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題外話------

婦女節樂樂! 「與神獸實力相比的魔獸?」戰神聽到張碩的話之後雙眼發光了。

在加入了死神冒險隊之後,戰神的戰鬥次數就變少了,雖然說以前當戰神的時候,偶爾都會與光明陣營或者黑暗陣營一方的主神鬥上一斗,哪怕斗得不是很頻繁,但也斗得很歡快。

可現在加入死神冒險隊后,實力得到提升了,但戰鬥的次數卻是減少了,讓戰神有些不習慣,再加上這個世界比起奇幻世界要強的感覺,讓戰神都有了探險的樂趣。

「怎麼?想要去那探探?」張碩看著戰神躍躍欲試的樣子,就已經看出了他的想法。

那處魔獸森林,張碩自然也是想要探索清楚的,在沒有獲得斬魄刀與黃金聖衣力量的時候,張碩的力量在內層遇上的第一頭虎類魔獸就用上了最大的力量去戰鬥,而現在張碩的實力,倒是可以好好的探索了。

「是啊,頭兒,咱們挑個時間去探索探索吧。」戰神連點腦袋道。

張碩點了點頭,對於那片未知的區域,張碩自然也是有探索的想法的,只是之後忙了一段時間,讓張碩沒有時間過來重新探索而已。

在有了這個想法后,張碩自然也做出了探索計劃,而此刻最重要的,還是先舉行一場歡迎會,歡迎精靈族的加入。

精靈族的加入,讓整個探索隊的成員多了起來,不管是不喜歡戰鬥的精靈還是實力出眾的精靈,都能夠給基地帶來發展。

而精靈族的數量,比起張碩手下的3個種族都要多出很多,讓人手缺乏一下子得到了極高的緩解。

「下次我們也邀請矮人族過來吧,想來矮人族肯定會答應的。」自然女神對著張碩道。

此刻眾人坐在了一處高台上喝著酒,看著下方吃著自助餐,同時在相互聊天認識的各個成員,眾人也在這裡商討了以後的發展路線。

自然女神覺得這樣的團隊真的很不錯,沒有了高高在上的威嚴,但卻多了很多輕鬆的感覺,至少有了這麼多的同伴后不再有以前那種孤獨的感覺了。

「不錯,矮人族不僅僅有戰士,還有大量的技術人員。」張碩點頭說道。

不管是精靈族的加入還是矮人族的加入,都能夠讓這個世界的探索力量變得更強更好,至少不用在擔心人口缺少的問題了。

歡迎會非常的順利,精靈族已經熟悉了新的家園,也認識了新的朋友,而精靈女皇也帶著精靈長老們與X教授等領袖們商討起了她們的工作安排。

加入了這麼一個大家園,自然也要為這個大家園付出,張碩並沒有過多的管理這個世界,但方針還是必須有的,哪怕她們在這個世界可以安安穩穩的生活,但也必須要工作的。

張碩則是帶著戰神等冒險隊成員,再帶上一些無人機進行魔獸森林的記錄后,直接開啟了任意空間門傳送到了魔獸森林內部。

魔獸森林內層邊緣位置是張碩之前來到的地方,所以完全可以建立起一個任意空間門。

當張碩等人來到這裡后,自然女神馬上就感覺到了這裡的不平凡,這裡的木系元素太強了,強大到了就是精靈森林都遠遠比不上的程度。

「如果讓自然之樹在這裡成長的話,怕自然之樹都有可能成長到超越我們主神的層次。」自然女神說道。

即便她已經修鍊了斬魄刀體系,也覺醒了屬於自己的斬魄刀,但自然女神知道,主神的成長比起其他的生靈都要差多了。

主神靠著自己天生的優勢在奇幻世界成為最頂上的存在,但也因為這個天生的優勢,讓他們的成長變成了最差的存在,而自然之樹是自然女神發現的,開始的時候自然之樹並不是很強,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自然之樹已經成長到了僅次於主神一樣的存在,而這還是因為自然之樹在精靈森林中已經成長到了極限的情況。

如果讓自然之樹在這木系元素更加濃郁的地方生存,成長到超越主神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

「這裡的生命非常的強盛,怪不得能夠出現強大的魔獸,這個世界的等級真的是深不可測。」戰神也是點頭道。

強大的環境鑄造強大的生命,單單一個魔獸森林剛剛踏入內層的區域就有這樣的環境,自然是能夠鑄造出強大的生命來的,而戰神此刻也已經躍躍欲試了。

「頭兒,你說在這個魔獸森林的深處,會有什麼樣強大的魔獸呢?」大地女神問道。

按照現在的情況,大地女神都懷疑,這個魔獸森林的深處,怕是有主神都能夠幹掉的魔獸,比起他們的世界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進過,好了,不用多說了,我們進去吧。」張碩搖了搖頭道。

