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秦趙歌終於出來了。他的身上全是血跡。不過他的手中卻攥著一顆佛珠。

。 秦趙歌手中拿著的佛珠,正是屬於如來佛祖的。

「如來佛呢?」劉俊之問道。

「勁兒用大了,一不小心將他打得灰飛煙滅。」秦趙歌笑了笑。

他已經打敗了他的對手。但這個時候他手上的佛珠立刻飛到了已經死了的地藏王身上,然後地藏王的身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被金光籠罩著。

「快退。」劉俊之看到這種異象之後,立刻吩咐所有人快向後退去。

因為他們發現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他們疏忽大意了,本來以為已經解決了對手,結果才發現根本就沒有解決掉的。本來以為殺死這兩個人之後就萬事大吉,結果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原因。

就是他們死後沒有將他們,身上所有的東西全部的融化掉,現在出現問題了。

如來佛祖所剩下的佛珠以及,地藏王的屍體,現在已經融合到了一起,所以來說他們現在,會重新復活,只不過會變成一個人而已。

這個人就是地藏如來佛或者如來地藏佛,哪種說法說來都正確。

地藏王站了起來。只不過劉俊之知道現在這個人已經不是地藏王了。自己可以稱他為地藏如來佛了。

「我不得不謝謝你們,為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這具地藏王的身體是十分美妙的。他雖然已經死了,可是他的聖人修為還沒有散去,而且我已經沒有了身體,不過這具身體說來合著正用。」地藏王開口說道。

劉俊之一聽到話之後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這個人就是現在佛,如來佛祖。

他本來以為解決掉兩個麻煩,沒有想到現在,卻添了一個新麻煩,而且,這個麻煩是最大的麻煩。

如來佛雖然沒有了身體,可是實力修為還在,而地藏王是沒有了靈魂,可是他的身體卻保持得完好無損。

所以這兩個人合二為一,並不是1+1等於2的效果,而是1+1等於3的效果。

所以對於他們現在來說,他們所要面對的就是三個聖人。

因為聖人斬三屍。除了自我施以外,其他的兩具屍體,也就是善屍惡屍,他們的實力卻不是聖人。但是現在如來佛,已經吸取了地藏王所有的力量。所以來說,他可以將善屍和惡屍打造成聖人。也就是說他們要,面對著三尊聖人,三維一體的聖人。

所以來說,這場戰爭你就進入了最激烈的狀態,只要將這三尊聖人全部解決完畢,那麼大雷音寺的覆滅就已經完成了。

可是這三尊聖人則是最難纏的。

因為劉俊之知道,自己現在根本沒有完全的恢復,因為剛才封印那序列天魔王的時候,自己已經耗費了很大的元力,而且楊柳樹,人蔘果樹以及雷霆果樹,要鎮壓著這位序列天魔王,所以這三個靈根根本就不能用了。這也就是他剛才為什麼只將地藏王的靈魂泯滅,卻沒有毀掉他的屍體,並不是他不想毀掉,地藏王的屍身,而是他確實是沒有,太多的元力,來毀掉地藏王。

現在就出現了這種狀況。這種狀況現在來說是十分糟糕的,因為自己的元力沒有完全的恢復,而且身為武神的素問心根本無法在這場戰爭中插手。

因為他們所處的修鍊體系是兩個修鍊體系,所以也就是說,他們雖然實力相當,可以互相攻擊,但是實質性傷害卻沒有那麼大。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來說,打打下手可以,但到真正,關鍵的攻擊的時候,卻辦不上任何忙。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劉俊只知道只能靠秦趙歌一個人了,自己也只是,能幫他牽制一下敵人。

而且這些亞聖和聖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就算他們想要幫忙,也只能是打打下手。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現在來說,這種局面對他們十分的不利,而且乾坤夫人和遮天公子,是不會管這件事情的,所以來說,最終還只能靠自己。

劉俊之開動自己的頭腦。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要用自己的計謀了。雖然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是無用處的,可是現在,這些計謀,哪怕只出現一小點的作用,都會對戰局十分的有利。

