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蠻古族王宮,族王吳靈下朝回入寢殿,王后令狐心便是溫婉端莊迎了上來,玉手中托端著一碗她親手熬制的燕窩粥,豈不知,這碗看似愛心滿滿的燕窩粥中,已是被她下了致命蠱毒。

「大王,您上朝累了吧,這是妾身專門為您熬制的醒神補腦的燕窩。」

「王后費心了!」族王吳靈看向自己的王后令狐心,寬慰一笑,就要接過燕窩。

「等等,大王,近些日子都沒有看到祥兒來探望過您,這孩子,一心就想著練習武藝騎射,竟都將恩義孝順拋諸腦後了,臣妾這便喊他過來,為大王端粥進食,以表孝心。」

令狐心出言阻止了蠻古王,嫵媚道。

「王后,祥兒有雄才大志,積極上進是好事,切莫打擾他。」

蠻古王為吳祥開說道。

「大王,其實妾身早已傳了祥兒,估計馬上就要到了。」

「哦?」蠻古王驚訝,神情上也是掀起一抹笑容,他的確是有多日都不曾看到吳祥王兒了,心中難免想念。

「兒臣拜見父王,母后。」

蠻古王話音剛落,一道鏗鏘有力的聲音便是傳進了寢殿,人未至,聲先到,隨即一名身形修長,面容清秀英武不凡的青年行了進來,叩拜在蠻古王與令狐心的床榻前。

「王兒快快平身。」

蠻古王滿面笑容,起身親自將吳祥摻扶了起來。

「父王,兒臣數日都未曾來向您請安,您沒有怪罪兒臣吧?」

吳祥神色略顯忐忑看向蠻古王道。

「沒有,我王兒壯志凌雲,積極進取,父王怎會怪罪你。」

「祥兒,雖然你父王不怪罪於你,但你確實是令你父王甚為想念,這賠罪之禮還是要的,母后親手熬制的燕窩粥,你便盡孝心親自喂你父王進食,父慈子孝,也是我蠻古族一大佳話啊!」

令狐心嫵媚面容之上滿是賢妻慈母的笑意,將手中燕窩遞給了吳祥。

吳祥恭敬接過燕窩,笑容極其的陽光看向吳靈:「父王,您請坐,兒臣來伺候您用膳。」

「好,好!」蠻古王滿面欣慰。

看著眼前這父慈子孝,本是極為溫馨的一幕,令狐心的笑意漸漸收斂:「王兒,對不起,為了你的前程,母后只能這樣做,你是天煞孤星,不應該如此善良溫順,母后只能想辦法增加你的魔性,讓你成為真正的魔,一個小小的蠻古族豈是你目標終點,成為萬魔至尊才是你的最終目標。」

「噗!」進食三口,蠻古王直感覺心口絞痛,竟是一口鮮血直噴了出來,濺了吳祥滿面。

吳祥大駭,情急大喊:「父王,父王!」

「這燕窩……」蠻古王用盡最後一口氣抬手指向了吳祥手中的燕窩粥,言罷便是斷氣而亡,死不瞑目。

「父王,你怎麼了,你不要死,不要死啊!」

吳祥痛聲哭嚎,方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快傳御醫,快去請師尊!」

吳祥慌亂之下朝僕人大喊,「母后,你快救救父王,快救救父王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啊!」吳祥哭拽著令狐心的華貴衣袍,失聲道。

令狐心卻是看也不看吳祥一眼,深吸了一口氣,眼眶微紅,緩緩閉上了眼睛。

「大膽吳祥,你竟敢下毒謀害蠻古族王,你這是要謀反嗎?來人,將這個喪心病狂,利欲熏心的畜牲打入地牢。」

令狐心厲聲呵斥,王后的霸氣在此顯漏無疑。

「母后,您說什麼,您說是我害死了父王,父王明明是吃了……對,燕窩,這燕窩裡面有毒,母后,這燕窩可是你給我的,是你,母后是你害死了父王,為什麼,您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嫁禍給我。」

