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祭出超強背書**:「『許院長對自己的毛病很苦惱,多次央我幫她想辦法,所以我為她設計了這瓶東西。你把它帶回去交給許院長,就說是我前幾天許諾給她的寶貝。』原話就這麼多。」

w祭出超強背書**:「『許院長對自己的毛病很苦惱,多次央我幫她想辦法,所以我為她設計了這瓶東西。你把它帶回去交給許院長,就說是我前幾天許諾給她的寶貝。』原話就這麼多。」

「懂了。」許恬婌一點頭,嘴角突然綻放開一縷肆無忌憚的獰笑,攥緊噴罐縱身躍上病床,揮起十隻晶刀冰劍似的寸許長削玉指爪,「刺啦」一聲撕開w下身處的繃帶、抓泥鰍似地一把捉出大觸,二話不說抄藥罐就噴——「覺悟吧!普里阿普斯(priapus)!」 這又是啥展開啊我擦!!!「……你……你要幹嘛?!這到底是啥葯?!」

「幹嘛?當然是繼續『那樣兒』啊!」許恬婌痴女本性全開,一手握著w的大觸,上上下下、認認真真、一絲不苟地仔細噴塗,比《狀元360》里的王牌油漆工還專業:「這是韋斯特老師專門配製的即噴即干型石墨烯溶劑,明白了嗎?」

「……」

即噴即乾的石墨烯溶劑!?!那……噴在交接器上不就成了石墨烯避孕套么?有了這個,許恬婌不就不用再擔心**過敏了么?嗚嗚嗚韋斯特老師你騙人!啥「幫我脫離苦海的寶貝」啊,分明是直達地獄的快車票!w此時只覺扶蘭·韋斯特真是死有餘辜。

不同於人新世,crab世界是沒有「避孕套」這種東西的,這既是因為crab女性天生受孕率低、對避孕措施需求不大,也是因為男性crab的交接器太大太長、基本沒法套套子。現在好了,韋斯特牌液體石墨烯避孕套橫空出世,使用方便一噴即可,快速凝固后形成的石墨烯套套只有單層原子厚度,延展性、柔韌性遠超橡膠,耐操程度比金屬高出幾百倍,傳導能力也十分完美,堪稱世間最薄、最緊緻、最堅韌、最舒適、最沒存在感、最最理想的避孕套了。不過,嘿咻之後怎麼把這種套套取下來呢?放心吧,韋斯特牌石墨烯清潔劑幫您忙!按比例調和40c左右溫水、將交接器浸泡5分鐘,石墨烯套套就自動溶解脫落啦。親,這麼棒的成人床上用品,售價只要998,限時搶購買一送一,不來一打嗎?

玩笑結束言歸正傳。有了神器加持,許恬婌對w的瘋狂榨取真可謂空前絕後、亘古未有、驚爆上下五千年。好容易熬到天色破曉,許恬婌終因擔心影響不好而暫且收手,饜足程度尚不滿萬分之一。w呢?早就只有出氣兒沒進氣兒了。

「先到這兒吧。」許恬婌面無表情地下床穿衣服:「回來繼續。」

婚情蝕骨:腹黑總裁請節制 ……還……還繼續啊……」

「回來繼續,又不是現在繼續,怕什麼。」


……回來生不如死……執行任務期間死了算球了……

許恬婌把病房的顯示屏吊頂調至反光模式,當作穿衣鏡用:「看在你陪我玩的份上,我就給你露個底吧——甲蟲族在南美軍區有大動作。你知道世界第一高瀑布安赫爾大瀑布吧?瀑布所在的那座山,奧揚特普伊山,甲蟲族正在那座山頂搭建某種設施,具體什麼設施目前還不知道。我們打算派一支特種部隊登上奧揚特普伊,查清甲蟲族在搞什麼鬼。南美軍區已經淪陷,此項任務交給太平洋軍區了,人員、裝備都由他們提供,書院只派兩名特派員過去。我想讓你去。換別人我不放心。」

w「受寵若驚」:「承蒙妹妹這麼信任,老子還真是榮幸啊!抱歉哈,朕龍體有恙,恕難從命!」

「不想去?」許恬婌齜出獠牙:「那你的老婆孩子……」


「我去!我去還不成嗎?!」

許恬婌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和w:「這才像話嘛。嗯,天都亮了。我待會兒去叫護士來拆繃帶,你收拾收拾馬上出發。」