這一次死神冒險隊的成員都來了,包括張碩在內的8名小隊成員,都跟隨著張碩進入魔獸森林的深處。

當張碩等人走了不到百米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向著眾人發起了攻擊。

這一次的攻擊可不是上次張碩進來的時候遇上的虎類魔獸可比,那頭虎類魔獸出手,怎麼都是怎麼都是霸氣出場,而這次眾人遇上的,則是一頭刺客型的魔獸。

這頭刺客型的魔獸一出手,眾人臉色一變,而它攻擊的對象,則是走在了張碩左側的自然女神。

「哼!!」

自然女神的反應也不慢,特別是在這種木系元素極其濃郁的地方,自然女神一下子就消失了,而她剛剛所在的地方變成了一根木頭。

「有點意思啊,這不是火影的替身術嗎?不過卻是比較高明了不少。」張碩看著自然女神的出招想道。

而那道黑影來勢不減的擊中了自然女神替換過來的木頭上,瞬間將這快木頭轟成了粉碎,變成了一股灰燼衝擊了過去。

「力量好強,速度更塊,讓我看看你是什麼東西?」戰神出手了,根本就不用張碩提示,他就已經一劍命中在了黑影上。 接下來的好些天,醉家一家四口到處玩,補回很多一直想一家人做的事。

就是,離渦覺得有些奇怪,這些天某人竟然沒再抗議她不帶他玩,還給她收拾東西送她出門,像個送老公上班的小妻子一樣。

白天他就出去忙,也不知道忙什麼,晚上絕對會在她回去之前先回去。等她回來臨幸似的洗完澡換好睡衣笑眯眯的坐在床上等他,還主動給玩累了的她按摩,賢惠體貼得她毛骨悚然。

這樣的反常她絕不會認為某少爺轉性了,就是不知他在悄咪咪又折騰些什麼!想到他頭上非要給未來女兒扎的小草,她唇邊的弧度就軟軟的好笑,眸底是星星點點的璀璨晶亮。

高奢男裝品牌店內,「寶貝?女兒?」一隻縴手伸到她眼前來回晃動。

離渦微微眨眼,不著痕迹回神,淺笑應聲:「嗯,媽咪。」

「想什麼這麼入神?叫你好幾遍了,還是你看中了這雙袖扣?」甜朵拉笑眯眯的湊到女兒旁邊,隨著女兒的視線低頭看去。

飯後甜朵拉提議來逛男裝店,讓女兒給默默暗示她的父子兩挑選衣物、配飾。雖然這些在醉家都有頂級品牌純手工製作加專人搭配,可父子兩就是想讓寶貝女兒(妹妹)給親手挑選搭配。

所以一家四口逛到了高奢男裝品牌店。

離渦聽到母親說的,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一排男士袖扣的玻璃櫥窗前。而她的視線無意識落在的是一雙九宮格的鯨尾袖扣上。

暗紅色和黑色的碎鑽不規律地填在九宮格內,配色叛逆桀驁別具一格,碎鑽的耀眼讓它的奢侈質感立現。在眾多的昂貴袖扣中異常閃耀出眾,頗有種唯我獨尊高傲。

她微怔的看著,這雙袖扣很……騰曳感覺。

「寶貝,你看中的就是這個對不對?好漂亮,這雙袖扣給人感覺比阿曳還阿曳。」甜朵拉雙眼發亮的指著櫥窗里那雙九宮格碎鑽鯨尾袖扣說道。

她聽著母親的話彎了眼睛,原來不只她一個人覺得,而且剛好配上騰曳剛到的法式雙疊袖口的襯衣,應該會很好看。

她輕咬唇看向漂亮年輕如少女似的母親,聲音有些羞的期待:「那,買?」

甜朵拉肯定的點頭:「當然買,千金難買心頭好,這多襯女婿啊!要是我一個人在逛,看到了我也會買回去給女婿,簡直跟專為他設計似的。」

某稱呼讓離渦粉透了小臉,眸光也綴上了動人的微赧。

剛讓人包起來抬頭就看到了颼颼冒著涼氣看著她的爸爸和哥哥,她抬手蹭了蹭發燙的臉頰,趕緊低頭再選兩雙袖扣給孩子氣吃醋的二人組。

從男裝店出來,各自提著寶貝女兒(妹妹)給選的衣飾的醉言君和醉允陽俊美的面上也還是沉得厲害,惹得甜朵拉咯咯咯直調笑兩人。

離渦見狀,心裡又是羞又是好笑。

她忍笑主動挽上醉允陽,看向母親說:「媽咪,明天早上我們不出來了好不好?」

甜朵拉一愣:「怎麼了?寶貝累了嗎?要不要晚上讓呂一安排推拿師……」

離渦認真搖頭打斷:「不是啊,只是我明天想做蛋糕,做甜品花費的時間長所以明天上午應該沒有時間出來了。」

甜朵拉眨眼嬌笑,心有靈犀配合:「嗯?寶貝怎麼忽然要做甜點了?你不是都嫌工序多?」

醉家所有人都很愛吃專門跟過頂級法國甜品師學過的女兒做的甜品,家裡無論男人女人都愛,就是她很難得才動手一次。本來回家機會又少、工序繁複,每次做甜品時花費的時間和心思少不到哪兒去,所以很難得吃到,偏偏家裡人垂涎得不行。