吳祥起身嘶聲大吼質問起了令狐心。

蠻古族守宮禁軍已是將王宮寢殿團團包圍。

「你等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將這個弒父奪位的孽畜帶下去,打入地牢。」令狐心凌厲怒喝。

霎時所有守宮禁軍同時衝進了王宮寢殿,沖向了吳祥。

「我沒有殺人,父王不是我殺的,母后,到底是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陷害我,我可是你的親兒子啊!」

吳祥神色痛楚的看著一臉冰冷的令狐心,心中怨念叢生。

守宮禁軍就快要抓到了吳祥,只見吳祥那原本還沉溺痛苦的雙眸徒然凌厲起來,身形一動,便是與守宮禁軍激烈打鬥了起來。 「想抓我,就憑你們?這莫須有的罪名休想安在我吳祥的頭上,母后,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稱呼你,你誣陷你的親生兒子弒父之罪,你竟然是如此狠毒心腸的女人,從今往後,我吳祥與你恩斷義絕,再無任何關係。」

吳祥縱身飛快閃過了守宮禁軍的攻擊,言語之中滿是怨煞之念,斷指絕恩,鮮紅的血液不斷滴向地面。

吳祥言罷便是身形極速,逃離蠻古族而去,身後蠻古族禁軍追殺不斷。

「祥兒,莫要怪母后,母后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既是天煞孤星,就應有天煞孤星的樣子,吳靈死了,這蠻古族的王位便是你的,母后等著你回來,以蠻古族作後盾,尋到其他應劫三靈,成為萬魔至尊,助你師祖冠日異火一統乾坤。」

面對愛子的斷指絕恩,令狐心身體輕顫,心痛滴血,眼神狠辣之極,在心中獨白。

……

****京城,清早的長安城已是格外的熱鬧,今天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日子,天下第一樂派天音閣總部舉辦首屆樂魁大賽,整個京城都沸騰之極,如此經典盛事,吸引了整個京城幾乎所有百姓,通通前來觀賞。

天音閣總部坐落於長安城西街,整個長安主街,由東到西,已是人山人海,交通堵塞。

白骨獨與紫珠天剛蒙蒙亮便是起了床,往天音閣總部趕去,儘管起的如此之早,臨近天音閣時,還是被人流擁堵阻住了腳步。

「原以為只有我那個時代一大清早的堵車,沒想到這古代唐朝,竟也一大清早的交通堵塞,樂魁大賽凌晨八點開始,只剩不足半個小時了,時間緊迫,可如何是好!」

看著前方街道一眼望不見盡頭的人海,白骨獨不由輕聲嘀咕起來,玉顏之上透著絲絲著急。

「姐姐,你又再嘀咕什麼呢,看你如此著急,咱們幹嘛要跟凡人一樣慢慢的往前走呢,直接隱身飛過去不就行了。」紫珠直接道。

「也只好如此了!」

白骨獨略一猶豫,便如此說道,今天這樣的盛事,她擔心附近會有捉妖天師出現,自己若使用法術會暴露行跡,這才與紫珠一路步行而來,現在趕時間,也顧不了這麼多了,難不成還真的會倒霉被捉妖天師發現不成。

言罷,二女相視一眼,便是化為一白一紫兩道凡人肉眼難見的虹光,往天音閣方向飛去。

白骨獨與紫珠剛剛離開,後面的主街道上便是一陣騷動,一陣鑼鼓喧天,馬鳴聲響起。

「恭小王爺駕到,百姓迴避。」

一隊陣仗很是壯觀的王府衛軍緩緩朝天音閣行來,所過之處百姓無不避讓。

衛隊最前端,三名衣著華貴的俊朗公子騎著高頭大馬,緩緩前行,恭小王爺李易行在最中間,衛俊與女扮男裝的李馨公主行於兩側。

「馨兒,我都說了不要搞這麼大動靜了,不了解本王的百姓還以為本王在丈勢顯擺呢!」

李易聲音極小,目光瞥向右側的李馨臉色鐵青道。

「誰叫你睡得跟個懶豬一樣的忘了時辰,不弄這麼大陣仗,就這人山人海,你走到午時也不見得能夠抵達天音閣,我這是在幫你,你反倒不識好人心了。」李馨玉唇一嘟,也是沒好氣道。

