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半月兒過,這一日,霧氣繚繞的山腳下,趙天再一次來到了這裡,他欲再次登山。

轟隆隆!

空氣發生大爆炸,趙天躍起,如同一架超音速戰機一般,禁止網上,朝著深處而去。

他自信不會再像之前那麼狼狽,無懼於那些古老的場域,想要去深處探個究竟,如今的他相較於之前,戰力何止翻了一倍!

山路兩旁,一株株古松蒼翠,根根松針晶瑩剔透,嗖嗖的破空聲響起,千萬根松針如同飛箭一般激射,鋪天蓋地的朝著趙天落下。

「正好試一試五行內煉術。」

趙天微笑著自語,身體中臟腑同時共鳴似在演化五行,有五種顏色的光閃耀,隨之她的五官也發光,整個人的氣機都變了。

一根根晶瑩剔透的松針靠近,鋒銳之氣瀰漫,彷彿要將一切洞穿而過,但是卻沒有。

砰砰!…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松針在進入他周圍十米后就紛紛爆炸,潰散的青金色能量反而滾滾的湧入了他的身體中,被吸收。

身體之外像是有一圈黑洞,一根根松針爆炸,化為能量被它吸收,這種可以滅殺一般王者的攻擊,非但沒有傷到趙天,反而被利用。

這顯得有點不真實,這種表現也與五行內煉術能夠擁有的效果並不一樣,與廠里不符合。

其實準確的來說,這其實並不是純粹的五行內煉術,他接觸五行知道最早,也研究得最深,結合五行拳與自身封號境界后的場域自創出了這一法門,稱為五行混洞!

雖然五行混洞並不完美,還非常的粗糙、原始,但是其可以將外界一切能量在一定範圍內分解為五行能量反而進行吸收這種思路卻很光明,很有前途,他覺得這種法應該不會落伍,可以伴隨自己一直變強。

樹榦光禿禿,一根松針都沒有了。

山路上趙天被淹沒在青金色的光芒中,光芒漸消散,直到過了很久,這片地方才徹底暗淡,他開始繼續登山。

「絕大部分五行能量都消散了!真是浪費。」

走在山路上,他忍不住嘆氣,覺得五行混洞想要達到預期中宛如黑洞般的效果還有一段不知多少漫長的路要走,如今也就能夠起到一些輔助作用罷了。

山腳下,又來了幾位老人,他們盯著上山的那條路,眼神複雜。

「你為什麼不攔著那孩子?太危險了!」

半晌之後,一名瞎了一隻眼睛的老人最先開口說道,他的眸子很亮,盯在了老村長身上。

老村長沉默,似在出神。

「老大你很清楚那裡面究竟有什麼,那小子死了不打緊,可我們這一族離開的希望卻不知道又要等到什麼時候。」

「是啊!你還攔著我們不讓我們動手,現在怎麼辦?」

周圍幾名老人臉色都很難看,同時說話的時候情緒也很不穩定,從他們身上一股股恐怖的生命氣息向著四周擴散。

老村長淡淡的看了一眼眾人,不緊不慢的道:

「始祖留下的預言你們忘了?」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山路的盡頭是一幫平台,碎裂的白玉石板,而這裡也僅僅只是處于山腰,望向深處依然霧靄瀰漫。

一塊巨大的石碑,方圓三四丈,倒塌在角落裡,它的表面出現了一道道深刻的抓痕,似乎遭遇到了某種可怕生物的破壞。

嗖的一聲,空氣被割開,趙天渾身纏繞著天青色,橫渡虛空而來落在了那片平台上。

他抬頭瞥了一眼平台上方那條隱沒在更深處的道路,隨即轉過頭來盯著石碑,仔細感應,認真而嚴肅,十分的鄭重!

石碑應該是古物,沉澱著歲月的厚重,然而表面上本來應該刻有字跡的地方卻被無數的傷痕破壞,無法辨認。他覺得石碑表面的傷痕像是一種長著尖銳的指甲的生物破壞的。

石碑附近散落著一根根紅色的毛髮,一指多長,猩紅的有些妖異,艷麗中更透出一股魔性。

趙天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不知覺間,他覺得身體有點發冷,周圍的氣息越發詭異了。

手臂發光猶如美譽朝著一段紅色毛髮抓去,他覺得眼前這些東西很詭異,或許與這片區域的破敗有關。

然而,莫名的,竟起風了。

一陣旋風突然颳起,將一地的紅色毛髮捲入其中,根根毛髮紅的有些妖異,化作了紅色的旋風。

有莫名氣息瀰漫,在紅色的風中一種極其隱蔽、詭異的瀰漫了這片區域,他的心頭也感到了一些不適。

不過,片刻之後,趙天臉上卻露出了古怪之色,並未有什麼其他動作。他發現那股氣息除了讓自己心頭不舒服以外,竟然事實上根本無法影響自己!

