一派之主的風範。此人青雲宗宗主,韓青,元靈一階強者。而其下旁邊坐著三位長老,其中最靠近韓青的一位長老就是曾在啟靈節天奇與韓薰訂婚時,去過伊族的那位。幾人看見天奇時,眼睛微微一亮,眼神中閃爍一絲不可思議的目光。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小輩天奇拜見宗主」天奇拱手道。「呵呵,還什麼宗主,這不見外了,還是你以前跟著你大哥天豪叫我韓叔好聽!」韓青呵呵的道。其實天奇也不習慣這樣叫韓青,但是天奇沒想到韓青竟會搞出如此盛大的場面來接近他,青雲宗的高手都來了,一些門內弟子也來了,這不得不讓他注意一點禮儀。「是,韓叔」天奇微微笑道。此時韓青也叫人讓天奇坐下,而韓薰則坐在天奇的旁邊。一番寒暄過後,韓青把一些弟子叫了下去,人太多就不好說話了。只留了幾位長老。天奇把伊峰要他帶來的一些書信及一些禮品獻了上去。「韓叔,這是家父要我帶給你的一些東西」天奇小心的呈了上去。至於那書信,韓青並沒有馬上打開,而是先收著,而目光卻落在了那幾個小玉瓶。韓青親自打開其中一個玉瓶,一股淡淡的清純葯香就充滿了整個大殿,韓青眼睛一亮,歡喜的道:「這,這是下品元丹,碧瑩丹,具有強心活血,鞏固境界的丹藥。」「韓叔,我父親聽說你巧得天機,突破宗靈境界,故而特意送上這枚丹藥,希望能對韓叔有所幫助」。「天奇,還得謝謝你的父親了,我們十幾年沒見,但是這情義一點沒減啊!」韓青剛剛突破宗靈境界不久,真需要這種丹藥鞏固境界,這可是雪中送炭啊,雖然不是青雲宗買不起下品元丹,而是在這菲利帝國的邊界地區,下品元丹實在是有價無市啊。而韓青也聽說韓薰說了,天奇拜了個神秘老師,不但是個修靈強者,而且還是個煉丹高手,今天他也不得不信了。「韓叔,另外幾個瓶子里也有些下品元丹,這隻能略表我們伊族的一絲心意罷了」。青雲宗上上下下至少有幾百年歷史,但是丹房裡也就幾十枚上品靈丹,但是元丹沒有。這青雲宗簡單天奇帶了這麼好的丹藥來,能不高興嗎。隨著幾個幾十歲的人與一位才十一二歲的人的不斷交談,兩者之間的隔閡也漸漸消失了,許久之後,幾個人幾乎是嘮家常般,無話不談。通過此番對話,韓青也打心底里喜歡上了自己的將來的女婿,越發覺得天奇不是一般之人了,自己有眼力。天奇和他們聊了大半天之後,便也累了,於是韓青吩咐韓薰親自為天奇安排生活上的事情。韓薰也樂意為之。離菲利帝國皇家學院開學還有一些時間,天奇被留在青雲宗住上幾日,天奇也沒有反對,反正時間來得及,當然他在這幾天里也沒有閑著,而是在籌謀一件事情。接見完天奇之後,韓青叫了韓薰過來,叫他好生招待一下天奇。順便問了一些事情、「韓薰,天奇這幾天就留在宗內住著,你要好生招待」韓青含笑道。「爹,只是當然,我會安排好的」韓薰於公於私,她都會做好。韓青也很放心。「韓薰啊,為父我可真是有眼光」韓青還是忍不住對自己選擇天奇做女婿的做法讚賞幾句。「爹,你都說了好幾回了」韓薰微紅著臉,羞澀道。「呵呵,女兒,你不知道,今天正在令父親大吃一驚的不是那幾顆丹藥」「那是什麼?」韓薰不明白了,那幾顆丹藥對於青雲宗來說,可是一份十分貴重的禮物啊。「而是爹的眼光」韓青笑呵呵的道。「爹,你又不正經了」韓薰怒怒的道。「呵呵,哪有啊,你不知道,天奇的修為可是遠在你之上了」「在我之上?」韓薰自從遇見天奇之後,知道自己遇到了另一個天才,她回青雲宗之後可是每天苦練,才達到了入靈二階境界。但是此時天奇還在他之上,韓薰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你可知道他現在的境界是什麼嗎?