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沒有點頭,而是不可思議地打量着葉天,然後轉身對旁邊的老師說道:“我拿不準,你試一下。”那老師點點頭,和他換過位置,然後對葉天說道:“你再全力對我出手試試!” 呼——

葉天再度出拳,其聲勢與第一次如出一轍。“噗”以掌抵住葉天的拳頭,複測葉天的老師身上藍光一閃,同樣眉頭微挑,臉現驚容。等到葉天收拳而立,那位老師徑自拿出一張卡片填道:玄品八班。然後遞給葉天。臺下的人幾乎沒人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都知道了葉天確實在這最後一次過關了,想看黃品一班笑話的人終究沒有看成。接着,兩位老師沒有多說,直接開始公佈這一次被淘汰的人名單。最後一個月的測試和淘汰就此告一段落,凌風歡呼着跳上臺,當他發現葉天居然還是和他一個班的時候,更加高興了。學院深處的一條小路上,兩個青衫中年人並排走在路上,正是前不久負責最後一次黃品生測試的兩位老師,此時兩人邊談邊走。“你感覺他的那一拳有多大的力量?”第一個老師問道。“大概有一萬二吧!”第二個之前在臺上不苟言笑的老師笑呵呵地說。“一萬二!好一個木系天才!”老師雖然也親自測試了葉天,但還是忍不住感嘆,“那可是中級武士不控制屬性之力的全力一擊了。這小子,天賦異稟啊!這下可被你撿到寶了!”“呵呵呵!”葉天自和凌風等人分開後,最後一次回到自己的臥室。從明天開始,他就要搬往學院深處的玄品區了。天心學院,越往內品級越高,也是按照天地玄黃四品分成環帶形的四個區域。此時的葉天,並沒有修煉,而是想起一個月前被古軒帶走的情景:葉天被拉着迅速地騰空,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學院深處的一座小院中。這處小院雖然不大,但古色古香,處處透着一股神祕而又充滿生機的味道。葉天一到,就感覺精神一振。一路之上,葉天已經知道了這個藍衫中年名叫古軒。兩人來到屋內,古軒手一揮,一道綠色光芒從他手上射出,在空中化爲一個巨大的光罩將二人罩入其中。這時古軒說話了:“你飄零劍技應該已經修成第一式了吧?”“是!”葉天點頭,沒有一絲驚訝的表情。“是不是感覺再也無法寸進?”“是!”這一次,葉天眼中有些驚奇。古軒微微一笑,道:“不用感到奇怪,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爲與帶你來此有關。你有沒有聽過三百年前的事?”葉天心中一動,搖頭道:“不清楚!”“要說三百年前,就先要從四百年前說起,”古軒目光微擡,望穿了時空,沉浸在回憶中,“那時候的天玄強者輩出,高手如雲。而在那個羣星閃耀,燦爛無比的光輝時代,一個人如同彗星一般劃破長空,出現在世人的眼中。那個人,叫做葉飄,一個二十歲便已突破武宗,踏入傳說級的傳說。”葉天靜靜地聽着,他已經聽出來,這個叫葉飄的人肯定是自己葉家的先祖。“葉飄出生在一個偏僻小村,少年時進入天心學院,然後迅速崛起,不久後就站在了天下強者的頂峯,也將你們葉家帶上了巔峯。整整一百年,葉飄幫助葉家站到了頂級家族的行列,獨霸一方。這時候,葉家其他有些族人也都發展起來,有三人突破到武宗,晉入無上武道。但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讓葉家萬劫不復的事。”見葉天還是端坐靜聽,臉色平靜,古軒爲他的沉穩暗暗點頭。接着道:“就在葉飄如日中天的時候,突然有一天,全天下的傳說級強者都開始圍殺他。”“什麼?”葉天駭然驚呼,“爲什麼?”古軒搖搖頭,道:“關於這個,當時的我也不清楚,不過現在雖然我知道了,卻也不能告訴你!”