「……唉,」w扭頭看向窗帘,「韋斯特醫生一走,我感覺啥都沒了著落似的……現在是誰在統籌戰時科研工作?水平咋樣?靠得住不?」

「助理科學顧問霜狼慧,那個新來的貓族。」許恬婌穿戴整齊、對鏡旋舞一圈:「水平還湊合吧,性子活潑,膽子也大,就是人有點激進,還有點瘋瘋癲癲的,不像韋斯特老師個性陰鬱、凡事冷靜謹慎。要跟他說話嗎?」

w點下頭:「卞強說他們抓了個俘虜回來,我想問問研究得如何了。知己知彼嘛。」

「俘虜是吧。進展不算小。」許恬婌取出手機撥下號碼,同時無線連接了顯示屏吊頂,將其變成一部巨大的可視電話——「——鐺鐺鐺鐺(請自行腦補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謝謝)!老瘋子霜狼慧這廂有禮!院長大人今天又美了!」霜狼慧這電話接的果然個性:「早上好,許院長小姐!貓族思路廣歡樂多二逼潮老頭兒姓霜名狼慧英語名randolphfrost在紫凌書院生物實驗室為您播報!」他說著身子一閃,一頭銀髮亂得跟發狂版愛因斯坦一樣,把實驗室中央一隻**工蟲曬上屏幕:「如您所見!我們在這隻甲蟲族頭部進行了微創手術,用脈衝紫外線激光器鑽了個直徑350微米、深度直達腦部的小孔,並且插入了光纖以便直接觀察蟲腦的工作狀況!得益於最先進的微創手術機器人技術,鑽孔全過程耗時不到1秒!不僅如此,我們還為這隻甲蟲植入了有生物熒游標記的dna納米機器人,幫助我們在甲蟲體內開展研究工作!這些納米機器人非常有用,可以隨意變形、摺疊和展開,可以自主獲取、攜帶和釋放物質,甚至能對甲蟲的行為進行簡單控制。比如我可以命令它倒立——」

霜狼慧按下遙控器。工蟲立刻拿起大頂,累得一對小前腿直哆嗦。

「可以命令它卧倒——」

霜狼慧又按遙控器。工蟲立刻就地攤大餅,彷彿一隻被拍扁的蟑螂。

「還可以命令它裝死——」

霜狼慧再按遙控器。工蟲立刻六腳朝天躺地抽搐。

——尼瑪真是無法直視!搞毛啊這老傢伙!?w忍不住噴了:「你是來打仗的還是來調情的!?乾貨啊老子要乾貨!」

「說得對,木乃伊先生!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乾貨才是硬道理,乾貨拯救世界!」霜狼慧繞著工蟲連蹦帶跳健步如飛,比全裸的體操運動員還矯健:「甲蟲族有許多很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說我發現它們有潔癖!對!潔癖!它們很愛乾淨,而且覺得crab很臟!對!甲蟲族非常討厭crab身上的汗、鹽分、油脂和氣味,對crab非常嫌棄,被我們碰過後會躲進實驗室的角落裡清理身體,不小心踩到人造物品後會馬上擦腳!它們的自我清潔特別頻繁,除了飲食和排泄之外,幾乎所有時間都花費在『洗澡』上了!它們會用口器和足仔細擦拭體表、用具有殺菌效果的分泌物塗抹全身……它們甚至長有專門用於擦拭身體的可收放式毛刷,就長在腿上!人新世有個昆蟲學玩笑:『蟑螂被人碰到以後,立刻會逃到安全的地方,把自己弄乾凈。』現在看來甲蟲族也是如此!在它們看來crab才是又臟又臭令『蟲』噁心的生物!……」

「這特么叫乾貨?!」w又噴了:「蟲子愛洗澡算啥乾貨!我要的是打仗能用的知識啊!」 「住口!你這遍體鱗傷的古埃及人臘!」霜狼慧逆噴:「多讀書少說話虛心學知識!不過說到打仗能用,坦克蟲的泡沫裝甲你有興趣沒有啊?!」老頭一個箭步跳到牆根處的一大堆坦克蟲「泡沫」跟前:「據我們分析,這種『固體泡沫』只有1%的成分是有機質,剩下99%都是方解石!對!你沒聽錯!莫氏硬度只有3的方——解——石!奇妙的不是成分而是結構,組成這些『泡沫』的納米級方解石晶體的排列非常精巧,受到外力打擊時能把垂直傳導來的力水平驅散開,消解衝擊力的同時能讓『泡沫』始終保持80%的透光率!真是上佳的透明裝甲防彈玻璃候選材料哇!韋斯特醫生猜得沒錯,這種『泡沫』的確是坦克蟲體表分泌的!要說分泌硬體的現象在動物界並不罕見,譬如珊瑚蟲能分泌石灰質的外骨骼、肺魚夏眠時會分泌黏液粘合泥巴製成包裹身體的繭、蜓類(一種單細胞生物)能分泌硬質的殼、陸生腹足綱動物能在殼口分泌一個厴保護自己……坦克蟲可以分泌『附加裝甲』,不妨假設其他甲蟲族也可以!甲蟲族早晚會人手一件防彈衣逼死咱們哈哈!」