入靈四階!」韓青的眼神中都透漏著一絲讚嘆不已的眼神。「什麼?這,這怎麼可能?這是不是人啊」韓薰有些失控的道。能在十一歲的時候達到入靈四階,那是什麼概念,恐怕菲利帝國都找不到第二個了。在別人眼裡,韓薰是個天才。但是韓薰與天奇比較起來,那天奇不得稱之為『變態天才』?「但是,更令我吃驚的是他的身體,就憑他的身體,完完全全可以和入靈**階的相比,這可是變態的不能再變態的天才啊」韓青嘖嘖稱奇道。韓薰現在完全處於震驚中,開始時她還希望自己能跟天奇比試比試,但是現在不用比試了,結果很明白,這真是太打擊人了,要不要人活呀。過了許久,韓青才說出重點道:「韓薰,我希望你能守住天奇」。此話一出,韓薰就明白了自己父親的意思,是啊天奇太優秀,太突出了,很少有那個女孩子不會對天奇動情,此次去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天奇絕對會成為『名人』的,但是自己能守住天奇嗎?韓薰其實心裡一點底都沒有。「父親,我知道了」韓薰微微苦笑了一下,無奈的退了下去。韓薰心裡嘆道,此時真的該想想了。 第四十章去學院天奇在青雲宗住了下來,日子過的倒是很清閑,不過韓薰老是隔三差五的過來看看,聊天說地的,這舉動令得許多暗戀韓薰的少年弟子對天奇投入憤怒和嫉妒的眼光,但是還是很少有人敢對著天奇大大出手,以釋『奪愛之恨』。不過,誰不說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呢,深愛之下、、、必有勇夫嘛,天奇也常常接到一些青雲宗弟子的挑戰,不過天奇對此也只能表示無奈,只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不過天奇幾番出手之後,那些青雲宗弟子便再也不敢出手了。他們也知道了此次是碰上釘子了,他們心裡一個個暗嘆,這伊族的小子還是人嗎,這他媽的也太變態了吧。天奇露出幾手之後,的確沒有什麼少年在向他挑戰了,不過令天奇更無奈的是好不容易解決掉一個麻煩,這又引來了一波麻煩,青雲宗的可不只是收男弟子,青雲宗還是有許多的女弟子的,而且其中有幾個、長的能與韓薰有的一拼了。美女配英雄,情書一封封,媚眼一個個,天奇那個汗顏啊!天奇摸了摸額頭的汗水,只能對那些東西選擇視而不見了。連續幾天的雨天好不容易過去了,總算是放晴了。「天奇,原來你在這練功啊」在青雲宗的後山的一個密閉小叢林里,韓薰看見有一個黑色小身影在樹林間不停地穿梭,周圍樹木也搖晃的沙沙作響,便走過去微笑道。「呵呵,怎麼有事情嗎?」天奇一個翻身跳躍,便站立在了韓薰的前面,紋絲不動。「你這是練得什麼武技呀,居然達到了這種地步」韓薰有些小驚訝的道。韓薰看到天奇身影舞動,還帶有陣陣與空氣摩擦發出來的響聲,周圍樹木都撼動了,正所謂武之極者,響聲如雷,撼天動地。很明顯天奇對這門武技已經是練得如火純青了。「呵呵,這叫赤練拳,只不過是中階武技罷了」在一年前玄老走後,天奇便在伊族藏寶閣里找到了這部武技,感覺威力挺不錯的,但因為是一部殘缺的武技,傳聞這只是上部,沒有下部,伊族便隨便把這部武技放在了一個中階武技部,其實天奇也不知道這部武技如果是完整的話是什麼等級的武技。但殘缺就殘缺,天奇由於好奇裡面的功法都很獨特,所以便練了起來,誰知練了一年才算是把上部練得功德圓滿。「中等武技?居然這般厲害?我練得《青雲劍決》恐怕也就這個威力」韓薰有些吃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