……

六耳獼猴看著眼前這五個人,他的心中十分的無奈,他沒有想到,如來佛竟然將這五個人復活了。

十八羅漢之一的唐僧,斗戰勝佛孫悟空。凈壇使者豬八戒。以及沙和尚,還有小白龍。

這正是當年西天取經的團隊。

天蓬元帥豬八戒迅速的飛到六耳獼猴面前,他看著眼前這個凈壇使者豬八戒。然後扁了扁嘴。因為他從那個豬八戒的身上明顯的嗅出來自己的信息。

這應該是第一紀元或者第三紀元的豬八戒。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人是死物,只不過是被如來佛召喚出來了。

被如來佛召喚出來的,還有過去佛,和未來佛以及地藏王,還有,觀音菩薩,普賢菩薩,以及燃燈上古佛。

不過這些都不是劉俊之所注意的人。

他所以注意的是面前這兩個人。

一個道人手拿七寶妙樹。

另外一個道人,高坐十二品金蓮。

劉俊之的臉如鍋底一般的黑,他沒有想到會是這兩個人。西方教兩大教主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了。他沒有想到會是這兩個人。

現在事情可大條了,因為這兩個人的實力才是,他們現在所有人當中最強的。也正是因為這兩個人的實力是所有當中最強的。

現在這個陣容已經讓劉俊之頭疼不已。

現在這個陣容已經是西方教,全體陣容。

所以今天所要面臨的是一場惡戰。而且要面對的是五個聖人。所以現在對於他們來說。人皇殿這一方的實力,現在來說,恐怕會很弱。

「道人,你那個樹不錯。可不可以讓給我。」秦趙歌這時候開口了。啊,他看準提道人的七寶妙樹不錯。覺得自己應該將這個東西,送給他的女神。

「小友說笑了,我手中這個東西,可沒有你手中的那個東西金貴。」准提道人早已經雙眼冒光,因為這個少年人手中拿的那把短劍。其品質和自己的,七寶妙樹有一片,而且恐怕更在七寶妙樹之上。

「你說這把短劍呀,既然閣下喜歡的話就送給你了。」秦趙歌將手中的劍甩了出去。

准提道人不敢大意,因為他知道這個少年雖然將自己的寶物甩了出去,可是自己也不敢輕易的去接。萬一這個人要,用自己手中的短劍傷害自己,那麼自己也就得不償失了,因為自己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短劍的功效。正是因為自己還不知道,所以自己不敢硬接。

燃燈道人看了看,這個少年。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少年人竟然將手中的兵器扔了出去,而且,對面的那個人正是以貪婪著稱的,准提道人。

只不過准提道人看,這把寶劍穩穩的落入自己的手中。

心中是十分的歡喜,他沒有想到這個少年人竟然把自己的兵器給了敵人。

這個少年人簡直是頭腦簡單。

不過劉俊芝去啊,很是放心,因為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秦趙歌已經,決定殺了眼前這個道人。決定殺掉准提道人。

因為他對準提道人的七寶妙樹,很上心。恐怕說明一個問題,准提道人恐怕會立馬死亡。

准提道人把玩著手中的短劍。他沒有想到,這樣的重寶竟然會這麼輕易的落入自己的手中。

只不過相比於貪婪的准提道人,接引道人卻發現了這柄短劍的問題。

只是因為發現這柄轉劍有問題,

所以接引道人立馬搶過這柄寶劍,並扔了出去,只不過為時已晚。

這把短劍在空中炸裂,幸虧准提道人也反應了過來。

他手中的七寶妙樹。擋住了炸裂的餘波。

只不過,就算擋住了餘波。七寶妙樹也被炸得粉碎。

只不過這時候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兩個人的身上各插了一柄短劍。

他們兩個人看著身上的短劍。同時笑了笑,因為他們發現,這把短劍雖然有一定的威力,可是對於他們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脅,正是因為對他們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所以他們兩個人也一點都不害怕。

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將寶劍,紛紛拔出,然後向前扔去。

只不過卻發現一件事情,他們的身體也跟著飛了出去。

而秦趙歌的手中拿的正是七寶妙樹。

正是因為他的手中是七寶妙樹,所以讓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一驚,因為他們沒有想到。他們沒有想到的事情。准提道人手中的七寶妙樹。出現在秦趙歌的手中。而且秦趙歌用七寶妙樹,向下打去。正好打在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的頭上。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倒飛了出去。

正是因為準提道人和接引道人飛了出去,然後他們後面的菩薩都傻了眼。他們當然知道,這兩尊道人可是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

