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再說下入境。

古木和龍靈闖陣已有一年時間,此刻他們在經歷最後一個劫難,而這個劫難則是心魔考驗。

所謂心魔考驗,就是從武者自身幻化出來的虛影,它是武者本人也是虛幻存在,修為和思想完全和武者相同。

想要破陣而出,就要將其擊敗。

當年的古木費了千辛萬苦才將自己心魔擊敗,可謂耗費了不少心神,吃了不少苦頭。

如今再次面臨心魔,他經驗豐富,又是心如止水,泰然處之,最終在十天後將自己心魔化去成功破陣而出。龍靈緊跟其後也破去了心魔。她雖然是初次闖陣,但和古木一樣都經歷了本心考驗,況且在闖陣前也獲知會有心魔一關,所以早就有所警覺,能破陣而出自是順理成章。

兩人順利破陣后,立在天地間的闖陣榜上,位列第一的五行天君被擠到第三位,因為排在第一、第二名的分別是霸齊和龍靈,與此同時,洪亮的聲音在天穹傳遞:「龍靈、霸齊闖陣成功,歷時一年零七天,修為化臻期九十八力!」

聲音穿透虛空,傳遞在千里開外,久久未消。

毫無疑問。

當聲音響起后,當闖陣榜發生巨變后,諸多準備進入大陣以及在城鎮的武者紛紛大驚。

「化臻期的武者竟然闖陣成功?」

「太不可思議了!」

「他們怎麼做到的,而且只用了這麼短的時間!」

眾人開始議論起來,言語間充滿了難以置信。

這可以理解。要知道九天連環大陣存在已久,闖陣榜的前十名榜單從誕生后就沒變過,如今卻被打破了,而且還是兩名化臻期,實在有些石破驚天了。

荒廢城鎮的客棧內,正在修鍊的田田聽到洪亮聲音,微微睜開眸子,先是有些獃滯,旋即釋然笑道:「古木,你果然不簡單。」

古木和龍靈闖陣成功,預示著就在今天大陣闖關通過的級別終於從至尊期拉到化臻期。

不知未來會不會有更為驚艷的強者出現,從而打破霸齊、龍靈的紀錄呢?也許不會再有,也許還會有更為強悍的天才出現,但至少不是現在,或許在遙遠未來,或許是另一個故事的主角,攜逆天之氣,牽佳人玉手,再次踏入大陣,最終將岳父和岳母的紀錄給破掉了呢。

……

闖陣成功后,古木和龍靈被傳送到一片虛無之地,而在他們正前方有著一片黝黑的漩渦。

這便是通往中空境的入口!

曾經的古木就是這麼闖關成功,然後沒有經過域主的認可進入了中空境,而前世的修為是至尊,如今卻是化臻期。

關雖然闖了過去,但古大少一點都不開心,原因無他,自己把自己紀錄刷新,但名字卻是霸齊。

「哎!」

古木長嘆一聲,可謂鬱悶非常的道:「早知道就不和那傢伙換腰牌了。」

龍靈聞言,掩口笑了起來。

這就是罪有應得啊,這就是無恥的後果。

「走吧。」

古木調整下心態,然後牽著龍靈小手,走向漩渦,等待他們的將是三境中空境! 她還在煩惱,該怎麼帶走他們比較好。

現在現成的機會就送上門來了,真是不能更棒了!

慕靖南瞥了陳尋一眼,謊話真是信手拈來。

這麼好的技能,怎麼不去找個女朋友呢?

陳尋輕咳兩聲,「21歲啊……」

「怎麼了,不行么?」牡瑤笑意一斂,「那你們理想是幾歲?」

「……???」

「我可以變聲。」牡瑤捏著嗓子,聲音立即變得甜甜噠,完全像個青春期少女一般:「叔叔好,我是牡瑤~」

慕靖南:「……」

陳尋:「……」

靠!

她還真會變聲!

牡瑤恢復了自己的嗓音,「怎麼樣,可以么?」

陳尋是服氣的,豎起了大拇指。

牡瑤雙手抱拳,「客氣客氣。」

慕靖南揉著額角,「行了,別貧了。」

他指了指沙發,示意牡瑤坐下。

重生之莫曉 牡瑤悻悻的退回了沙發坐下,「哎,到底什麼事嘛?」

「別裝了。」

牡瑤神色微怔,眼眸眯了眯,揣摩著,他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

慕靖南冷笑一聲,「你以為,你和慕言禮還有安璇的關係,能瞞得住?」

要想證明他們之間的關係,只要一根頭髮就行。

她天真的以為,他不會懷疑么?

牡瑤靠在沙發上,嘖嘖兩聲,「這就沒意思了。」

「不承認?」

「我承不承認,又有什麼用?反正你已經認定了結果,不是么?」牡瑤依舊在笑,笑得像個狐狸一樣。

指尖輕叩著桌面,「牡瑤,別裝了。你幾次三番的想把慕言禮和安璇帶走,不就是想帶他們回家么?」

「隨你怎麼說咯。」牡瑤不承認,也不否認。

任由慕靖南隨便說。

她都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

凌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傭人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二少,二少不好了!」

「發生什麼事了?」

「安璇小小姐,她……她吐血了!」

吐血?!