w耳朵都震麻了:「……求您了霜老師,咱撿重點說行不?甲蟲族有弱點沒? 縱劍天下 ?」

「有!」霜狼慧岔開兩腳、雙手高舉一個罐罐,姿勢宛如釋放《變形金剛》里全力釋放matrix的擎天柱:「鐺鐺鐺鐺(請繼續腦補貝多芬《命運交響曲》,謝謝)!請欣賞對甲蟲族專用細菌武器——『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簡稱『一饅血』!甲蟲族體表的微針結構殺菌效果極強,所以我們特地培育了這種『穿衣服』的細菌!嗯,『一饅血』穿的是什麼衣服呢?是人工礦化外殼!有了這種外殼,致病菌面對殺菌微針、溶菌酶、營養匱乏等不利條件時仍能保持較高的存活率,與強效溶菌酶血拚3小時死亡率也不到15%!而且『一饅血』的製備相當簡單,只需把細菌或真菌浸泡在特製溶液里幾分鐘就成了!脫『衣服』同樣快捷,超聲波或弱酸一打就行!還有還有,我們在『一饅血』的『衣服』里摻雜了納米磁性微粒,可以通過磁場精確控制『一饅血』的運動,讓它們去哪兒它們就去哪兒!真正的精確制導武器!所以使用方法如下:在蟲群中釋放『一饅血』,待它們躲過甲蟲族的抗菌系統、深入甲蟲族體內,再用超聲波或酸性化學藥劑脫掉『衣服』激活它們,就大功告成啦嘿巴扎嘿!甚至能用電磁場遠程遙控它們精確命中甲蟲族體內某一點!嚯哈哈哈!」

「這種細菌對crab有害么?別再把自己人殺了。」許恬婌皺著眉頭問。

「沒問題!」霜狼慧按下遙控器,工蟲立刻用后兩對足人立起來,陪老傢伙跳起交誼舞來:「現在的『一饅血』,以及即將推出的對甲蟲族專用病毒,都是專門針對甲蟲族遺傳基因組設計的,對其他生物一概無害!放心大膽用去吧!把甲蟲族毒得七葷八素毒成軟腳蝦!然後隨便怎麼往死里虐它們!」

……跟蟲子跳交誼舞……越來越沒法直視你這個瘧蟲狂人了。w百無奈何地說道:「霜老師啊,我今天就得去南美洲跟蟲子大戰三百回合了,您就行行好,甭談理論了,給我支個無腦亂戰時候能派上用場的招兒行不?有啥神器賜我兩件也成。」

霜狼慧牽著工蟲的小前爪越跳越happy:「別說還真有一個!我們發現了重火力甲蟲族精確射擊的秘密!看這個!」


實驗室中央的半空中浮現出一幅黑白色全息三維投影,顯示的是一對相互咬合的齒輪狀結構,但怎麼看都不像經過專業設計製造的人工製品。許恬婌盯向醉舞忘我的霜狼慧:「這是什麼?」

「甲蟲族身上的天然齒輪!」霜狼慧一轉身甩開跳得暈了頭的工蟲,撈起一根教鞭擺個威武霸氣炫破天的「大張一刀流」pose:「動物身上能長出齒輪結構來!沒想到吧?其實甲蟲族並非第一種長出齒輪的動物——鞘翅瓢蠟蟬的幼蟲就有齒輪!長在腿上用於輔助跳躍的!齒輪旋轉速度超過3.3萬轉/分鐘、齒輪轉動的加速度達到700g、能瞬間把鞘翅瓢蠟蟬加速到3.9米/秒的速度!甲蟲族的齒輪與之相比也毫不遜色,它們更大、更堅固,更適宜力量型而非速度型的工作——實際上,甲蟲族的齒輪主要是用來調整姿態的!以坦克蟲為例,它們的『火炮』基部就長有一套相當複雜的齒輪系統,兩門『火炮』就是憑藉這套齒輪系統來精確調整方向射界和俯仰角!同時,坦克蟲的腿關節處也長有齒輪裝置,這樣當它們開炮時,它們的六條腿就能像駐鋤一樣牢牢固定地面、進一步提升射擊精度!是不是很牛逼?甲蟲族身上的精巧結構實在太多了!再比如戰機蟲的剛性機翼其實是由一片片寬大的鱗片狀組織連綴而成的,鱗片之間以類似鉤毛搭扣或按扣的結構相互連接、固定!這真是……」

