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由於真氣外泄的緣故,郁方的衣服都被四散的靈氣撕得破爛不堪。

披頭散髮的郁方逐步將水靈力同化成了體內的微波真氣。 又過了一刻鐘,最後一點殘留的靈力也終於被他同化殆盡。 此時郁方丹田之內已經形成了一片不小的湖泊,沾滿了大半空間,分明是進入了凝氣境中期的象徵。 有著劍靈的看護,郁方修鍊的十分順利,剛好還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完成了這靈氣灌體。 郁方睜開雙眼,瞳孔中都逸散著淡藍色的真氣,他長嘯一聲,殘餘的靈力都被驅散。 ...

「這個時候嗎?」琴不確定地問。

「沒錯,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而且……」豐藝抬頭看了看身後的高樓,幽幽地說,「天神那個傢伙老奸巨猾,我怕夜長夢多。」 琴點點頭道:「我明白了,我這就去聯繫。」 與豐藝分別之後,琴快步走過一條條街道,然後鑽進了一間已經破敗不堪的酒吧,酒吧的招牌已經碎裂的不成形狀,半拉的卷閘門裡面黑漆漆的,顯得異常的陰森。 琴熟門熟路地順著吧台向裡面走,繞過橫七豎八歪倒在地上的桌椅,他推開酒吧盡頭的一扇門,這後面是一間小型的倉庫,堆放著各種洋酒和食品,一股腐爛陰濕的氣息撲面而來,琴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快步穿行於貨架間,轉了兩個彎,打開後門,走到酒吧後巷的石子路上,這條路在災難發生前正在整修,因此還沒有鋪上水泥,只有凹凸不平的石子橫陳在路面上。 後巷的味道更難聞,牆角堆放著四個大垃圾桶,上面盤旋飛舞著各種蒼蠅蚊蟲,「嗡嗡」的很是惱人,高牆遮擋住了陽光,即使是正午時分,這裡也顯得很是昏暗。 ...

天空中跳動著人類無法看見的大片耀眼火光,視線中交錯的景物回歸到現世安寧熱鬧的模樣,古怪的手術刀從掌心憑空消失。

懸在空中的手落下。 確認另一個自己逃走後,小姑娘緊緊揪住被血浸透的大衣,將臉埋在店員先生的肩膀上,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 似乎有誰罵罵咧咧的在跳腳。 『豈可修!日和……我的功勞又白送荒神這個傢伙了!』 ...

「我說過,我會把陳天選處理好。再給我打電話,信不信我連你一起處理了。」

陳天選咳嗽一聲,再次開口。 聲音沉穩,卻有逆天之威。 「小軒,你要來殺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最近基金跌了,心態炸了,晚些更 《孟琦》基金跌了。過幾天更 出了地鐵口,就是地下商場。和記憶中的沒有差別,除了商場掛滿了VR體驗的宣傳海報。 ...

蕭寂寒垂了垂眸,淡聲道:「我記住了,多謝喬師姐告知。」

喬月茹聽得這話,頓時揚起了明媚的笑:「沒什麼拉,那個禁地雖是我發現的,可近百年來,我次次都來探那禁地,卻始終被阻隔在外,我感覺那裏肯定就是梵天秘境真正的傳承所在,我是無緣了,但蕭師弟可以去試一試。」 蕭寂寒聽着喬月茹的話,心裏卻想的是顏姝告知他,在她推衍天命之後,發現這秘境中有他的一段機緣。 當時,他對這話嗤之以鼻。 推衍天命乃是折壽之舉,那個惡毒自私的女人,怎會為他推衍天命?! 可如今,他卻有些動搖了。 ...

無極:「嗯,量力而行。等過段時間,我處理完資源星的事情,去找幾個團隊,清理清理蟲族,殺殺BOSS。」

「大佬!嗚嗚嗚,我離得近啊,求帶。」 「嗚嗚嗚,怎麼辦,我隔着幾百萬公里啊。要飛好久好久。」 曾軼銘聽刀疤這樣說,強壓住心中的狂喜,沉住氣看了他一眼,這個項目終於是有驚無險地拿下了,但是隨之而來的問題也來了,啟動資金從哪裏來呢?前面刀疤也是有投入的,就看怎麼談了。 「農老闆,請問你是現在就清理退場,還是折價賒欠給我呢?」 錢,小明是沒有的。 ...

是小舞!

聽見小舞的聲音,玉小剛頓時安心了許多。 唐三他們怎麼會在礦場?莫不是弗蘭德那老傢伙搞的鬼? 弗蘭德啊弗蘭德,你可真是個壞東西,我就這一個絕世好苗子,你居然讓他去挖礦? 等我問清楚了,一定要好好罵你一頓! 玉小剛想着,快步走到小舞那邊。 ...

「誒…..古往今來,強者為尊,你既然是咱們這裡武功最強的,這幫主之位自然由你來做。」百里東君說道。

「不不不.....百里大哥你若不做這幫主之位,那我秦玄即刻離去。」秦玄說道。 「這......」百里東君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唉......你們倆誰做幫主不都一樣嗎。」白鳳見局面有些僵持說道。 「好,那就這麼決定吧。」百里東君說道。 「嗯,我覺得由白兄和舞姐姐作為咱們的執法長老,不知各位意下如何。」秦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