那可是佛家傳說中的人物,他們沒有想到這兩尊道人竟然會被打飛,而且倒飛出去的餘力十分大,將他們所有人都撞飛了出去。正是因為將他們所有人都撞了飛了出去,讓這些人都不敢相信。

這兩尊大神竟然這麼快的,就倒下了,竟然這麼快的就落敗了,這簡直是。讓他們顛覆了所有的東西。

這兩尊道人飛出去之後,又立刻站住了身形。他們各自相對了一眼,終於重視眼前的這個對手了。因為他們重視了眼前這個對手,所以他們知道一件事情,眼前這個對手是不好對付的,是極其難纏的,而且他手中已經有了七寶妙樹。雖然這東西是准提道人的。但是准提道人發現他與自己之間的聯繫竟然斷了,所以准提道人知道現在這個東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不過對於現在來說。他們倆知道,一定要聯手對付眼前這個人,否則的話。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知道,現在這種狀況,對於他們來說。

才是最為緊急的狀況,因為他們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有多少手段可用,也同樣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究竟還有什麼樣的秘密可言,所以他們兩個人知道,現在只能對付這個人,只能慢慢的進行試探,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個少年人究竟有多少手段,而且已經失去了七寶妙樹,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要小心謹慎。

只不過這兩個人想的太簡單了,無論他們怎麼小心,他們手中的十二品金蓮。也順利的,落入了秦趙歌手中。

秦趙歌看了看他們兩人。然後手中立馬又,舉起了自己的短劍。然後這兩把短劍順利的進入了這兩個人的身體當中。

「好了,完成了。」秦趙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向如來佛祖走去。

然後他看了看如來佛祖,拿出了他的道果,對於他來說,要對付如來佛祖的話,只能夠將這個道果吞咽。

如來佛看了看這個道果,他現在發現一件事情。

因為他發現眼前少年人手中的東西是十分金貴的,因為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讓如來,垂涎三尺。

如來佛笑了笑,便要伸手去搶,不過他卻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的雙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被石化了,如來佛祖看到了這種情況。只是笑了笑,然後立馬將燃燈道人,抓在手中,他知道是燃燈道人偷襲了他,但是這種偷襲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正是因為這種偷襲對於他沒任何用處,所以他能輕鬆的抓到燃燈道人,只不過燃燈道人的臉上出現了詭異的笑容,然後如來佛祖發現他手中抓的並不是人。

他手中抓的是一個長毛的怪物。這個長毛怪物,齜牙咧嘴,然後,在如來佛祖的手上咬了一口。

如來佛祖立刻將這個長毛怪物甩了出去,因為他沒有想到他手中抓的竟然是一個殭屍。

如來佛祖被這個殭屍咬了一口之後。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他已經感染了屍毒。只不過如來佛祖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因為如來佛祖已經發現眼前這個少年人,已經將他,手中的短劍插在了自己的胸口。只不過如來佛祖笑了笑。現在這種東西對於他來說。簡直是根本不重要的傷,現在自己,最重要的就是解決,自己體內的屍毒。

因為他十分清楚一件事情,就是燃燈道人,曾經是將臣棺材板上的燈。

所以他能夠將將臣的血弄到手中。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知道。這才是最麻煩的東西,如果處理不好的話,自己將會有很大的麻煩。

如來佛祖盤膝而坐。只不過在他坐下來的同時。他的身邊有同時多出來和他一模一樣的兩個人。

秦趙歌看了這兩個人,愣了愣神。然後他的身邊同樣多出來,一僧一道。

除了裝扮以外,其他和秦趙歌一模一樣。

劉俊之看了看這兩個人之後,發現一件事情。只不過這件事情他也沒有想到,他也沒有想到能看到三維一體的聖人。

所謂三維一體的聖人就是三個人,同樣都是聖人。這個是普通人。普通的聖人做不到的。 神醫小獸妃 除非是那種天賦異稟。那種天賦異稟的聖人。才能成為三維一體的聖人。

雖然,劉俊之不知道秦趙歌之是怎樣做到的?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的危機恐怕解決了,因為他已經重創了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

所以來說,這兩個聖人就不具備任何威脅,而且雖然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已經消耗了大多半,可是對付兩尊已經受傷的聖人,自己的手段還是有的,更何況的事情,秦趙歌已經將他們身上所有值錢的寶貝全部都,騙了過去。