「別跑題兒行嗎老先生!」老子可是見過戰機蟲發動機的人,區區齒輪有啥好稀奇的?「您的意思是不是說,齒輪結構算是甲蟲族的一個弱點?」

「既是優點也是弱點!」霜狼慧拿教鞭亂抽那幅投影:「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甲蟲族會變得越來越大型、裝甲越來越厚!特別是重火力單位,恐怕很快就會強化到對多數輕武器免疫了!屆時你們怎麼辦?怎麼用有限的坦克、導彈和重炮來對抗壓倒性數量優勢的重甲型甲蟲族?我的答案是避實擊虛、專找它們的薄弱要害下手!爆眼珠爆氣門爆關節爆菊花爆齒輪!殺不死它們起碼也能讓它們癱瘓殘廢失能!因此你們需要更智能更小型更精確的新型彈藥!——鐺鐺鐺鐺(對不起,還是請腦補貝多芬《命運交響曲》)!在下隆重推出紫凌書院最新誠品力作——『毒蜂』印版彈出式機器昆蟲!」

老爺子從衣兜里摸出一枚一分錢硬幣大小的正六邊形薄片,信手向上一拋,薄片立即凌空化作一隻飛蟲,圍著霜狼慧「嚶嚶嗡嗡」環繞起來,完全看不出和真正的昆蟲有何區別。

「看到沒?變形速度之快無法用肉眼捕捉,而且變形全過程悄無聲息!」霜狼慧原地開打陳氏太極:「『毒蜂』平時是一塊厚2.4毫米、內分18層的含能材料薄片,像立體書一樣彈開后就變成一隻微型機器飛蟲,太陽能動力,能夠按照程序設定自主搜尋目標並發動自殺式攻擊!幾克重的含能材料威力有限,但採取蜂群戰術爆掉甲蟲族的複眼、氣門、關節、齒輪等部位無壓力啊!用來播撒生化毒劑也很好用啊!更妙的是『毒蜂』結構簡單、便於大規模快速生產,隨便一台3d印表機就能嘩嘩啦啦流水一樣開造!我現在就能提供好幾十萬成品給你!『毒蜂』在手,天下我有!以數量對抗數量、用蟲海淹沒蟲海!覺悟吧甲蟲族!」

「……」

w沒話說了。許恬婌沉吟少許,微啟芳唇道:「韋斯特老師認為超限戰是扳回局面的唯一手段,看來霜老師是贊同的了。」

「常規戰是傻子乾的事!」霜狼慧打完陳氏太極,改練降龍十八掌:「現在發動超限戰已經遲了!甲蟲族比咱們動作快!不信請看窗外!」

「窗外?」w不解。

許恬婌走過去拉開了窗帘。 四十

甲蟲族有預謀、有計劃、有選擇地點燃了離陽地區的萬頃農田,讓燎原烈火燒起的滾滾濃煙順風而去、籠罩了整個離陽環形山。甲蟲族不吃crab的農作物,留之無用;它們把農田這麼一燒,一來使crab的定向能武器和光電設備無用武之地,二來斷絕了離陽軍民搶收莊稼的念想,三來可借濃煙之手打擊環形山以內的農業生產——遮天蔽日的煙霧會嚴重影響植物的光合作用,甲蟲族要是經年累月地燒下去(只要還有可燒的東西),離陽城區種植的糧食果蔬就全完了。更可惡的是,它們還藉助風力往離陽散播稻瘟病、小麥鏽病等細菌和真菌的孢子,意圖將crab剛剛開始著手建立的城區農業扼殺在搖籃之中。