然後接着道:“當時的葉家迅速地被人摧毀,只有兩三個族人帶着家僕逃了出來,他們後來逃到了現在的飄葉城。”“那葉飄呢?”葉天知道,當時的葉家完了。但還有個縱橫天下的巔峯人物呢?“葉飄?”古軒的臉上閃過一絲激動的莫名神色,不過轉瞬即逝,還是平靜地說道,“葉飄最後被全天下的傳說級人物追殺到一處地方,身處絕境,最終迫不得已,以身祭劍,生平第一次用出一式與敵同毀的劍招,一舉幾乎屠盡天下近百名傳說級強者。”“什麼?”葉天大駭,一招殺盡全天下傳說級人物,這是什麼威力?這還是人的能力嗎?此時葉天才知道,原來三百年前天下傳說級人物消失一空,是自己的先祖幹出來的壯舉。想到當時的先祖葉飄站在巔峯,仗劍傲立,笑傲天下的風采,葉天忍不住心神激盪,豪情萬丈。古軒嘆了口氣,道:“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天玄大陸的靈氣迅速潰散,突破武宗晉入傳說級越來越難,只有兩百年壽命的武宗一個個耗盡天年,遺憾地逝去。天玄曾經的流金歲月一去不返了!”葉天這時總算知道了關於葉家的來龍去脈和天玄大陸的變故,雖然有些地方還不明白,但葉天心裏清楚,那是自己實力還未到的問題。古軒能對自己說這麼多,已經算是言無不盡了。等等,武宗!剛剛古軒說武宗只有兩百年壽命,而他在三百年前就已經存在了,那豈不是……葉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古軒問:“你是傳說級?”古軒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然後道:“我們還是回到正題吧!你現在所修煉的飄零劍技第一式,只是爲你打下堅實的基礎,但是你要想在這基礎上建起一座高樓大廈,就需要學習另一門功法。”“什麼功法?”葉天聽到困擾了自己近一年的晉級問題即將被解決,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興奮。古軒微微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還是不溫不火地道:“這門功法,我自然會傳你,但傳功之前,有幾點你要時刻記住。”“第一:關於我傳功給你的事,你以後切不可向人提起,否則你的身份泄露,就會陷入險境。所以在我傳功後,你必須回去行動如常,就當沒見過我一樣,以後我也不會輕易找你。”“第二:我所傳功法,你不需要知道名字,只要按我所傳潛心修煉。這門功法和飄零劍技相輔相成,所以以後兩門功法你都要勤加修煉。”“第三:我所傳功法有個奇妙之處,就是可以模擬五行各屬性之力,以後你只能用模擬的屬性之力,不到生死存亡之際,切不可用出你自己的本屬性之力。”“第四:不到生死存亡之際,你也不可使用‘飄零劍技’對敵。當然,整套飄零劍技在你突破武宗之前,你並不能發揮出它的真正威力出來,目前你還只能通過這套劍技不斷錘鍊自己的身體,不斷增強身體的屬性之力承載力。所以你在晉升武者後,要在天心學院好好學習,儘快修到武師,然後去‘無涯閣’修煉屬性技能。”“第五:你以後就叫葉天,不要輕易對人提起自己出身‘飄葉城’。”“這五點,你應當謹記在心,因爲這關乎你的生死和你葉家的存亡。至於你心中還有些疑惑,等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古軒無比鄭重地吩咐道,“還有一點,那就是你在成爲武宗之前,不要回家。”葉天靜靜聽完,嚴肅地點頭,堅定地道:“您放心,葉天謹記在心。”雖然自己心中確實還有些地方不解,比如葉家的傳說從何而來,自己本身的屬性究竟是什麼,還有古軒怎麼會找到自己的?