這很詭異,雖然皮膚能夠感覺到確實有詭異氣息試圖滲入,但完全沒用,無法靠近皮膚。

紅色的腰封在這片區域盤旋,片刻后又莫名消散,而那一根根紅色毛髮卻消失了,如今這片平台變得安靜。

自己似乎對這股氣息有些熟悉,準確的說是見過類似的能量性質,他想起了在國外的時候,那位詛咒王子身上的氣息很相似。

曾經的海外仙山,如今卻不祥充滿了詛咒!

隱隱的趙天可以感覺到,前方的道路上那種詭異的氣息越發濃郁,詛咒之力前所未見。

趙天運轉五行混洞,身體每一寸都流轉光澤,他決定繼續上路,想要探尋一個究竟。

因為前方已經出現了一些建築的廢墟,與之前所見的不同,這些廢墟在霧氣中影影綽綽,但是還有部分保留完整。

雖然已經殘破,但是他不願放棄有可能存在的機緣。畢竟這裡是上古遺迹,居住過真仙與神靈。

一路順利,沒有受到場域攻擊!

這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不符合與常理,更深處的防禦應該更加恐怖才是,然而現在一路長驅直入居然沒有受到絲毫攻擊。

趙天驚疑不定,隨著時間推移心中漸不安,他決定不再繼續深入。

閣樓殘破,有一小半都倒塌了,一尊雙目圓睜的不知名神像側倒在門邊,破敗的門半掩著,但是裡面黑暗。

停下腳步站在這座閣樓前,一路而來直道到了這裡,總算有一座建築倒塌的不是那麼嚴重,或許還有東西存在。

進去看一看,無論是否有收穫都不再繼續前進,畢竟前方未知的危險充滿了詭異與不確定,讓人有了不安。

趙天推開門走了進去,雙眼中兩朵火苗亮起,驅散了黑暗,將房間中的一切盡收眼底。

他不由長鬆了一口氣,沒有想象中的危險突然降臨,桌椅等物品散落滿地,非常的破敗與凌亂。

咔嚓!

一邊掛在牆上的寶劍還沒有被觸碰到,僅僅是靠近引起的動靜,就讓其表面寸寸龜裂,爆碎成一堆碎屑。

漫長的歲月過去,天地枯竭,仙人離開,這片區域都破敗了,也許這把劍曾經是一件強大的法兵,但是如今已經腐朽。

仔細檢查了一番,趙天不由得有些失望,這間房間中有很多東西,材料很珍貴,然而如今卻全部都腐朽了,輕輕觸碰就會破碎,沒有任何作用。

「有些奇怪啊!即便天地枯竭,在時間的沖刷下流失了大量的靈性能量,這些珍貴的寶材也不應該完全腐朽。

何況據老村長所說,由於外面存在著古老的封印,這片獨立空間從未真正枯竭,始終都有一定精氣能量。

閣樓角落處一處小門虛掩著,裡面的房間有小半已經坍塌,被各種碎石瓦礫所掩埋。不經意間,他來到了這裡。

一堆烏黑髮亮的石頭,嬰兒拳頭大,表面有光澤,小半都被掩埋。

黑火石!