「因為我忽然想起來好久沒給爸爸和哥哥做甜點了,對不對哥哥?」離渦笑著晃了晃醉允陽的手臂。

醉允陽淡淡看了眼妹妹,緩緩『嗯』了聲,然後又不看她繼續走著。

醉言君抿唇被老婆挽著,聽到女兒說的,眼裡閃了閃。

甜朵拉收到寶貝女兒眼神示意,清了清嗓子:「那,是做樹莓巧克力慕斯?還是巧克力聖代?這兩個媽咪都想吃。」

離渦微用力搖頭:「不是,我要做蒙布朗和香草焦糖泡芙還有巧克力爆漿小蛋糕,爸爸和哥哥愛吃這個。我這次特意給爸爸和哥哥做的,媽咪的等下次好不好?」

「怎麼只做你爸爸和哥哥喜歡的,寶貝你偏心!」甜朵拉不滿噘嘴。

某父子兩俊臉上自以為不動聲色的開始緩和,眸里星星閃閃。

「媽咪乖,這些天都陪你做你想做的了。今天開始該到爸爸和哥哥了,我愛媽咪也愛爸爸和哥哥的。」她說完更緊的挽住醉允陽,腦袋也靠了上去,充分表達她說的愛。

她又自然的另一隻手挽上剛好走到她身邊的醉言君:「還有爸爸,我可愛爸爸了。」

得,這一挽就成了一家四口手挽手的並排走著。

醉言君把手臂往寶貝女兒的方向送了送,方便她更好地挽著,面上也淡淡『嗯』了聲。

直到上車,醉家母女微垂的臉上是同款濃濃的偷笑;醉家父子的唇邊是同款暖柔、眸色是同款溫軟縱寵,心情從沉冷醋意到沾沾自喜的滿足自以為遮掩得很好。

所以男人也是需要甜言蜜語和直言直白的哄。

晚上,回到『今迷』離渦一踏進卧室就愣了下,因為黑乎乎一片沒有人,那個這些天都乖乖等她臨幸的「小媳婦兒」不在,她有些不適地挑眉。

今天就覺得奇怪,往日即使沒鬧她也會信息不斷,管家公似的『你在哪兒、吃飯了嗎?喝水了嗎?中午吃的什麼、下午茶喝的什麼、好玩嗎、在逛什麼買了什麼』等等。可是今天竟然沒有,一條信息都沒有收到,她發出去的行蹤他也沒回應,像失了蹤似的。

她微蹙眉,不喜歡自己這個比喻,一天沒找到醉丹芙就特別反感這個猜測。放下手裡的袖扣袋子,拿出手機就撥了出去。

沒有人接,一遍、兩遍、三遍…六遍都沒有人接聽,聽著手機里無人接聽的『嘟嘟』聲,沒有由來的她的心有些沉。

極品養成系統 她面色微涼的找出阿恆的號碼撥了出去,『嘟嘟』同樣沒有人接聽,從來沒有發生過連阿恆也不接聽的情況。這時她的眸色開始沉冷,握著手機的指尖無意識微顫。

離渦抬頭剛好看到陽台外幽邃冷涼的夜,黑暗一片彷彿心中的微懼正張牙舞爪企圖將她吞噬。

靜寂得沒有一絲聲音的卧室,忽然『啪啪啪』她身後的卧室門猛地被急急拍響,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她的心開始不安失律。

開門的手不自覺有些微抖,是呂一,是今天跟在騰曳身邊然而現在雪白襯衫上沾了不少血跡有些虛弱的呂一。

「小姐,阿曳少爺出事了。」

腦海里有些轟然的恍惚中,離渦好像聽到這一句,隨即她只覺渾身發軟,宛若全身的力氣被一瞬抽離。

心,直墜深淵。 轟的一聲暴響,戰神的巨劍戰無敵將黑影轟了出去,而同時也讓戰神感受到了這道黑影的力量,絕對不下於奇幻世界中的那些神獸。

「好!!」

戰神想要乘勝追擊,但此刻那道黑影已經緩過勁來直接避開了戰神的攻擊,迅速的向著一處方向隱匿而去。

「那是一隻黑豹!!」張碩說道。

這隻黑豹的能力不簡單,至少速度快,隱匿能力非常的高,就算被戰神轟中而受傷,但並沒有讓它的天賦能力消失。

如果不是張碩靠著強大的靈魂感知能力,那麼可能都看不出這道黑影就是一隻黑豹,甚至都以為是一個影子。

「這是什麼魔獸?我居然看不出它的身份。」戰神說道,同時看向了張碩。

不僅僅是戰神,就是自然女神以及大地女神都是如此,戰神感知不出黑豹的情況,而大地女神與自然女神也感知不出來。

而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在黑豹藏起來之後,不管是自然女神還是大地女神都察覺不到它的位置。