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三百年前爲什麼全天下的傳說級強者都要先祖葉飄呢?不過既然古軒如此說,那麼就自有道理。葉天已經看出,古軒與自己葉家的先祖葉飄的關係匪淺,從他剛剛談論葉飄時的神色就可以看出。同時,葉天更加清楚到,自己葉家如今看似平穩,但實際上是危機四伏。葉天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聽說玄清帝和拜天帝都是在三百年前消失後又迴歸的,也就是說他們也參與了圍剿自己先祖,那麼一旦被他們知道了自己和父母爺爺等葉家的餘孽,那麼自己葉家就要陷入萬劫不復了。想到自己還曾想通過玄清帝來打聽自己葉家先祖的消息,葉天暗冒冷汗。“現在,你凝心靜氣,細心感受。”說着古軒伸出右手緊貼到葉天的丹田處,一絲讓葉天舒服到骨子裏的氣感從他掌心流入葉天的丹田。這絲氣感進入丹田後,略一停留便迅速在葉天周身經脈中游走,一個周天後,便回到丹田,但毫不停留繼續按照第一週天行走的軌跡運行。如此反反覆覆。在古軒傳功導引的時候,葉天依言進入了修煉狀態。他沉心靜氣,全神貫注地運轉內勁緊隨古軒傳入身體的那絲氣感遊走全身。開始時葉天感到十分吃力,因爲那一絲“真氣”所經過的經脈幾乎是自己練飄零劍技第一式時內勁所經過的經脈量的三倍以上,也完全超出了李如令所教授的經脈知識範圍。此時葉天才親身感受到,人體內的經脈原來如此複雜繁多。這時候,葉天修煉“飄零劍技”打下的渾厚基礎就漸漸體現了出來。古軒輸入葉天體內的“真氣”明顯在質上要比葉天的內勁高上好幾個層次,因此這絲“真氣”對於所經過的經脈帶來的壓力是巨大的。幸虧葉天的經脈在之前四年中被鍛鍊得堅韌寬廣異常,否則已經被古軒的這一絲“真氣”給衝擊得七零八落,慘不可言了。葉天在細細感應了古軒傳導的“真氣”運行一週天後,已經知道了古軒這絲“真氣”只是給自己起一個引路的作用。在第二個周天剛開始的時候,葉天立刻運起內勁,跟隨古軒的“真氣”行遍全身。在第一遍,葉天運行的內勁行走得十分緩慢,整整過了兩個時辰,才完成一個周天。就爲了這一個周天,葉天累得滿頭大汗,而由於葉天體內有些經脈之前並沒有經受過內勁的衝擊,在初次受到內勁的洗禮時讓葉天感到了劇烈的疼痛。不過最終,葉天都咬着牙忍了下來。古軒微微點頭,最難的就是第一次,過了這一次剩下的就好多了。第二遍,第三遍……漸漸地,葉天進入了一個渾然忘我的狀態,內勁一遍遍自覺地在經脈中洗刷而過。古軒的手掌悄悄地收了回來,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時間迅速地流走,當天邊照射出第一線曙光的時候,葉天的身上也隱隱露出了淺綠色的光芒。葉天照着古軒傳授的功法運轉,體內的內勁漸漸起了巨大的變化。在葉天渾然不覺地運行九九八十一個周天時,葉天只覺全身一震,體內原本無形無質的內勁忽然如野火燎原般迅速全部變成了一種有形有質的氣體一般的存在。此刻葉天只覺得渾身都是力量,渾身充滿生機,說不盡的舒暢。那原本在自己感應中虛無縹緲的屬性之力,此刻葉天清晰地感覺到就存在於自己的真氣中。這些全是一種感覺,但葉天知道,自己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從今開始,自己進入修武之門了。 “現在你已經是一個高級武者了。”一旁靜靜等候的古軒見葉天睜開眼睛,微微點頭。“什麼?高級武者?”葉天猛地站起身,略一運氣,體內的真氣便如開閘的洪水順着經脈轟然而出,同時,葉天全身都綻放出淺綠色的光芒。“不錯,由於你在之前一年將內勁凝練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所以當內勁轉化成真氣後,你的真氣也相對凝練了很多。”