無論多麼堅固的堡壘,在飢餓面前都不堪一擊。

w望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這霧霾,難不成是甲蟲族弄的?」

「千真萬確!」霜狼慧不知從哪兒拎出一個水桶:「這可不是它們第一次發動環境戰啦!絕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甲蟲族早就開始在流向離陽的河水裡下毒了!幸好書院早有預案:一是用氧化石墨烯薄膜製成過濾閘,對流入市區的河水進行過濾;二是用等離子放電殺滅有毒微生物並降解其釋放的毒素;三是用t(碳納米管)海綿吸附河水中的毒物;四是推廣使用特種聚合物凝膠,就像這個——」他一擼袖子,從水桶里撈出一塊明膠似的東西:「這種凝膠使用起來非常簡單!丟進水裡浸泡吸水,然後撈出來輕輕一捏,擠出來的就是不含雜質的純凈水啦!一塊4克重的凝膠每擠一次可凈化半升水,重複使用超過20次也不會失去過濾能力,肥皂大小的一塊成本只有3塊錢,實乃居家旅行、泡妞把妹、殺人越貨之必備神器!我在此強烈推薦廣大離陽軍民家家戶戶人手一塊!現在購買還有促銷大優惠哦!」

「……您能不能別賣檔啦……」許恬婌、w倆人壓著嗓子齊聲吐槽。

「還有這個!這個就是t海綿啦!」霜狼慧自說自話地指指水桶裡邊,也不管許恬婌和w看不看得見:「使用方法跟過濾凝膠類似,扔進水裡吸水吸到飽再撈出來『噗唧』一擠即可!不過t海綿結構疏鬆多孔,可以漂浮在水面上——你們可以去城區內河的出入市口處看看,幾道石墨烯過濾閘之間的水面上漂的全是這種東西!效果非常可喜!……」

「等下!」w叫道:「不是說霧霾嗎?咋又扯到凈化水上頭了?!您老打算咋處理窗戶外頭這些霧霾?人工增雨減霾么?」

霜狼慧「乒里乓啷」摔掉水桶,踩著一地水拿遙控器強迫工蟲陪他練推手:「增雨減霾早就開始做啦!昨夜至今一共放飛了82架次無人機,打了106枚炮彈、199枚火箭!不信開窗戶聽聽,大炮小炮打得正歡實呢!不過人工造雨消除霧霾的效果究竟如何還有爭議,在面積狹小的離陽環形山內開炮打火箭也不安全,萬一傷了人又得被公知精英噴個沒完!」

「霜老師,」許恬婌問,「我聽說驅散霧霾主要靠風力,光是增雨能有多大效果?」

「許院長一針見血!」霜狼慧一手指著他倆:「單純增雨效果好不了,而且一時一地的雲層水量極其有限,如果天氣條件不允許造雨就抓瞎啦!還有就是成本太高:火箭彈最便宜的大概一枚1000塊;火箭發射架一部20萬;飛機增雨一個架次成本幾百萬,其中光是機載催化劑就得40萬元!霧炮(風送式噴霧機)成本比較低,但射程近、時效短,僅能用於一時一地的短時間小範圍減霾!我們需要謀求新出路,比如開發成本更低的人工造雨技術,或者乾脆設法人工造風!但做這些事全都需要時間!時間!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根據最新情報,甲蟲族已經開始在流向離陽的幾條河流上游建造水壩了,它們想要徹底截斷河水、斷絕離陽城區水源!這可不是一場單純的傳統軍事鬥爭啊諸位!」

許恬婌看看w,漫步走回床邊幫他拾掇蜿蜒滿床的交接器:「對了霜老師,我聽說農業上經常利用培育不育個體的辦法防制害蟲。現在咱們有了一個俘虜,能否如法炮製、把它改造成不育個體放歸蟲群?」

「理論上可行!但實際操作中不!可!!能!!!」霜狼慧拍拍工蟲頭上的角:「首先數量要求就無法滿足——投放出去的不育個體如果數量太少,很快就會被野生種群淹沒而導致失敗!光一隻蟲子有啥用?想奏效起碼得培育一支不育大軍!能控制那麼多個體我還不如叫它們去跟野生甲蟲對毆算了!其次就是萬一異性甲蟲對不育個體沒『性』趣怎麼辦?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育個體必須是雄性!院長大人別忘了,能從事勞動的社會性昆蟲個體全都是老婦女啊!也——就——是——說——本二逼身邊這隻蟲蟲是個大嫂!我咋才能把個大嫂變成能勾引小美女的不育帥哥啊?!饒了我吧!我寧可給全城軍民發放殭屍葯!……」