所以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這兩尊聖人,亞聖也可以將他們殺死。

素問心發現自己就算能夠壓制這些敵人。

但是他去了,發現一件事,就是他能夠殺掉的人,及其的少而多一半兒的時刻,他只能做到全線壓制,雖然殺不死他們,但是將他們的四肢打斷,讓他們沒有行動能力,這一點素問心,還是能夠做到的。

六耳獼猴面對著西天取經的五人組。他發現一個問題,就算是天蓬元帥豬八戒能夠牽制著凈壇使者豬八戒。

可是剩下的四個人,他也對付不了。

第一人數上不佔優勢,第二,實力上會被他們壓制,所以現在六耳獼猴,處於被動的狀態。

不過這個時候,天空中飛來一柄寶劍。

那層層疊疊的劍光。 二十年人間路 覆蓋在唐僧身上。

只不過唐僧笑了笑,然後身上的佛光大震,將這層層疊疊的劍光,全部震開。

景浩雖然實力不錯。可是他發現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這個和尚似乎,能夠將所有的劍氣全部的震開。

只不過他也沒有辦法,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的話,恐怕眼前這尊六耳獼猴會身陷囹圄當中。

所以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雖然知道不敵,也要硬著頭皮上。

縛愛 六耳獼猴發現自己身上的壓力大減。沒有了唐僧,至於其他三個人。小白龍和沙悟靜只是個小角色,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傷害,真正所要,防備的對手,就是已經成為斗戰勝佛的孫行者

雖然他只是齊天大聖被分割的一部分力量。可是說來,這部分力量也是十分強大的,所以跟六耳獼猴也能打成平手。

六耳獼猴當然知道孫悟空的能力,但是眼前這個孫行者絕對不是當年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因為他太弱了。因為六耳獼猴知道,就算是自己全盛的狀態,也打不過當年的齊天大聖,只是差那麼一點點,而現在自己能夠全面的壓制著孫行者,所以對於他來說,他也不懼怕。他們剛才五個人的時候,確實是難以應對,變成四個人的時候自己也應對不了,但只剩下三個人,自己要對付他們就綽綽有餘。

所以六耳獼猴手中的鐵棒,打在了孫行者的身上,孫行者的如意金箍棒也打在了六耳獼猴的身上。

兩個人以傷換傷,只不過六耳獼猴身上的傷勢要,輕微一些,因為六耳獼猴知道,眼前的人,始終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齊天大聖。

而是被如來分割出來的孫行者孫悟空。

所以來說,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哪怕他的實力十分的高深,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六耳獼猴最終還是道高一重,打的是孫行者,也就是斗戰勝佛,四處逃竄。

斗戰勝佛,將自己的真身演化了出來,他擁有三個身軀,六條手臂。它演化出來的真身,和哪吒的真身有點相似。

只不過即便演化出來真身,他手中的兵器也被六耳獼猴一一的打碎。

小白龍化出真身,纏繞在六耳獼猴的身上。

只不過我六耳獼猴並不在意,因為他知道,小白龍就算幻化出真身,也對於自己來說,沒有任何的用處。六耳獼猴立刻變成參天大猿,然後將小白龍提在手中。瞬間撕得粉碎。在撕碎小白龍之後。 極品帝王 然後又一隻腳將沙和尚他在下面。同時提住了斗戰勝佛。

然後手中的鐵棒化成一桿長槍,直接將斗戰勝佛,定在虛空當中。

「你始終是,齊天大聖的一絲力量。所以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吧。你該回去了。」六耳獼猴說完之後。收起釘在虛空中的長槍。

斗戰佛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景浩渾身淌著鮮血。因為他已經發現,他對付眼前這個金光熠熠的僧人,早已經沒有任何把握,因為眼前這個僧人太厲害了,自己的攻擊不斷對他們有用,而他的攻擊對於自己來說那就是致命傷害。

唐僧看了看眼前這個中年男子,然後將手中的缽盂,向上扔出。

只不過他手中的缽盂在飛到天空的時候。便被一根棒子打在地上,打了個稀巴爛。六耳獼猴已經恢復了真身。

然後他一棒子打在了唐僧的後背之上,唐僧的後背之上,雖然有金光覆蓋,但是他卻被一棒子打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