慕靖南眸色倏地一沉,騰地一下站起身,疾步往外走。

牡瑤也沒有落後,聽到安璇吐血,她瞳孔瞬間緊縮。

率先跑了出去,「在哪?安璇在哪?」

傭人也是真的嚇壞了,牡瑤一問,她就跟著跑上去帶路。

焦急萬分的跑到兒童房,裡面醫生和傭人都在,臉色蒼白的安璇,正俯身大口大口的吐血。

醫生扶著她,為她擦拭著血。

「安璇!」牡瑤衝上去,一把推開了醫生。

措不及防被推開的醫生,差點沒把安璇摔了,牡瑤眼疾手快,穩穩接住了安璇。

安璇異常痛苦,血染紅了她的衣襟,被子上,也落下了點點滴滴的血。

「安璇,安璇你沒事吧?」牡瑤抱著她,小心翼翼的擦拭掉她唇角的血。

沒用的。

根本沒用。

她剛擦掉,很快,她又有血吐出來了。

安璇痛苦的呻吟,渾身都在輕顫,已經接近痙攣了。

慕靖南過來,一把從她手裡奪過安璇,「安璇,安璇。」

安璇緩緩的抬起眼帘,氣若遊絲:「……爸爸。」

「爸爸在,別怕。」

慕靖南抱著她渾身顫抖的身子,「是不是冷?」

「……痛。」 九天連環陣的另一端連接中空境,而武者若是闖關成功就會被傳送到指定地點——指引星。

所謂指引星,其實就是一個面積比較小的大陸,一眼望去平平坦坦,又被武者稱為『平原大陸』。

這裡沒有生命,只有幾座連接其他世界的傳送陣,顯得格外的荒涼。

古木和龍靈跨過漩渦來到了這方世界。

而作為曾經的五行天君,他以前來過這裡,也算熟門熟路,當即帶著龍靈飛行,前往記憶中那幾百里開外的傳送陣。

很快。

兩人來到大陸中央那座布置很多年的大陣,然後容身進去,傳送到距離祖龍天最為接近的一方世界。

在他們離開后,放眼看去一望無際的平原虛空,突然閃爍著模糊流光,旋即就看到一個嬌小玲瓏的女人出現,而她便是一年前和古木組團闖關的洛莎!

洛莎是她的假名,她的真正名字是羅剎,在魔域天被稱為『羅剎至尊』,她的義父是魔天君。

此番走出魔域天,羅剎為的是將古木帶回去。不過作為一個訓練有素的殺手,她在鎖定目標后沒有盲目的出手,而是選擇接近,從而打探出對方的底細和實力。在闖關陣中的那些天,他對古木修為有了很多了解,原本打算在出陣后動手,未曾想這傢伙並沒有走出來,選擇繼續闖陣。

羅剎至尊的修為不高,只有一百二十力,但她是魔天君培養的頂級殺手,判斷力極強,當古木選擇闖陣,經過縝密的分析,以及結合闖關陣對於古木夫婦二人的武力判斷,很快就肯定下來,兩人闖陣必然成功,所以,她先一步來到中空境並隱藏在平原大陸,等待古木出現,而這一等就是半年。

如果古木知道自己屁股後面跟著一個如此專業的殺手,肯定會很崩潰。僅僅一起闖關,就能判斷出自己可以闖陣,這也太逆天,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是要前往祖龍天嗎?」

「龍天君已經帶隊回歸,兩人如果進入祖龍天,想要動手就會變得麻煩起來。」

「看來要先一步行動了。」

羅剎站在傳送陣前微微皺眉,旋即走入傳送陣內。

……

中空境的諸多世界,不論面積還是屬性都要強於下入境,古木和龍靈乘坐傳送陣來到一處名為『巨匠大陸』的世界,論起面積規模絲毫不弱於鬼妖天這種天字型大小,而兩人走在熱鬧非凡的城鎮內,同時也發現很多化力期級別武者幾乎隨處可見。

「巨匠大陸距離祖龍天很近,所以才會如此熱鬧。」

走在路上,龍靈自發的充當導遊,畢竟她在祖龍天居住很多年,對於周邊世界都有了解。

古木微微一笑,很認真的聽著。

作為五行天君的他,對於三境世界雖不說全都知道,但巨匠大陸卻一點都不陌生。

傳聞這裡曾經誕生一名大匠師,專門為人開鋒武器類別的至寶,就連當年的造化天君在煉製出極品兵刃后也曾前來拜訪開鋒。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巨匠大陸雖然也有匠師為武器開鋒,但隨著那位大匠師離去,已經失去了曾經的輝煌。

想到武器開鋒,古木忽然間想起來那柄在太武大陸被世人稱為的『武神佩劍』。

沒有獲得記憶前,從金甲巨人口中得知此物乃極品法器,而如今記憶恢復,他判斷出那柄劍不簡單,而且似乎沒有開鋒,自己獲得以來,也從沒有真正發揮出應有的威力。

「這劍應該不是出自太武大陸。」古木暗暗腹誹,旋即搖頭苦笑,他意識到自己輪迴轉世后,再次回到曾經創造的大陸,卻有很多事情無法理解,比如雲鶴老人,這樣的武道天才為何會出現,比如斬妖劍,這種神兵利器又為何會在大陸?還有那四塊羊皮卷組成的寶圖,到底又隱藏了什麼秘密?

實在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去在想,況且很多事情不是靠想就能解決的。

古木和龍靈並沒有急著趕路,而是在城鎮內遊玩半晌,最後才慢悠悠的出城,前往千里之外通往祖龍天的傳送陣。

一路上,兩人嘻嘻鬧鬧,分外恩愛。

不過,當兩人距離傳送陣只有十多里,山林中突然竄出一道嬌小身影!

本能的,古木和龍靈修為爆發。

不過就在此時,卻見那突然出現的身影踉蹌幾步,栽倒在地,身上染滿鮮血,顯然受傷昏迷了!

二人面面相覷。

……

「這應該是一個女人。」

古木距離那倒地黑影只有幾十米,認真說道。

「我知道。」

「她應該是被武者追殺,才會落得如此地步。」

「嗯?」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你想英雄救美,別這麼多廢話,趕快去!」

龍靈笑著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