趙天驚喜,雙眼放光盯著那些石頭,她一眼就認出了這一堆石頭的來歷,正好是一種火屬性的材料,可以修復部分萬靈火池的本源。

黑火石是一種用途十分廣泛的珍貴材料,本身具有極其濃郁與純凈的火屬性能量,可以用來鑄造蘊含強大火屬性能量的法兵。

萬靈火池當初構成本體的基礎材料,就是由十餘種火屬性神石構成的,而占最大部分的就是這種黑火石。

如今這個時代,黑火石几乎絕跡,想要尋找只有進入一些古老遺迹,而且必須是上古時期的。

黑火石那一級別的材料在上古時期並不算珍貴,甚至可以說是普通,其通常的作用會被用來煉器、煉丹所用,類似於現代工業中的煤炭,可以大幅度提高溫度。

趙天一下子將房間中散落的黑火石全部收起,速度十分的迅速,他開始清理那些殘破的瓦礫與碎塊,要將下方被掩埋的挖出來。

估計這間房間以前可能是煉器室,準備了不少的黑火石作為燃料,如今倒是便宜了自己。

他如同一陣狂風,迅速就將房間中的一堆碎石瓦礫搬開,祭出萬靈火池將那些之前被掩埋的黑火石全部收起,一乾二淨。

然而對於她而言還是太少了!

趙天有點不甘心,全身發光運轉生命能量,他決定將這間房間附近的殘破瓦礫全部掀開,仔細的搜尋。

同時,他心中也暗自打定了主意,過了石碑后看到的那幾座廢墟也不能放過,等將這座閣樓廢墟挖地三尺,,回頭就去仔細看看那些廢墟。 一座閣樓矗立在山道旁,布滿了灰塵,很殘破與腐朽,而不少部分已經化作了廢墟,碎石瓦礫,殘垣斷壁。

趙天雙眼明亮得嚇人,熾熱,帶著喜悅盯著面前的一堆殘破廢墟,他要將這些地方都挖開尋找可能存在的寶材,此刻的他很期待。

天青色的狂風平地而起,如同有風暴降臨在了這裡,一跟天青色的龍捲風柱直上天空。

呼呼的風嘯之聲尖銳刺耳,打破了這片區域的寧靜,天青繚繞不散蔓延一片片廢墟。

雖然風很大,堪比十幾級的狂風,但是廢墟中那些殘破的雜物被拋飛的速度卻十分有限,更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井然有序,並不凌亂。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沉澱,深層次領悟自身生命層次蛻變后發生的一系列變化,他對於『風神變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如今對於風的掌控力已經大增。

事實上這種修鍊速度很嚇人!趙天估計之所以會這樣,多半是因為這門法來自於那個夢中的世界的原因,至今依然偶爾會夢到那個紅衣小女孩在村莊中修鍊。

並且,它凝聚了真靈,即便微小,但本身層次太高,卻也讓自己悄然間發生了改變成為了真正天才!

狂風呼嘯,各種灰塵與殘破的石塊被陸續拋飛,落在遠處,很有秩序。

然而在下一刻,妖邪突然來臨。

當一面數千斤的殘破牆壁被揭開的時候,十分突然的,從其下方一隻手伸出,而表面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紅色毛髮。

指甲尖銳閃著幽光,五根手指清晰可見,那是一隻人類的手,如今卻布滿了紅毛,詭異中亦有不祥。這隻手的主人或許曾經是人類,但是卻遭遇到了可怕的不祥變得十分的妖異、陰森。

「什麼味道?」

趙天狐疑皺起了眉頭,他聞到了一股有點奇怪的味道,感覺很不舒服,反胃噁心,卻又說不出來究竟是什麼。

他不動聲色悄然提高了警惕,仔細的觀察周圍,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攻擊,感覺危險。

這是屍體的味道,而且還是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的!

終於想起來,趙天已經感覺頭皮發麻,渾身發光就想要衝出這片廢墟。

砰的一聲!他的身體如同一顆炮彈被直接轟飛,閣樓剩餘部分另外一座道觀廢墟僅剩的一間大殿全部爆碎,化作齏粉,他狠狠地撞進了山地之間。

後背處血肉模糊,有晶瑩的神血淌落,爪子抓的很深可以見到骨頭,感覺有種種污穢、陰暗徘徊在血肉中,使得傷口無法閉合。

趙天心中有些驚懼,盯著原先所在處那道紅色毛髮的人影,想要儘快離開,開始緩緩後退,他聯想到了許多東西。

海外三大仙山都是上古時代的遺迹,曾經居住過仙人,然而後來卻遭遇到了不祥,化作死地,會見到各種各樣的詭異,十分的要挾!

尤其在這裡見到一具屍體,莫名會感到驚悚,難道這是一句曾經仙人的軀殼,經歷了漫長時間,如今化作了污穢的邪物!

不知覺間,竟起風了!