「馨兒,易弟,你們兩個就別鬥嘴了,參加比賽要緊,還是趕快趕路吧,不然可就真的遲到了,天音閣可是有明令的,遲到者,一律不允許參加比賽,有專門的天音閣弟子在廣場之外擋著遲到的參賽者呢。」

見李馨與李易鬥嘴生悶氣,衛俊無奈笑笑說道。

「好吧,看在俊哥哥的面子上就原諒你的不識好人心了,駕!」李馨扭首看著衛俊溫婉一笑,駕著馬兒便是加快了步伐。

「真是個刁蠻公主,大哥你怎麼還慣著她呢!」 朕的皇后是男人 李易鬱悶無奈,也是加快了前進速度。

天音閣,好一處高聳獨立,氣勢恢宏,宛如海市蜃樓仙境般的仙派建築,遠遠看去,這天音閣就像是懸浮於空,不落凡塵一般的超凡脫俗。

天音閣正前方,是一片極其寬廣的青石廣場,面積之大,足以輕鬆容納上萬人。

此時此刻,廣場外圍,人流早已是匯聚如海,廣場四周邊緣每隔十步便是有著身著統一青色服飾的天音閣弟子立崗站哨。

參加樂魁大賽者,在開賽時間之前可自行進入廣場,廣場之上,早已布置好了參賽者席坐的桌椅,橫豎分明,也是一道極為亮眼的風景,廣場之上,早已是有著數千參賽樂人坐立等候。

天色晴空萬里,藍天白雲,天音閣廣場一側,一顆參天大樹之巔,兩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一白一藍,正是離塵與火晰,離塵神色冷峻,目光淡漠的注視著下方的天音閣廣場,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主人,這天音閣好強的仙靈之氣,且還透著絲絲冰氣,莫非這天音閣是仙界哪位上仙的府邸?只是怎會出現在人間。」

感受到那自天音閣中散發而出的仙靈冰氣,火晰疑惑道。

「好生仔細觀察一番不就知道了,本尊總覺這仙靈冰氣很是熟悉,但卻太過飄渺,莫非這天音閣主人本尊相識?」

離塵也是劍眉微皺思索起來。

突然一曲仙樂回蕩在了天音閣廣場及方圓之地,樂聲來自天音閣之上。

「仙子,還有一刻鐘比賽便要開始了,目前為止,參賽樂人共兩千七百八十名,您是否可以移駕了?」

一名身著青色羅衫的美麗中年婦人欠身恭敬,美目看著身前盤膝而坐,優雅撫琴的一名女子道。

仔細看去,這名撫琴女子一襲蔚藍華貴盛裝,膚若凝脂,玉顏清麗之美足以傾倒萬物,周身無形散發著高貴的仙靈之氣,令人敬而遠之。

「知道了鏡姑,我馬上就去。」

這被稱仙子的絕色女子平淡應道,手中卻是繼續波動琴弦。

天音廣場外圍,白骨獨與紫珠的身影悄悄顯現了出來,見樂魁大賽還未開始,二女同時鬆了一口氣,幸好趕上了。

「紫珠,你就在這裡等姐姐,姐姐先進去了。」白骨獨囑咐紫珠道。

兩個世界的時差 「嗯,姐姐加油,一定要成為天音閣的弟子哦!」紫珠有些擔憂,做了個加油的手勢,鼓勵白骨獨。

白骨獨點點頭,明眸百媚一笑,滿含自信,便是邁動蓮步,往天音廣場行去。

參天巨樹之巔,離塵手執斷魂琴,黑色披風隨拂風不斷擺動,神尊霸氣凜然,他神情冷峻,面無表情,只是那微眯的深邃眼眸,在白骨獨剛出現的剎那便是閃爍出絲絲精光,將其鎖定。