隨着葉天運功,從他身上隱隱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自然氣息。葉天收功,臉色一整,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咚咚咚地叩了數個響頭,叩完後,葉天嚴肅地道:“多謝師父傳功之恩!”對於葉天的拜師,古軒只是點頭微笑,並沒有反對,然後他說道:“你現在所使,乃是你的本屬性之力。現在,我來傳你五行模擬的功法。”……進了天心學院的玄品區域,葉天才知道天心學院的奢華程度,每一個玄品生的獨立房間全都是由青雲石構成,自己的房間也是如此。“走吧!這樣就好了。”一直幫着葉天佈置的凌風拍了拍手。一路之上,葉天也從凌風處得知了關於自己班的基本情況:首先,自己以後就在玄品八班了,除非自己晉升到武師進入地品班。其次,班上還是隻有一位負責老師,據凌風所說,就是之前複測自己的那位老師,叫趙淵。當然,如果誰想要有自己的對應屬性的輔導老師,可以向學院申請,除此之外,學院還每隔十天就派各系老師在不遠處的玄品堂開堂講課。全班,包括自己,共有三十二個人,聽說個個都是高級武者。玄品班的教課方式與黃品班不再一樣,玄品班,給予了武修一個全自由的修煉環境,只需要每隔一個月隨老師出外歷練一次即可,其餘時間全由自己安排。今天,正是全班出外歷練的時候。不過,葉天又得知了一個消息:儘管還是自由修煉爲主,但學院又給出了一個期限,四年之內沒有晉級武士的,統統開除。說着,兩人就來到了玄品班的集合處。這時,葉天發現,這個玄品班,居然有一半是自己以前黃品一班的同學,心中十分高興。而這些同學看到葉天過來,也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哈!大名鼎鼎的葉天過來了。真險啊,差點被開除了!”不冷不熱的嘲諷,從一個正冷笑着的俊秀少年口中說出。玄品八班大部分人都轉頭怒視着這個少年,而他不在乎地擡頭望天譏笑道:“這麼看着我幹嘛?難道不是嗎?”“是挺險的!”葉天也自嘲地笑了笑,他看出來這個人是以前黃品二班的人,名叫沈千陽,總看自己一班不順眼。“哼!”見葉天居然沒有惱羞成怒,沈千陽也見好就收。趙淵老師終於姍姍來遲,看着所有人包括葉天都到了,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道:“這次的任務是去落輝山脈,每個人獵殺十頭一級玄獸的精核。”“啊!又是落輝山脈!”一個學生慘呼,他們去得最多的就是那裏,獵殺玄獸可不是個輕鬆的活,經常有人深陷險境,生命堪憂。而天心學院的宗旨是:一切靠自己。“天心學院,不是爲了讓你安逸生存,而是爲了培養經受過無數生死考驗的強者。出發!”趙淵冷冷地道。葉天暗暗點頭,他深深知道,人都是被逼出來的。而要成爲真正強者,只有在無數次生死考驗中激發出自己的潛力,才能變強。三天後,落輝山脈十里處。在落輝山脈十里到五十里的深處,是一階玄獸和準一階玄獸橫行的區域。葉天凌風一行人一路行來,並沒有遇到什麼野獸偷襲阻攔,順利進入了一級玄獸區域。剛一到這裏,趙淵老師就冷冷地擺手命令道:“兩到三人一組,各自分開!”“呃!凌風,你怎麼是金系?你以前不是木系的嗎?”葉天看着剛剛一手將一頭準一階玄獸打得**迸裂的凌風問道。“哈哈!你兄弟我可是金水木三屬性天才,你可不要嫉妒哦!”凌風臭屁地甩了甩頭,得意地道。“啊!那你測驗的時候怎麼只顯示木屬性的?”葉天疑問。“這個很簡單啊,又不是滴血測驗,只要運用木屬性功法就行了。”凌風隨意地答道。葉天聞言,心中一動,換了個話題:“對了,精核有什麼好處啊?老師要這麼多精核做什麼?”