一陣陣紅色旋風平地而起,詭異而陰森,艷麗而刺目,不祥中更有一種魔性的力量,透著妖異。一根根紅色毛髮在風中飄揚,而它們也將這片區域暈染成了猩紅之色。

詭異的紅色風中那道人影突兀的消失了,突然出現在趙天背後,幾乎就是近在咫尺。

下一刻,紅毛怪物速度十分的迅猛,抬手抓向了趙天的脖子。

趙天高度戒備,雖然沒想到對方速度會如此恐怖、詭異,但是在攻擊到來的時候,身體本能應激而發,他全身上下猛然爆發出無比熾烈的光,極致炫目,身體前傾躲過攻擊。

同時一隻腳向著後面狠狠抽出,流轉光芒,如同一把不朽神金鑄成的天刀,鋒銳氣機瀰漫,要將前方的一切劈殺!

轟!

猶如雷鳴般的聲音炸響在山林,空氣被打爆,有光芒噴發將那裡淹沒。

趙天咬牙轉身殺了回去,運轉各種法與紅毛怪物竭力抗衡,他覺得自己的速度遠遠趕不上對方,不能只顧著逃跑。

紅毛怪物整個身體都長著毛髮,看不清面容與表情,而那雙眼睛卻一直緊閉,沒有睜開,它低吼了一聲,化作一道紅色的旋風沖向了趙天。

砰砰!…

不斷碰撞將這片地方打爆,能看見一塊塊巨大的岩石突兀的爆炸而開,化作齏粉,兩道身影徹底消失在空氣中,僅僅有一道道因為碰撞而產生的空氣波紋可以看見,因為他們交手的速度太恐怖了!

最終的結果是,趙天催動了身體中的神秘黑色珠子,三尖兩刃槍復甦,將紅毛怪物劈成了兩半。但是他也受傷了,有些嚴重。

腳步踉蹌差點跌倒,趙天苦笑著搖頭,為了擊殺強敵他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整個胸膛連同小半個腹部都差點被對方貫穿,如今上面也有一道道抓痕,晶瑩的血肉倒卷隱隱可以見到溫潤如玉的骨頭。

尤其紅毛怪物的攻擊中帶著一股十分詭異的力量,侵蝕了傷口處的血肉,自己的軀體難以恢復。

趙天站在紅毛怪物的屍體旁,對方究竟是誰,好奇而疑惑,他低頭準備檢查屍體。

下一刻妖異怪物身上的紅色毛髮自動脫落,被風吹動化作了紅色的旋風,根根鴻毛飄得到處都是,其中不少都落在了趙天身上。

咦!

很驚訝,紅毛脫落以後出現在眼中的竟然是一具女性的軀體,面容蒼白,頭顱還算完好,看容貌應該只有20多歲。

心中正在疑惑,趙天卻猛然臉色大變,此時此刻他突然感覺皮膚很癢,彷彿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鑽出來。

一根根紅色毛髮從血肉中生長而出,有莫名氣機在周圍瀰漫,周圍的黑暗廢墟中彷彿有一雙雙眼睛冷漠的注視著自己。

趙天心悸,有一種驚悚感,他知道事情嚴重了,最好趕快離開這片不祥之地。

此刻他想到了很多,在他登山之前山腳下的村莊中有老人曾經說過,遭遇到了未知的危險就立刻下山,他們有辦法解決。

幾乎與此同時,不遠處的一座廢墟猛然向上拱起,一塊殘破的瓦片滾落,同樣長著紅色毛髮的手從中伸了出來… 轟的一聲,土石迸濺,大地都被炸開了一塊塊磨盤大的石頭彈飛上半空,又在空中爆炸成粉碎。

煙塵瀰漫中,一道人影一掠而過。

緊隨其後,十幾道身影正在追殺,而他們的速度快得驚人,可以見到紅色的異風隨之而動。

他們都長著人類的樣子,渾身覆蓋著長長的紅色毛髮,猩紅的有些瘮人,太魔性了!

周圍紅毛怪風繚繞,詭異氣息瀰漫,一根根紅色毛髮很艷麗、透露著不祥,趙天感覺到自己周圍的契機被悄然改變,有莫名的力量在深入自己的身體。

如今他正在被追殺,很狼狽與糟糕,他沒有來得及衝出這片廢墟區域就被一群突然從廢墟中爬出的紅毛怪物給包圍了,拼盡全力才殺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