天音閣大殿精緻典雅,寬敞大氣,殿堂內,專註撫琴的藍紗盛裝仙子黛眉徒然微微一蹙,玉手一頓,琴音暫停:「竟然有妖靈之力,還不止一道,難道妖類也對本宮這樂魁大賽感興趣?」

藍紗仙子停止撫琴,嬌軀緩緩起身,水晶之眸看向廣場方向,那身姿竟也是極為的嫵媚,傾世容顏之上露出一抹興趣。

若是白骨獨與紫珠知道她二人妖的身份已是被天音閣發現,估計二人是要苦笑不得了,為了避免暴露妖的身份,她二人已是將氣息收斂到了極致,但這天音仙子還是感應了出來,可見其修為之深,當然,這天音仙子所感應的,在這兩千多名參賽者中,並不止白骨獨與紫珠兩個妖類。

天音閣廣場外圍,一陣喧囂,三名騎著高頭大馬的俊俏公子來到廣場外圍,三人下馬,中間身長玉立,唇紅齒白的翩翩公子便是直接飛奔向了天音廣場。

「易堂兄,加油!」李馨大聲鼓勵道。

衛俊也是笑著向李易做了個鼓勵的手勢。

凌晨八時已至,天音廣場上,算上李易,共兩千七百八十一名參賽樂師已是準備就緒。

美幻如海市蜃樓一般的天音閣,二樓天台之上,藍紗盛裝的天音仙子緩緩行了出來,她並沒有以真容示人,而是面帶藍色薄紗。

藍紗女子一出來,下方的人山人海霎時沸騰了起來,歡呼聲響徹半個京城之地。

天音廣場之上,見到半遮面的天音仙子,參賽的樂師們也是個個滿面激動,唯獨白骨獨神情思索,這藍紗女子是誰,好強的氣場,看其身形,應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整個人的氣質超凡脫俗,定不是普通凡人之輩,也只怪自己對天音閣幾乎不曾了解,一心只想著前來參加比賽,如今竟連一人也不曾認識。

「冰音仙子終於露面了。」一名參賽的青年樂師激動道。

「我聽說這冰音仙子目前不僅掌管天音閣總部,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呢,若是此番能夠成為天音閣弟子,倒也是能一睹這天人姿容了。」

「是啊,我也很好奇呢,這天音仙子究竟有著怎樣傾倒萬物的姿容呢!」

重生之北國科技 聽著不遠處幾名參賽樂師的輕聲私語,白骨獨明眸不由微抬了抬,這藍紗女子被樂家人稱之為『仙子』,可見其定然不凡,不過隨即神色無奈起來,感情這幾位參賽者是為看美女才來比賽的,真是色相禍人啊,白骨獨不由的嘆氣出了聲,引得周圍的參賽者目光皆朝她投來。 白骨獨微驚,知道自己失態了,急忙表情淡漠起來,目光直視向了天音閣二層天台之上曼妙而立的冰音仙子。

可是周身投向她的火辣目光卻是沒有絲毫撤離,「什麼是驚為天人,什麼是美如明月,什麼是不可方物,今天我終於是見識到了,京城盛地,果真是出產美人啊,姑娘,你真的太美了。」