殭屍葯!?w心底一寒:「呃,書院還考慮過給大家注射殭屍葯?」


許恬婌幫他把大觸一寸一寸塞回肚子里:「戰後之所以推廣種植含有『挪挪』的轉基因作物,最終目的不就是應對可能到來的滅頂之災么?全世界吃了三年轉基因糧食,估計所有人體內都攜帶光敏蛋白基因了吧。萬一我們最後戰敗、所有的路都走不通了、所有的希望都沒了,為了crab的種群延續,我只能讓大家變成不死殭屍。」

「許院長說得對!」霜狼慧飛身躍進三維投影,渾如一隻跳入迷霧的貓:「說到殭屍了,我不得不提醒大家諸位朋友們同志們兄弟姐妹們大爺大媽們少男少女們一定要當心殭屍蟲啊!」他箭步竄到牆根切換了投影畫面,顯示出一隻金屬綠色的蜂,正用自己的尾端刺進一隻比它大上許多的蟑螂的頸部:「這是扁頭泥蜂,一種寄生蜂!它們能用注射器似的輸卵管從蟑螂頸部刺入、直達腦部釋放毒液,攻擊十分精準!受到攻擊的蟑螂會變成受扁頭泥蜂控制的『殭屍』,被這種可怕的蜂類像開車或遛狗一樣『駕駛』回蜂巢、成為幼蜂的美食!殭屍蟲控制crab的方式跟扁頭泥蜂很像!它們鑽入人體後會附著在頸椎和胸椎交界處的脊髓上——此處的脊髓略粗一點(名字就叫『預膨大』嘛),上肢運動、感覺神經均由此處接入脊髓;如果這個地方損傷了或病變了,crab就會高位截癱——殭屍蟲正是從此處『插隊』進入人體神經系統、截斷大腦發送出來的信號、代之以自己的神經信號、從而控制crab的行為!好可怕啊啊啊!被殭屍蟲控制的人的意識還是清醒的啊!但他們身不由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也無法和正常人作任何形式的交流!他們只能瞪眼看著自己攻擊他人、又被他人自衛還擊!這裡的『他人』往往是他們身邊的人!他們的親人、家人、愛人!」 許恬婌眉宇間滿是噁心:「甲蟲族花招真夠多的。不過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在各個軍區出現的甲蟲族品種不盡相同,某些新種甲蟲只在一個地區出現,其他地區則難覓蹤跡。比如坦克蟲、殭屍蟲只混跡於東亞軍區;水空兩棲戰機蟲、能吞噬一切常溫物質的『馮·諾依曼膠灰蟲』只在太平洋軍區才有;讓歐洲軍區吃盡苦頭的『反狙擊蟲』從未在其他軍區出現過——霜老師覺得這是為什麼?」

「最簡單的解釋!——」 大同帝國 :「甲蟲族內部並非同一來源、統一領導的鐵板一塊!而是分成若干個不同的族群、分屬不同的巢穴、來自不同的繁殖蟲!」

「那不會互相打起來么?」w問:「就算是同一個品種的螞蟻,只要分屬不同的巢穴,見了面還是會打得不可開交哇。如果真是分屬若干不相關的『部落』,甲蟲族內部咋就沒爆發『部落戰爭』呢?居然抱成一團專揍咱們,這科學嗎?」

霜狼慧換個方向拉弓引箭:「科學!非常科學!現成的例子是阿根廷蟻!阿根廷蟻的『部落』與『部落』之間就可以和平共處、一致對外!人新世時它們在入侵其他大洲之後獲得了對當地本土物種的壓倒性優勢!它們在美國、歐洲、日本分別建立了三個超級帝國,每個帝國都由許多個巢穴和女王組成,但帝國本身卻是個井然有序的單一社會!其中歐洲那個阿根廷蟻帝國東西跨度達到6000公里、橫跨歐洲大陸,巢穴數量突破600萬,總『蟻口』不下200億!——相對於阿根廷蟻女王不到5毫米的小身板,它們統治的疆域相當於一個版圖240萬公里的人類帝國!阿根廷蟻沒有通訊設施,它們是怎麼維持超級帝國穩定存在的?社會生物學上是個相當有搞頭的課題!好極啦!甲蟲族大概也是如此!覆蓋全球、類似部落聯盟性質的單一社會!每個巢穴都會依據本地區的戰況培育新蟲種、創造新戰術!百分之百是這樣!我絕對正確!」