「這裡的魔獸也太強了吧?」三皇子有些咂舌道。

就算他們是團隊中的墊底,但也沒有那麼差吧?看著那頭黑影魔獸出手,他們居然有反應不過來的情況,這讓他們對這裡的危險性都感覺到了十分的擔憂。

「剛剛那是一頭黑豹,那隱匿手段和刺殺手段是它的天賦能力。」張碩說道。

這黑豹的隱匿手段很強,但張碩還是感知到了,這樣的魔獸殺手在張碩看來也是個十分棘手的傢伙,至少比起之前遇上的那頭虎類魔獸都要難纏。

「光之箭!!」

張碩一瞬間武裝上了射手座黃金聖衣,而後直接使出了光之箭向著一個方向射去。

這一招出手得很快,可以說就是所有隊員甚至黑豹都沒反應過來,張碩的光之箭就已經轟在了黑豹的身上。

黑豹慘嚎一聲直接露出了身形,沒有了天賦能力的加持下,黑豹隱匿的手段一下子就消失了,而大地女神也瞬間出手了。

一支泥土的手從地面上快速的伸了出來,直接就抓在了黑豹的身上,大地女神微微一用力,瞬間擰斷了黑豹的腦袋。

「它就是隱匿手段、逃跑手段強而已,正面對抗應該不夠看吧,剛剛能夠擋下戰神你的攻擊,估計也是因為他的能力。」大地女神說道。

這樣的情況,讓戰神也只能點點頭了,戰神明明感覺自己的攻擊擊中了黑豹,但黑豹明顯並未有什麼特別的情況,甚至受傷都沒看到。

「這個黑豹的天賦不錯。」張碩也有些認可了。

幹掉了黑豹,取走了它的魔晶,這是一枚黑暗屬性的魔晶,其中的黑暗元素十分的精純,也讓自然女神3位主神感受到這方魔獸森林中的魔獸的強大。

「繼續深入。」張碩對著眾人道。

這一次張碩自然不可能僅僅只是幹掉一頭魔獸就罷手了,這一次實力有了足夠的增強,又有了眾多幫手,那麼當然要好好的探查清楚這個森林的情況。

自然女神與大地女神兩人在森林中探索絕對是非常拿手的,特別是自然女神,在這裡簡直就是她的主場。

眾人一路深入,幹掉了不少實力強大的魔獸,收取了大量的高品質魔晶,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收穫。

而這一天,自然女神突然感應到了什麼,對著眾人說道:「團長,我好像感應到了一個強大的植物生命。」

自然女神感應到的,自然是非常強大的植物生命,不然絕對不會讓自然女神都上心,而能夠有這樣的情況,絕對是不會比自然之樹差的植物。

「是什麼植物?」張碩問道。

「還不清楚,不過我感受到它有著非常強大的生命力,一點也不比自然之樹弱。」自然女神搖頭道。

雖然自然女神掌握著木系法則,能夠與植物進行溝通,但那也是實力比她弱小的植物,一個生命不在自然之樹之下的植物,還是有能力拒絕自然女神的溝通的。

這方世界可不是主神最強的情況,自然女神也知道這方世界肯定有比自己強大的存在,但第一次被植物拒絕溝通,還是讓自然女神感到很意外的。

「那麼我們過去看看。」張碩說道。

發現了生命力如此強大的植物,甚至連自然女神的溝通都拒絕了,那麼肯定不是簡單的植物,所以肯定要去看一看的。

自然女神薇拉帶著眾人快速前進,沒多久就來到了這株巨大的蔓藤植物面前,這是一片蔓藤區域,整個蔓藤區域中沒有其他一丁點的植物,可以說這裡都是這株蔓藤的地盤。

「它的攻擊性很強,地域性也很強,我們如果進入它的區域內,馬上就會被它攻擊。」自然女神說道。

雖然這株蔓藤拒絕了與自然女神的溝通,但不代表自然女神無法探知它的一些情況,而這片區域,絕對是一片死亡區域,一旦有魔獸不知道情況進入這裡,那麼絕對會被這株蔓藤吃掉。

「有一股香味,看來它是通過香味來吸引獵物過來的。」張碩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