方才議論冰音仙子的青年之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白骨獨,極為誇讚道。

白骨獨尷尬,早知道自己的皮相如此引人矚目,她也戴一塊面紗了,被如此關注,萬一遇見厲害之人,自己蛇妖的身份豈不暴露的更快些。

「這位樂友,比賽開始了。」

白骨獨看著天音閣,眼眸都是未轉一下的說道,白骨獨此言一出,圍繞周身的那些火辣目光才算是離開了去。

天音閣廣場一時的騷動雖然細微,但還是被冰音仙子察覺,白骨獨被她看在了眼中。

「原來是條小蛇妖,方才的妖靈之力之一便是來自於她,我倒是要看看,你這一介妖孽來參加樂魁大賽,是何目的。」

冰音仙子目光投向白骨獨,美目有些凌厲,在心底略感興趣道。

「鏡姑,可以開始了。」冰音仙子吩咐。

「是,仙子!」身後的********恭敬領命。

參天巨樹之巔,看著下方廣場上白骨獨無意引起的一陣小騷動,離塵冷峻的面容上眼神微眯,隱隱的浮上了絲絲怒氣。

「愚蠢,果真是蛇性難改,使用媚術勾引凡人,也不怕暴露了妖孽的身份。」

「主人,要不屬下現在就去捉拿這孽蛇回炎金地獄。」

見一向沉穩的主人竟然動了怒,火晰跟隨離塵兩千年時間,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主人為一妖孽動怒,當即被驚到,急忙道。

「本尊自會處置,無需你多言!」

離塵冷漠眼神微瞥火晰,聲音冰冷道。

火晰低頭,不再說話。

「樂魁大賽,現在開始!」

鏡姑嬌軀立於冰音仙子端坐的蓮花椅旁,嬌聲洪亮宣佈道。

所有的喧鬧在這一瞬皆是安靜了下來,諾大的天音廣場,只有鏡姑的聲音在回蕩。

「首先,我先自我介紹,本人鏡姑,天音閣前任總閣主冰音仙子的貼身侍衛,現任天音閣總部大長老一職,此屆樂魁大賽便由本人主持,冰音仙子會全程觀看比試。此屆樂魁大賽系天音閣立派以來首屆面向天下公開徵集弟子,另,此屆樂魁大賽的第一名,將會接任天音閣前任總閣主冰音仙子之職,直接成為天音閣總閣主。」

鏡姑哄聲宣布,此言一出,原本安靜的天音廣場以及廣場外圍,頓時再次沸騰,參賽的樂師們無不激動難耐。

「下面我宣布此屆樂魁大賽的比賽內容以及比賽規則。截止大賽開始,此屆樂魁大賽參賽者共兩千七百八十一人次,天音閣將選取比賽前兩百零一名納入天音閣,成為天音閣弟子。為公平起見,比賽一律使用由天音閣提供的樂器進行比試,若發現有參賽者使用私有樂器參加比賽,一律視為主動棄權。」

鏡姑此話一出,天音廣場上的參賽樂師們皆是竊竊私語了起來。

「請大家安靜!樂魁大賽共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盲選,簫戰!想必大家都已是看到了自己身前的樂簫,諸位參賽者使用內力共同彈奏同一首曲子,攻擊除自身以外的所有參賽者,一炷香時間后,還未倒下的參賽者可直接晉級第二階段比試。第二階段:晉級,琵琶戰!第一階段勝出的參賽者,我們會根據人數製作出相應號碼,參賽者可至天音閣一層大廳隨機抓取號碼,號碼一分為二,抓取同一個號碼的兩名參賽者將是比試對手,第一階段勝出者若有單數,則那人所抓號碼只有一個,免過第二階段的比試,可直接晉級第三階段。第三階段:衝刺,琴戰!第二階段勝出的參賽者,將輪流單挑冰音仙子,冰音仙子將以同一首曲子迎戰諸位,若哪位幸運者勝了冰音仙子,那麼他將成為天音閣預備總閣主,若預備總閣主只有一位,他將當著在場天下樂師的面,直接問鼎天音閣總閣主寶座;若預備總閣主有著多人,這樂魁大賽便會衍生出第四階段比試,這第四階段比試天音閣將不會限制,幾位預備總閣主可盡情施展自己的音律長處,盡情較量,直至誕生出第一名為止。切記,除第四階段比試,其餘一切比試,點到為止,切莫傷及對手性命,否則,以取消比賽資格作為懲處。」

鏡姑的嬌聲回蕩在天音廣場的每個角落,廣場外圍幾里之地,也都是能夠聽得清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