許恬婌頷首:「解釋得通。」

「這對咱們而言是機會吧,」w看看許恬婌,「甲蟲族各部落間缺乏有效的溝通手段,即便一個部落創造出了極具殺傷力的新蟲種、新戰術,其他部落也很難……」

「對啊,」許恬婌回答,「試想所有品種的甲蟲族一齊出現在離陽城外,咱們如何抵擋得住?甲蟲族各部落間相對獨立——起碼暫時是這樣——就無法相互交流、取長補短、比學趕幫,我們就能設法各個擊破。每個部落都有其強項與軟肋,每個部落的科技樹、軍事樹都是歪的。這確實是crab的機會。」

「最後!——這位木乃伊先生今天要上前線是吧?我這裡剛巧有好禮相送!」霜狼慧總算切題了:「鐺鐺鐺鐺(……同前……)!看這個!」

老傢伙猛砸遙控器。工蟲顫巍巍可憐憐地頂起一隻黑色的防彈公文箱。

「鄭重介紹『哆啦a夢』2號單兵裝備包!內置機器外骨骼式一體化柔性防護服、多用途智能隱形眼鏡、超高速自動充放氣式衛星通訊天線等新銳裝備!有了它你就是強人、是超人、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爆胎的甲蟲族剋星!想要嗎?現在馬上拿起電話……不對!是馬上來實驗室領回去吧!限時限量過期不候!耶!」

——啪——許恬婌掛了電話。吊頂轉而顯示藍天白雲葵花地。

「受不了這傢伙了,」w只覺耳朵里像被塞進了一打蒼蠅,「他在烏颯是幹嘛的?」

「賣大力丸。」

「真的呀!?」w瘋了。

「假的。逗你玩呢。」許恬婌塞完大觸,輕輕揉揉他的肥肚子:「沒辦法,戰後核蟹的『思想核心』被封,我手頭能用的智囊不多,韋斯特醫生那樣的通才就更少了。」

w長吁一口氣:「也是。」

許恬婌走向病房門:「我喊護士來拆繃帶。運輸機停在皊河上,你到霜狼慧那兒拿了裝備直接去河邊趕飛機,時間不等人。」

「……遵命。」

又得陪睡又得玩命。做許大小姐的男人可真苦啊。

四十一「——抗議!!!我們嚴正抗議!!!——」

高舉標語、橫幅和字牌,手持刀具、棍棒等兇器的市民們群情激憤,將紫凌書院生物學院外三層里三層團團包圍,磚頭石塊、瓶瓶罐罐、蔬果禽蛋、火把火炬猶如驟雨亂雹,生物學院下面幾層樓的窗戶沒一扇倖免的,樓外的花草樹木盡遭潑油焚燒,從自行車到小轎車通通砸得稀碎。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堵在樓道里的一群學生外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阻止亂局,反倒看見不少士兵、民兵和警察跟市民們站在一條陣線上,朝大樓扔磚扔得甚是起勁兒。壯觀的嗚嗚祖拉方陣聒噪出超過130分貝的聲波海,數十台豪華低音炮以最低162分貝的音量拚命高呼:

「——揪出真兇!!!嚴懲兇手!!!——」

「——抗議紫凌書院草菅人命毒害市民的邪惡行徑!!!——」

「——同胞們團結起來!!!粉碎紫凌書院殘害人民群眾的險惡陰謀!!!——」

「——你是要做懦夫一輩子,還是要當英雄哪怕只有幾分鐘!!!來自心底的正義吶喊,只為喚醒多數人!!!大家上啊!!!——」

院長專車停在了遠離人海的一條林蔭小徑上。車窗搖下,w叼著煙頭望出去:「又出啥事兒了這是?咋連打仗也不能讓這夥人消停下來啊!」

「你看那邊。」許恬婌指指人海一角。w循著她的芊芊素指一瞧,只見那裡的霧氣中懸浮著一團三維投影,映出來一個臉盤微胖、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好像正跟坐在一起的人聊天;由於距離較遠,大喇叭發出的聲音傳到w耳中時略有零點幾秒的遲滯,根本對不上口型,不過好歹能聽清楚說的什麼: 不露面者a:「主編先生,您怎麼看待這次蟲肉醜聞?」