“用來做恢復靈石啊!”凌風答道,“那可是用來給所有武修迅速恢復屬性真氣的好東西。所以我們還可以多獵取一些,不僅可以拿來賣錢,還可以拿來換取恢復靈石給自己用。”凌風提醒道,“一個一級玄獸的精核就能賣一個金幣,而十個金幣就可以直接買到一顆單屬性的靈石,那可是可以幫助我們持續戰鬥半個時辰的好東西!”“噢!那我們多弄點。”葉天這時才知道這精核這麼好,心中一振。“吼——”低沉的獸吼忽然從葉天的左後方傳來,與此同時,一頭滿身彩色花紋的老虎躍在空中,撲向葉天。“斑斕虎,一階中級魔獸,相當於高級武者,我來。”凌風正要搶先出手,卻被葉天側身擋在身後。“這個是我的!”葉天笑道,同時左腳踏前半步,右手一拳沖天而起,身上綠光微綻。“噗!”葉天一拳轟在斑斕虎的肚皮上,同時左手一撥一帶架開兩隻虎爪。老虎一聲哀鳴,軟軟栽倒在地。葉天轉過身,笑對凌風道:“搞定!”“小心!”面前的凌風臉色一變,葉天只覺腰後風聲赫然,百忙之中,葉天奮力往前一跳,同時腰間一痛,一股巨力傳來,硬是將葉天跳起的身體拍落。葉天翻了個跟斗站了起來。這時斑斕虎已經被凌風攔截了下來,凌風邊攔截邊急喊道:“葉天,你沒事吧?”葉天看了看腰間,藍衣已經被虎爪抓去了一塊,但還好自己身體完好,只是有些疼得厲害,於是喊道:“我沒事!”葉天這時才明白,實戰與平常的練習完全是兩回事,與一個人自己悶着修煉更是有着天壤之別。剛纔要是這頭老虎不是用爪子拍我而是直接用牙齒咬我,那我……想到這裏,葉天冷汗直流。凌風不一會就輕鬆解決掉了那頭一階老虎,這次是真的解決了,老虎直接被開膛破肚。“你下次得小心了,這些玄獸都很狡猾!”看到葉天確實沒事,凌風一邊剖取老虎心臟內一顆淡金色的精核一邊提醒道。“好,這次謝謝你了!”葉天感激地道。凌風不在乎地搖頭笑道:“謝什麼!我們可是兄弟!”“對,我們是兄弟!”葉天這時心中大感溫暖,從來沒有過真正友情的他這一刻真正將凌風當成了生死與共的好兄弟。自從自己被老虎偷襲後,葉天不僅警惕心大增,而且在以後遇到每一隻玄獸他都全力出手,毫不留情。很快,葉天和凌風就獵殺了二十多隻玄獸的精核。這時,葉天和凌風已經深入山脈五十里。“好了,殺完這兩頭一階高級的暴狼,我們也該回去了!”一片小空地上,凌風看着面前齜牙咧嘴的兩頭青色紅冠狼,笑道。“好,一人一頭。”說着葉天長笑着縱身而起,淺綠的身影在空中快速地劃過,一個呼吸間就到了相隔五米的狼前,一拳轟向其中一狼的頭頂。與此同時,凌風默契無比地出現在另一頭狼前,豎掌成刀,斜斜切向一狼的頸部。“嗚——”兩頭狼咆哮一聲,閃向兩邊,躲過兩人的攻擊,然後一躍而起,但方向卻是大不相同。葉天的目標直直撲向了葉天,但凌風的目標卻“呼”的一下,迅速向後逃竄。凌風朝着逃走的狼怒罵一聲,然後邊追邊喊道:“葉天你等我一會,我去把那畜生抓來。”說着已經沒入叢林不見。葉天沒有在意,全神看着空中的狼頭在自己眼前放大,乾淨利落地一拳轟在狼頭的腦門。嘭——堪比中級武士的巨大拳力將狼轟得倒飛而起,落在地上後便一動不動。葉天走上前,正準備彎腰割取這頭暴狼的精核,突然警覺性大起,站定當場凝神靜聽。呼嚕嚕——一頭深青色的暴狼從旁邊叢林內走出,如鈴鐺般兇光大放的雙眼死死盯着葉天,緊接着,第二頭,第三頭,幾個呼吸間,葉天發現自己已經被近三十頭清一色的一階高級暴狼包圍。初見這麼多的兇狼,葉天只覺得手足冰涼。“完了!”一個念頭在葉天心中閃過。都說狼性喜羣體活動,怎麼剛剛發現兩頭的時候自己就沒發覺異常呢!此刻凌風已經追遠了,想逃命只能靠自己了。不過,怎麼逃,四面八方都是狼。拼了,大不了再轉世一次。葉天狠狠想到。嗷嗚——隨着第一聲狼嚎,羣狼興奮起來,都迫不及待地一躍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