中年男人:「我想先和大家一起梳理一下這次事件。根據知情人士爆料,本月1日至今,紫凌書院偽造獸醫證明,將從戰場上回收的200多具甲蟲族屍體賣給肉類加工廠,經過簡單處理后以普通肉類的名義流入市場,全城的肉店和餐館均有進貨。據知情人士說,涉嫌販賣這批蟲肉的共有21人,包括3名獸醫、數名肉類加工商,其餘均為紫凌書院生物學院的領導和專家。以我的個人觀點來看,以許恬婌院長為首的書院領導班子在此次事件中難辭其咎。」

不露面者b:「主編先生,書院方面聲稱這些蟲肉是安全無害的,把蟲肉投入市場是為了應對戰時食物供給不足的困境,之所以暫時沒有公開是擔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請問您怎麼評價這一聲明?」

中年男人:「我不是生物學專家,不過據知情人士所說,書院收集這些甲蟲族屍體本來是作實驗用途的,從食品安全形度說有很大不確定性,很難講是否可以放心食用。以我來看,就算甲蟲族的肉根據目前掌握的證據來看確實是安全無害的,紫凌書院貿然將其投入市場也是一種相當冒險和不負責任的做法,有違我們一直秉持的『程序正義』原則。作為一種未知的食品,無論一個研究者你自己吃多久,或者你給你的實驗動物吃多久,都不能判定這種食品就可以給crab永久吃下去。給『人』吃的東西,必須經過時間、科學、良心、法律的多重審核,才能最終端上crab的餐桌。如果遵循了程序正義,經過了時間、科學、良心、法律的多重審核,那麼在未來的未來,即使蟲肉食品導致了災難,當初簽署同意將蟲肉作為crab食品的人,也可以說於心無愧。現在我想質疑的是,紫凌書院真的可以問心無愧嗎?」

不露面者a:「所以您認為這次事件的焦點不在於蟲肉的安全性?」

中年男人(點頭):「對。你看,我們大家都不是專家,甲蟲族的肉究竟能不能吃需要第三方權威專家的專業論證。我們作為生活在離陽大家庭中的普通市民,感到氣憤首先是因為受到了欺騙。紫凌書院、軍隊高層和少數缺乏良知的商人侵犯了我們大家最基本的知情權,辜負了我們對他們的信任。而且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事件中的利益鏈條是非常明顯的,特別是作為中間人的肉類加工企業,他們從紫凌書院手中收購蟲肉時,一隻甲蟲族的進價不到90塊錢,經過加工、包裝后卻以相當於每隻4300至6900元的高價出售,利用肉類市場當前的貨源緊缺局面牟取暴利。中間商尚且能獲得如此豐厚的利潤,真正的幕後主使——紫凌書院又能從中獲取多少好處?大家可以一起開動腦筋想一想。」

不露面者b:「可是您說紫凌書院出售蟲肉的價格很低廉。」

中年男人:「我不認為紫凌書院的首要目的是經濟利益。據知情人士提供的證據,紫凌書院很有可能……有些話我不能多說,這裡面水很深,內幕很可怕,不細說。但是我很想大聲疾呼,呼籲廣大人民群眾團結起來萬眾一心,向紫凌書院施加壓力,取回本應屬於人民群眾的『槍杆子』,真正讓離陽軍民自己當家做主、抵禦外患,不要把我們的希望寄托在一個拿蟹神上帝做幌子、依靠戰爭壓力竭力維護自身zhuanzhi統治、完全不顧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神棍院校上頭。不懂得反抗zhuanzhi的人民是麻木的,不懂得以反抗來謀求出路的人民是沒有前途的。我想再次告誡廣大同胞:世間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我們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

w彈掉煙頭,扭臉看看許恬婌:「蟲肉計劃玩兒脫了?」

許恬婌點點頭:「是我們的失誤。公關課沒學好。」

「這丫誰啊?看著那麼眼熟。」w指著投影里那個中年男人:「全城的民用通訊不都斷了么?他們咋還能做媒體訪談?」

「是《南國周末》的主編。」許恬婌冷冷地看過去:「3號——也就是昨天——才到的離陽。他扎堆的難民隊伍在s83高速公路上遇到了攻擊,差一點把命給送了。《南國周末》你應該不陌生,一直以打黑揭醜、針砭時弊為賣點,在民眾中人氣很高,被譽為『社會的良知』。其實我一向對這位主編印象挺好的,直到他來給我添亂。他們這會兒播放的不是電視台節目,是事先錄製好的煽動視頻。」

「他說的『知情人士』是誰?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想知道嗎?」許恬婌用死人般的目光注視著w的兩眼,看得他心裡直發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